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英雄楼

第十八章 英雄楼

        四人各怀心思,走完这一程,在英雄楼前驻足。只见门前恭候多时的王家二爷,大笑着迎了上来,却未行跪拜礼:“郡主大驾光临,令英雄楼蓬荜生辉!”

        王家二爷无官身,按理说见到郡主应行跪拜大礼,不过在河南郡,在东都,还无人敢挑这个理。

        “二叔,不问今天来的冒昧,实是英雄楼开张,不问想献上一曲,锦上添花表表心意。”陈不问上来便表明不是以郡主的身份来此,而是以晚辈的身份见礼。

        王家二爷笑的更开心了,忙迎着郡主向英雄楼内行去。李太平三人也无人敢盘问,随着陈不问进入英雄楼。

        今天英雄楼开张,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入内的,王家早早便安排老管家和一名九品武者守在英雄楼前,负责迎来送往。

        老管家在王家干了半辈子,可谓阅人无数,眼睛虽然花了,识人却依旧准的很,只要一打眼便能判个七八分,无论贫富贵贱还是文人墨客,都逃不过那双眼睛。所以除了习武之人,都由老管家把关,一言而定能否进入英雄楼。

        九品武者那里就简单了,没到六品的武者趁早滚蛋,英雄楼在大,也不能什么人都往里面放。当然宗门帮派除外,总不能将领头的放进去,把跟班的拦下,那就太折人家面子了。不过例外也是有的,如漠北七杰虽然有人未到六品,却架不住名号在大漠足够响亮,中原也早有耳闻,待遇自然不同。

        漠北七杰,只来了六个人。老六狐娘子在客栈拉着剑西来一顿撒娇,都没能劝动剑西来。在剑西来的眼里,这个世界除了剑便还是剑,眼里揉不得沙子也放不下女人。

        英雄楼是为了举办英雄会而建的,王家一年前便平整了周边商铺住宅,所以占地颇广。跨过前厅,便豁然开朗,占地数亩的演武场,全部由大青石铺成,四周由三层木制小楼构建围住了演武场。过了演武场,穿过回廊,后院亭台楼阁皆有,可见王家手笔之大。

        英雄楼此时已经来了好些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话题说来倒去又总是会扯回到郡主身上。而此时的郡主在王家二爷的陪同下,来到一处幽静小院。

        “二叔知道不问喜静,特安排了这么个院子,虽然院子不大,却不会有人打扰,不问可以在这里休息片刻,等良时到了我再派人来请。”说着王家二爷让过郡主和丫鬟,却反手留住南宫守和李太平。

        只见王家二爷满面带笑,热情的招呼道:“两位郎君能伴郡主左右,必定英雄了得,正好今天来了好些个大名鼎鼎的青年俊杰,借着这次机会,我帮二位引荐引荐,也好多交些朋友。”

        南宫守望向陈不问,只见陈不问示意无妨,便爽朗的笑道:“那就有劳了。”

        王家二爷根本未将南宫守和李太平放在眼里,所以连询问一下姓甚名谁都懒得,只是敷衍的将二人带到了演武场,随意给二人介绍了几个宗门便不见了踪影。

        “狗眼看人低,王家二爷不过如此!”李太平骂道。

        南宫守却毫不在意,拍了拍李太平笑道:“王家二爷本就是个生意人,生意人无利不起早,你我一穷二白的,人家当然不在意了。”

        “那是他不知道大哥是谁。”李太平不服气的说到。

        正说着人群一阵骚动,只见白衣郎君当先而行,身后还跟着抱着油纸伞的俊俏侍女。白衣郎君很美,如果白衣郎君是女人话,那将会是陈不问那样的绝色美人。

        白衣郎君步入演武场,扫视一周,随后径直朝李太平所在方向走来。南宫守的视线丝毫没有避让,一直凝视着白衣郎君走到身前。

        “两位好,不知怎得,我就是觉得这演武场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二位脚下——特别的地方,特别的人,鄙人厉夏,见过二位郎君。”白衣郎君彬彬有礼,躬身见礼。

        白衣郎君声音不大,却也未作刻意隐瞒,离得近些的都能听的清楚。只见周遭之人窃窃私语,随后像是确定了什么,不由惊呼出声——乾朝四大公子之一的厉夏,他是厉夏!

        厉夏转头微笑着朝众人示意,算是默认了人们的猜测。反观南宫守却未有丝毫惊讶,看来早已猜出厉夏身份。

        “二位不自我介绍一下吗?”厉夏笑着说。

        却见南宫守招呼李太平一声,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同时口中朗声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相见——不如不见!”

