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锻体

第七十四章 锻体

        武道修行并无捷径可走,若想借着灵丹妙药天才地宝突飞猛进,最好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看看自己是否生于帝王家,看看圣人之上的是否真的有仙人。若是真有仙人,也要看看小胳膊小腿的能不能够到这天再说。

        所以红莲的方法便是最好的方法,吃别人吃不了的苦,遭别人遭不了的罪,成那别人成不了的事。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别看红莲妖僧修佛,却对儒道两家多有研究,特别是儒家先贤的话,更是深表赞同。

        寒潭前,红莲放下手中食盒,招呼道:“小子上来吧!吃饱喝足在继续。”

        李太平在潭底一坚持了半宿,除了换气时会露个头外,基本都是静坐与潭底与那阴寒刺骨的寒气相抗衡。以李太平内外功皆九品的修为,在潭下也被冻得没了知觉,若不是脑子还清醒,估计红莲那声招呼都不见得能听得见。

        对于李太平来说,红莲这一刻的声音,宛若天籁,便是这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李太平跃出药池,一股极度阴寒之气,便弥漫了整个洞府,只见李太平鼻孔中有两条白龙出出进进循环往复。那不是白龙,那是已经侵入李太平骨髓的阴寒之气。

        “小子还坚持的住吗?”红莲笑道。

        李太平冻得舌头都不太灵光了,口齿不清的说道:“先让俺吃饱了再说!”

        寒潭下不但真气消耗的快,体力同样消耗的也快,李太平腹中早已空空如也。吃食虽然清淡不够荤腥,吃的却一样来劲,片刻功夫便吃了个精光。李太平眼巴巴的看着红莲,那眼神似乎会说话一样“神僧,可怜可怜小子吧!再施舍点,哪怕一口也成!”。

        红莲抱紧吃食,很认真的说道:“小子,你现在可是易筋洗髓的关键时刻,可不能贪吃!要知道吃得越多,体内杂质便越多,若不是怕你没了力气,抗不住这一潭池水,我是不会给你吃食的。”

        李太平可怜巴巴的说道:“一口也不成吗?”

        “不成,半口都不成!小子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可要挺住了。对了——午时潭水可能会有异样,到时切莫惊慌,只需以体内寒气相抗衡便可安然度过。”红莲一边吃一边说道。

        红莲还算靠谱,没光顾着吃,而把重要的事情忘了。

        对于一个饿得慌的人来说,看着人家大快朵颐,而自己却没得吃,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对于李太平而言,甚至比那寒潭之下还要难受。

        李太平很怀疑红莲在忽悠他,因为这个老家伙特别贪吃,可他没证据,无法证明这种修炼方式是否需要节食。

        既然看不下去了,那还不如不看,只见李太平没好气的说道:“神僧您慢点吃,可别噎着!小子还要修行,就不陪您了。”说着,便一头扎入潭水中,多看一眼都怕心绪不宁,会破口大骂那酒肉和尚。

        红莲见李太平潜入深潭,才低语道:“还一口,你若吃一口,神僧我便要少吃一口,想吃我那份,门都没有!”

        吃饱喝足,红莲便拎着食盒返回洞口……

        两位长老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不由暗骂“寒蝉子那小子果然傻,这妖僧都回来了,救兵竟然还未来,看来将希望寄托在那傻小子身上,真的很不明智!”。

        “这洞玄观的吃食,怎得二百年都未变,还是这么难吃!”红莲坐到二位长老身后,开口抱怨道。

        听到红莲的话,两位长老不由心中暗惊。二百年?这妖僧莫不是二百多年前,大闹洞玄观,强行霸占洗药池两月有余,打伤道观无数高手的那个红莲妖僧?

        洞玄观知道红莲妖僧的人不多,除了历代观主便是那些负责看守药池的长老,才听说过红莲妖僧。

        只见红莲望着两位长老的背影笑道:“二位猜的不错,我便是那红莲妖僧,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惊喜!”

