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道理

第四章 道理

        好再来酒楼,本不应有交集的两伙人重新落座。华服郎君唤来小二,重新点了一桌丰盛的吃食,还要了坛“一碗倒”,邀请李太平师徒二人共饮。

        一碗倒乃延安郡昭阳宗产的烈酒,半坛下肚三个男人便有了些醉意,话也密了起来。华服公子很会聊天,明里暗里捧的老道士师徒二人心花怒放,聊那叫一个开心。聊的多了,话题便展开了,大到国家兴衰大意,小到黎民百姓家那些鸡毛蒜皮的琐事,都能畅快一言。

        李太平很佩服华服公子渊博的学识,不由感叹书院果然不简单,教出来的学生与那些古板的老学究教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书院的学生更注重实践,而不是空有满腹经纶却只会风花雪月的文人骚客。

        华服公子很喜欢听李太平师徒二人的故事,更羡慕李太平游历天下的经历。也想不顾一切的走上一遭,去见识见识书本外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也想去大草原看看铁摩勒的金帐王庭,看看碧草连天,四野茫茫的无边无际。

        老道士师徒二人的故事有很多,有些故事会让人欢喜雀跃;有些故事也会让人唏嘘伤感;有些故事更会让人义愤填膺。

        铁摩勒是马背上的民族,族群间相互征伐不断,强者为尊。当一个弱小的族群被征服时,血腥的一幕便开始了。

        夕阳下鲜血染红草原,一支数千人的骑兵,踩着失败者的尸体将图瓦族营地团团围住。一名赤着右臂,刀锋染血的秃头壮汉勒马而出,刀锋直指:“图瓦族不知好歹,竟敢不奉我楚瓦什族翰尔答为大汗,那就莫要怪我手中弯刀无情。”

        图瓦族营地走出一名老者,只见其手握羊头杖,步履稳健却躬身而行。来到壮汉马前单膝跪地,脸色毫无惊恐,却带着浓浓的哀伤:“雄鹰俯瞰大地,狼王主宰草原,翰尔答大汗心怀慈悲,还请将军高抬贵手,给我图瓦族留些星火,安达尔愿以死谢罪。”

        “祖父不要——”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刚嚷出半句话,便被身后的母亲一把捂住嘴,只见妇人眼含泪光,却死死的不肯哭出来。

        秃头将军弯刀架在图瓦族族长脖颈处,居高临下的说道:“草原的规矩你懂,我要是因为你图瓦族坏了规矩,翰尔答大汗以后还如何马踏草原!所以——认命吧!”说着弯刀一带,图瓦族族长捂着咽喉,鲜血沿着指缝涌出,费力转过身不舍的望着绝望的族人……

        图瓦族族长的死改变不了什么,只见秃头将军跃下马,拨开人群大步来到妇人身前,伸手比划了一下身高还未及腰的小男孩,皱了皱眉吼道:“纳鲁,给我滚过来。”

        纳鲁是秃头将军的传令兵,长得贼眉鼠目身材矮小。纳鲁小跑着来到将军身前,堆着笑答道:“小的在。”

        将军再次伸出手比了一下小男孩的身高,只见小男孩眉头刚刚高过纳鲁的腰带,不由叹道:“哎!可惜了!”

        将军话音刚落,纳鲁心领神会的抽出腰间短刀,坏笑着逼近小男孩,一把推倒妇人奸笑道:“乖!我这就送你去见阿爹和祖父。”

        妇人挣扎着爬起,绝望的哭喊着,却无法阻止短刀刺入孩子幼小的身躯。妇人抱着孩子瘫倒在地,拼命的想捂住孩子腹部涌出的鲜血,口中语无伦次的喊道:“娃,不痛!娃,不会有事的!阿娘在这,阿娘不会让你的死的!阿娘……”

        “阿娘,儿不痛,就是有些冷!阿娘,阿姐呢?怎么没看到阿姐,我想阿姐抱着我睡觉,睡着了就能看到阿爹和祖父了。”小男孩凝视这母亲的眼睛说。

        妇人抚摸着孩子的额头,却令稚嫩的小脸上沾染了更多的鲜红:“娃不睡,你阿姐一会就来,让阿姐搂着你睡。”听到阿娘的话,小男孩笑了,笑得很开心……

        小男孩笑着离开了,却未能等到阿姐的到来。妇人无声的哭泣着,轻抚着孩子的脸颊,仿佛怕睡熟的孩子会做恶梦……

        秃头将军看也未看妇人一眼,手一挥身后的虎狼之师便扑入人群:“找到草原的明珠玛丽安,其他图瓦族按草原的规矩办。”

        草原远处,图瓦族的小公主玛丽安被老道士绑在马匹上,只见老道士指着图瓦族方向说道:“看好了,记住了,想要复仇,那就让自己变的更强,有一天你会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亲手埋葬那些畜生。”

