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45章 诸事以了拂身去

第345章 诸事以了拂身去

        看到犹如杀神一般降临在自己身前的叶川,鱼乾威心中说不出的苦涩,脸上说不出的阴森幽寒,眸中说不出的震撼和愤慨。

        他不明白的是,叶川的境界明明还只是法相境三重,也还仅仅只是二十出头的年纪。

        为何实力,却强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

        刚才叶川那一剑之中,蕴含着太多的力量和手段。

        各方面的力量,叶川都达到了一个极强大的地步,都远在他之上。

        所以,他鱼乾威才会被叶川给一剑重伤,一剑击败。

        如此的惨败,可是他鱼乾威人生中的第一次。

        他心有愤怒和不甘,但是此时却是无力反抗什么。

        此时的他,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犹如一条死狗一般地躺在深坑之中,尽写凄惨。

        鱼乾威死死地盯着叶川,眸中绽放着无尽的愤怒,咆哮出声道:“叶川,是我不低估你了。”

        “今天我败在你手上,我无话可说,但你敢真的敢杀我吗?”

        “哈哈哈,你有这个胆子,就尽管动手试试。”

        “我现在毫无还手之力,你要杀我易如反掌。”

        “但这后果,你承不承受得起,你可就得好好的想清楚。”

        “杀了我,鱼氏一族是断不可能会放过你的,沧澜学院也不会放过你。”

        “届时候这天上地下,也皆无你的容身之地。”

        “哈哈哈,你不敢杀我,而我却敢杀你,你说气人不气人?”

        “今天这事,就是我一手策划算计于你的,就是想让沧师妹误会你,然后恨上你,让你永远都不可能再接近沧师妹。”

        “甚至,是利用这次的机会杀掉你。”

        “是我做的,那又如何呢?你现在知道了又怎么样?”

        “你敢杀我吗?敢吗?”

        可是——

        鱼乾威的话音还没有落,叶川手中的剑便动了。

        一剑直接从鱼乾威的眉心穿刺了过去,直接洞穿了一个窟窿出来。

        瞬间,便将鱼乾威毙命。

        叶川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些,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或者说,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都没有想到叶川竟然会真的动手杀了鱼乾威。

        还真的是人狠话不动,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把鱼乾威给一剑送去见了阎王。

        这手段,可真有够狠的。

        如此一幕,令地沧芸汐他们四人都顿时的惊呆当场,如遭雷击一般。

        目瞪口呆的死死盯着叶川,一时都难以置信的神色。

        蔷茴三人更是吓得不轻,完全傻眼。

        最没想到之人应该还属鱼乾威,他连到死都没有来得及喊上一声,瞬间便是被叶川一剑夺命。

        看他那瞪大的双眸,明显是死不瞑目。

        恐怕打死他也没有想到,叶川竟然真的敢动手杀他吧。

        他以为他的身份可以成为他最坚实的保护伞,他以为叶川会有所顾忌。

        所以,刚才他还敢在叶川面前那般的猖狂叫嚣着。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鱼乾威失策了。

        他的身世来头根本成为不了他的保护伞,并没有能够保得住他一命。

        叶川根本不受他的半点威胁,杀伐无比的果断。

        鱼乾威,也因为他的傲慢和狂妄而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沧澜学院一位顶尖级的少年天才,就此陨命。

        天才的成长之路,都是崎岖的,都充满着荆棘和坎坷,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

        走错一步,可都能够夭折,断送在修行路上。

        也应了那句话说的那样,能成长起来的天才才算是真正的天才。

        再是妖孽逆天,若是成长不起来,那也是白搭。

        解决了鱼乾威后,叶川的目光便落到了早已经吓得呆如木鸡一般的蔷茴三人身上。

        此时的叶川在三人眼里,那更是犹如杀神一般。

        可怕的气势,令得三人都瑟瑟发抖,心寒胆战。

        “叶川你——”

        蔷茴声音颤抖的道:“你竟然——”

        “杀了鱼师兄?”

        “你怎么就敢杀了鱼师兄?”

        “你当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你知道鱼师兄是谁吗?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疯子,你真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

        叶川冷看着蔷茴,道:“我不仅敢杀他鱼乾威,我还敢把你们全部都杀了呢,你信不信?”

        “你这么护着鱼乾威,要不我现在就送你下去陪他?”

        听到这话,蔷茴顿时猛打了一个激灵,吓得神魂剧颤。

        蔷茴一脸恐惧地看着叶川,秒怂地求饶道:“不不不,叶公子您误会了,我怎么会护着鱼师——乾威呢。”

        “我刚才只是还没从震撼中走出来,刚才胡说八道。”

        “叶公子,我说过你不杀女人的,求放过。”

        刚才她蔷茴可是叫嚣的厉害,现在怂得厉害。

        对于这种女人,叶川既鄙视又唾弃厌恶。

        若不是刚才说了不喜欢杀女人的话,叶川还真的想给她一剑算了。

        叶川冷看着蔷茴道:“你是不是忘了我刚才的话了?”