        “能看破他人心思,果然是那个妖僧无疑了!”二位长老心中暗叹。

        此时此刻,二位长老反倒希望寒蝉子能再傻点,莫要将洗药池之事告诉他人,这妖僧呆够了自然会走,何必非得撵他走,徒增伤亡。

        李太平在寒潭下的滋味很不好受,真气运行要比平时快了许多,消耗自然也要更快。提高真气运行速度,是不得而为之,如果还像平时那样运转真气,估计体内经脉便要被寒气冻住,后果吗不用想也可知道。

        提高真气运行速度,经脉的负担很重,是一项很危险的事情。一个弄不好,经脉便要受伤,轻则武道修为下降,重则丧命,所以江湖上很少会有人如此做,皆因风险大于收益。

        寒潭下度日如年,霎那仿佛便是永远,令李太平不知外边世界是何时,只是一门心思的咬牙硬撑。就在李太平快要挺不住的时候,寒潭之下异变陡生……

        玉皇大帝赐金印下凡,镇压一条火焰恶龙,令其永世不得翻身,不能为祸人间。而始皇至方山,见有天子气,便挥鞭两断,便有了如今三座方山,这便是方山的由来。民间流传的这个版本,令红莲深信不疑,皆因始皇那两鞭子破坏了金印的法力,让那头恶龙每日都有一盏茶的时间瞎折腾。

        寒潭下的玄武岩已经变了色,如烧红的烙铁,一股股热浪打地下涌出,烧沸了寒潭之水。

        异变发生时,李太平确实吓得不轻,差点便跃出寒潭,还好及时想起红莲的嘱咐,才冷静下来。一开始水温上升的不快,李太平还蛮享受的,可是没多久便有些受不住了,急忙将体内寒气运于体表,才堪堪抵抗住那股热浪。

        热浪持续的时间幸好不长,在寒气即将耗尽时,那热浪便不在出现,水温也急剧下降。乍暖还寒,让李太平不觉激灵灵打了寒战,很是不舒服。

        李太平置身于忽冷忽热的寒潭中,仿佛就像铁匠手中的生铁,不断的锤炼锻造,去除其中杂质。这种滋味若不置身其中,是无法切身体会的。

        这一日不仅李太平受尽了煎熬,那送食的寒蝉子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洞玄观,年轻弟子上午要修习道教符法,心不在焉的寒蝉子便画坏好些符箓,被长老好顿训斥。午饭寒蝉子也是吃的索然无味,如同嚼蜡。下午的武道修行,更是错漏百出,惹得其他道士不得不躲得远远的,怕被寒蝉子一剑扎个透心凉。

        寒蝉子,这一天满脑子都是洗药池洞口的那一幅画面,无论他怎么赶也赶不走,直到即将送晚饭时,寒蝉子实在是憋不住了。

        去斋堂的路上,寒蝉子堵住了洞玄观监院,将早晨所见和盘托出。

        听了寒蝉子的话,监院气得不轻,脸色却很淡然,也没有立马责怪寒蝉子,而是吩咐寒蝉子备上四人量的食盒,正常去洗药池送食。

        寒蝉子见监院并没有惊讶,以为那老和尚确实是观中安排的,便不在多心,提着食盒快步送往洗药池。

        寒蝉子不知道,他前脚刚走,监院便带着观中高手尾随而至。

        洗药池洞口,寒蝉子放下手中食盒,行礼告退。却听那老和尚忽然开口道:“洞玄观的道友们,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藏头露尾的岂不有失身份。”

        洞玄观监院乃观主师弟,九品修为,一对雌雄双剑在江湖上闯下了不小的名头,在这洞玄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既然被老和尚一口道破行踪,监院便带着数名高手围住了洗药池洞口,同时朗声道:“洗药池乃本观禁地,外人不得擅入,法师强闯我禁地扣我长老,若不能给本监院个合理的交待,可就莫怪本监院治罪于你了。”

        红莲嘿嘿一笑道:“神僧我做事向来不给人交待,你若想治罪便拿出真本事让神僧瞧瞧。”

        “哪来的野和尚,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在本观撒野。”一名道观执事,见看守长老朝着他挤眉弄眼,以为是让他赶紧出手相救,便怒叱着抢身而出扑向红莲。

        两位长老见执事扑将过来,不由心中暗叹“错了!错了!不是这个意思,哎——”,便闭上双眼不忍再看。

        道观执事身在空中,便见那两位看守长老忽然闭上双眼,还以为是自己出手晚了,害的两位长老遇害,不由大怒……

        要成为道观执事,起码要有七品修为才行。这冲动的执事修为是够了,就是眼里不太够脑子不太灵光。两位长老都不弱于他都被老和尚擒下了,就他一人冲上去,这哪里是救人,这分明是送死。

        执事的剑很快,眨眼便来到红莲眼前,只见红莲随手一抓,那长剑便在难进分毫,同时口中笑道:“架势不错,就是力度和真气都弱了些,不如也在这洗药池一起打坐修行吧。”

        随着红莲话落,那执事便浑身一震,长剑脱手,人也随之跌坐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