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不要钱

第一百一十章 不要钱

        日落西山,长山县捕快班房却还亮着油灯,捕快们还在点灯夜战。

        捕快这活不好干,没有官身却要吃官饭,自然那最苦最累的活便要落到手里。

        去现场的猴子、老刘回来了,得出结论跟李太平差不多,只是二人无法断定那作案之人的武道修为有多高。青子、二蛋也回来了,不过却没有什么好消息,因为正阳村赵家实在是太普通了,就是地地道道的穷苦人。

        周捕头凭借多年的查案经验,断定纯阴之体绝非巧合,便命人取来最近五年所有失踪人口的卷宗。

        捕快的班房不大,此时案上、地上甚至凳子上都是卷宗,已经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周捕头只是让捕快们先从堆积如山的卷宗里,挑出失踪少女的卷宗,可这工作量就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

        众捕快齐心合力的翻找着,就连李太平也没闲着,只为能够尽快查出线索……

        “咚——咚!咚!平安无事!”

        街上传来打更人,一长两短的敲锣声,捕快们才把手头上的卷宗比对完成。

        只见周捕头将案上其它卷宗清空,放下四卷卷宗说道:“三更天了,还好没白忙活!”

        老高拿起两个卷宗说道:“这是前年失踪的两个少女,也都是纯阴之体,显而易见这作案之人是个惯犯!”

        周捕头笑道:“有眉目这案子就好查了,今天大家也都累,都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早老高带上两个人,跑趟郡守官邸,把其它郡县失踪人口的卷宗也都搬来,看看还会不会有新的收获。其他人,明天辛苦一下,把那三个失踪案子在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之处。”

        一众捕快,哈气连天的离开了班房,看样子今天是累的不清。可班房内还有两个人没走,一个是周捕头,另一个则是今天刚刚上任的李太平。

        只见周捕头望着李太平笑道:“李捕头,还不回去休息吗?”

        李太平笑道:“别叫李捕头了,怪生分的,就叫我太平吧!”

        周捕头哈哈大笑道:“太平老弟,这捕快的日子比江湖如何?”

        “周大哥,太平今天算是见识了,这捕快可不是谁人都能当的!”

        周捕头此时却突然叹道:“太平老弟,不是当哥哥的抱怨,这捕快的活真他妈不是人干的!辛苦一个月赚的工食钱还不够养家糊口的,若是碰了强人,还得拿命去拼!”

        只见周捕头打案下拿起一个酒壶,灌了一口说道:“没办法,赚的钱不够养家,兄弟们也就只好捞些偏门,贴补家用。别人俺不知道,我只知道俺们这群兄弟,没干过出格的事,可就这样老百姓也没有说俺们好的!太平老弟你说说,这捕快的活是人干的么?”

        “受累不讨好,脑袋挂裤腰,确实不是人干的活!周哥,老弟今天算是真得理解捕快得难出了。”李太平无奈得说道。

        只见周捕头又闷了一大口酒,打起精神说道:“俺们也不求老百姓理解,只要到手的案子能尽早侦破,能给县令和百姓一个交待,俺们就知足了!”

        李太平走出班房时,周捕头已经喝醉了酒,搂着卷宗睡着了……

        县衙偏院,李太平推开厢房的木门走了进去,这里是柴广孝给他安排的住处。屋子虽然不大,却也干净整洁,李太平已经很满意了。

        次日一大早,李太平便早早起了,刚一推门便见县衙主簿正在院子里打拳。

        “韩主簿早啊,没想到韩主簿还习武!”李太平笑着打招呼。

        只见韩主簿收了拳,擦了擦额头的汉说道:“老啦!习武是不可能了,只是打打拳锻炼锻炼身体,不然这副老骨头可就要提不动笔了!对了,县衙对面那家面片汤不错,一文钱管饱,倒是可以尝尝。”

        李太平抱笑道:“主簿要不要一起?”

        “不啦!年纪大了吃不了多少,昨晚还剩了些粥,一会热一下喝一口就成。”

        李太平出了县衙,便看到对面果然有家面片汤,而且人还不少。李太平大步朝着店铺走去,刚进去便听到有人招呼他。

        “太平老弟这里。”

        李太平转头一瞧,不由笑了,这可巧了,周捕头也在。

        “老板娘,给我这小兄弟来一碗面片汤,要加肉的,记我帐上。”周捕头扯着嗓子叫道。

        那老板娘三十多岁,长得普通,身材却是惹眼,走起路来胸前那两团肉,能晃瞎人的眼睛。

        “呦!我还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所以周捕头这么大方,原来是结交了如此俊朗的小哥啊!”那老板娘故意用那两团肉撞了一下李太平的胳膊,媚眼频频。

        只见周捕头瞪眼道:“少卖弄你那点资本,我兄弟可不是一般人,看不上的!”

