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曹文彬的‘物资’

第十一章 曹文彬的‘物资’

        钱,真的可以通神。

        从司吾山东购买纪庄土地,到沟通曹文彬把一切都弄好,拿钱开道的秦朗遇到的全是‘好人’。

        没有钩心斗角,也没有欺压陷害,世界仁爱和平啊。

        秦朗tui了一口。

        他的归位让纪庄迅速焕发出了更大生机。

        一个最突出的标志,就是人口的增长量。

        短短数日里,不管是家丁的规模,还是整个纪庄收纳的流民难民,数量都有了一质的提高。

        劳工队的数量突破了五百人,家丁队的数量则直接跃升到了二百。最初的那五十人里,都可以说绝大部分有了职务。

        十人一班,五十人一队,二百人就是二十个班,四个队,有四十名正副班长和八名正副队长。

        四十八名有职务人员,只有不到十人是条件出众的新人,其他的全是老人,这种情况下都没能被选中,那人的资质就可见一斑了。

        可纪庄的局面却没有丝毫的混乱。

        秦德、秦安、刘杰等人,穿着得体的衣服,带着家丁,耀武扬威的多跑几趟流民和难民那里,打着招揽奴仆的牌子,轻轻松松的就拉回来几百号人。

        还都是‘无组织’的人家。

        这些人南了北的哪里都有,最远的甚至是北直隶的。

        彼此之间不相熟也不认识,那自然就抱不成团。而只要他们抱不成团,那在秦朗手中就只能是任由拿捏的面团。

        分组编队的时候,不管是乡兵还是劳工,全是混杂编组,即便有老乡也形不成优势,一切权利牢牢的掌握着秦朗的手中。

        当然,这也不是说如此做法就全是好益。

        秦朗如此做就跟打乱收编部队一样,可以很彻底的把人消化了,不留什么隐患,但那些被收编的士兵短期内肯定战力大挫。

        而如果让降兵成群结队的纳入麾下,降兵们立刻就能发挥出相当不错的战斗力,可隐患也是肉眼可见的。

        这两种法子优劣各异,大家选择不同,很多不是因为眼界达不大,而是受制于条件。

        如果秦朗手中物质钱粮有限,他哪怕知道打乱收编彻底消化才是最优最好,然现实也会逼的他不得不妥协。

        可现在的事实是,秦朗手中就是有着充裕的钱粮物资。而且难民流民们的困境比‘降兵’还要困难艰难上十倍百倍。

        被招揽来的新人,一个个一家家被彻底打散编组,1全新陌生的环境,那当然受惊害怕,但几顿饱饭吃进肚里,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在生存的危机面前,一切都可以淡去。

        何况他们虽然跟熟悉的人分开了,可也并没有因此受到亏待亏欠啊。

        不管是劳工队还是乡兵,秦朗天天都会去转一转,还明确无比的告诉所有人,如有受到不公平待遇,受到欺压,尽可以向他来告状。他一旦查实了,一定会严惩不贷!

        这就是防患于未然。

        虽然纪庄现在才仅是一个千人盘,各级分层简单,不太可能出现陋弊——水太浅了,一眼就看到底儿了。但日后呢?秦朗手下如果是几万人、几十万人的时候呢?贪污肯定是在所难免的,这是人类的劣根性。

        所以从一开始就定下一个规矩。秦朗现在是亲自出马,等日后盘子大了,就设立巡查组。

        “少爷,吃饭了。”

        秦露的声音响起,秦朗笑着应了一声,眼睛却还是紧紧盯着手中的信。

        都等了快十天了,曹文彬的‘物资’终于齐全了。

        五百石细粮,一千石粗粮,布一千匹,再有两千斤盐,一万斤棉花。

        价钱比秦朗于邳州城所购可都便宜了不少,

        更别说他最盼着的铁器了。

        邳州城内的铁铺,一斤好铁五百钱,还数量有限。而且枪头那东西人家是不做的!

        曹文彬‘送’来了一百五十个枪头,而且还都是大枪头。

        可不是那种一两左右的铁片小枪头,那玩意儿都是用来对付无甲盗贼的,真到了战场上,还要看大枪头。

        但是也贵啊,一个就要三钱银子。

        合上枪杆,一根长枪四钱银子了。

        秦朗就记得自己在那个角落里看过的资料说,清时工部造军械,一根长矛只一钱银子。

        不过现在是卖方市场,四钱就四钱吧。

        另外就是三千斤好铁,费用是二百两,一两白银合十五斤,一斤铁三百六七十钱,比市价便宜多了。

        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滋味比秦露做的四菜一汤可美多了。

        曹婆子到底是灶上磨练出来的,做的一手好饭菜。

        当日秦德在台庄外捡回的三户人家,除了刘家五口人,刘昀夫妇两口,刘杰夫妻三口,就是老张头家的老中少七口人,和曹婆子家五口人。

        五十来岁的老张头,是个庄头,三十多岁的儿子儿媳,然后是三男一女四个孙辈,两个年级最大的孙子张大虎、张二虎都是壮小伙了,年纪跟秦朗仿佛。

        四十出头的曹婆子,烧饭是把好手,二十来岁的儿子儿媳,一双四五岁大的孙子孙女。

        同样是庄头,老张头比起红楼梦里的乌进孝来可差远了。被秦德挑中的时候,张家上下都已经饿了两天了。老张头的儿子和张大虎、张二虎,都有一把力气。

        刘昀刘杰父子则是读过书,可都没取得甚功名,刘昀做账房先生,刘杰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在货栈里当伙计了。

        曹婆子的儿子儿媳则都是能在灶上帮衬的人。

        所以这三家都不是废人。

        秦德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南下邳州,张家的男丁跟着里李猛李轩父子暂充作家丁,刘家父子跟着秦德做事,而曹婆子就管着灶房的事。

        这一格局哪怕是到了现在都没打破。

        张大虎、张二虎到现在也是跟着李猛李轩打下手,老张头和儿子也跟着搞杂务,刘昀在邳州,可回到纪庄了还是要跟儿子刘杰一起听秦德的,曹婆子依旧在打理秦朗的伙食,但她儿子去了大食堂。后者是家丁和劳工们吃饭的地儿!

        抹了抹嘴,秦朗起身赶去了操场,这二百人是他现如今的根基,哪怕天上下刀子,他也会雷打不动的每日前去走一走看一看。

        午饭之后乡兵们有半个时辰的休息,这个时候前去走一走逛一逛,很有必要。

        “少爷,张秀才走了!”

        “张凌?就这么迫不及待?”

        曹文彬的物资才有了确切消息,姓张的这边就拔腿要走?

        “嘿嘿,滕县都已破了,这消息自从传到咱们这儿,张秀才就吓破了胆。错不是要等邳州消息,人早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