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碰撞

第一百八十六章 碰撞

        峰山北端,大龙沟。

        一支千人数的秦朗军出现在了清军背后,那自是立马就被清军察觉到了。

        博洛闻报后惊讶的张大了眼。

        今天在纪庄他光是惊讶就吃了几大斤,对面秦军的举动真太叫他惊奇了。

        他刚刚还在为眼前的硬骨头感到棘手。

        就前头几百号秦兵表现出的素养,博洛想要把他们吃掉,还真不是简简单单的事儿。

        虽然清兵还没有发起过真正的冲锋。

        但你只要看对面的人马在箭矢下能稳立不动,那就能知晓他们的好歹了。

        博洛是真有点挠头。

        他手下的骑兵倒是有很多人能变身步兵,作战能力还不会有什么消减,因为重甲步战才是鞑子真正的拿手好戏。

        但是他们化身为步兵步甲之后就能顺利的拿下对面吗?

        或者说要拿下对面,博洛又要付出多大的伤亡?

        数量太多的话可就大大的不值得了。

        偏偏这司吾山又是四块肉里最‘薄弱’的一个,他拿不下司吾山,又如何能奈何的了邳州海州和淮安北部沿线的清河安东呢?

        可别最后弄得一无所获了,那可就太丢人了。

        当初挑选东西两个方向时,可是他主动挑选的东路——淮扬北部。

        博洛一时间心中难下决断。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来了新消息说,他们的背后出现了一支上千人的明军队伍,你说博洛是什么个心情?

        “吃掉它!”

        当听到这支上千人的队伍是从司吾山上下来的,背后并无一门门火炮依靠,只有随军的小炮。然后队伍下了山后还在平地列阵,博洛咬牙切齿的道。

        他不用想都能知道秦军打的是什么注意,可问题是他败了吗?几千铁骑依旧,秦兵就敢来捋他的虎须,那是在找死啊。

        一道粗黑的狼烟在峰山北段的烽火台上升腾起,丁进立刻就明白清军的主力已经转移过去了,再看着眼前二百左右的清军骑兵,脸上立刻闪过一道深深的厉色。

        棱堡上一道响箭射出,发出尖锐呼的啸声。

        这是战斗的号角。

        既然清军主力已经转移去了,那下头的营就先把对面清军给击溃了。

        马柏等的就是这一刻。

        作为一个军官,他天天就盼着打仗,不打仗他凭什么往上爬呢。

        闻战则喜,这是秦朗军上下跟明军最大的不同。

        别问为什么,实在是秦朗给的太多了。

        这些从底层而起的军官军兵,没人能拒绝的了。

        “上前,上前,一个都不要让他们跑了!”马柏腰刀高高举起,发出全军上前的号令。

        双方之间就一百来步的距离,阿尔津把对面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见到秦兵突然的主动进攻来了,脸上先是无比的惊愕,继而就是一阵狂喜。

        别看他手下只剩了二百骑,但二百骑兵冲起来,砍杀四五百步兵那不是轻轻松松吗?

        可是作战经验丰富的阿尔津,第一个发出的命令却是:“撤,撤。往后撤出三百步!”

        先把敌人引出来,脱离后方棱堡的火炮支援范围再说。

        而且二百步走下来,他也相信明军的阵线必会散开的。

        尖锐的哨声响彻战场,马柏立刻催促着手下快步上前,他现在不知道对面的清兵是不是真的要逃跑,他能做的只有在保持底线的情况下,尽可能的追击。

        棱堡前方二里范围,这就是他营的扫荡空间,也是最大的追击范围。

        三百步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很快就赶到了,而这个距离也已经抵到了马柏营出击的最大值了。

        还好清军停了下来。

        马柏看着前方停下来掉头整队的清军骑兵,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块肥肉并没飞走啊。

        当下就也要停下来整顿队列。

        清军骑兵的后撤速度并不快,他们追的倒是不慢,现在距离原阵地也差不多有小二百步了。

        这要不是秦朗军吃得饱练的强,光是这阵儿快步上前,换做明军来做,怕整个整列就都散了。

        阿尔津冷冷一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举起马刀,大呼一声杀,手下的二百骑,就已经集结成一个个小队朝着马柏营发动冲锋了。

        在最近的二十年里,数百满洲骑兵驱赶屠戮成千上万的明军已经不是啥稀罕事了。

        这就跟三百年后一小队小本子兵追着一个团乃至更多的国军打一样,后者的士气早在一次次失败中被消磨的精光了。

        然而今天,这个战场规则却被打破了。阿尔津直直的踢到了铁板上!

        快速冲锋起的清军骑兵速度很快,但马柏营也没有真的散了架势啊。刚刚站定就迅速排列好了阵仗,整队列队,这是秦朗军日常训练中最为重视的环节之一。

        阿尔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秦军从较为松散的队列迅速变成与原先一般无二的严谨军阵,整个人简直惊诧的无以名状。

        他还以为自己的冲锋能吓的对面秦兵一哄而散呢。谁料到会是这么个情况?

        但都到这一步了,那就继续冲下去吧。

        阿尔津并非真就不能转向掉头,纵然他们的骑术经常为蒙古人所嘲笑,但冲锋中偏转方向也不是办不到,这并非什么绝学。

        阿尔津说到底还是不信秦兵能挡得住他部的冲锋。

        “冲啊,冲过去,杀光他们!”举起手中的大刀,阿尔津高声喊着。

        “举枪,放——”

        尖锐的哨声响亮起来,前列的盾牌枪兵之后,后列的火枪兵们全都扣动了扳机。

        从炮兵转来的兼职投弹兵们,也纷纷拿出了腰间的手榴弹。

        步兵快步上前,他们抬着炮是肯定跟不上的,那就舍掉火炮跑步跟上当投弹兵吧。

        虽然是兼职的,但炮兵们一个个身强力壮,投弹兵也能当的起。

        爆响的枪声打的清军骑兵人仰马翻。

        但想要凭三百杆火枪一次齐射就干掉二百骑兵,那是痴心妄想。

        阿尔津满脸都是狰狞到极致残忍,那一个个被打落马下的士兵可都是国族,现在就都死了。

        这要不把眼前的秦兵全都砍了,回过头来,主子就能砍他的脑袋。

        眼见骑兵已经进到了二十步的时候上了,阿尔津发狂的高声大喊一声,催动马匹全力冲锋。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秦军阵列如鸡蛋壳一样被撞得粉碎,看到了秦兵们转身逃跑的景象,发出嘶哑诡异的吼声,如是一头人形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