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69章 把场面搞大一些

第369章 把场面搞大一些

        朱少的动作果然是很快,不多会朱少便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了。

        雅间的门,又一次被暴力地推开。

        一大群人直接冲进了雅间之中。

        小六正要上前做点什么,可还没有等小六靠近,直接就被一只大手给直接的推到了一边的角落里去。

        面对如此的阵仗,小六一个卑微的店小二,还能做什么?

        也只能是乖乖地闭嘴呆在角落里。

        小六一脸担心地看向了叶川,心中无奈地长长幽叹。

        做人的确是不能够太狂了,太狂了可不是一件好事。

        容易招惹来杀身之祸啊!

        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灾。

        这的确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一大群人冲进了雅间将叶川给围了起来。

        面对如此的情况,叶川倒是依然不紧不慢,脸上毫无半点的慌张之色。

        依然是一脸的淡定从容,泰然自若。

        仿佛这些人是过来给他敬酒的而不是上门来找麻烦的似的。

        叶川随意地扫了一眼。

        这一次来的有十几人。

        为首的是一名金衣少年,看起来二十五六的样子。

        境界来说的话倒还算是非常的不错,已经达到了法相境七重的层次。

        以如此的年纪来说,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天才。

        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必定是可以踏入妙生境的层次。

        不用说,叶川也能够猜得出来,这名金衣少年应该就是朱少嘴里的他大哥齐友文了。

        齐家的大少,光是顶着这个身份,就足够的震慑他人。

        朱少此时就站在齐友文的身旁,正对着叶川龇牙咧嘴,愤怒滔滔。

        齐友文的身后的十余人,有几名也是一身锦衣的少年公子哥。

        境界从法相境二重到法相境五重不等。

        其他的几人,显然是他们的随从之类,都拥有着法相境五重左右的实力。

        不得不说,这一个阵容还是很强大的。

        就算是在这九龙城中,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得罪招惹起的。

        面对如此强大的阵容,叶川也只是随意的扫看了一眼罢了。

        甚至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酒鬼更是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在酒鬼眼里,现在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比桌上的好酒好菜更具有吸引力的。

        这一群人,气势熊熊的全部盯看着叶川,一股强大的威势压在了叶川的身上。

        若是一般人面对如此的气势压迫,恐怕早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

        齐友文那犹如绝世宝剑一般锋利的双眸犹如一头巨龙一般的瞪着叶川,他对于叶川如此淡定的反应,显然很是不爽。

        这仿佛是在对他的一种挑衅之举。

        如此狂妄的姿态,谁给这小子的勇气?

        齐友文冷厉出声道:“刚才是你对朱本说,就算是我齐友文来了,也照打不误对吗?”

        叶川淡看了齐友文一眼,撇嘴道了一句:“所以,你就是齐家大少齐友文对吧?”

        齐友文道:“对,正是本少。”

        “你既然知道我是齐家大少,那就应该知道本少的身份来头。”

        “要不你告诉我,刚才是谁给你的勇气,敢说得出如此狂妄不着边际的话出来?”

        “九龙城,可不是你一个外来人能够撒野的地方,明白吗?”

        面对齐友文如此问责的话,叶川却是笑了。

        笑过之后,叶川对齐友文道了一句:“既然你都知道你来了我也照打不误,那又何必送脸上门呢?”

        “你的狗不听话,我也只是替你教育了两句罢了,都还没有出手教训呢。”

        “怎么,你就坐不住了?”

        听着叶川竟然当着齐少等人的面再次的羞辱他是狗,朱少想杀了叶川的心都有了。

        表情狰狞难看到了极点,似乎是要吃人一般。

        那表情,那眼神,看着都让人害怕。

        “大哥,今天之事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朱少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对齐少道了一句。

        齐友文对朱少投了个放心的眼神过去:“这事本少会替你做主的,在九龙城,可还没有几个人敢在本少面前如此撒野的,更何况还是个外来的乡巴佬?”

        “敢在这里撒野,那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听到齐友文的表态,朱少心中才大定。

        马上一脸恶狠狠的瞪着叶川,愤怒咬牙的道:“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在我大哥面前你还敢如此的猖狂嚣张,你今天必定无疑。”

        其他人,也都是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叶川。

        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冷笑出来。

        对叶川如此的行为举止,都深有嘲讽不屑。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乡巴佬,惹谁不好,竟然连齐少都敢招惹?

        简直是自寻死路之举。

        齐友文冷声再对叶川道:“小子,今天你想怎么个死法呢?”

        “你若是乖乖地束手就擒的话,那本少尚且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你若胆敢再狂妄叫嚣的话,那本少不介意让你尝一尝这人间极苦极痛极生不如死的滋味是如何。”

        “到时候,那你可就知道后悔二字该怎么写了。”

        面对齐友文如此自信狂傲的话。

        叶川却是笑了起来。

        笑得满是不屑的样子,似乎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般。

        叶川的笑,顿时令得齐友文的眉头一皱。

        目光冷森地瞪着叶川,眸中涌动着浓浓的杀气。

        这是挑衅他齐少之举。

        笑过之后,叶川饶有几分玩味地看着齐友文,道:“你从小到大都这样的盲目自负,为之自信吗?”