        十几岁的小姑娘,早已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昨日还在的祖父、阿爹还有成天围着自己转的弟弟,竟然就这么永远的离开了。昨日的公主,今日的丧家之犬,身份转变的竟如此之快,李太平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胜利者会杀光所有成年男子,甚至身高超过腰部的男童也会倒在屠刀之下,女人和孩童就像牛羊一样,被重新分配给胜利者。没有对错,没有正义和邪恶,有得只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弱肉强食这就是草原上的规则。李太平侃侃而谈,将草原上的所见所闻,一幕幕的呈现在华服公子和小娘子眼前。

        大草原的美让华服公子心生向往,大草原的残酷也令华服公子惊讶不忍。小娘子更是听的唉声叹气,眼泪汪汪,桌下的小拳头却握的更紧。

        “为什么不救他们?为什么?”小娘子盯着李太平,小脸通红,那是因为内心有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

        “救不得,也不能救!那是草原,我救得一人一族,却救不了草原上大大小小的无数族群。还有你要搞清楚一件事,草原各族从来不是大乾朝的朋友,你应该担心如果有一天铁摩勒统一大草原,兵锋是否会直指我大乾!”李太平看着小娘子说。

        小娘子一时无语,低头沉思,华服公子却自信的说道:“我大乾兵强马壮,更何况有军神老人家在,如果铁摩勒胆敢进犯,必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老道士听了华服郎君的话,苦笑着却没说什么。军神却是大乾的定海神针,可是如果有一天这跟定海神针倒了,那么不用铁摩勒,大乾内部就得先乱起来。

        夜深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所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老道士拽着李太平起身告辞。华服郎君不舍得起身相送……

        来到街上,风一吹李太平的酒也醒了些,不由想起老道士算卦的事,便没好气的说道:“师傅您会算命咋不早说!早说咋俩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田地。”

        “太平道可不算命,师傅也不会,师傅只是从那郎君衣着打扮和行为上举止推断身份和此行目的。”

        见徒儿不解,老道士挺了挺腰板,说道:“那郎君虽然模仿延安郡口音,但火候不够,细品还是能听出大兴味,衣着虽不算华丽,腰上的物件却不简单——黄玉螭龙牙,这东西除了皇家和当朝权贵谁敢佩戴,加之郎君一直在打听税银案,身份呼之欲出。”

        “师傅别卖关子,徒儿听的起劲呢。”李太平说着就要去揪老道的山羊胡。

        “莫揪——莫揪,师傅这就说。税银案朝廷派了钦差查案,可那郎君年纪不过弱冠,绝不能是钦差。身份高贵又对税银案感兴趣,必然是哪家公子想要借破案扬名积累声望。可税银案又怎会简单,都尉起码六品武者,在加百名兵丁,竟然没能护住税银,可想抢劫者绝非泛泛之辈。一个初出茅庐的公子哥,真要对上那些劫匪哪里捞的到好,说不得就丢了小命。可要是气运使然,捡了便宜破了这大案,回去还不声望顶天。”

        李太平笑道:“那公子没准只是闲着没事好奇而已,便多问了几句,师傅您老人家可真能信口胡诌。”

        “抢劫税银,大乾朝建国六百多年这还是头一遭!遇到这事躲都来不及,还好奇,不怕掉脑袋!一般人敢打听这事?”老道士说道。

        李太平不服气的说道:“你老人家不就在打听吗?咋得您就不怕掉脑袋!”

        老道看了看徒儿:“掉脑袋当然怕了!不过既然这事让咱们师徒碰上,说不得也要出一膀之力才行,谁让咱太平道的宗旨——行侠仗义剑出太平呢!”

        听到师父的话,李太平就像炸了毛的猫,呲牙道:“又要行侠仗义!师傅你这是往死里坑徒儿啊!哪次行侠仗义您老不是跑的老远抱膀看着,出力的哪回都是我!上次差点就让人给废了,不干,这回说啥子也不干。”

        老道士被徒弟抢白一通也不气,苦口婆心道:“太平啊!人生天地间,立身立命,为师给你起名太平,喻意天下太平,你看你手里有铁剑,剑不出剑心何在;剑不出如何立身立命;剑不出如何太平;”

        “讲道理谁都会说,拼命的可是我,六品的都尉让劫匪打的铩羽而归,怎的——你徒弟的六品就与众不同啦?就能干得过劫匪啦?你徒弟手里的铁剑,难道是神兵利器?”李太平气哼哼的说。

        这一路李太平磨碎了嘴皮子,软磨硬泡,可以说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惜性子执拗的李太平到底还是拗不过老道士。每次都是如此,任你李太平说出天花来,老道士就是油盐不进,最后都是李太平败下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