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清净地不清净

第六十一章 清净地不清净

        李太平傻吗?李太平不傻,正因李太平看出澹台紫衣心中那丝情绪,才不想让自己本就乱的情绪更乱。李太平觉得做人应该简单些,感情更要简单些,天下美女千万,若见一个爱一个,恐怕这辈子自己也不会知道到底爱的是哪一个!

        李天平不想做个糊涂蛋,无论是武道还是感情,他要知道他最想要的是什么。对李太平来说,这世间情圣有崔明道一人足矣,自己的性子当不了情圣,拿个武圣兴许还是有机会的。人贵在自知,在某些方面高看自己,也许会坑了自己,特别情之一物……

        既然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李太平便不再多说,而是静观这方洞天福地,似乎要将这山看个通透,看个明白,将那难以言表的天地之势蕴于剑中。

        澹台紫衣见李太平眼中似有灵韵,便退了小半步护其左右。澹台紫衣能看出来,李太平是个心无杂念的人,特别是此时的专注,是不应该被打扰的,更不能被情所困。

        澹台灭明乃世间大儒,作为澹台灭明的亲孙女,修身俟命澹台紫衣还是懂的,所以澹台紫衣会等,等那紫衣在他眼中……

        对于武者来说,对天地的感悟只是刹那,那一刹那在武者眼中也许便是永恒,这便看武者对大道感悟是否已达到量变的地步。好比南宫守一曲破宗师,陈不问那一曲只是一个引子,一个契机,而南宫守差得便只是那点睛之笔。所以并非那一曲成全了南宫守,而是南宫守等到了那一曲,这不是偶然,这是千万积累的必然。

        厚积而勃发,李太平现在正处于不断积淀的过程。这个过程是看尽天下山川,是生死百战,也是儿女情长。当他的感悟足够多时,也就水到渠成,一步而入宗师了。

        斜阳染红了天际,洒落佛门清净地,三清殿内做完一天课业的僧人逐渐返回住处,修那闭口禅的悟缘也缓步而出。常年在外漂泊的悟缘养成了走到哪里都要瞧上一瞧,转上一转才能安心的习惯。

        绕过三清殿,便是一条青石铺成的小路,小路两侧的树木低矮整齐,可以看出这是僧人用心修剪后的样子。蜿蜒小路九曲十八绕,偶有景致如画之处,便可看到三俩打坐修行的僧人。

        三清殿的僧人在修行方面很用功,皆因佛门清净地现在很不清净,经常会有江湖人士上山挑衅。鸡笼山这块福地,眼馋的人多了,你若守不住那便要改换门庭了。

        寺院大门前,扫了一天落叶的小沙弥坐在台阶上揉着酸胀的肩膀,笑看着落日余晖,这是小沙弥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因为在等片刻,寺院的钟声便要七鸣,住持会到三清殿行香,行香过后当日僧侣的课业便正式结束了,小沙弥也就不用扫那掉不玩的落叶了。

        行香是可慧每天早晚都要做得,披了袈裟的可慧出了小院便直奔小路而去。可慧的步子不大的,速度却飞快,那些修行的弟子刚行过礼,可慧的身影便早已远去。

        悟缘正走着,便见小路拐角处,一披红色袈裟的白眉老和尚快步而来,悟缘忙闪身双手合十行礼。不用问悟缘也知道这是本院住持,寺院里能披红色袈裟的只有住持一人,别说悟缘知道,跑江湖的又有几人不知道。

        别看可慧平日里都在后山禁地,可寺里若来了生人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只见可慧路过低头双掌合十的悟缘时惊疑了一声,便又转了回来。

        “不知法师打哪里来?又将往何处去?”可慧看着悟缘念了声佛号。

        悟缘拿出度牒恭敬的递将过去,同时指着嘴摇了摇头。可慧扫了一眼度牒,便盯着悟缘看了半响,才开口道:“原来是悟缘师侄,师侄可还住的习惯?——师侄云游天下,有缘来到鄙寺可多盘桓些十日,讲经论道切磋一二,总好过外面的风吹日晒。”

        可慧宗师境界,悟缘的道行还瞒不过老和尚那双眼睛,便有心想将悟缘留下来,这样寺里虽然多了个张口吃饭的,却也多了一个武道高手。天上掉馅饼的事可不多,撞见了那便是缘分,佛门最讲究的便是缘法。

        可慧见悟缘点头,这才道了声佛号,笑着离去……

        住持走了,一旁偷听的小沙弥才敢找上悟缘,只见其兴奋的说道:“师叔能云游天下,武学定然了得!师叔可否指点小子一二?”

