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七日后朱雀桥

第七十一章 七日后朱雀桥

        一方霸主应该是个什么样,这个还真不好说,可是李太平今天见了拓跋迥后,便觉得当世枭雄就应如此才对。

        不怒而威严,喜怒不形于色,所思所想总能快人一步,就算长了颗玲珑心的巨阙们大长老,在拓跋迥面前也玩不出花样,占不到便宜。

        双方一见面,拓跋迥很随意的一句话,便把彼此的距离拉得很近,仿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一晃十多年未见,紫衣都这么高了!也怪我,这些年光顾着忙乎家族的事,没能抽出时间去看望澹台先生,不知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拓跋迥起身见过礼,落了座才说道。

        “多谢拓跋叔叔关心,爷爷他老人家身体好着呢,每顿还能吃上两大碗饭,夜里还要看书到半夜才肯睡。”澹台紫衣微笑着说。

        拓跋迥感叹道:“那就好!那就好!老人家身体好,便是我们这些做晚辈的福分!更是江南诸郡百姓的福分!”

        拓跋迥很会聊天,话语权一直掌控在手里,既不会让你赶到很强的压迫感,也不会给你这人很好说话的错觉。李太平相信那日西湖畔若是拓跋迥亲自去,结果肯定大大不同。拓跋迥没去那只能说明七剑盟还不够分量,无法引起拓跋迥的重视,就算是现在人家也是看澹台灭明的面子,才如此和气。

        叙过旧聊过家常,该谈的正事总是要谈的,只见澹台紫衣起身行礼道:“拓跋叔叔紫衣这次来,一是给叔叔请安,二是为了五剑盟的事……”

        “我听说紫衣已经是秋水剑宗宗主了,那五剑盟的事便是家里事,既然是家里事,过去的那些不愉快便不提也罢。”拓跋迥说道。

        澹台紫衣三人没想到拓跋迥如此好说话,正要客套两句,便见一个胖乎乎的男子推门而入,声色俱厉的嚷道:“怎能不提?二哥可是丧命于此人之手,这大仇怎能不报!”

        “大胆!义父和五剑盟正商谈要事,岂可在此胡言乱语!念你们兄弟手足情深,这次便既往不咎,若有下次定当严惩不贷。”拓跋迥脸色冷厉的说道。

        只见那那人,双膝跪地,叩首道:“二哥大仇不报,解不修枉为人弟,义父如此行事,岂不寒了五万勇士之心,寒了江宁城百姓之心……”

        解不修如此一说,拓跋迥面露难色,看了看澹台紫衣却又欲言又止。

        此时又有一人来到政事堂,同样跪俯于地,朗声道:“义父处事不公,包阎罗不服,还请义父顾及父子兄弟之情,立斩此人为二弟报仇。”

        拓跋迥没有训斥包阎罗,而是覆手踱步,看样子很是为难。

        “紫衣,你也见到了,拓跋家也不是我的一言堂,有些事还是要有个交代才成的!我看这样好了,便由我的义子解不修挑战太平小兄弟,此战无论输赢拓跋家和五剑盟的恩怨都就此揭过,你看可好?”

        眼前一幕,初出茅庐的澹台紫衣看不懂,不代表李太平和大长老也看不懂,这明摆着就是拓跋家设计好的一出戏。

        这场挑战,你五剑盟不接,那么两家便势如水火。若是接了,无论输赢客卿李太平都会心生芥蒂,很有可能负气脱离五剑盟离开江宁城,那么红莲妖僧也自然会离开。拓跋迥这招挑拨离间,可谓用的出神入化。

        拓跋迥把澹台紫衣晾在那好些天,做的可不是无用功,而是利用这段时间把红莲妖僧和李太平二人的底子摸了个门清。

        知己知彼,方能进退有据收放自如。拓跋迥能在几十年里成就偌大的家业,凭的可非运气,而是实打实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无论黑白,还是官场江湖,拓跋迥看的都很透,出招都很准。

        拓跋迥这一手很妙,现在轮到澹台紫衣为难了。

        澹台紫衣来江宁城之前,便了解到李太平并非悬瓠剑宗客卿,而是袁守正强拉硬拽来帮忙的,可以说李太平与五剑盟的情分还不如自己。若是一口答应,显然有卖了朋友的嫌疑,若是不答应这次江宁城之行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李太平见澹台紫衣窘迫的样子,笑道:“打架这事我在行也喜欢,若是几天不打就浑身难受!我看拓跋家主的提议就挺好,若是再有点彩头就更好了!”

        拓跋迥没想到李太平会主动接了挑战,虽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却也毫不在意,毕竟尽人事听天命,不是所有事都能尽如人意的。拓跋迥如若连这点都看不开,也就不用放眼天下了。

        只见拓跋迥说道:“小友若是能赢,拓跋家珍宝阁任选一件宝物带走。可若是小友若是输了呢?”