        南宫守一点面子也没给,厉夏却不气,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连眼神都是笑的:“想不想见,始终都要见上一见,兄台这又是何苦呢!”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众人纷纷猜测,什么人有如此胆子,将四大公子之一厉夏的面子扫落地面。

        因厉夏所引起的骚动,让正觉着有些无聊的王丹枫发现了李太平的踪迹。王丹枫紧赶两步追上李太平二人,叫住李太平道:“怎得到了东都也不来找我,你这是不拿我王丹枫当朋友啊!这位是……”说着看向怀抱单刀的灰衣郎君。

        “这位是我的异姓大哥——南宫守。我这刚到东都,还未来得及寻你,便被大哥拉到福王府,今儿才有机会出来走走,正想着你是不是也会来英雄楼,这不就见着了。”李太平忙解释道。

        “南宫守……”细打量下,王丹枫确认了眼前的灰衣郎君便是四大公子之一的那个南宫守,不由赶紧上前见礼。灰衣单刀,背剑匣的少年侠客,品着品着王丹枫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最近流传很火,斩尽满山盗匪的少年侠客不会就是——”

        李太平做了个禁言的手势,见无人瞧见才笑着点了点头。

        王丹枫说道:“我就说嘛,哪来那么多的少年侠客,也就我兄弟李太平有这份胆量。哦——对了,漠北七杰也到东都了,除了剑西来其他六位现在都在这英雄楼里。”

        正聊着,却听外边传来震耳的礼炮声,原来良辰吉时已到……

        一位王家下人,快步来到幽静的小院,正要进去却被门口守着的夫人拦了下来,只见夫人用手指了指院内……

        只见陈不问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和王丹叶坐在石桌前,共同逗弄着笼子里两只可爱的小鸟。个子比陈不问还要高出一头的王丹叶心思纯净,笑容天真无邪,指着笼中鸟儿笑道:“姐姐若是喜欢,就——就送于姐姐!”

        陈不问抬头看了看一脸认真的王丹叶,笑得很开心:“丹叶,你不觉得鸟儿就应在这片蓝天下自由飞翔吗?那样的鸟儿才是最可爱得!虽然在笼中衣食无忧,可那并非它们的生活。”

        王丹叶认真想了好久,拿起爱不释手的鸟笼:“姐姐说的对,鸟儿就应自由自在的!”

        陈不问和王丹叶共同放飞了两只小鸟,看着鸟儿愉悦欢鸣越飞越高,王丹叶喜悦的脸颊上渐渐写满愁容:“姐姐,我也想像它们一样自由自在,可是父亲和母亲大人不允许我离开大宅!”

        鞭炮声传来,陈不问知道,该是离开的时侯了,看着高了自己一头的王丹叶:“相信姐姐,丹叶有一天也会像鸟儿一样,自由快乐的。”

        见陈不问转身就要离开,王丹叶不舍的说道:“姐姐是要走了吗?姐姐还会再来陪丹叶玩吗?或者我可以去找姐姐玩吗?”

        一连三问,陈不问转过身温柔的笑道:“当然!”

        离开小院,陈不问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由摇头叹息……

        英雄楼开张,王家家主也就是河南郡郡守并未出席,毕竟脸面还是要的。郡守不能来,郡守以下的官员可都来了,就连告病在家的也都来。官员相视而笑,纷纷备上厚礼拜见王家二爷,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郡守官邸了呢。

        王家二爷亲自主持了开张仪式,身旁分别站着河南郡的高官和江湖上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以郡主的身份自然站在王家二爷左手第一个位置,郡主虽无实权,但身份摆在那呢,毕竟是皇亲国戚。

        仪式很热闹,舞龙舞狮的,杂耍的,大儒提字作画皆有,一番热闹景象……

        “紧赶慢赶可算是赶上了,妹妹先请。”英雄楼门口,此时又来了两位宾客,只见一身青衣风流倜傥的郎君躬身说道。

        一袭白衣胜雪,白纱遮面遮得住容颜,却难掩顾盼间那令人心醉的似水明眸。只见女子看也未看身旁郎君一眼,当先迈入英雄楼,同时冷哼一声:“哪个是你妹妹,在胡言乱语,我认得你我的剑可不认得你!”

        “妹妹说的在理,为兄口无遮拦的毛病得改!”郎君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

        演武场很热闹,除了门口有人注意到出现的一男一女,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演武台上。白衣女子身后的郎君哪里受过这样的冷遇,觉得这样的出场实在无趣,便跨前一步说道:“妹妹稍等,为兄这就给你扫清道路。”话后踏出一步,人便如离弦之箭不见踪影,再见时以来到十数丈高……

        青衣郎君从空中旋转着缓缓下落,落点正是演武场中心的演武台。演武场上正卖力表演的人们,忽然感觉头顶有东西落下,这一抬头便见满眼飘散的花瓣,花瓣中还有一位俊朗非凡的男子。

        “广陵郡——崔明道,恭祝王家新店开张大吉!下面有请铸剑山九天飞狐慕品山见礼。”这个出场,可以说要多烧包就多烧包,只见其人还在半空单臂一指门口方向,随着那一指,一条彩色丝带直达慕品山身前,随后彩带爆开无数娇艳花朵缓缓落下,铺成一条一丈宽的花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