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必定以理服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难道他是世外高人?(二章合一)

第二十章 难道他是世外高人?(二章合一)

        客栈内。

        赵白蓉等人围在周开复尸体边。

        不久前,正待在房间的他们,突然听到一声凄厉惨叫。

        等赶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神魂俱灭,就算天仙下凡也无可救药。”

        只看了一眼,郑剑明便判断出了尸身状况。

        身材高大的老者蹲下身去,在凉透了的周开复身上摸索了一番。

        最后自他脖颈间取出一条破碎玉坠。

        “周道友身为凌云门宗主独子,备受宠爱,此玉坠乃凌云门传承至宝之一,号称可挡仙人一击而不破,可如今却碎得如此轻易。”

        剩下的话,老者并未多说。

        但场中众人,都明白其中恐怖意味。

        心头不免升起一丝兔死狐悲之感。

        作为凌云门宗主爱子,从孕育母胎内时受到门派资源倾泻供养,天材地宝门派秘法应有尽有。

        加上这周开复本身修道天资不俗,实力在六人也属于前列。

        如若是自己遭遇那可怕来敌,能否顺利抵挡活下来?

        这样的问题浮现在每个人心中。

        答案都是否定的。

        见众人气氛有些低沉,作为场中年龄最长阅历也最多的老者,宽慰大家道:

        “唯一的幸事,便是周道友身份特殊,身为凌云门领袖的父亲早已将他一缕命魂剥离,炼制成命牌供奉于门派长生殿内温养。”

        “虽然需要付出极大代价,方可重塑肉身,且修为终生停滞与低末境界,无法有所寸进,但性命终究还是无碍的!”

        “否则以凌云门宗主那睚眦必报心胸狭隘的性格,痛失爱子的他定然会迁怒我等,给我等带来无妄之灾!”

        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众人还未缓一口气,各自随身携带的宗门通讯玉简,便疯狂颤动起来。

        待了解各自师门传来的讯息后,众人脸色阴郁之色更甚。

        根据传讯所言。

        周开复死去之时,就连供奉于长生殿内的命牌,都被一股无形力量追本溯源击碎。

        彻底断绝了最后一丝复生希望。

        身为凌云门门主的周长天,在得知消息后暴怒。

        当场斩下了负责看守长生殿,忠心耿耿前来报信的无辜弟子。

        并随即传讯给其它几大宗门,说定要为自己死去的爱子讨个公道!

        “这穷乡僻壤之地,为何会出现如此恐怖的敌手?!”

        一片寂静中。

        在众人中实力最弱的吴蛹,面色发白声音颤抖问道。

        他所在的万虫宗,乃近百年刚新起的宗门,并不在六大仙门之内。

        此番是宗主硬靠着私人关系,且许诺下了一些好处,这才让他有机会前来镀金的。

        有了斩杀作恶黑蛟之威名,对万虫宗未来发展也大有益处。

        “我想周公子之死,与那黑蛟脱不了干系!”

        赵白蓉冷静分析道:“从一开始我便有所疑惑,那黑蛟生性多疑贪生怕死,之前蛰伏数百年都不敢出世,为何前些日子竟敢公然袭击人类城池,它难道不知道此行所为定会招惹仙门盛怒将之镇压嘛!”

        郑剑明提出反驳意见:“但那黑蛟受仙门众长老联合所伤,也是许多修士所见不争的事实。以它受创的修为,想要如今干脆利落地袭杀周道友,明显不切实际。”

        “那如果从一开始,受伤也是故意演给别人看得呢?”赵白蓉反问。

        “怎么可能!那黑蛟所表现得只是寻常妖王境界,如此托大故意受伤,稍有不慎便会身死道消,除非它境界早已暗中突破……”

        话至此处。

        郑剑明意识到了什么,冷汗顺着鬓角流下。

        如果一切真是如此,那所有事都能够说得通了。

        包括周开复如此干脆利落,毫无反抗之力被袭杀。

        “不知大家可还记得,先前在青云镇时,被我们以为是唬人江湖术士的那老道士,为我们所算得那一卦。”

        同样因赵白蓉话语陷入思索的宫装妇人,突然开口提及昨日之事。

        “那老道士道法平平,明显是在故意装神弄鬼,为何要提及此人?”当初吃了瘪的雪山童子,内心十分不快。

        “如若真正是在装神弄鬼,令我们俱抽到血光之灾的下下签,为何我们竟都毫无察觉?倘若对方真的有手段能够瞒过我们,那其中代表的含义岂不更加可怕?”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

        如果那老道士,凭借真凭实学,算出了这一切。

        那说明此人乃精通天衍卦术的隐世高人。

        如果那老道士,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瞒过众人的双眼。

        岂不是说,他真实修为境界令大家望尘莫及。

        老者也回忆起了什么,突然开口道:“大家可还记得,今日在车马行前,那位身份神秘的老道,一改昨日在青云镇街道上的胆怯示弱态度。对着雪山童子破口大骂毫不留情,咄咄逼人的模样,似在期待着雪山童子出手一般!”

