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在线阅读 - 第167章穷是天生的

第167章穷是天生的

        这一辈子,白小曼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穷。

        别人可以骂她蠢,骂她笨,骂她是无能草包……可是,就是不能骂她穷。

        她白小曼是穷,但穷怎么了?穷是什么不好的毛病吗?是什么值得嘲笑的点吗?

        不,不是。很多事情都是天生的,改变不了。

        她白小曼不是不努力,她也在拼命打工,努力生活。她一直在奔跑,想要赶上其他人……这有什么值得嘲笑的吗?

        而在所有人中,白小曼最受不了的就是方笑愚的嘲笑。

        方笑愚永远不知道,她为了能配得上他做了怎样的牺牲和妥协。

        他不知道,他也不在乎。

        “你说错了,我不是看不起你穷,我只是看不起你。”方笑愚冷冷的说,“这天底下的人和我比起来,有几个不是穷人的……我是看不起你对莫菲做过的那些脏事儿。”

        “哈哈。”白小曼自嘲的笑说,“说到底,还是为了莫菲?”

        她不说莫菲,方笑愚还没那么生气。现在她讲起莫菲,方笑愚对她恨的是牙痒痒:“你对莫菲做过什么事情,你以为我不清楚?你剪坏了莫菲爸妈的定情信物,毁掉了她的设计作品。白小曼,你也没多大啊!怎么连自己为什么被开除的都忘了?”

        “我是被冤枉的!”白小曼委屈的说,“为什么莫菲说什么你都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比赛的事情,我是冤枉的!剪坏衣服的事儿,我也是冤枉的!”

        白小曼忍不住提高音量,方笑愚被她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吓了一跳。

        “我以为你会和他们不一样,我以为,你是能认真听我说的话……”白小曼的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没想到,你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区别。你们都是一样的!你们全都被莫菲给迷惑了!”

        白小曼长得漂亮,她动情哭泣时样子是楚楚可怜。

        方笑愚移开眼不去看她,冷声说:“或许你还不了解我,我并不是一个能轻易被说动的人。我从来不相信任何人的说辞,我只相信证据。”

        “那你……”

        “我调查过你。”方笑愚话说的不带任何感情,“你和莫菲是同学,室友,刚入学的时候还是闺蜜。学校里很多脏活儿累活儿你不愿意做,全都找借口推给莫菲。”

        “我没有……”

        “大一时候的五一假期,本应该是你留下来清点学校的库房。你撒谎说你姥姥生病了,你要回老家去。”方笑愚不给白小曼狡辩的机会,“你把工作推给了莫菲,然后自己和祁达出去旅游玩去了。你以为只是简单的打扫工作,没想到那年电视台来拍摄。莫菲因为表现突出,被评委了那年的优秀学生……你为此愤愤不平,觉得莫菲是占了你的便宜,有这事儿吧?”

        “我有说错么!”白小曼生气,“我说的都是实情!要是没有我,她根本没有露脸的机会!”

        方笑愚轻哼,说:“瞧瞧,听听,看看!白小曼,你最让我无法忍受的不是你的穷,而是你的穷人思维!”

        穷人思维?那是什么?

        既然要骂人,能不能骂的让人能听懂一点!说的这么模棱两可,谁能理解是什么意思!

        “你永远都觉得别人对你有亏欠,永远都觉得是别人对不起你。”在方笑愚看来,这就是她的穷人思维,“在你眼里,你永远没有错,错的都是别人……像你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方笑愚说的客观,可白小曼却理解不了。在她看来,方笑愚只是在找借口,这些都是他偏向莫菲的借口。

        白小曼看着方笑愚,波动的心一点点沉了下来。深吸了口气,她娇嗔的话语里不带一点情绪:“方总监,这里是法国哎,你能不能有点儿同胞之情?”

        “对不起,我没有。”方笑愚拒绝的干脆。

        白小曼最后一次问:“方笑愚,你真的要这么对我么?”

        方笑愚活动着肩膀:“说吧,你来做什么?”

        “我……”白小曼欲言又止。

        方笑愚看着白小曼:“你到底来干什么?还装成模特混进来,你还好意思说我不念同胞之情,你知道被其他高管抓住了,你的下场是什么吗?”

        “那我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嘛!”白小曼可怜巴巴的说,“你又不接我的电话,又不肯见我,我只好想出这个下下策!”

        “废话少说,你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儿?”

        “这么着急就谈正经事儿了?不用再叙叙旧了吗?”

        方笑愚打断:“不要东拉西扯的,回答我的问题。”

        白小曼调整了一下坐姿,一本正经地:“我是来谈合作的!”

        方笑愚笑出了声:“合作?白小曼你来谈什么合作?你还想进军法国凯曼啊,我劝你省省力气吧!”

        白小曼脸上有些挂不住:“方笑愚,我真的是来谈合作的!我知道凯曼想要把设计和制作的业务拓展到中国,想要找国内企业做联名设计……”

        “想法是不错。”方笑愚略带轻视的说,“但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白小曼迟疑了几秒钟,这才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现在是海耀董事长的女朋友。”

        当初莫菲的比赛出了事故,方笑愚二话不说就将白小曼从凯曼开除了。

        被凯曼开除的模特在圈子里哪里还有活路?白小曼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可连一个像样点的工作都没有。

        走投无路的白小曼没有办法,只好像个外围野模一样去参加酒局晚会……就这样,她认识了朱海天。

        酒会上白小曼喝多了,稀里糊涂的跟朱海天在一起了。一来二去,两个人也谈起了恋爱。

        朱海天和白小曼倒是挺般配的,两个人都是草包。朱海天就是个不上进的二世祖,他是一点都不上进。靠着祖业吃喝玩乐,祖辈留下来的那点家产被他败的差不多了。

        不过朱海天事业心不行,对白小曼却是真爱。白小曼要什么他给买什么,喜欢什么他就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