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鸣冤鼓

第一百零九章 鸣冤鼓

        东阳郡郡守甘蔗,此人名声不错,也有些能耐,东阳郡在他的治理下,已比前些年好了许多。

        甘蔗此人不喜溜须拍马,做人做事可以,做官就很一般了。要不是他有个好老师为他撑腰,这个郡守的位置早就换人了。

        郡守官邸,甘蔗望着长山县的县令半响,才幽幽说道:“最近有个人口失踪的案子,你可知晓?”

        长山县令柴广孝闻言道:“老周倒是跟我提过一嘴,说是有可能与人私奔了。”

        甘蔗揉了揉头说道:“苦主盘桓在官道和长山县三天了,这事传的满城风雨,影响很不好!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尽快把案子破了吧,也好给老百姓一个交代,让百姓安安心心的过个好年。”

        郡守发了话,柴广孝哪敢怠慢,急忙躬身告退,回了县衙。人刚到县衙,便喊来了周捕头。

        周捕头五十多岁的样子,干捕快这一行,干了二十多年,在东阳郡那也是小有名气。

        只见周捕头人不高还有些瘦,可那双眼睛却亮的很,看人时好像那双眼睛里有钩子,能将人的五脏六腑都勾出来。

        周捕头快步来到柴广孝身前,躬身行礼道:“不知县令大人,唤小人何事?”

        别看周捕头名气大,可依旧是“吏”不是官,在县令面前不由得很是恭敬。

        柴广孝不容置疑的说道:“盼弟的案子,我给你三天时间!比限一到案子若是没个结果,你手下要挨板子,你这个月的工食银也不用领了。”

        人口失踪的案子,一向不是什么大案子,今儿县令大人怎的如此重视!周捕头很是惊讶,却依旧领命道:“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办。”

        周捕头一路皱着眉回了班房,就连同事打招呼都没注意。

        班房内周捕头看着八名手下说道:“盼弟的案子,县令只给了我们三天时间,所以都给我打起精神,谁误事小心我拿谁顶雷.”

        一众捕快忙正身听令,因为大家知道头马上就会安排各自的工作。

        “把手里活都停了,猴子、老刘去现场看看,青子、二蛋跑趟正阳村摸摸底,日头落山前你们必须赶回来!螳螂、虎子把今年人口失踪的卷宗都给我搬过来,其它人原地待命。”

        周捕头话落,接到命令的捕便快各自领命而去……

        只见一名老捕快来到周捕头身前说道:“弄得这么急,是苦主闹到县令那了么?”

        周捕头苦笑道:“若是苦主找到县令那里就好了,刚刚县令找我时我便问了护卫,县令刚刚打郡守那里回来,所以这事八九不离十是捅到郡守那了!”

        老捕快皱眉道:“郡守可不比咱们那位县令大人,是个不好糊弄的主,这事还真得上点心才成!”

        二人正说着,县衙的鸣冤鼓却响了。鸣冤鼓已经有年头没响过了,老百姓就算有冤情有纠纷,也不会敲那鼓的,毕竟鼓一响事就瞒不住了。

        周捕头听到鼓声吓了一跳,不由带上两个兄弟直奔县衙大堂……

        青衫锤鼓,那鼓声便传遍了长山县城。

        柴广孝,一路小跑来到府衙门前,朝那锤鼓的青衫郎君喊道:“莫要锤啦!再锤我这鸣冤鼓就被你锤破了!”

        青衫郎君放下鼓槌,正身行礼道:“见过大人。”

        柴广孝这才松了口气,找收道:“随我进来。”

        按理说,只要鸣冤鼓响,便要正是升堂断案的。可今儿不一样,柴广孝此人能力虽然不行,却是个有眼里的,见到那郎君背的剑匣,便知道此人不简单,就别升堂了。

        升了堂,你是让那郎君跪也不跪。若是不跪,衙门的威严何在,而那郎君显然不会跪,又何必弄的大家都难看。

        柴广孝将郎君让道后堂,同时朝那些个捕快护卫挥了挥手,如同赶苍蝇一样,将他们轰走……

        “不知郎君如何称呼?鸣鼓有何冤情?”

        柴广孝让座后,才正身问道。

        青山郎君拱手道:“小民李太平,路遇正阳村赵家阿婆,得知其女失踪,受其所托察看案发现场,发现盼弟是被人绑架,所以才来县衙鸣冤。”

        柴广孝听说又是为了这个案子,不由微微皱眉,这正阳村赵家可真是手段高明,竟然双管齐下,一边走郡守的路子,一边又找江湖人士。

        “原来是太平小兄弟,这赵家的案子我已交与周捕头,并限期三日破案,小兄弟可等上几日,自然会有结果。”

        李太平起身拱手说道:“大人,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大人可否应允?”

