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在线阅读 - 第40章她的问题太隐私

第40章她的问题太隐私

        莫菲觉得沈佳希这话说的并不准确:“不打不相识也是我和夏雪凌啊!”毕竟那天是夏雪凌先来找的碴儿。

        “欢喜冤家之后,你们又要开始互相了解的套路了吧?”

        “这……他这两天了解的也不是我,是苏绣坊啊!”

        “不管,反正,就这样说!”沈佳希恨铁不成钢,“你要是一举将唐总给拿下了,什么夏雪凌啊,什么白小曼啊,那不都得通通靠边站?我跟你说啊,等你和唐总结婚的时候,你就请她们来,然后……”

        “……”这都哪儿跟哪儿!

        沈佳希爱起哄也就算了,没想到h也跟着她胡闹。晚上莫菲开直播的时候,h直截了当的问她:你这两天要一直跟那个唐总在一起吗?

        “怎么可能!”莫菲被沈佳希搞出神经质来了,听到唐总两个字她就急忙否认,“我们两个也不熟,我干嘛和他一直在一起?再说了,人家唐总也很忙的,见他一面也很难的啊!”

        h:这倒是。

        也不知道h说的“这倒是”究竟是回应莫菲和唐明轩不熟的,还是回应唐明轩很忙的。细细品起来,好像又都是。

        嘿,这个h说话的感觉怎么那么像……

        h:你觉得唐明轩这个人怎么样?

        “他?”莫菲奇怪,“你对他倒是挺感兴趣的啊!”

        h:就是之前一直听你骂他,想知道你现在是怎么看他的。

        “我?有吗?”莫菲呵呵一笑,装傻说,“应该没有吧?我跟唐总往日无冤,今日无仇的,我干嘛要……”

        h:10-06-13:14。

        “这是什么啊?”

        h:你骂唐总的时间。

        “……”用不用这么精确具体啊!

        h:明天苏州不下雨。

        “所以?”

        h:会是个大晴天,相信你会有好运。

        “比如?”

        h:你以前不是很爱讲《小王子》的故事吗?最近怎么不讲了?

        h提起这个,莫菲忍不住有一丢丢的不好意思。

        在她刚开电台直播的时候,她对自己的定位很不准确。不知道该在电台里聊点什么,她晚间干脆读起了《小王子》,做起了儿童主播。可读了一段时间发现效果不好,她就放弃了。聊的内容越来越随意,后来干脆聊起了日常。

        h问起她《小王子》的事情,莫菲尴尬的笑了笑:“你说那个啊!那个是我随便录的,为了哄小孩子睡觉的。”

        h:效果很好。

        “你怎么知道效果好?”莫菲心里咯噔一下,“你不会是哄孩子的时候放过吧?”

        要是那样的话……

        h:我自己听。

        “你是要说你就是个宝宝吗?”莫菲哈哈一笑。

        h:我经常睡不着觉。

        莫菲的笑声骤然停住。

        看着h说的这句话,莫菲忽然想起了唐明轩……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睡不着?

        莫菲站在民宿的窗旁,这里正好能看到楼下的河道。现在天已经黑了,河道两边的民居外挂起了一个个的红灯笼。夜风一吹,灯笼摇摇晃晃。红色的光影投映在河面上,影影绰绰。

        “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莫菲考虑再三,还是说了,“经常睡不着是种什么感觉?”

        h好半天都没说话,担心他误会,莫菲解释说:“事先声明,我不是想打听你的隐私啊!我就是有点好奇,那是怎样的感觉……我长这么大就失眠过一次,结果到现在都不舒服。要是经常性的失眠,是不是很不好受啊?”

        h:你指的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

        呃……划分的这么详细吗?

        h:很痛苦。

        痛苦的不单单是失眠的本身,而是它所带来的影响。

        明明身体已经很疲惫了,精神却很清醒。

        一个人的身体,像是被分成了两份。一边兴奋着,一边绝望着。

        在两种极致的情绪中,你只能熬着。

        熬到彻底困倦,熬到慢慢倒下。

        熬到天明,带来飘渺又无望的期待。

        失眠就像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它和黑夜狼狈为奸。

        它们肆意横行,任意糟蹋。

        一点点磨光你对生活的热情,消耗你对人生的期待。

        你看着它们横冲直撞,却无能为力。在绝望中你自我厌弃,又找不到救赎。

        熬着,痛苦。讨厌自己,痛恨生命。

        h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一个多月相处下来,大部分时间都是莫菲在说个没完。现在突然看h发这么多,莫菲很是意外。

        莫菲读的仔细,看的认真。等她把h的话全部看完,心里沉甸甸的堵着难受。

        h:怎么不说话了?

        信息消息提醒进来,莫菲才回过神来。伸手摸了摸脸上,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

        莫菲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哭,她也不明白自己在哭什么。或许h在说这话的时候都很心平气和,她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去哭呢?

        可莫菲就是想哭,她觉得难受。她只是失眠一个夜晚就那样难熬,那些长久失眠的人们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呢?

        不敢想,也想像不出来。

        莫菲擦擦眼泪,不想让h知道她刚哭过,她装作无事的笑说:“原来是这个样子,那……”

        h:你在哭吧。

        莫菲掩饰的干咳一声,说:“你有没有去看过医生?”

        明白莫菲想要转移话题,h配合的回答说:看过了。

        “医生有没有什么建议?”

        h:医生给我开了安眠药。

        安眠药啊,莫菲不太了解。但是在她的理解里,这是一种虎狼之剂。大家提起来就是什么吃了会“上瘾”呐,对身体伤害会大呀,依赖性很强啊……

        “你吃了多久了?”莫菲问。

        h:三年左右。

        “吃了三年……会产生药物依赖吗?”

        h:要怎么理解依赖这两个字呢?

        怎么理解……

        h:心理依赖,药物依赖,不都是一种依赖吗?人生在世,能有所依赖,并不是件坏事儿吧?

        哎?为什么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还有点……

        可怜。

        “你没有可以依赖的人吗?”

        h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这是对她的问题感到反感了吧?

        也是,她的问题太隐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