        小沙弥见悟缘笑了笑,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忙巴结道:“师叔一定是想四处转转,不如一边看风景,小子一边给您介绍介绍这鸡笼山。”

        小沙弥打小在寺院长大,对这鸡笼山可以说了如指掌,大到鸡笼山的由来,小到民间典故,那是如数家珍。

        “天地初始,一老母鸡提鸡笼登山,后化成石,才有石状鸡笼……”

        小沙弥讲起故事来绘声绘色的确是把好手,听的悟缘面露微笑频频点头。就在这时,林中有人飞落小路青石上,只见那人身背枣红剑匣,身着青衣……

        小沙弥拦下那郎君道:“在过去些便是本院禁地,还请施主留步。”

        背着剑匣的郎君不是别人,正是下得峰顶的李太平。原来感悟天地后,澹台紫衣便主动提出下山,皆因知道李太平要消化那天地之势,身旁不好有人。

        李太平知道是自己莽撞了,差点没闯进人家禁地,忙赔礼道歉,表示这就离开。小沙弥这才笑着跑回悟缘身旁,笑着挠了挠头:“师叔我讲到哪里了?——看我这记性,都忘了师叔修的是闭口禅了!”

        小路不宽,悟缘和小沙弥侧身让过李太平,以示佛门礼节。就在李太平擦身而过之际,悟缘手中那根枯枝好巧不巧的发出一声脆响……

        这声脆响听在李太平耳里,好似晴天霹雳,那是触发机括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前些天李太平才刚刚听过。

        李天平本能的闪身,却仍旧晚了,透骨钉瞬间贯穿了李太平的身子,带出一道血线。也算里太平反应够快,堪堪避过心口的位置,毫厘之差没能要了李太平的小命。

        和尚庙里也有坏人,这回算是被李太平坐实了,只不过代价有些大。

        悟缘得势不饶人,枯枝猛地戳向李太平后心,誓要一击而杀……

        “暴雨梨花针!”李太平伸手入怀大吼一声。

        李太平再次故技重施,皆因这招确实管用,只见那悟缘果断向一旁闪去,同时手中枯枝舞得密不透风。

        见那扮成悟缘的傅青蛇果然上当,李太平二话不说拔腿便跑,忍者胸口剧痛疯狂得逃向寺院禁地。李太平伤的很重,他没机会逃回三清殿,所以李太平要赌,赌三清殿的禁地必然有高手坐镇,逃到那里便有一线生机。

        小沙弥只觉眼前一花,还未弄清发生了什么,悟缘师叔和那少年郎君便一前一后不见了踪影。

        “不好,他们往禁地去了!”小沙弥暗道一声要遭,急忙跑向三清殿方向……

        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在林中快速飞跃,只见后面的傅青蛇竟然一时间无法追上李太平。

        李太平夺命狂奔,恨不得插上翅膀,皆因跑得慢了可是要留下命来的。

        住持的农家小院就在不远处,却见一个老和尚横在门口,望着飞奔过来的二人,咆哮出声……

        可智的佛门狮子吼还是有些功力的,这一嗓子不但让李太平脚下慢了半拍,也让身后的傅青蛇愣了一愣。

        “佛门禁地,擅入者死。”可智老和尚瞪眼吼道。

        老和尚的话,李太平充耳不闻,脚下又加了把劲儿。对于李太平来说,擅入者死,那也是进去后的事了,这要停下立马就得死,孰轻孰重还是拎得清得。

        眼看着李太平就要闯入院落,却听身后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贼人偷袭重伤了住持,师叔切莫让他逃了。”

        李太平脚下不停,心中暗骂“好你个傅青蛇,竟然贼喊捉贼!”,同时忍着胸口剧痛开口道:“大和尚莫听他的,他是娘们拌的假和尚,他要杀我灭口。”

        可智拉开架势,朝着飞奔过来的李太平就是一拳:“老衲管你真和尚假和尚,真贼人假贼人,敢闯禁地就得死。”

        可智话音刚落,便听小院里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小子若想活进院子,到井里来。

        李太平无暇细想,猛地腾身而起,半空中拼了命的与老和尚连对数拳,借着反震之力一个跟头栽进井里。

        可智回头见那小子已落入井中,暗道一声不好。

        可智眼中有怒火在烧,转过身就将一腔怒火都撒在奔过来的那人身上。对于可知来说,大错已铸,岂能错上加错。

        闯过去第一个不能在闯过去第二个,可智老和尚拿出看家本领,堪堪将悟缘留了下来。

        这一交上手,可智立马发现不对,眼前的果然是假和尚。

        傅青蛇哪里会佛门武学,与九品的可智对上两招便露了底。傅青蛇此时有些骑虎难下,就这放弃吧,也不知那李太平死不死得了,不放弃吧,眼前的老和尚可不是好相与的。

        又过了几招,傅青蛇还是退了,已经露了底,再不退,恐怕就退不了了。

        而此时的李太平却感觉自己上当了,这井壁不但光滑如镜毫无借力之处不说,这井也太深了,仿佛掉进了无底洞,身子不停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