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在线阅读 - 第33章还有没有天理了

第33章还有没有天理了

        方笑愚笑笑未答,转头看了看白小曼身上的礼服,他赞赏的说:“这衣服做得不错,前两天我还和潘老师夸这件衣服来的。”

        当着方笑愚的面,白小曼说起话来立马变的含羞带怯。听方笑愚夸莫菲,白小曼心里不是滋味儿:“这衣服好看,也要穿在人身上……这有些设计师吧,太注重自己的想法,都不考虑顾客的需求了。”

        这话能从白小曼嘴里讲出來,莫菲都忍不住想给她鼓掌了。白小曼终于是进步了啊!骂人都知道拐弯了。

        白小曼红着脸的样子很美,估计没几个男人能招架得住。

        方笑愚看了她一眼,也是从善如流的说:“是啊,顾客需求是挺重要的。毕竟人家花了钱……”

        得到方笑愚的认同,白小曼可怜巴巴的点点头。如果莫菲不是当事人,估计也会觉得白小曼受了多大的委屈。

        莫菲想要解释两句,可转念一想解释好像也没什么用。既然方笑愚和白小曼认识,自己解释的越多也无疑是越抹越黑。

        所以说啊,偶像光环不靠谱。莫菲想,早知道方笑愚也和一般男人一样,她就不应该……

        莫菲正寻思着,没想到方笑愚的话峰一转,说:“就觉得自己有权利不尊重设计师的审美和眼光……我看过原始稿件,这不是你想要展现的效果,可也不影响你的发挥,不是吗?”

        方笑愚在说这话时一直在保持微笑,他看起来洒脱风流,说这话时有一种别样的含情脉脉。白小曼脑子转的慢,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她还在微笑着点头应和,内心热切的等着方笑愚的回应。

        白小曼不懂方笑愚的意思,但莫菲听懂了啊!莫菲愣了一下,随即朝方笑愚一笑:“谢谢方老师。”

        “莫菲,你听不出好赖话么?方总监的意思是……”

        “莫小姐,我想请你喝杯咖啡可以吗?”

        “方总监!”白小曼气的偷偷掐布料,却是敢怒不敢言。

        看到白小曼吃瘪,莫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好不容易忍住没有笑,莫菲点头答应:“可以倒是可以,就是我这里现在还没忙完呢!”

        方笑愚看了看左右,笑着说:“还需要弄什么……白小姐该不会娇气的要你帮她换衣服吧?我记得白小姐不是这样霸道不讲理的人。”

        “当然不是!”白小曼立刻回答道。

        白小曼的话刚说完,方笑愚询问的看看莫菲。莫菲想了想,说:“那好啊,就去隔壁吧!”

        方笑愚和莫菲一起走了出去工作室,穿着礼服的白小曼傻愣在原地。等她反应过来想去追的时候,方笑愚和莫菲已经看不到人了。

        “喂!”白小曼站在原地气的跺脚,“什么嘛!怎么连方总监都吃莫菲这一套?还有没有天理了!”

        潘素工作室在一条小巷子里,附近都是不高的小矮房,这里环境幽静,没什么人来往。隔壁的咖啡厅开在拐角处,三面墙都是高大的落地窗。阳光照射进来,温暖又明亮。

        工作时间能坐到这里,让莫菲觉得很是愉快。她仰头看着日光从屋檐下照射下来,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莫菲的动作细微,方笑愚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她的侧脸。窗外的日光洒在她的脸上,她的皮肤看起来是吹弹可破。

        方笑愚看着她的脸蛋,不自觉的想起了六月的山雨。宁静又美好,能够带来抚慰人心的力量。

        等莫菲回过神来,就见方笑愚微笑着看她。莫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抱歉方总监,我有点儿走神了。”

        “该说抱歉的是我。”方笑愚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笑道,“是和我待在一起太无聊了吧?所以你才会无聊的?”

        莫菲紧张的连连摆手,解释说:“没有没有!和方总监这样的大神待在一起哪里会无聊!这是我的荣幸!”

        虽然方笑愚听过很多类似吹捧的话,不过从没有人像莫菲说的这样真诚。又或者说,没有人像莫菲说的这样纯粹。她的眼神如此的干净,所有的夸奖都是出自真心。让人听着心里暖洋洋的,不自觉的想要发笑。

        方笑愚笑了笑,问她:“你和白小曼关系不好?”

        “没什么好不好的,就是认识而已。”莫菲不想多谈。

        见莫菲不想说实话,方笑愚也没再追问。就这样静静的和她待在一起,方笑愚感觉也不错。

        两个人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莫菲突然开口说:“方老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不用这么客气。”方笑愚笑了,“你直接问吧!”

        莫菲深吸一口气,她下了莫大的决心:“那个领子的设计,你是怎么认为的?”

        看莫菲紧张兮兮的样子,方笑愚忍不住逗她:“你刚才不是挺有自信的?”

        哎,可是这不是自信的问题啊!

        莫菲叹了口气,说:“其实那里的处理,好多人并不认同。”

        莫菲皱起了眉头,方笑愚觉得阳光似乎都暗了几分。沉吟了片刻,他思索着说:“认同来自理解,这跟每个人的想法和审美有关系。如果我来处理那个领子,我也会采用同样的方法,利用一些薄纱、若隐似现……”

        莫菲眼前一亮,乐了:“对嘛!这才是我要表达的意思!就因为这个领子,我每次都要跟别人解释……哎呀,解释来解释去他们也听不懂,特别的烦。”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像是触碰到了方笑愚的心。他内心中柔软的地方被撞到了,连带着说话的口气都温柔了:“干我们这行,其实很孤独……能遇到一个人跟自己理念相同,都会觉得是神的恩赐了……我们原本是两个不认识的人,却因为一件衣服,我现在竟然能跟你这样坐在这里喝咖啡,你说是不是奇迹?”

        方笑愚拿起咖啡,佯装酒杯敬莫菲。莫菲笑了,拿起咖啡喝着。他们两个人相谈甚欢,直到黄昏时分才聊完。方笑愚的助理李琦催了他三四次,他才恋恋不舍的准备送莫菲回去。

        走出咖啡店内,方笑愚递给莫菲一张名片:“有问题随时跟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