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刺杀

第五十八章 刺杀

        霸王祠内,一直闷不做声的大郎坐不住了,怎么也不能看着自家老娘打杀了自家娘子,不由起身喊了声“娘!”便要挡在自家媳妇身前……

        狐媚女子一时惊慌失措,抱着头窜到澹台紫衣身后,就在这时蛇头拐杖落了下来,好在狐媚女子跑得快,不然这一下还不得头破血流。

        大殿内烛影摇曳,映得六道影子也怪怪的,有些瘆人……

        拐杖落下,蛇头仿佛活了般突然张开,一根尺长透骨钉电射而出,直奔李太平眉心……

        躲在澹台紫衣身后略显慌张的狐媚女子,忽然邪魅一笑,空着的双手变戏法般多出两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猛地刺向澹台紫衣后心……

        矮小丑陋的大郎挥舞着双臂,刹那间射出四支袖箭,直奔大殿四角的蜡烛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都再电光石火间发生。很显然这是预谋已久的刺杀行动,蛇头中的透骨钉专破外家功夫,这是为李太平准备的,求得便是一击必中,先解决了最难对付的。

        狐媚女子再从身后偷袭澹台紫衣,放倒这个手握秋水的一门宗主。剩下最后一个大长老,只需趁着烛光熄灭之际丢上一把暗器,就算不死也要重伤。多么完美的刺杀,多么险恶的人心。

        老道士说过,江湖的人心你看不透,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李太平年纪虽轻却一直在江湖漂着,见识了江湖的险恶,便对江湖多出一丝敬畏之心。

        打这一家三口进了大殿,李太平便处处小心留意,那狐媚女子送来的糕点,也如变戏法般收到袖子里。既然有了防备,那三人再想要搞事情就没那么容易了。

        一声闷哼,一声娇呼,一声怒喝……

        只见蛇头张开的一瞬间,李太平便踏出一步,躲开透骨钉的同时,一拳击中刚射出袖箭的矮小男子。矮小男子也算硬气,半张脸都被打塌了,也只发出声一声闷哼。

        墙上的影子早已出卖了狐媚女子,提防多时的澹台紫衣头也不回,只见秋水带着剑鞘反刺而出。狐媚女子猝不及防下,差点被秋水刺中胸口,发出一声惊呼。

        无量剑宗大长老怒喝一声,愤然出手,巨剑当头劈向那挺直了腰板的老妪……

        一家三口蓄谋已久的刺杀很不成功,只有那不知躲闪的四根蜡烛被拦腰斩断。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这三人慌了一下神,差点被反杀,而大殿黑下来的一瞬间,这三人便冷静的再次发难。

        杀手天生的喜欢黑暗,这三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反而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这三人很强,都是善于使用暗器的老手,隐入黑暗后便一声不吭,竖着耳朵听声辩位,不停的射出暗器……

        大殿很静,只有悉悉索索的声响和暗器的破空之声……

        第一轮攻击结束后,漆黑的大殿内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此时六个人大气都不敢喘,唯恐同时成为另外五人的攻击目标。

        这是一场无声的战斗,比拼的不仅仅是功夫强弱,还有黑暗中承受心里压力的能力。

        打架一向生猛的李太平此时贴着墙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因为外家功夫再强,也并非无敌,在那老妪的透骨钉面前,李太平不得不低调做人,唯恐一个不小心便阴沟里翻了船。

        李太平在墙边摸到一物,忙握在手中,却没有急着出手,而是猜测老妪的大概位置,打算来个祸水东引。

        大殿内一时风平浪静,仿佛除了那尊傲视天下的西楚霸王外再无他物。安静的黑夜,不仅杀手喜欢,大殿的原住民也喜欢,只见一只老鼠沿着墙角溜了出来,小鼻子在空气中一阵嗅探……

        糕点的香味刺激着那只饿得发慌的小老鼠,夜的安静让小老鼠不在顾及危险,顺着墙角打大长老身边爬过,又绕过了矮小汉子,正要爬过那双绣花鞋……

        突然间,一道女子的尖叫打破了夜的寂静,也打破了微妙的平衡。

        六个人心中都清楚,平衡早晚会被打破,只不过六个人都没想到的是,打破平衡的竟是一只出来觅食的小老鼠。

        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杀手,竟然会被一只老鼠惊吓到,说出去恐怕也无人肯信,可这事偏偏就发生在眼前。

        狐媚女子暗道要遭,忙闪向一旁,可有一把剑比她更快,那是澹台紫衣的秋水。

        牵一发而动全身,矮小汉子双臂挥舞,袖箭不要钱的射向澹台紫衣,欲要剑下救人。矮小汉子一动,大长老岂肯错过如此良机,巨剑便呼啸着斩向矮小汉子,一时间大殿内劲风四起……

