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下马威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下马威

        楼比天高,云在城下,天下城,摘星揽月楼。

        厉夏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给榻上的白眉赤目老者磕头。

        “老祖,孩儿这次巡查发现东都王家老二的才能无法胜任那舵主一职,还有幼薇办得几件事也不甚漂亮!”

        白眉老者打了哈欠说道:“都是芝麻绿豆的小事,无关痛痒!不过我倒是听说,有个叫李太平的小子让夏儿吃了几次亏,这可不行,这个场子我得帮夏儿找回来。”那老者说着便朝城里念叨了一句。

        天下城一处豆腐坊,一个瘦高大汉正卖力的拉着石磨,只见一粒粒豆子滚到磨盘的凹槽里被碾碎,白白的豆浆便落在了木桶里。院子里还有一头驴子,很是闲暇的歪着头盯着那大汉……

        只见那大汉望了一眼那最高的楼,歇了手中的活,回屋中换了一身衣裳,才来到驴子身前,抚摸着驴子说道:“我出去一阵子,隔壁的孙瘸子会来喂你,你可莫要再踢他,再踢他可就没人喂你草料了!”

        摘星揽月楼,厉夏站在白眉老者身旁,笑呵呵的说道:“不敢劳烦老祖,那小子我能搞定,我只是不想太早弄死他而已!”

        只见白眉老者笑道:“夏儿哪点都好,就是有些心慈手软,这点很不可取!”

        白眉老者虽然在笑,厉夏却不敢再多说话,而是乖乖的候在白眉老者身边。厉夏很了解老祖的脾气,因厉家子孙不少,有能力又有武道天赋的可不是他一个,说他不可取,那么取一个新的替代他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做豆腐的瘦高大汉来到摘星揽月楼的最顶层,就那么静静的躬身候在那里。只见白眉老者像是没看到他一样,就那么望着楼外的天空,直到许久之后老者好像想起有这么一个人时,才开口说道:“雷登高,你来我天下城也有十年了,也勉强可以算作我天下城的人了!这次出城,我会与佛门打个招呼,所以你大可放心,记得把事情办好就成……”

        雷登高也不答话,而是躬身退出了摘星揽月楼……

        雁门关外,马邑郡府兵大营教场,呼啸的北风裹夹着积雪吹的人睁不开眼。府兵们裹着厚厚得棉衣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时不时便会有人轻声咒骂几句。

        “天寒地冻的,有屁就赶紧放!”

        “谁不说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天!”

        “新来个督尉,老子就得站在着挨冻!若是皇帝老儿来了,老子还得把脑袋砍下来给他当交床不成!”

        “这不也是一个脑袋两条腿吗,有啥好看的,赶紧散了得了!”

        一两千人的府兵,你一句我一句,还站没个站像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站在高台下面的几名校尉有些挂不住面子了,不由回头恶狠狠的瞪圆了眼珠子,府兵们这才消停不少。

        一顶盔掼甲气势如山的年轻将军站在高台上,望着眼前的一群乌合之众皱了皱眉。只见那将军吐气开声,便若晴天霹雳声震教场,一时间就连那呼啸的北风也蔫了。

        “本人南宫守,打今日起便是这马邑郡的督尉,也就是你们的头。我这人不好说话,因为大部分时候都是用刀说话!”

        话落,府兵便见那年轻将军抽出横刀,朝着教场空地挥出一刀……

        一座刀山劈开了寒风,碾碎了积雪,生生在地面的冻土上开了个数丈长的口子。这一刀,封住了府兵的嘴巴,更震慑了府兵的胆子……

        “下马威各位都见过了,可就莫要再让我杀鸡儆猴了!我南宫守做人直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赏与罚分的很清。”说着便一挥手,只见南宫家的护卫扛着数口大箱子来到高台之上。

        只见南宫守走上前去,一脚踢开一口木箱,便见满满一箱子铜钱洒了出来。南宫家的护卫也将另外几口箱子掀开,只见那些箱子里装的都是银钱……

        南宫守走到高台边缘朗声道:“看清了,这是我南宫守的家当,这是我母亲省吃俭用攒下的!来时母亲给我带上了这些银钱,为得是让我上下打点搞好同僚关系。可今天我南宫守改主意了,我决定将这些银钱全部拿出来,就放在大营当作军中奖励,未来这些银钱是我的还是你们的,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在郡里当兵,特别是这天高皇帝远的马邑郡当兵,军饷这东西就从来没全额发过,更别提会有上官拿自家银钱充当军中奖励的。一时间府兵也弄不清真假,不由议论纷纷……

        南宫守再次开口声震教场:“在我手下当兵,第一,不会短了你们的军饷,一分一毫也不会!第二,无论谁触犯了军规,老子都一视同仁,该砍的砍,该杀的就杀!第三,收了你们那些个弯弯绕绕,老子只认军功不认人!”