        “确实!我也感觉到了!”郑剑明点头表示赞同。

        宫装妇人也开口道:“如此说来确实诡异,那老道士就真的不怕死……还是说,真的有所依仗?”

        世上真的有不怕死的人吗?

        尤其是还故意去激怒,可以一巴掌便拍死自己的强者?

        众人都对方老道的身份,陷入了思索。

        “对方不也在黑山镇吗?老夫这里正好有偶然获得的一方异宝,只需用此镜一照,便可窥见对方命格如何!”

        老者说着,从身上掏出一枚古朴铜镜。

        这个检验方法,得到认同。

        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周开复身死之事。

        “如若猜测为真,那黑蛟是故意隐藏实力猎杀我等,说不定现在还潜伏在黑山镇中,将我们当做笼中雀在肆意玩弄!我建议大家先保持镇静,装作一无所知不要暴露恐慌,暗中向宗门求助等待强援!”

        经过深思熟虑,赵白蓉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这项议题,很快便得到场中众人赞成。

        任谁也没有想法,猎杀者与被猎杀者的身份,竟转变得如此之快。

        这是身为仙门天骄的他们,从未曾体验过的屈辱与惶恐。

        “啊逑~~~”

        刚刚结束完与黑山老妖的妖侣树精,漫长交流活动的头角峥嵘黑衣青年。

        突然控制不住打了个寒颤。

        “蛟大人您怎么啦?是不是刚刚与妾身玩耍太过疯狂,所以累着了?”

        身材妖娆的树妖,勾着黑衣青年的脖子娇媚询问。

        “开玩笑!大人我体内流淌一丝真龙血脉,哪怕一连七天七夜持续都没问题,怎么可能会觉得累!”

        在这方面,黑衣青年向来都很是自傲。

        这是与生俱来的种族天赋。

        “那大人为何突然寒颤,莫非是大战过后汗水淋漓受了寒风所至?”

        “我也不知为何,总觉得似有什么十分不好之事发生了。方才我自观我之命数,冥冥中似看到一口极大的黑锅朝我扣下,可却不解其意。”

        到了他这种窥得妖圣门槛的蛟龙,已能冥冥中感知自身福祸命数。

        将命数演化,探得先机。

        但还是第一次,演化出黑锅这等诡异民间灶具之物。

        “黑蛟大人!小牛前来拜见!”

        此时,洞府外却走入一只牛首人身的妖怪,一进门便诚惶诚恐跪伏于地。

        “你这模样,到底是人是妖?”黑衣青年问。

        “小人化形不够完全,如今是半人半妖之身,大人叫我牛头妖或者牛头人皆可!我是受黑山老妖大人之命,前来给蛟龙大人您送福利的!”

        “福利?什么福利?”

        “吾家中有美貌良妻,还有一位年芳十八模样乖巧的女儿,俱仰慕大人英姿甚久,欲联袂与大人共赴春宵!”

        “本龙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无耻刺激的福利!不过此等福利甚得我心,你这牛头人有此绝活,当赏!”

        黑衣青年很快便将先前的疑虑抛到九霄云外。

        准备享用丈夫亲手赠送,充满刺激背德感的福利。

        牛头人狂喜!

        一溜烟跑到洞府门外,让早已等候在门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妻女进内。

        牛头人与黑山老妖大人一同站在门外,静听其内动静。

        它面色激动潮红,牛鼻子喷出白烟。

        而黑山老妖,则痛苦纠结握紧双拳。

        让牛头人去讨好黑蛟大人,是他的意思。

        主要是为了分担火力输出。

        生怕自家妖侣树精,身子太弱吃不消黑蛟大人的威猛。

        都这样的时候了,他依旧还在关心着妖侣的身体安危。

        感天动地!

        是真爱无误了!

        ……

        ……

        躺在床上。

        瞅着那放于床边十分烫手的剑鞘,姜达礼久违得失眠了。

        愁肠百转,思绪万千。

        想着该怎么在不伤及赵姑娘的情况下,表达出自己是个正经读书人的意思。

        同时也在期望着,方老道的说法也许只是一场误会。

        就算不是误会。

        或者是自己今晚不去找赵姑娘,她自然明白其中意思。

        大家依旧还能装作无事发生过,简简单单当普通朋友。

        至于对方真的寻找上门……

        怎么可能呢!

