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75章 九龙天宫弟子齐虹霞

第375章 九龙天宫弟子齐虹霞

        一道清洪的声音忽然远远地传了出来,犹如银铃一般的悦耳。

        光是这声音,就顿时有种惊艳了全场的感觉。

        “住手!”

        随着声音落下,一道身影也随之降临落下。

        身披彩凤,霞光异彩,飘然若仙。

        从天而降,顿时有种迷倒众生的感觉。

        无数的目光都痴迷地落到了来人的身上,直直的盯着看,一时都为之着迷。

        全场,也都不禁为这道身影安静了下来。

        齐家众人看到来人,脸上都顿时涌出了欣喜之色,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叶川也停下了进攻,暂时放开了已经被他打得遍体鳞伤的齐雷,看向了来人。

        对方的绝世惊艳之姿,的确是很亮眼。

        有种光芒万丈,红尘之中她为仙的即视感。

        如此超凡脱俗,不同凡响。

        让叶川一看就知道,必定是九龙天宫的弟子。

        叶川嘴角微扬,心中一笑,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看来这一次的计划还算是比较顺利的。

        来人是一名二十六七模样的女子,生得倒是美若天仙一般。

        气质冰冷,犹如是高冷的女神一般。

        脸上覆盖着一股极致的寒气,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如此高冷的形象,看得都让人望而生畏,退避三舍。

        来人,正是九龙天宫的天才弟子齐虹霞。

        也是齐家的骄傲,还是齐友文的大姐。

        看到齐虹霞来了,齐雷也顿时有些激动了起来。

        他刚一直被叶川压制着打,既难堪又难受。

        如果再继续打下去的话,那他恐怕都要死在这擂台之上。

        齐虹霞的到来,对他来说是个救星。

        齐虹霞一脸冷寒的盯看着叶川,她的内心也颇有几分震撼感。

        一个才二十一二的少年,境界就达到了法相境九重不说,实力还如此的恐怖。

        竟然连她父亲都不是其对手,竟被完全地压着打。

        如此之事,的确是令人很难以置信。

        齐虹霞也足足看了叶川好一会儿之后,才冰冷的出声道:“二十刚出头,境界便能够达到法相境九重,这本身对于我们整个九龙域来说,也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我们九龙天宫倒也有会有这等的境界怪胎出现,但也是屈指可数。”

        “光就论这一点,你就已经是站到了九龙域少年天才最顶尖的行列之中。”

        “如果再加上你的实力而言的话,那恐怕就算是我九龙天宫的众少天才弟子中,也难找得到来一两个与你匹敌者。”

        “你各个方面来说,都颇为的惊人,完全有这个资格成为我九龙天宫的弟子。”

        “所以——”

        “既然你也是冲着出名而来,冲着要入我九龙天宫而来,那何不现在罢手?”

        “你若肯现在罢手的话,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二,或许用不了多久,你便可以如愿以偿地成为九龙天宫的弟子。”

        齐虹霞的话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哗然了起来。

        显然,大家都没有想到,齐虹霞竟然会出声主动地向叶川求和?

        竟然还说要给叶川引荐,令叶川成为九龙天宫的弟子?

        这明显是在向叶川抛出橄榄枝啊!

        若是说其他的九天龙宫弟子有如此之举,那倒还是情有可原之事。

        可问题是齐虹霞说这话,那总是有些不太合适吧?

        毕竟她亲弟弟刚死在了叶川的剑下,她父亲齐雷刚才也被叶川碾压虐打得很惨,此时已经是遍体鳞伤,颇显有些几分狼狈之态。

        在如此的情况下,她齐虹霞还说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很奇怪?

        着实是让大家都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吧。

        就连齐家的众人也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齐虹霞。

        特别是齐雷,情绪顿时有些激动了起来,连忙的对齐虹霞道:“女儿,这万万不可啊!”

        “此子杀了你弟弟,与我齐家结下了不解的梁子,岂能够轻易地放过了他?”

        “今天,必须要将此子斩杀于此,否则你弟弟死不瞑目,我齐家也颜面大失。”

        齐虹霞却是依然开口道:“父亲,友文自己轻敌大意,肆意妄为。”

        “既然站上了擂台,那生死本就各安天命,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死了,只能说他技不如人,那就得认这个命。”

        “我齐家没有必要为了此事,而跟这位叶公子闹得如此不死不休的地步。”

        “冤家宜解不宜结,多一个仇家对我们齐家也没有什么好处。”

        “叶公子有绝世妖孽之资,若能成为九龙天宫的弟子,必定会大放异彩,未来一片光明。”

        “有时候成人之美,亦也是一件好事。”

        听到齐虹霞的话,不少人心中都暗暗的称赞着,不愧是九龙天宫的天才弟子,这格局,这心胸,还真是大啊!

        不过,马上就有人认识了过来,齐虹霞可从来都不是这么大方的人吧?

        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她的格局有这么大呢。

        所以,此事她怕也必有所图。

        无非是想要赚得叶川一份好感,一份人情罢了。

        以叶川的绝世妖孽天资,若能够进入九龙天宫中修炼的话,那的确是不敢相信他未来能够走到那一步。

        所以,齐虹霞的如此之举,明显是在为她自己谋私利。

        说的好像多么伟大的样子,实则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女儿,可是——”

        齐雷还想再说什么,但却是被齐虹霞给直接喝止住了:“好了父亲,这事不用再多说什么。”

        面对齐虹霞的霸道话语,齐雷也有几分畏惧,不敢再多言什么。

        全场,也顿时涌出了一片热议的声音。

        齐虹霞再次对叶川道:“叶公子,不知你意下如何,可否就此罢手?”

