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红莲妖僧

第六十二章 红莲妖僧

        凤凰山霸王祠,崔明道点燃蜡烛看着头顶的破洞,不由怒道:“尸位素餐,岂能为官!几个小钱便可修缮,竟然也舍不得!”

        慕品山将蜡烛放到四周的烛台上,一片狼藉的大殿便呈现二人眼前。飞刀,暗器,剑痕随处可见,还好那尊霸王没有遭到毒手,只见慕品山蹲下身子,看那断了一条腿的条案,轻声道:“前些日子这里应该发生过一场激斗,不过似乎没有人受伤。”

        “竟然敢在我最敬重的人面前打架!若是被我碰见,非打断他们的腿不可!”崔明道咬牙说道。

        慕品山拜过霸王才说道:“快别发狠了,明个叫人修缮一下不就得了!有时间还是多想想黎帮得事吧。”

        一说道黎帮,崔明道的头就有些大,这黎帮也太过神秘,而且庐江郡那位舵主嘴是真的严,他崔明道十大酷刑都用上了,竟然没能撬开一丝缝隙。

        霍艺妙提供的线索果然有用,崔明道顺藤摸瓜果然抓到了黎帮在庐江郡的舵主。此人控制着庐江水路营生,手底下上万号人,手上功夫也了得,是个狠辣角色。

        崔明道和慕品山联手才将那舵主擒获,这人也光棍,不用动刑便承认了黎帮舵主的身份。接下来无论崔明道用上什么手段,那舵主就是不肯透露半个字,算是让崔明道见识了什么是硬骨头。

        那舵主临死前,崔明道还是等到了一句话,只不过这句话很不受听。“崔家的好日子不长了!”,就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却让崔明道感觉脊背发凉。

        崔明道和慕品山又抓了几个舵主心腹,一番拷问下,你问什么就说什么,可就别提黎帮二字,只要提了那人准保变哑巴,死活都不会再开口。

        崔明道不信邪,又抓了些人来问,才发现除了舵主和死士,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何为黎帮。真话假话多问几人便真假自知,因为大部分人的骨头是没那么硬的。

        黎帮神秘,是因为那些真正掌握黎帮秘密的人,有着为黎帮肝脑涂地的决心,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念。而那个支撑他们的信念到底是什么,崔明道不得而知,所以黎帮不但神秘,而且让崔明道感到了恐惧……

        这段时间崔明道心神不安的样子,慕品山看在眼里,便建议崔明道先回崔家静观其变,毕竟现在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也撞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夜晚不仅崔明道心里烦闷,还有一个人不但烦闷还心里没底。

        李太平有些后悔了,因为这个井有些深,让他摸不到底。李太平估摸着,已经落下数十丈了,要不是他撑着井壁下滑,落下去肯定要粉身碎骨的。

        “小子,动作快点,磨磨唧唧的不像个爷们!”

        苍老的声音就在脚下不远处,李太平的心算是落了地,却又骤然提了起来,心中暗道“下面的也不知是人是鬼,莫不是骗我下来要吃了我吧!”。

        剑匣中养了好久的两把宝剑此时来到李太平手中,握到剑柄的那一刻,李太平的心才算真的有了底。双剑在手,就算底下真是个鬼,也要戳他两个窟窿才成。

        “小兔崽子,你拔剑做甚?你若斩了贫僧,就等着老死在这里吧。”红莲妖僧见那小子手持双剑落入井底,连滚带爬的躲到一旁,并出言警告道。

        红莲妖僧修为被封,一身本事十不存一,可不想遇见的是个愣头青,下来二话不说便砍了他,那可真叫死的冤了。

        李太平慢慢适应了井底的光线,戒备的看着角落里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你是谁?为何骗我下来?”

        角落里衣不遮体的红莲身上还插着八根封魔钉,也确实没个人样。只见红莲急忙说道:“小子,你先别问我是谁,赶紧拔了贫僧身上的封魔钉,否则那些大和尚下来你必死无疑!”

        李太平谨慎小心得慢慢靠近红莲,同时口中问道:“除了你身上的禁制,你若翻脸比翻书还快又要怎办?”

        正在这时,头顶院子里传来可慧急躁的声音:“可智你说什么?有人进入井里了!”