        赵姑娘绝对是一位恪守礼节的清白高傲女子,不会做出此等深夜送上门来的掉价之事的!

        “咚咚咚!”

        屋外传来温柔有理敲门声。

        “方观主,我要睡了,有事明日再说吧。”他自欺欺人地对敲门声回复道。

        “姜公子,是我。”

        门外传来赵白蓉的声音。

        幻想破灭。

        姜达礼严严实实穿好衣服,起床开门。

        门刚一被打开。

        赵白蓉便大步踏入其内,并直接将房门关合。

        还无比谨慎,指尖灵光飞舞,一连设下了数道阵法。

        看到这番反常举动,姜达礼当时就有些蚌埠住了。

        小声问道:

        “赵姑娘,这些阵法是?”

        “隔音,还有防止旁人神识窥探的。”

        “看赵姑娘你动作如此轻车熟路,难道对这种事很是熟练吗?”

        “那是自然,行走天下需万分小心谨慎。我每次做正事前,都会事先布好屏蔽阵法,防止他人偷听窥视打扰。”

        “每次?难道我不是赵姑娘你第一个?”

        “什么第一个?我自幼便被师尊收入剑阁培养,后来剑有所成后,便时常下山游历砺剑,想依靠此剑荡平时间不平事。后来渐渐明白世道险恶,有一次便是因为未曾设置屏蔽阵法,导致被人算计,对方伙同一众修士冲入我房内,差点令我殒命于房间内。”

        虽然两人之间今晚绝不可能发生任何事。

        但听到被自己视若人生知己的赵姑娘,如此轻描淡写说出这样的话,作为朋友的他心情很是悲痛复杂。

        “赵姑娘,我们虽然萍水相逢,但应该算是朋友吧?”

        “那是自然!姜公子你不仅人长得丰神俊秀,而且心性善良温润如玉,不然我为何要将剑鞘赠予你……”

        正在布置阵法的赵白蓉,面庞陡然一红。

        赠剑之事,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提及确实有些尴尬。

        为了避免对方误会,产生什么不切实际的荒唐想法,影响两人之间的纯粹友谊。

        又转而补充道:

        “只是暂时借予你罢了,姜公子你不要误会,以前这剑鞘也交予过其它男子手上。”

        话当然是真话。

        但所谓的交予其它男子,那男子正是悉心栽培她的师尊。

        那是幼年初入剑阁,师尊在旁帮忙祭炼此本命飞剑时。

        以免此剑原本形态,让人猜出她的真实身份,从而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观念先入为主的姜达礼,却想到了另一层不太好的意思。

        赠剑之举,只是暂时。

        一段露水姻缘,大家便各奔东西。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像赵姑娘你这等优秀的女子,想来身边优秀的追求者应该许多吧,为何不直接找一位情投意合的优秀男子结为道侣呢?”

        有些话不好直言,姜达礼只能旁敲侧击劝导。

        “世间男子,能有几个不看重女子容貌的,我生得如此丑陋,那些接近我的无非是因为我地位带来的便利罢了。”

        “不!赵姑娘你很美,应该更有自信些!人的容貌乃天生,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更改,但一个人最宝贵美好的,还是后天所养成的美好心性!”

        “所以说,姜公子真乃时间奇男子也,自己明明生得如此俊秀出尘,却对常人所看重的容貌如此轻视。”

        “可能是,时常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脸,所以也就审美疲劳了吧。”

        “这个解释,还真是清新脱俗,若非知晓姜公子你性情,都真的要以为这是在炫耀了。”

        布置完阵法的赵白蓉站起身来,走到姜达礼面前笑言。

        然后转而问道:

        “你可知,我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大概……是知道的。”

        “什么?你竟然知道,从何而知?”

        赵白蓉无比诧异。

        周开复刚刚被袭杀,她们也是商讨了一番,才根据手上的讯息推导出大致真相。

        于是便深夜前来,通知姜达礼最好离开黑山镇。

        黑蛟的目标是自己等人,不会在意这些凡俗小角色的。

        所以才会进门后,严密布置下屏蔽阵法想要告知。

        可对方,竟然都知道了?

        “是今日方观主和我所讲的,我这才知道你深夜前来,并且布置下重重阵法为何。”

        既然话都说开了,姜达礼便也不藏着掖着了。

        而此话落在赵白蓉耳中,则是另外一层意思了。

        那老道士,不仅推算出了自己等人会有血光之灾,而且还早预料到了自己会前来告知。

        此等未卜先知之力。

        难道对方……真的是一位深藏不露游戏人间的世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