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一支穿云箭

第五十二章 一支穿云箭

        秋水剑宗内,殷三水正愁眉不展的看着众人。悬瓠剑宗客卿说的对,拓跋家这是铁了心要吃下七大剑宗,而且是早有预谋的,不然童四海和左正道也不会如此果断的便脱离七剑盟。

        秋水剑宗的弟子虽不怕死,不惧江湖厮杀,却没有两军对垒的经验,打起来只会一窝蜂的冲杀,面对训练有素的黑骑,胜负不言而喻。就在殷三水一筹莫展之际,两道人影飞入秋水剑宗大堂……

        只见其中一人抱拳大笑道:“对不住了诸位,袁守正来晚了,让诸位久等了!”

        另一人也抱拳说道:“差点命就没了,要不是守正兄又帮我放了点血,估计诸位就见不到我洪知名了!”

        “你们两个老头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来到,定然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林万山说道。

        殷三水瞪了一眼林万山才开口道:“事办的怎么样了?”

        袁守正自顾倒上一杯茶水,润了润喉才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捡重要的说了一番……

        一盏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秋水门大门依旧紧闭着,没走出一人。陆无敌很看不起江湖门派,要不是家主有令在先,不可轻易招惹世家宗门,陆无敌早带着黑骑挨个宗门打过去了。

        时间到,陆无敌便不在等,命令全军三通军鼓后踏平秋水门……

        一通鼓,强弓手点燃了火箭。二通鼓,弓如满月。三通鼓,百箭齐发。

        秋水剑宗的建筑,以木质材料为主体,最怕的便是火,这一轮一轮的火箭可忙坏了门内弟子。

        殷三水冷着脸带着众人赶到,二话不说腾身而起抽出剑将射过来的火箭击落。有众高手的加入,可算将密集的火箭挡了下来,虽有漏网的箭羽也都被秋水弟子迅速扑灭。

        陆无敌见状,朗声命令道:“重弩手准备。”

        军中重弩可是大杀器,专门设计出来用来对付武道高手的。每支弩箭都有拇指粗细,长约半丈,通体由纯钢打造。重弩手,两人一组,一人负责射击,一人负责上弦。要知道这是黑骑,都是入了品的军中高手,若换做大乾朝其他部队,一只重弩就要四人才能操作。

        重弩的箭支,陆无敌来时特意申请了五百支,虽然数量不少,却也不舍得用,这东西虽非一次性,却也要回收后重新打磨方能再用。

        “都给我瞄准了,谁要是射控了,自己记着回去后到包阎罗那领罚去。”陆无敌朗声吼道。

        嗡——

        第一支弩箭撕裂空气,呼啸着飞向殷三水。弩箭的速度很快,比抛物线的羽箭要快上许多,眨眼间便来到殷三水眼前……

        当——

        殷三水看都未看,便一剑磕飞了弩箭。

        陆无敌来到那发射第一支弩箭的神射手处,一脚将那人踹了狗抢屎:“你瞎啊!那是宗师,你瞄着她射干个屁!”

        重弩想要射杀宗师,恐怕还做不到,若能做到,这天下宗门早被大乾朝的铁骑扫荡一空了。

        一名武道六品的秋水长老运气就不不太好了,被一支弩箭射中,长剑断了不说,人被弩箭穿胸而过钉在远处秋水的房檐上。弩箭射入木制建筑一尺有余,只见那拇指粗细的箭杆还在嗡嗡振颤着……

        军用重弩一旦投入战斗,伤亡便不可避免。秋水剑宗弟子一时伤亡惨重,看得殷三水勃然变色,如大鹏鸟般冲天而起,直扑重弩手而去……

        “袁守正你个老不死的,你还等什么?难道要等我秋水弟子死光了不成。”殷三水身在半空,怒吼出声。

        殷三水很愤怒,后果很严重。要知道惹怒宗师可不是闹着玩的,正所谓宗师一怒血流百步。

        人在半空的殷三水长剑一振,秋水长天的千尺瀑布便朝着重弩手当头罩下……

        同是千尺瀑布,在澹台紫衣手中使出也就看着好看,对付一个人还成,可一旦换成殷三水,那可就不一样了。

        只见一道宽约十丈的剑气瀑布悬于半空,下一刻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倾泻而下……

        若是让剑气瀑布落了地,不用想重弩手就得折损三分之一。只见五百黑骑中一道人影冲天而起,一抹刀光刹起迎上了剑气瀑布。

        “殷三水,还是老夫陪你走上几招吧。”只见漫天刀光剑气尽散,一名老者手持九环刀笑望着殷三水。

        砰!