        李太平没动,他在等那老妪出手,可那老妪似乎跟他耗上了,压根没打算出手。老妪等得起,李太平等不起,现在明摆着己方占了便宜,那便要落井下石才成。

        李太平屈指一弹,半截蜡烛飞出,撞在大殿门上,同一时间一支透骨钉击穿了半截蜡烛,并且去势未减射穿半尺厚的殿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殿门是这场暗战胜负的关键,只要击破殿门便能令月光洒落殿内,那么杀手便无可遁形。所以老妪一直在等,哪怕同伴处于劣势,也没打算出手相救,她要一击必杀,一钉定音。

        轰的一声,一道人影撞穿了大殿房顶,便见月光顺着破陋的屋顶洒落……

        老妪没想到,那小子一开始的目标便不是殿门,而是头顶。

        月光下,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三名杀手不但善于刺杀,也能正面硬刚。只见那狐媚女子手中多了一对短剑,如吐芯毒蛇缠上了大长老。狐媚女子身法灵巧,短剑诡异刁钻,一时间与大长老斗了个旗鼓相当……

        矮小汉子脸上挂着残忍的微笑,在配上那副丑陋的容貌,显得更加狰狞恐怖。只见其手中短刀上下翻飞贴身短打甚是凶猛,而且时不时还有袖箭射出,令人防不胜防,一时间竟压住了澹台紫衣,令澹台紫衣秋水剑法无法展开……

        那老妪刚刚将两支透骨钉装入蛇头拐杖,便见一道身影打殿顶破洞射入,一双铁拳不讲道理的当头砸下。这老妪人老伸手却不弱,只见其衣袍鼓荡,猛然跃起迎上了那双铁拳……

        李太平笑了,无论是拼力量,还是拼真气,你个老太婆都不是对手,竟然用己之短对敌之长,实属不明智。可下一刻李太平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铁拳下轻飘飘的,仿佛那老妪就只剩下一张皮了。

        就在李太平错愕之际,一把剑至下而上搅碎了老妪的身子,映出剑花朵朵……

        剑气冲天而起,李太平满眼皆剑,只来得及双臂护住面颊,便被狂暴的剑气击飞出去。李太平是来的快去的更快,只不过这个去,是让人打了出去。

        李太平一身青衣千疮百孔,身上更是留下一道道剑痕。还好李太平的皮够厚,只是被剑气伤了皮下组织,不然就这一下子,就得成了案板上的肉泥。

        西楚霸王灵祠上,一个女人,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妖娆女人,正握着一指宽的细剑盯着李太平看。只见那女人很白,白的没有血色!那女人很美,美的让人窒息!那女人很妖,妖的不像活人!

        细剑无剑格,剑柄是蛇头,在加上那身被搅得粉碎的皮囊,李太平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谁了。

        “害我坏了皮囊,你今夜必死无疑!”黑衣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太平落到殿顶,距离黑衣女子只有数步之遥:“傅青蛇,九品巅峰,十大杀手之一。都说傅青蛇有三不杀,妇孺不杀,君子不杀,圣人不杀,前面两类人我能理解,可是这圣人为何不能杀?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很久了,希望能让在下死个明白。”

        “杀不了!”傅青蛇的回答干脆利落,就如她的剑一样。

        随着话落,傅青蛇的细剑便来到李太平眼前。傅青蛇的细剑够快,宛若灵蛇吐芯,李太平相信如果傅青蛇对上剑西来那一定是极好看的。

        傅青蛇人如其名,难缠得很,剑法跟剑西来一样,讲究唯快不破,又跟剑西来有细节上的不同。剑西来的剑简单直接,都是基础剑招,讲究返璞归真。傅青蛇则正相反,剑招诡异灵动不说,你还要时刻小心那蛇头吐芯。与傅青蛇对战必须小心翼翼,打不出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傅青蛇的剑够快,可李太平的速度也不慢,一时间拳来剑往斗了个平分秋色,看样子并非三招两式能分出胜负的。

        大殿顶上打的热闹,大殿内也不消停。大长老与狐媚女子大战几十回合,眼看着额头见汗体力不支,就要败下阵来。

        而另一边,澹台紫衣却慢慢搬回劣势,矮小男子袖箭空了,短刀也不知换了几把,在秋水配上秋水长天下被逼得险象环生……

        混江湖你就要生死看淡,看不破生死就莫趟江湖这潭混水,因为趟不过去就不是湿了衣衫那么简单了。所以江湖有风险,进入需谨慎,特别是普通人切莫往里钻,因为你钻的进去,就退不出来,必将越陷越深,直到永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