        老板娘白了一眼周捕头,放下面片汤笑望着李太平道:“肉够多,放心吃,不够的话找我要,不要你的银钱!”

        老板娘挤眉弄眼的样子,李太平全当没看见,老板娘一跺脚,拧着水蛇腰便回了后灶……

        李太平见周捕头望着自己坏笑,不由说道:”看来这铺子我已后是不能来了!

        “你个大老爷们怕什么,那娘们还能吃了你不成!”

        周捕头咽下口中面片,笑望着李太平说道。

        只见李太平尝了一口点点头,说道:“够弹也够味!——我倒不怕有人想吃我,我是怕被人惦记!”

        周捕头端起大碗,连汤也喝了个干干净净,才心满意足得说道:“一会陪我去趟府兵驻地,咱们去见见督尉大人。”

        “去见督尉?”

        周捕头见李太平不解,便说道:“若那作案之人真是武道高手,凭我手底下那几头蒜,可搞不定!所以啊,咱得提前跟军方打招呼,关键时候还得府兵出手才成。”

        李太平很想说“没那个必要!”可是又一想,若是作案之人修为高于自己,到时让他跑了,这可不仅仅是丢人的事了,所以稳妥起见还是与府兵配合才好。

        东阳郡督尉干应龙,手底下的功夫稀松平常,不过拍马屁的功夫可是一流的,而且这人后台很硬,就连郡守都要让他三分。

        “同音不同字,干应龙和咱们郡守甘蔗可没半点关系!干应龙的后台是拓跋迥,这小子是拓跋迥的亲小舅子!”

        李太平皱眉道:“拓跋迥的手伸这么长?”

        周捕头感叹道:“何止长啊!若非咱们郡守甘蔗是澹台老先生的学生,恐怕这东阳郡都得是拓跋家的!”

        一路上,周捕头把督尉老底都给掀了,就是要让李太平知道,面对督尉时要有点分寸,莫要弄巧成拙。

        李太平一边走一边暗想,这南边也够乱的了,各方势力恐怕已经瓜分了这大乾朝的南方。

        府兵大营,干应龙望着李太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这要是安个罪名在这里把他剁了,不知姐夫会不会一高兴,就把我调回江宁城。

        干应龙心里斗争了许久,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第一拓跋迥对这小子的态度,他还没摸准;第二,若是干不掉这小子,反被这小子干掉,可就闹出大笑话了。

        幸亏干应龙的胆子小,若是真动了手,一千府兵加上军中强弩,干掉李太平问题不大,可是府兵定然损失不小,到时甘蔗可就有话说了。毕竟李太平现在可是有着捕头的身份,虽然捕头不是官,但那也是吃官家饭的,弄不好这个东阳郡的督尉就要换人了。

        丢个督尉不算什么,可是却会打乱拓跋迥的布置,到时他干应龙可就没好果子吃了,就算她姐姐也不见得能保的住他。

        不过不杀李太平却可以难为李太平,只见干应龙听了周捕头的话后,皱眉说道:“为了个人口失踪案,就动用府兵,你周捕头有几个脑袋够砍的?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捕头,就算郡守甘蔗来了,这府兵也动不了,除非圣上下旨,不然甭想府兵迈出大营一步。”

        周捕头心中暗骂“你拓跋家还会听圣上的话?你在这骗谁呢!”不过周捕头可不敢说出来,只能试着再求一求干应龙。

        李太平不傻,早已看出干应龙是针对他,不由拉着还要再求干应龙的周捕头就走……

        望着李太平愤然离去的身影,干应龙啐了一口,骂道:“想老子帮你,别做梦了!老子不吭你,都算对得起你了!”

        回去的路上,李太平望着愁眉不展的周捕头说道:“先查出那人再说,若是真的打不过,我就去求崔家,求澹台老先生,我就不信那人还能翻了天!”

        周捕头难以置信的望着李太平,不由说道:“太平小兄弟,能和崔家和澹台家说上话?”

        李太平自知失言,忙道:“常在江湖飘,若是没些朋友可不行!正好我有两个不错的朋友能跟崔家和澹台家搭上话。”

        周捕头略微有些失望,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说道:“说一千道一万,还得先查明案子再说。”

        李太平和周捕头回了县衙班房,可刚进捕快的院子,便被满眼卷宗晃得差点没摔个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