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讲不讲道理

第八十七章 讲不讲道理

        陈不问和剑西来驻足而望,只见距那郡城二百丈左右的官道上乱哄哄的围了好些人。

        “这日头还没落半山,就出来抢劫,一群不讲信义的东西!我看二位还是莫要往前走了,不如就在这官道旁的密林委屈一宿,也省得被那群盗匪抢光了盘缠!”只见那热心肠的路人,好心劝阻道。

        剑西来面无表情的说道:“今夜住店,便是今夜住店,不可更改!”

        陈不问朝那好心人行礼笑道:“谢过这位大哥,我兄妹二人有急事,不得不入城。”

        好心人见那郎君背着剑大步朝前行去,似乎并不畏惧那些盗匪,便壮着胆子远远跟在后面……

        一群提刀握棍一脸横肉的大汉堵在官道上,指着进城的商贾旅人吼道:“招子都放亮点,伏牛山这趟线是老子踩得!掂量掂量身上的银钱,交够三成自会放尔等过去,若是哪个不开眼的敢糊弄老子,莫怪老子心黑手辣,刀下无情!”

        “老不死的,说的就是你,还敢往鞋里藏银子。妈的!把老子的话当放屁。”那大汗扒拉开众人,一脚蹬在老汉胸口。

        只见那老汉被踹翻在地,手中的铜钱也洒落地上……

        那老汉顾不得胸口疼痛,忙翻了身去捡那地上铜钱,同时口中哀求着“大爷,求求您开开恩,没了这些铜钱小老儿熬不过这个冬天!”。

        那大汉脸上有一道刀疤,打右脸眉峰一直延申到左侧下颚,此时一瞪眼便牵动那刀疤,看起来甚是狰狞。刀疤汉子抬起脚再次将老汉踹翻,一脸不屑的看着地上那十几枚铜钱骂道:“三瓜俩枣的浪费老子时间,赶紧滚后边排着去。若再藏着掖着,别说这个冬天,今天你都过不去!”

        那刀疤大汉转身往回走,口中骂骂咧咧“见天遇见不开眼的,非得让老子出膀子力才老实!”。

        既有前车之鉴,官道上的商贾旅人便老老实实的交了银钱。只见一名穷酸书生背着书箱打怀中掏出十几枚铜钱,数了又数,就要交于盗匪。

        却见那刀疤汉子掀开书箱盖,往里瞧了一眼,便很不耐烦的挥手道:“还真是个读书人,你的银钱免了,快滚吧。”

        那读书人愣了一下,没想到竟然不用交银子,不由赶忙千恩万谢的背着书箱离开。

        只见一名有些富态的中年妇人,很是不舍的掏出数十枚银钱交于那刀疤汉子,便要离开。却听那汉子冷哼一声:“站住!哪个让你过去了。怎么的,是老子说的不够清楚,还是你这婆娘在这跟老子装糊涂!”

        那妇人掏出怀中所有银钱,双手摊开,理直气壮的说道:“说好的三层,凭什么不让我过去!”

        刀疤大汉,二话不说一巴掌扇了过去,随后盯着那倒地的妇人骂道:“妈了巴子的!穿金带银的,想糊弄老子。”

        那妇人显然没搞清状况,还以为这是街坊骂街呢,只见其回瞪那汉子嚷道:“凭什么那读书的分文不用交,到老娘这就得多交银钱。”

        “妈的!老子干什么,还轮得到你这婆娘管!想管,回家管你那废物男人去!”刀疤汉子说着抽出刀架在那妇人脖子上。

        估计这妇人在街坊邻里间霸道惯了,一时怒从心起才敢如此叫嚣。不过当看到那明晃晃的大刀后,一下子便如抽了筋的面人,摊在了地上,乖乖摘了戒指交了银钱。

        那刀疤汉子没解释为什么读书人不用交银子,陈不问心中不明,便问起身旁的剑西来。只见剑西来望着那刀疤汉子说道:“读书人若考了功名便是官人,得罪了官人,很有可能是要遭报复的。而为了那两银钱,便砍了那穷酸书生也不值当,所以不如卖个好直接放了。”

        只见刀疤汉子上前笑道:“终于来个明白人了,朋友混哪条线的?报个山头,若是不够响亮,那还得按规矩来才成!”

        “没趟过线,没压过山头,不过手里东西好使。”剑西来说着伸手入怀,掏出一样东西慢慢在那刀疤汉子眼前展开。

        只见刀疤汉子看清剑西来手中之物后,大笑道:“朋友招子亮,东西好使,兄弟这就放行。”说着便伸手去,要拿剑西来手中之物……

        金叶子,这可是不多见好东西,大乾朝兜里有金子的有钱人不少,可大部分人手里也只是一些碎金子,能拿出金叶子的人,身份便大不一样了,大多是那世家大族之人。

        剑西来忽然握住金叶子,面无表情的说道:“东西好使,想要拿去也不是不可以,可总得掂量掂量,江湖上也不是只有你们有规矩!”