        “你知不知道臭不要脸这四个字怎么写呢?”

        “威胁人的话我听过很多,但像你这么搞笑的,倒还是头一回听到。”

        “如果靠你一张嘴就有用的话,那你就是天下无敌了。”

        “要不我也给你一个句,你现在麻溜地滚,消失在我面前,可以吗?”

        叶川如此针锋相对,甚至是带着极浓嘲讽的话一出。

        火药味也瞬间浓郁到了极点。

        双方都顿时的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压抑到了极点。

        大战,一触即发。

        齐少那边的众人全部得怒了。

        滔天的怒火全部地嗵涌而出。

        一个个都表现出要杀了叶川而后快的样子。

        朱少愤怒至极地对齐友文道:“齐少,此子就是如此的猖狂不可一世,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这种人,恐怕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估计他这会是仗着酒楼的规矩,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狂妄至此。”

        “他必是觉得我们在这里不敢对他怎么样,所以才会逞口舌之利,先图个痛快。”

        “不跟他玩真格的,此子肯定是不会认怂低头的。”

        齐友文冷笑了起来。

        杀意浓浓的冷看着叶川,道:“小子,我知道你心中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你现在不过是觉得酒鬼的规矩能够保护你,你不过是觉得我们在这里不敢对你动手罢了。”

        “所以你才敢如此狂妄放肆,敢如此不把本少放在眼里,敢如此的出言不逊,挑衅之举。”

        “但你真的以为,发龙酒楼能够一直保护得了你吗?”

        “如果人人都这样的来想的话,那九龙酒楼的生意也没有办法做了。”

        哦?

        是吗?

        叶川倒是有些饶有兴趣了起来,看着齐友文道:“那不然呢?”

        “莫不是说,这九龙酒楼的规则对你齐少是不起作用的吗?”

        “你齐家再强,也应该没有这个能耐可以在这里无视九龙酒楼的规矩吧?”

        哈哈哈!

        齐友文顿时肆意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齐友文才一脸同情的样子对叶川道:“果然是个没见识的乡巴佬,不过也难怪,你应该是刚来九龙城,也是第一次来九龙酒楼,自然对这边的情况规矩不是特别的了解。”

        “你说的只是正常的情况,只是一般人理解的情况罢了。”

        “九龙酒楼开门做生意,自然是需要给客人创造出一个非常安稳的环境,这一点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所以,九龙酒楼不允许任何人在酒楼内私自打斗之类,任何闹事者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但也还是得分一些情况的,毕竟偌大的酒楼,要说不会有情况发生的话,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如果是大矛盾出现的话,那酒楼在不能够出面调停化解的情况下,就会给双方提供两个选择。”

        “第一个是,将双方全部请出酒楼,由双方自行解决,这就不关酒楼什么事了。”

        “第二个是,九龙酒楼内有一处专门解决私人恩怨的擂台之地,酒楼会将双方请到擂台之上去公平公正地解决。”

        “酒楼方面会全程地参与,保证事情的公平公正性,不会受到外部势力的干扰。”

        “所以,不管你选哪一条,酒楼的规矩都保护不了你。”

        “你今天想靠酒楼的规矩而保命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

        叶川微微点了点头,原来九龙酒楼中还有这样的规定。

        这倒是让叶川又长了点见识。

        如此的情况,在其他地方的确是没有见到过的。

        刚才小六倒也没有说这个情况。

        叶川看了眼小六,小六苦涩无奈的点了点头,表明齐友文说的是真的。

        叶川撇了撇嘴,耸了下肩膀道:“那这么看来的话,好像貌似我的确是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

        齐友文以为叶川这是认怂害怕的表现,脸上的冷笑也不由的浓了几分。

        齐友文玩味冷森的看着叶川,道:“对,你自然是不会有更好的选择。”

        “所以,你是乖乖的跟本少去擂台来解决这件事情呢,还是让酒楼的人过来将你赶出酒楼,我们再来解决这事。”

        叶听到齐友文的问题,叶川想了想后,才一脸认真的对齐友文问道:“哪种选择可以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场面更恢弘一些呢?”

        嗯?

        叶川的这话,顿时把所有人都呆懵住了。

        一个个都用极为不解的目光看向了叶川。

        这个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呢?

        这个时候,问的都是些什么奇葩的问题?

        什么叫如何选择才能够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这小子还想要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更多人知晓不成?

        见大家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叶川撇了下嘴道:“也没啥,我只是觉得就算是死也要轰轰烈烈的对吧。”

        “不然的话,那死得多没意义,死得多没价值呢是吧?”

        “所以啊,我就是想把事情闹大一占,场弄得热闹一点,围观的人多一些。”

        “这样的话,我觉得就还挺有意思的。”

        “否则的话,太没劲了。”

        “死都没有几个人看,那多无趣啊,那死得多不值。”

        “所以,要不齐少你好好的策划一下,把场面搞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