        一支穿云箭在西湖上空炸开漫天红霞,紧接着远处一支支穿云箭直上星空,炸开红花一朵朵……

        袁守正持剑跃出秋水剑宗,同时喊道:“殷三水拖住那老儿,黑骑就交给我们,今天就让拓跋家的黑骑在大乾朝除了名。”

        袁守正的冲阵,敲响了七剑盟反攻的战鼓。

        澹台紫衣手握秋水不顾安危紧随袁守正身后冲了出去,李太平见状不敢有片刻犹豫,电闪而出挡在澹台紫衣身前,替其挡下射过来的弩箭,并回头训斥道:“胡闹!要想替你那些姐妹报仇,也要等袁守正破了重弩阵再说,你这么冒失的前冲,是想让你师傅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见澹台紫衣面色羞红愣在哪里,李太平再次挥拳挡下弩箭,急道:“跟紧我,随我冲阵。”

        李太平凭借九品外家功夫,硬抗射过来的弩箭,这二百步的距离可让李太平吃够了苦头。

        李太平相信,自己若只是内家九品的武者,现在早被射成马蜂窝了。冲击二百步外的重弩阵,哪怕是九品巅峰的内家武者也是需要回气的,只要你回气便挡不下弩箭,后果也就不用想了。这也是为什么陆无敌要将强弓重弩摆在二百步开外,防的就是你高手冲阵。

        袁守正的出现,让陆无敌很是惊讶,这说明黎帮那次的刺杀不但失败了,还带回了假的情报。一招棋错满盘皆输,重弩挡不住宗师,被宗师近身的弩手便是待宰的羔羊。

        几个呼吸间重弩阵便被一把剑破了,陆无敌也算果断,弃了二百弓弩手,收紧三百步卒边打边撤。

        黑骑是拓跋家的死士,而且是常年战斗在第一线的部队,无需陆无敌下令,只需扫一眼便知自家将领意图。只见弓弩手纷纷抽出腰刀将袁守正和秋水弟子拦了下来,他们要用命为剩下的那三百步卒争取更多的时间。

        宗师的剑不但快,而且杀伤力惊人,只见袁守正每出一剑便有十几人甲破人亡。单方面的屠杀却不能吓破黑骑的胆,只见那些黑骑舍生忘死的扑向袁守正,宛若义无反顾的扑火飞蛾……

        袁守正周身十丈范围血流成河,满眼残肢断臂,仿佛人间炼狱。可就算如此,那些家伙依旧不死不休的扑将上去,看得秋水弟子眉头紧皱,看得林万山摇头叹气……

        李太平在漠北,在大乾边境见过真正的军人,知道真正的军人就如眼前黑骑一样,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为了战斗的胜利他们可以牺牲一切,包括生命。眼见着剩下的三百步卒上了马,正慢慢退向湖畔空地,李太平暗叫一声不好。

        “所有人退回秋水剑宗,要快。”李太平焦急的大喊着,同时一把拉住澹台紫衣就往回跑。

        湖边空地距离袁守正不到二百步,这段距离足够训练有素的骑兵将战马速度提到最大。刚刚斩杀那些弓弩手时,李太平便发现,这些人都有武者一品到二品的实力,一旦这些人上了马,凭借马匹的速度,手中铁枪的杀伤力将非常恐怖。

        林万山砍翻眼前黑骑,一头雾水的看着飞退的李太平,嚷道:“在加把劲就弄死他们了,你小子跑什么?”

        秋水剑宗弟子更是如坠云雾闹不清情况,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李太平拉着澹台紫衣脚下不停,在路过一名年轻秋水弟子时,也顾不得男女有别,顺手一把扛到肩上,同时头也不回的吼道:“再不跑,都得被人家骑兵一锅端了。”

        李太平话音刚落,便见湖边整队完毕的黑骑,掉头杀了回来,隆隆的马蹄声,回荡在西湖畔……

        袁守正一剑逼退涌上来的黑骑步卒,怒吼道:“还不快退,等死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林万山回身便一手一个,抓起秋水剑宗品级低的弟子,一边跑一边吼道:“能带一个就带一个。”

        林万山是喊给那些品级稍高的武者听的,毕竟秋水剑宗大多数女弟子品级都不高,过三品的都少。二百步的距离,这些品级低的弟子,是跑不过那些战马的,被追上就是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无量剑宗洪知命,回头瞥了一眼正亡命奔逃的二百多秋水弟子,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不退反进来到袁守正身旁,苦笑道:“我这点血也不够守正兄再放几回的了,既然命不久矣,便舍了这具身子为晚辈争取点时间吧。守正兄记得,已后多关照关照无量剑宗,我便死也瞑目了!”

        看着洪知命孤身上前,袁守正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些什么……

        一人,一剑,一门宗主,迎向那狂奔而来的黑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