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战黑骑

第五十三章 战黑骑

        无量剑宗洪知命,人如其名,是个知命数的人。既然武道天赋平平无奇,洪知命这辈子便不求武道有多高的成就,而是将那份心思都用在培养剑宗弟子上了。洪知命,不但知命,还是个有担当的,虽武道七品,却敢一人一剑独面数百黑骑……

        “师傅,徒儿窝囊了一辈子,您老人家一定很失望吧?”洪知命抬头望天,自言自语。

        洪知命将真气催发到了极致,体内的毒也就侵占了奇经八脉,眼看着便要一命呜呼,却在临死前突破到了一辈子都没摸到的八品。

        洪知命,仰天长啸,啸声似要压住那隆隆的马蹄声,似要吼出这辈子的不甘……

        剑起,剑式——无量四行。

        这是无量剑宗圣人剑法,这一剑包含了悲、喜、离、合四行,乃大智慧的一剑。洪知命修习了一辈子,也未能掌握其中真味,没想人生最后一刻却在西湖畔仰天一声长啸顿悟天、地、人四行……

        马蹄滚滚,如黑云压境,暗了这天,也暗了人心。霎那间,剑起,一人一剑带起一道道剑光迎向那黑云,似要为这天斩开一片光明……

        黑云吞没了那道剑光,洪知命走了,却是笑着走得,他要去见师傅,他要自豪的告诉师傅,数百年没人参透的圣人剑再现人间,预示着压在无量剑宗那数百年的运势被他一剑破尽。

        洪知命用他的命为后生晚辈,争得两息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两息,却值得五大剑宗后人立碑篆书,从此汝阴西湖多了一处石碑,碑上篆刻着那一天,那一人,那一式无量四行……

        李太平见了那一剑,却不由感叹,若是圣人出剑,也许自己就不用再冒险了。既然洪知命不是圣人,那么自己就还得冒险搏上一搏,救得一人是一人,怎么也不能让那老头白白送了性命。

        秋水弟子还有半数未退回宗门,李太平跃出秋水高墙,人如离弦之箭眨眼间便来到最后那名秋水弟子身旁,不由分说一手揪住其后脖领,抡圆了朝着百步开外的秋水宗门扔将过去……

        李太平如儿时投石子般,一个接着一个,将秋水女弟子投掷出去。一旁的袁守正笑了,有样学样的也扔了起来。一时间,西湖畔女子惊呼尖叫之声不绝于耳……

        李太平是管杀不管埋,这可苦了四空门和巨阙门等一众高手,唯恐一个不小心将这些娇滴滴的小娘子弄伤了。

        林万山头很痛,接小娘子可比打架难多了,力道重了不行轻了还不行,拿捏起来很是麻烦,一时弄得满头大汗,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救人。

        说时迟那时快,李太平似乎都能感觉到马匹粗重的喘息就喷在自己的后脑勺……

        黑骑的马匹是拓跋家高价从铁摩勒那里弄到的纯血战马,这马特别适合短距离冲刺,是草原最快的马。铁摩勒王庭近卫军才有资格用有的战马,王庭近卫军人均两匹马,平时都是骑耐力好的铁摩勒战马,只有战时冲阵时才会换骑纯血战马。二三百步的距离,只需十几息的时间,可以说转瞬即至。眼看着秋水剑宗高墙就在眼前,李太平却知道没有时间了,转头叫道:“你继续,我去挡上一挡,放心他们还踩不死外家功夫九品的我。”

        外家功夫练起来苦不说,想要有点成就,这种苦就必须要长年累月的吃上一辈子。就如大雪山那位头陀,世人都说他是人间唯一的苦行僧,因为他苦了一辈子,还要继续苦下去。

        不过一旦外家功夫练到大成,那便是刀枪不入,想要死都难。李太平虽然敌不过那三百黑骑,但李太平抗揍啊,比袁守正这个宗师还要抗揍。

        李太平脚下炸裂,反身冲向黑骑,短短一息便将速度提到了极致,只见一道模糊的人影撞入狂奔的黑骑军阵中。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李太平微微侧头让过铁枪,随后合身撞向纯血战马。只见黑骑前锋一时间人仰马翻,阵脚大乱……

        李太平却是成功阻了一阻黑骑冲锋的步伐,可只有李太平知道那是有多痛,有多苦。撞到第一匹马时,李太平便吐了一口血,然后就是再撞上去,再吐上一口血,周而复始……

        吐血时,李太平便想起了手握流星锤一脸坏笑的老道士,老道士挥上一锤,他便吐上一口血,老道士还嘴上贱兮兮的说“千锤百炼,方能大成!你别这样的看为师好吗,为师都是为你好啊!吐吧!吐吧!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九品的李太平还不能吓退黑骑,只见高速突击的黑骑一分为二,其中一小部分继续和李太平对冲,而大股骑兵则绕过李太平继续追击那些秋水门人。