        不得不说,齐虹霞抛出来的蛋糕还是很大的。

        面对如此大的诱惑,又有多少人能够抵挡得住呢?

        众人的目光此时都看着叶川,想要看看叶川的回答。

        如果事情能够就此握手言和的话,那也的确算是一件好事。

        那毋庸置疑,九龙天宫又要单身一个了不起的少年天才了。

        或许,不久的将来,叶川的名次将会飘遍整个九龙城。

        不少人对此,倒也是有了一些期待感出来。

        叶川的目光落到了齐虹霞身上,嘴角微微上扬,划出了一抹浅淡的轻笑出来道:“如果我说我不愿意就此罢手呢?”

        嗯?

        什么?

        不愿意就此罢手?

        给了如此大的台阶,给了好哟优渥的条件,竟然还不敢就此罢手?

        那就是誓死要跟齐家死磕到底不成?

        疯了吧?

        这到底是得有多疯狂的人才能够做得出如此疯狂的事情出来呢?

        叶川此话一出,顿时令得众人心中都顿时的翻涌了起来。

        显然,大家都完全没有想到叶川竟然会直接拒绝了齐虹霞的提议。

        到底是疯狂还是霸道呢?

        齐雷听闻之后,顿时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地怒瞪着叶川道:“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

        “你还真以为是我齐家怕了你不成?”

        “你真以为我齐家没有手段对付你了不成?”

        “年纪轻轻的莫要想不开,自寻死路。”

        “你若执意找死,我齐家必定会成长于你的。”

        叶川撇了下嘴,却是轻笑一声道:“齐家有没有手段弄得死我你肯定看不到,因为在你齐家的手段之前,我肯定会先弄死你。”

        “觉得说,哪种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你——”

        听到叶川如此羞辱的话语,齐雷顿时气得不轻。

        但又无力反驳什么。

        的确来说,他现在的命是被叶川给拿捏在手上。

        擂台之上的战斗,齐家也不好干预什么。

        如果叶川执意要在擂台之上杀他齐雷的话,那恐怕他齐雷今天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齐家就算是势力再大,也不敢公然地破坏擂台规矩的。

        那这可是公然与九龙天宫为敌之事,齐家怎么敢去做?

        就算是真的敢,也断不可能是为了他齐雷而如此做。

        所以很显然,这一次没有人可以上擂台救得了齐雷。

        齐雷也是深知如此情况,如果这个叫叶川的少年真的疯狂不要命起来的话,那他真的就只有饮恨西北的份了。

        齐虹霞微怔了半晌之后,才出声对叶川道:“叶公子,其实何必呢?”

        “你就算是在擂台之上杀了我父亲,又能够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呢?”

        “除了与我齐家结下不解的梁子,与我们齐家弄得不死不休的地步,还能够有什么好处?”

        “你若就此罢手,我们握手言和,我引荐你入九龙天宫,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

        “这件事情纵然是因为我弟齐友文而起,但他已经死在了擂台之上,再大的恩怨也都了结了吧?”

        “既是已经了结,为何不能够就此结束?”

        “我父亲也只是爱子心切,想替子报仇,这份心情应该是情有可原的。”

        “叶公子,你当真不考虑一下吗?”

        “你也应该清楚,我这么说并非是怕了你,也并非是你的实力强大到要令我齐家低头的地步。”

        “我只是很惜才,很欣赏你的惊世之资,所以并不想结交你这个敌人,而是想交你这个朋友。”

        “你若真的执意要站到我齐家对立面去的话,那恐怕最后的结果并不是你愿意承受的。”

        “你若就此罢手,大家交个朋友,诸事便是大吉。”

        齐虹霞的话顿时令得在场无数人为之称赞,深以为然。

        都佩服齐虹霞的大气。

        如此之举,的确是充满着格局和心胸,也充满着智慧。

        即便来说齐虹霞此举是有一些私心存在的,但这也都不重要。

        有点私心也是再正常不过之事,是人之常情。

        如果完全没有任何私心的话,那反倒是会让人有些怀疑呢。

        大家都是各为己私吧。

        但这条路,的确是一条最好的路。

        可以马上化干戈为玉帛,的确是两全其美的解决之道。

        如果再继续闹下去的话,那对谁都没有好处。

        如果叶川执意要杀齐雷的话,那齐家也将没有了任何的退路,除了弄死他叶川之外,也别无他法,没有了其他任何的选择。

        在如此的情况下,那恐怕他叶川也只有死路一条了吧?

        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执意寻死?

        那不是傻子又是什么呢?

        不少人甚至都开始好心的劝起了叶川来,让他不要犯傻,让他见好就收。

        差不多就可以了。

        再闹下去的话,那对谁都没有好处。

        齐虹霞冰冷的双眸看着叶川,她也在等着叶川的回答。

        齐雷心中虽然再是不爽,但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他暂时也只能是隐忍一二。

        大家都在等着叶川的回答。

        也在想着,叶川还会继续的疯狂吗?

        这个答案,很快就将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