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在线阅读 - 第166章不穷

第166章不穷

        白小曼被学校开除后,在潘素老师的推荐下,她去了上海凯曼竞选模特。

        上海凯曼要比巴黎凯曼设计的更具都市感,白小曼记得冷白光感的训练室里,t台下面摆了一张长桌。后台等着竞选的模特们各个年轻漂亮,衣着光鲜,自信满满。只有她穿着仿版的香奈儿,局促又不安。

        t台上有模特在等着,t台左侧有等着上台的选手。白小曼在其中,显得有些土气和青涩。

        作为评委的方笑愚坐在中间的位置,琳达冷着连催促说:“快!快!下一组!快点上台!时间不早了!快点!”

        白小曼就这样被催着上了台,为了来竞选,她几天都没有吃饭了。白小曼饿的脚步不稳,t台让她有些发晕。

        没有经验的白小曼赶鸭子上架,她稍微有些紧张。强撑着继续往前走,在走到t台最前方时,她脚步一绊摔在了t台上。

        琳达一向严厉,她不仅对白小曼没有丝毫的同情,还严苛的责骂说:“快起来!后面的模特就要过来了!不要耽误其他人的时间!”

        白小曼趴在地上,耳边是琳达的训斥和其他模特的嘲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摔倒时裙子的侧面被刮坏,甚至能看到内裤的边角。

        没有经验,又过于害羞。白小曼趴在地上装死,整个人都是不知所措。

        就在白小曼僵硬的趴在地上时,评委席的方笑愚走了过来。

        方笑愚跨上t台,他解开自己的高档方巾,帮着白小曼遮挡住裙子的坏处。

        他灵巧的手指就有这样的魔力,三下两下,就改变了衣服的设计,解决了白小曼的窘境。

        白小曼记得,那天t台上的灯光好像都聚集在方笑愚身上。他在哪里,光就在哪里。

        白小曼看着他,他的模样格外俊朗。

        她什么都不会说,什么都不会做,只是愣愣的看着方笑愚,眼圈红红。

        方笑愚整理完方巾后,看着白小曼笑了笑,对着白小曼伸出了手。

        “起来吧!”记忆里的方笑愚是那样的温柔,“我带你过去。”

        白小曼看着方笑愚白净的手掌,感动至极……曾经对她那样温柔的男人啊!怎么就会为了莫菲,把她从凯曼扫地出门了呢?

        离开凯曼后,白小曼一直都想不通这些。现在看着方笑愚,她真的很想问问他。

        问他还记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情。

        问他知不知道,是他亲手将她领进这个行业。

        或许是受到记忆里柔光的影响,白小曼看着方笑愚的眼神温柔。可方笑愚的表情却不善,他大步走向白小曼,一把拽住t台上的白小曼。

        白小曼倔强的看着方笑愚,没有说话。方笑愚冷笑一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是模特……我不应该在这儿吗?”白小曼忍住眼泪,她告诉自己不能哭。

        方笑愚轻哼:“你当然不该在这儿!我记得,我已经把你从凯曼除名了。”

        “可你记得吗?”白小曼终于忍不住了,说,“我能走上这条路,也是你引领我来的……我第一次走上t台,就是有你陪着。”

        白小曼问完,方笑愚愣了一下……他完全不记得了。

        凯曼那么多的模特,想要巴结他的人那么多,方笑愚怎么会去记得?

        事实上要不是因为白小曼和莫菲有过节,方笑愚很可能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是吗?”方笑愚无所谓的表示,“这种不重要的事情,你觉得我会记得?”

        虽然早就料到了,但白小曼还是有些伤感:“可我到现在都记得,我……”

        白小曼的话没说完,李琦也走了过来:“总监,您怎么来这儿了?这是怎么了?这个……对不起!是我工作的失误!我这就带她走!”

        李琦拉着白小曼的胳膊,想要把白小曼拉走。白小曼脚下一绊,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被长裙绊住。

        方笑愚抱胸居高临下看她:“请你站起来。”

        白小曼委屈:“我站不起来,我脚崴了,鞋跟也断了。”

        方笑愚才不信:“别跟我演苦情戏啊!”

        白小曼坐在地上不动,李琦凑过去看了看,说:“总监,鞋跟真的断了。”

        方笑愚蹲下来,轻蔑的笑说:“请问你来这里又是想闹哪一出?”

        白小曼看着方笑愚的眼睛,察觉出方笑愚对自己没有一点的温情,白小曼也渐渐冷了下来。

        “我来找方总监,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白小曼说,“我想和你谈谈,私下。”

        “我和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方笑愚站起来,“李琦,把人带出去!”

        白小曼不肯走:“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方笑愚!你不听我说完,你会后悔的!”

        方笑愚瞥了白小曼一眼,他看向一旁的李琦:“你把她拖到我办公室来。”

        “这……”用拖的是不是不太好啊?

        方笑愚冷声说:“我让你拖你就拖,愣着做什么?”

        “方笑愚,你干什么!”白小曼尖叫,“你不能这样对待我!”

        方笑愚没了耐心:“李琦,她要是自己能走你就不要管她……白小曼,我没时间哄你玩,你只有一次机会,你要考虑好。”

        白小曼咬咬牙,认命的站起身。

        方笑愚的办公室在凯曼的顶楼,脚上有伤的白小曼走的很辛苦。到了办公室后方笑愚就在办公桌后坐下,白小曼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喊痛。

        方笑愚听她哼哼的头疼:“李琦,你再去给这位白小姐找双鞋子来。”

        “这……”是不是也不太好?

        “这什么呀?”方笑愚冷漠无情的说,“日行一善懂不懂,就算是个要饭的来,也该给口吃的……快去。”

        李琦离开办公室,白小曼有些伤感的说:“要饭的……在方总监的眼里,我就是一个要饭的吗?”

        方笑愚没有回答,白小曼嗓音尖锐的说:“就因为我穷?所以你看不起我?是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我现在,一点都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