        南宫守话音刚落,府兵便炸开了锅,相互间交头接耳起来……

        “不贪墨军饷的长官老子还没见过,也不知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

        “只认军功不认人,说着玩的吧!”

        “肯拿出自己的钱当军中奖励,我觉得这人说话靠谱!”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府兵的话传到南宫守耳朵里,只见南宫守朝护卫使了个眼色,便见那护卫大声叱喝道:“肃静!”

        南宫守按着刀柄,眼神冷厉如电的望着府兵说道:“这个月的军饷,我先垫上,各队队正签字画押来领。丑化说前头,若是有谁贪墨可莫怪我横刀无情!”

        听了那年轻将领的话,府兵一阵骚动,不断有兵油子催促队正赶紧去领军饷,唯恐去的晚了便会短斤少两。

        队正们架不住府兵怂恿就要登台,却见高台上的年轻将军吼了两个字“且慢!”。

        只见那年轻将军继续说道:“军饷先不急着领,有些话我要说在前头。领了军饷你们就得听本将军号令,本将军治军从严,令行禁止可来不得半点马虎,再想如从前那般混吃等死可是不行!所以想好了,想在本将军麾下继续当兵的你就留下来等着领军饷,若是不想的本将军也不怪,现在就卷铺盖卷走人。给你们半炷香的时间考虑,半炷香后留下来的便是默许了在本将军麾下。”

        半炷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那些府兵考虑清楚了……

        府兵营帐外,一个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老头,望着高台上的年轻将领露出慧心的微笑。

        “老爷,外边风寒,还是回帐里吧!”中年护卫关心的说道。

        只见那老人家摆了摆手感叹道:“干了一辈子马邑郡郡守,可算盼来个像样的,我得多瞅会儿!”

        马邑郡郡守荀良,在郡守这个位置上一干便是三十多年,已经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偏偏郎君,变成如今垂垂老矣的佝偻老翁。

        荀良为人善,为官正,对上不知奉承,对下爱民如子。若不是这鸟不拉屎的马邑郡没人愿意来,他这个郡守早就让人换了。也多亏荀良不知变通,不然这马邑郡可能早就不是汉家人的地盘了。

        就如今年铁摩勒人打草谷,荀良便提前组织人手抢收了粮食,并把粮食和老百姓都妥善安置到各县城之内,才避过了天大的祸事。

        荀良年纪大了,最近这几年更是有些力不从心,曾多次上表请求大兴城那位官家指派新的郡守接替,可都被官家以“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给打发了。

        官家这话荀良已经看了过三次了,他也知道不是官家不想让他告老还乡,而是没人愿意来。若是硬让他们来,他们就告病在家,一个“拖”字诀就又把难题抛了出去。按那些人的话说,宁死不出关,出关宁愿死。

        荀良听说过南宫守,知道这年轻人很了得,江湖上的名号很亮。他来府兵大营并未通知南宫守,就是要看看南宫守的手腕如何。若是这年轻人很有能力,他就想把手里的权力交给那年轻人,让南宫守军政一把抓,真正成为这马邑郡的主事之人。

        虽然于法理不合,却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在荀良想来,官家即使知道了,也会睁一眼闭一眼的。

        府兵中托关系进来混日子的走了一些,这些人南宫守也不想留,留下了也是祸害。看着剩下的不到一千五百人,南宫守又剔除了老弱病残,当然不能就这么打发了,还是给了一些补偿的。

        一千二百多人大部分都是壮年,虽说混着许多兵油子,不过对南宫守来说,这已经好很多了。军饷发了,南宫守又重申了军纪军规,当然有些是他这段时间打兵书理学来的,虽说是现学现卖,但终究是古人的智慧结晶,还是很靠谱的。

        府兵大营主帅帐内,南宫守单膝跪地给荀良行了军中大礼。荀良的为人,南宫守来之前便详细了解过,知道眼前的老人家是个不多得好官,不由打心底里佩服。

        老人家扶起南宫守,这一聊便是大半天,两人很有相见恨晚之意,俨然成了一对忘年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