        宗门就在眼前,只有短短几十步的距离,数十名秋水门人却回不去了,因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将他们拦了下来。黑骑划了一道弧线,横着切入战场,彻底阻绝了秋水门人的生路。

        黑骑战马前,铁枪下,有得只是敌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少,无论贵贱……

        枪出如龙血液飞溅,黑骑化作恶龙,张牙舞爪吞噬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冷血,无情,这便是拓跋家的黑骑。

        袁守正怒发横眉,灰衣染红袍,脚下生根半步不退,每一剑都有数名黑骑倒下,剑之所及皆一分为二,绝无全尸。可袁守正终究只是宗师,也只能守得住身后一丈之地,想要在黑骑面前力挽狂澜他还做不到,因为他面对的是一只能够与铁摩勒近卫军分庭抗礼的王牌骑兵。

        眼看着秋水门人便要被屠杀殆尽,林万山握剑的手已发白,可想而知他有多用力,他有多愤怒,只见其大喝一声“死便死尔,老子顾不了那么多了!”。林万山跃出秋水,巨剑挥舞着扑向黑骑……

        “宗主等等老夫,让老夫打个头阵。”

        巨阙门那位百岁开外的大长老,也跃将出来,听那口气看来这次是要玩真的了。

        “巨阙与秋水,生死与共!”另外两名巨阙门人高喊着扑向黑骑。

        巨阙门的汉子都是性情中人,让他们见死不救,苟且偷生,他们做不到。凡事有人带头,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直到更多,哪怕是送死。

        “生死与共——生死与共——”

        无论秋水门人还是四空门弟子,无论品级高低皆怒吼着扑了出去。

        远处西湖小路方向忽然传来更多怒吼,更多佩剑之人争相恐后,龙腾虎跃的从密林中杀出,直扑向那条恶龙。

        袁守正笑了,五大剑宗的援兵到了,那么今日便是屠龙时刻。手中剑反守为攻,剑气更胜……

        无量、四空再加悬瓠剑宗,足足两千剑手扑向了那头恶龙……

        人借马势,骑兵凭借速度冲击敌军,如果被缠住没了回旋的空间,便很难发挥骑兵速度上的优势,战斗力必将大打折扣。

        陆无敌见黑骑被扑出来的秋水弟子阻碍了速度,不由怒吼道:“随我凿穿敌军。”

        陆无敌催马提速,铁枪直刺而出,就要将挡在身前的秋水弟子挑飞,杀出一条血路。却见那个早该吐血而亡的少年郎好死不死的出现眼前,径直撞了过来……

        陆无敌武道七品巅峰,此时借着马速毫无保留的全力刺出一枪。陆无敌知道自己现在便是黑骑的锋刃,一旦自己被挡住,那么黑骑便完了,会被远处赶来的那群虎狼活活咬死。所以这一枪是破釜沉舟的一枪,一决雌雄的一枪。

        李太平吐出一口血水,咬牙怒吼道:“给老子留下来吧!”

        弓步冲拳正中枪尖,巨响,马嘶……

        狂暴的力量将铁枪击弯,炸开漫天烟尘,烟尘中枪停,人停,马停。陆无敌在拓跋家号称马上无敌,冲锋陷阵的一流猛将,可这一刻他不在无敌,一只拳头结束了他的不败记录,也等于结束了黑骑的不败神话。

        李太平又吐血了,袁守正飞身挡住了身后的少年郎:“小子,你还有多少血可吐!”

        “宗主放心,我的血多着呢!再吐几口也无妨。”李太平口中喊得硬气,身子却很不配合的晃了两晃,幸好有人扶住了他,不然可就要丢人现眼了。

        一双臂弯护住了李太平,只见澹台紫衣凤目中泪光隐现,哽咽着埋怨道:“你不是说我冒失吗,你怎的也这么傻!”

        “傻点好,今天若不犯傻我这心就不痛快,心气都没了还如何能成大侠!你看洪知命不就傻的很可爱吗!我这也是照葫芦画瓢,学人家洪知命能救一人是一人。”李太平惨笑着挣脱了澹台紫衣,擦了一下嘴角血渍,便挺直了腰板再次迎向黑骑。

        澹台紫衣见过太多满口仁义道德的侠客,施点小恩小惠,抓俩三毛贼,便孤芳自赏,自命不凡,动不动便拿侠义说事,与人好勇斗狠。却从未见过如此傻的大侠,只为了一口气,只为能多救一人,便不顾一切,不惜拿命去拼。

        那道青衣背影面对数百骑兵,不退、不屈、不让,尽显男儿血性,铮铮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