        李太平拍着身后枣红剑匣笑道:“这里有两把剑,相信是有资格放到珍宝阁的,我若输便奉上一把又如何。”

        “小友爽快,那这事便定了,七日后秦淮河畔朱雀桥上,你二人便见个高下吧。”拓跋迥说道。

        拓跋家之行,对于大长老来说是很顺利的,显然两家关系暂时缓和许多,不会出现剑拔弩张的事情,至于将来会怎么样,那就将来事将来说了。

        会稽郡酒楼,红莲妖僧捧着红烧肘子吃满嘴流油,当听说李太平和人约斗的事,便抽出空来兴奋的说道:“打架好啊!我就喜欢看人打架。”

        话后,便又将嘴塞得满满的,看样子这妖僧还是对大肘子更感兴趣。李太平瞥了一眼红莲,也没搭理他,手中运筷如飞,唯恐被那妖僧包圆儿了。

        看着满桌美食,澹台紫衣却吃不下,她可做不到眼前那三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那样,一门心思的就知道吃。

        红莲妖僧看着小姑娘愁眉不展的样子,停下手中吃食片刻:“小丫头,他打架又不是你打架,他都不愁你愁啥!再说这小子皮厚的很,解不修就算打的赢,也很难打死他。其实我到希望解不修能把这小子打个半死,省的一天到晚没大没小在这跟我抢吃食!”

        李太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咽下口中吃食道:“我哪里有抢,我打小吃饭就快,神僧可莫要颠倒黑白,贼喊捉贼!”

        “你还知道我是神僧啊?你就这么恭敬神僧的啊!你——你把那道鱼给我放下,神僧我最喜欢的就是鱼了……”

        澹台紫衣见这一老一少又在斗嘴,无奈的摇了摇头。在澹台紫衣眼中,红莲可不像得道高僧,虽然他已经很高,无论佛法还是武道修为,都已经高到能碰到这天,可依旧像个孩童一样,随心所欲仅凭喜好做事。

        拓跋迥也很高,却不会像红莲一样只在乎自己的感受。拓跋迥在五剑盟的事上选择退让,便已经违心了,因为澹台灭明的声望很高,他还不想现在便直面这尊大神,他需要时间。

        拓跋家政事堂,拓跋迥望着解不修说道:“李太平若是不出剑,你有五分胜算,若是出剑你便一分胜算也没有。不用不服气,李太平和剑西来联手可杀宗师,你不行。”

        “义父如此说,我岂非必输无疑!那义父为什么要提议让我挑战李太平?”解不修疑惑道。

        “剑不磨不快,你九品巅峰也有几年了,可那层窗户纸始终捅不破,义父便想用这一战促使你突破,所以才定下七日后比斗。这七日你闭关吧,地点便在秦淮河下。”

        拓跋家的宗师高手比东都王家多,比这大乾朝任何世家都多,可终究是暴发户,底蕴薄了些,比不了那些千年世家,经不起消耗。

        所以拓跋迥很急,急着把解不修培养成宗师之上的高手。只有解不修挤进十大高手的行列,未来才能坐镇一方,他拓跋迥才能腾出手来问鼎天下。

        李太平不会想到,悬瓠剑宗把他当磨刀石,这拓跋家也把他当磨刀石,若是知道一定会赌的在大点。更令李太平想不到的是,惦记他李太平的人还有很多,当然有好的也有坏的。

        慕品山在崔家开在江宁城的客栈有些日子了,闷得有些发慌,便拉着崔明道游秦淮……

        “咱们还要在这江宁城中呆多久?你那位母亲大人,是不是把你忘了?你是不是把我要找的人也忘了?”慕品山盯着崔明道问道。

        崔明道是真的怕了这位问题小娘子,叹道:“你就不能一件一件的问!非得一连三问?”

        “怎么,嫌我事多了?这就开始烦我了?”慕品山瞪着崔明道气鼓鼓的说。

        一物降一物,崔明道自认只要是美女就没有他搞不定了,可自打遇见这位后,崔明道便有些不自信了,看来只有不讲道理的李太平,能让这女人吃瘪。

        “你在想什么?我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慕品山拉住崔明道。

        崔明道赶忙说道:“这么多问题,你总要让我想一想吧!先回答你最想知道的,那小子前些十日出现在鸡笼山,估摸着也快到江宁城了……”

        秦淮河畔的秦汉画舫,就在慕品山二人眼前,只见慕品山指着那花船说道:“不知你的本事够不够大,能不能登那画舫,见那美人?”

        崔明道很想说,老子没别的本事,就是有钱,别说看个美人,就算买回家都成。可崔明道不敢说,他怕小娘子一高兴,真让他把美人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