        柴广孝微笑道:“小兄弟但说无妨,若是本官权职范围内的事,当可应你。”

        “在下想配合周捕头侦查此案,还请大人通融。”

        “这——”

        听了李太平的话,柴广孝犯了难,江湖人参与破案这不合规,若是被有新人参上一本,郡守倒是不会说什么,可这面子过不去啊。

        柴广孝毕竟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虽然能力一般,可是这趋吉避凶的本事,倒还不错,不由沉思半响才说道。

        “此事也不是不可行,不过要委屈小兄弟临时当几天县衙的捕快,这样名正言顺也方便小兄弟侦破案件。”

        李太平倒也未觉不妥,便笑着应允了。

        只见柴广孝招来主簿,登记造册,当李太平步出衙门后堂时,俨然成了一县小吏,长山县捕头。

        柴广孝这人也是灵光,直接给了李太平捕头一职,不过确是个光杆司令,手底下连个传话的都没有。

        望着离去的李太平,柴广孝乐了,竟然还有自动送上门来当壮丁的好事。

        柴广孝再次招来周捕头,交代了李太平的身份,同时告知他此案还以他周捕头为主,那李太平只不过是个临时帮忙的。

        周捕头回到班房时,李太平已经在班房等了许久。

        只见周捕头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李太平身前,笑着说道:“这位可是新入职的李捕头?”

        见李太平点头,周捕头取出腰牌递将过去:“我是长山县周捕头,刚刚顺路便把李捕头的腰牌取了来。”

        腰牌有半个巴掌大小,呈椭椭圆形,一面刻着铺头二字,另一面则详细刻录了腰牌持有人的身份和职务,还有就职地区等信息。

        大乾朝的捕快虽不是官,却也统一了腰牌,腰牌上还有防伪的花纹,以防有宵小冒充。

        李太平接过腰牌揣入怀中,拱手抱拳道:“谢周捕头!”

        周捕头命人煮了茶,同时指着满桌子卷宗苦笑道:“不怕李捕头笑话,您瞧瞧,一个小小的长山县,一年的人口失踪案子就有几十件!咱县里捕头捕快满打满算不过三十余人,不是兄弟们不肯下力气破案,而是根本忙不过来,只能捡重要的案子先来。”

        李太平很少与官府打过交道,更没在官府任职的经历,这时看着堆积如小山的卷宗不由得暗暗咋舌,心道“这官也不好当啊!”。

        周捕头看出李太平心中想法,不由又填了一把柴说道:“这是咱们长山县的失踪人口卷宗,咱东阳郡的汇总卷宗在郡守官邸呢,那里更多!”

        李太平皱着眉说道:“其它卷重就先不看了,先说说我的发现吧。”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李太平和周捕头将盼弟的案子整理出了点头绪,可以肯定作案之人必定是武道高手,起码也有着五品左右的实力,否则不会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赵家祖辈都是种地的,根本不可能与江湖人结怨,而那盼弟长相也就普普通通,也不可能被采花贼掳了去。至于绑票勒索银钱,抓上山当压寨夫人这些,就更不靠谱了。

        两个人合计了半盏茶时间,就只得出作案之人是武道高手这么一个线索,在就没有其他的了。

        只见周捕头揉了头头说道:“就怕这种案子,若是找不出作案之人的作案动机,咱们连查案的方向都没有!若是此人只是临时兴起作案,这案子可就没个查了!除非,作案之人是个惯犯,曾多次作案,我们兴许还能查出一点线索来。”

        只见一旁的老捕快忽然起身,翻找起案上卷宗。不大工夫,只见老捕快打一堆卷宗里翻出一个来,并递给周捕头说道:“我记得年初发生过一起少女失踪案,不知这两起案子可有关联?”

        周捕头拍了拍老捕头肩笑道:“老高,记性不错啊!”

        李太平拿过盼弟的卷宗,与周捕头同时展开手里的卷宗进行对比……

        卷宗首先记录了失踪人的姓名年龄住址,和案件发生的时间。二人细细对比之下发现,这二人生辰八字,竟然都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人,那也就是说盼弟和另一名失踪的少女都是纯阴之体。

        李太平和周捕头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异之色。二人继续展开卷宗对比起来,可直到将卷宗对比完也没有发现什么相同之处,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而是二人同时忽略了一件事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