        红莲再次催促道:“小子,赌一把吧!赌对了不但能活,还能得些好处,赌错了不过一死,反正那些和尚下来你也要死。”

        井口上传来更多的脚步声,李太平知道没时间考虑了,闯人家禁地,看到了不该看的,不死才怪。李太平大步上前,握着红莲胸口那根手指粗细的封魔钉就要往外拔。

        “你做甚?你这是要救人还是要杀人?用真气裹住封魔钉上的寒气,一点一点往外拔,切莫让寒气溢出。”

        红莲瞪大了眼睛,话还未说完,便见那小子已经拔出自己胸口那根封魔钉,一时间冷汗都下来了。

        看着红莲头上的汗,李太平头上也见了汗:“我伤了肺腑,真气不畅,所以不仅我要赌,你也得赌,赌你我的命够硬。”

        “妈的,这小子比我还狠!”红莲心中想着,却不敢说出来,怕那小子分了心神,那可真的是要结伴下地府了。

        一根、两根、三根……

        “小子歇歇吧!还剩最后一根,咱们不急!”看那小子的手在抖,红莲眼皮直跳,忙说道。

        李太平看也未看老和尚,强提一口真气,一把拔出那最后一根封魔钉,随后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禁止破去的一瞬间,井底仿佛刮起一阵妖风,围着红莲不断旋转,且声势渐胜。

        鸡笼山三清殿,大和尚小和尚都来到室外,望着头顶那红色的恐怖漩涡发呆。

        “阿弥陀佛!天生异象必有妖孽出世,执法僧随我后山降妖。”都监道了声佛号,率领一众武僧赶往后山禁地。

        红莲妖僧当年便是十大高手之一,名声不在无尘之下。在那个高手辈出的年代,流传着一句话“西有无尘遮半天,东有红莲止夜啼!”,可想而知这二人能耐之大,名气之盛。

        盛名之下无虚士,脱困的红莲让这方天地随之色变。

        “小子,别装死了,随神僧我见见这着天日吧!”

        一口被人道破,李太平也不好在装,起身抖去尘土,恭敬道:“小子遵命。”

        李太平口中恭敬,心里可不这么想“前一刻还贫僧,修为刚恢复这就变神僧了,这秃驴好不要脸!”。

        李太平弓着身,头也不抬。说归说,想归想,该放低姿态时就要放的够低才成,谁知道这妖僧会不会翻脸不认人,一掌打杀了自己。

        只见红莲一把抓住李太平的肩膀冲天而起,刹那间便跃出无底枯井,来到那红云之下。

        红莲人在半空,俯瞰着脚下那群憨货,开口道:“念你们也是佛门一脉,神僧我今日脱困心情大好,便网开一面,饶尔等不死。”

        可智双手合十低头念佛,似在忏悔犯下的大错。

        可慧仰头望天,高声道:“红莲,二百年禁足,希望你这一去能放下心中执念,以慈悲度世人!”

        红莲看都未看脚下可慧一眼,而是朝着远处林间伸手一抓,一道身影便被隔空摄来。

        天生异象之时,傅青蛇就知道要遭,忙向鸡笼山外遁去。可天上那妖僧只是瞥了一眼,随手一召,身子仿佛便被一支无形之手抓住,再难动弹。

        天空中红莲一手提着李太平,一手虚握着悟缘。

        “就这个女人打的你,也不怎么样吗!”红莲说着,便见悟缘的身子猛地爆开。

        傅青蛇又毁了一具皮囊,惊恐的望着红莲,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红莲只说了两个字“禁言”,便口不能言。

        红莲望着眼前黑衣女人的蛇头拐杖,皱了皱眉说道:“传你拐杖之人是你师傅?——算了!算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提也罢!念在我和这拐杖有些缘分,你现在这身皮囊就给你留着吧,不过这拐杖的机括太过歹毒是要毁了的!”

        只听那蛇头内一阵噼啪脆响,就跟消失数百年的暴雨梨花针命运一样,看来这世间再也见不到透骨钉这门凶器了。

        “滚吧!”

        红莲单手一甩,只见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傅青蛇便远远飞了出去……

        见状,李太平可就不乐意了,不过话说的很委婉:“神僧,我的伤便是这女人打的,所以吗——这女人差点没间接的害死您,要不您在给她一下子。”

        红莲笑道:“我没死,你没死,干嘛非得弄死人家!你小子怎得就没有颗怜香惜玉之心!”

        李太平很想回怼这妖僧一句,敢情那女人刺杀的不是你,还怜香惜玉,我怜她的香,她却想要我的命。不过李太平可没说出口,没准那女人的师傅是个丑的要死的老太婆,跟这妖僧有一腿也说不准……

        “小子,收收你那些小心思,不然可莫怪我以怨报德了!”红莲将李太平提到眼前威胁道。

        李太平忙装傻充愣,一脸迷茫的样子。心中却暗自嘀咕,果然是妖僧,竟然能看破他人的心思,已后可得小心了。

        “知道就好!”红莲再次说道。

        妖僧红莲出世,这天下恐怕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