        刀疤大汉上下打量着剑西来,手里的刀却慢慢的归了鞘,正身说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道上有道上规矩,那朋友便划下道来,兄弟接着便是。”

        剑西来将金叶子随手抛向空中,只见金叶子越飞越高,同时说道:“落地前,若你们还有人站着,东西和命都归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道上混,脑袋就得别裤腰上拿命换钱才成。只见那大汉横刀出鞘,怒吼一声便砍向剑西来,同时那些盗匪也都纷纷亮了家伙,扑向剑西来。

        剑西来的剑并未出鞘,而是带着剑鞘眨眼间便将盗匪全部放倒,而那金叶子才缓缓的飘了下来。

        只见剑西来接住金叶子说道:“若是漠北,钱和命只能选一样,幸好这里是中原,我便按道上规矩来,你们要钱不要命,便留你们一命。”

        那刀疤汉子费力的爬了起来,捂着胸口说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朋友他日江湖再见,兄弟必定让出道来。”

        “大侠好样的!”

        “谢大侠搭救之恩!”

        ……

        见那群盗匪互相搀扶着退入官道旁的密林,商贾旅人才敢纷纷叫好。而那被劫了银钱的妇人,却突然冲到剑西来身前,指着剑西来的鼻子骂道:“狗屁的大侠!你干嘛不早点打发了那群混蛋,偏偏等老娘被抢后才出手,我看你就是有意的,没准跟他们是一伙的,小子赶快赔老娘银钱,不然小心老娘到官府告你一状!”

        百家米养百样人,这人便有好有坏,有慷慨大方的自然便有尖酸刻薄的。陈不问打小生活在王府,很少与那市井百姓接触,自然没见过如此蛮不讲理之人,便要上前讲讲道理,却被剑西来按下。

        只见剑西来刚刚打发那伙强人都未曾出剑,此时却拔了剑,冷冷说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人?”

        那妇人见状心中一凛,后面威胁的话便不敢再说,耷拉着脑袋向后退去……

        剑西来沿着官道大步走向不远处的郡城,同时说道:“行走江湖,要学会与守规矩之人讲规矩,与懂道理之人讲道理,遇到那不讲规矩不懂道理之人,最好的办法便是用你的剑去讲道理。就如刚刚,我会与恶人讲规矩,却不会与那妇人讲道理。”

        陈不问听到剑西来这番话,心中感慨颇多,本以为有理便可走遍天下,却从未想过行走江湖还有这么多门道……

        襄城郡虽然不大,也不繁华,却也有那上好的客栈。

        福牛客栈,便是这襄城郡数一数二的客栈。现在这世道做买卖不易,想把买卖做大就更难了!若是身后没有一两座靠山,光是泼皮无赖都能生吞活剥了你。而这这福牛客栈能在郡城如此红火,皆因背后有伏牛门撑着。

        伏牛门在襄城郡那可是响当当的纯在,传承了数百年,可以说只有他伏牛门欺负人,没人敢欺负他伏牛门。襄城郡历任郡守可是都要看伏牛门脸色吃饭的,若是不能与伏牛门打好关系,这屁股可是坐不稳的。

        日头刚刚落山,福牛客栈便没了客房。只见大掌柜直勾勾的盯着柜台上那明晃晃的金叶子,眉头都快聚到一块了。

        金叶子是好东西,大掌柜是很想要的,可此时却犯了难。客栈没了客房,若是将已经入住的客户赶出去,那是要坏了客栈名声的。正在大掌柜左右为难之际,一个人一句话,大掌柜的难题便迎刃而解。

        “大掌柜,把我那两间上房让给郎君和小娘好了。”

        一名穿着华贵,风度翩翩的俏郎君,笑着来到大掌柜身前。

        “少门主,可使不得!这金叶子就算小老儿不赚,也不能委屈了您啊!”只见大掌柜点头哈腰的说道。

        那少门主拍了拍大掌柜肩膀,笑道:“远来是客,哪有将客人拒之门外的道理!你呀,就听我的吧。”

        大掌柜赶一脸献媚的说道:“少门主大义,小老儿全听少门主的。”

        伏牛门少门主的话对大掌柜来说那可是金口玉言,比圣旨都是要好使的,只见大掌柜忙命伙计打扫客房,并将那金叶子乐呵呵的收入怀中。

        伏牛门少门主,可是这襄城郡最大的金主,花钱如流水,每年花出去的银钱夸张点说是能堆成小山的!所以啊,这襄城郡巴结少门主的人多了去了,就连郡守大人见了少门主,也是要笑脸相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