        刚才的话?

        蔷茴先是微一愣,马上想起来了叶川先前说过的条件。

        扑通!

        蔷茴的动作倒是非常的干净利落,二话不说直接扑通一声就向叶川跪了下去。

        然后对叶川磕头认错,赔礼道歉,要多怂就有多怂,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

        完了之后,又对沧芸汐做了一遍。

        做完这些之后,蔷茴才一脸弱弱地看着叶川道:“叶公子,我都照您的话做了,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叶川对蔷茴挥了下手,懒得再多看她一眼。

        得到叶川放过的蔷茴顿时如蒙大赦,连声的感激了一番之后,迅速地起身退到了一边去。

        蔷茴在暗自地庆幸着,她捡回了一条命。

        叶川看了眼沧芸汐,道了一句:“这就是你视为最好的姐妹?这么多年,你都没有看透一个人?”

        “说你聪明吧,你在这方面,还真的是傻得很。”

        “这四个人,有哪一个是值得你真心去结交的呢?”

        “我真不知道,你之前在地狱城竟然还会为了他们而不顾自己的性命,要与他们共生死同患难。”

        “这四人,有哪一个值得你如此做的?”

        听着叶川的话,蔷茴的脸色也不禁顿时一沉。

        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难堪之色。

        现在来看这事的话,那的确是如此吧。

        她在交友方面,的确是傻了一些,眼光差了一些。

        可能当局者迷吧,她一直都觉得鱼乾威四人还不错。

        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直到现在,她才终于是彻底的看透了这四人,彻底的知道了他们的真面目。

        人嘛,只有经历过大伤痛,才能够幡然醒悟过来。

        否则的话,你是唤不醒的。

        痛过了,才能够深切地体会,才能够明白。

        叶川的目光马上又落到了毕有礼和浪飞二人的身上。

        被这犹如天神审判一般的目光一扫,二人顿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现在,是轮到他们了。

        毕有礼和浪飞二人自然也知道他们要怎么做,今天才能够平息叶川的怒火。

        若是他们不乖乖照做的话,那恐怕等待着他们的话就将会是步鱼师兄的后尘。

        面对如此强大杀伐果断的叶川,他们二人还敢有半点的反抗之心吗?

        还敢对叶川多说半个不字吗?

        还敢搬出身世背景出来吗?

        他们非常的清楚,这些都是没有任何用的东西。

        走这条路,那他们只会死得更快。

        所以,毕有礼和浪飞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也很无奈地做出了决定。

        除了认怂,他们别无选择。

        所以——

        二人也只能是乖乖的自动双臂向叶川赔罪,以此来平息叶川的怒火。

        做完这些之后,叶川才对二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蔷茴三人带着鱼乾威的尸体仓皇而逃,迅速地离开。

        很快,这边就只剩下了叶川三人。

        沧芸汐并没有随着他们一起离开。

        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之后,叶川才看向了沧芸汐。

        沧芸汐依然是一脸自责和愧疚的样子看着叶川,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似的。

        但好像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沧芸汐看着叶川,张嘴欲言又止。

        她还想道歉,可又觉得再多的语言好像都很苍白无力,都无法去解释她刚才的过错,弥补得了对叶川的伤害。

        她真的很自责,真的很懊悔,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被女人误会成这样,叶川也是头一次吧。

        不过叶川倒是并不太在意这些,毕竟他之前的经历可比这个要惨得多。

        叶川跟沧芸汐也不算是很熟吧,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多在乎什么。

        叶川忽然对沧芸汐道:“沧小姐,沧澜学院看来是与我无缘,那沧澜城我也就没有必要再去。”

        “我继续在神禁之地中历练一番吧,我们就此别过。”

        听到叶川要跟自己告辞,沧芸汐的心顿时犹如刀绞一般的痛。

        说不出来的难受。

        眼眶之中,一片晶莹,蒙上了一层雾气。

        若不是她极力的隐忍着,恐怕眼泪就要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这一刻,不知怎的,沧芸汐感觉到特别的伤心难过。

        她一脸依依不舍的看着叶川,张了张嘴,好像想要说什么似的。

        可是最后,又似乎没有勇气说出来。

        她也不想自己在叶川面前表现的太过于柔弱,不想装得可怜。

        所以,哪怕心中再是不想不愿,沧芸汐还是用力的抿了下嘴唇之后,才开口道:“那好吧,那——”

        “叶公子你多保重,希望——”

        “我们以后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叶川对沧芸汐微点了下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便是离开了。

        酒鬼笑嘿嘿的看了沧芸汐一眼之后,也跟了上去。

        看着二人离去渐行渐远的背景,沧芸汐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酸楚。

        这一刻,她心好痛。

        就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一般。

        这一次事件,她才是最大的输家。

        不仅没了四个最好的朋友,还与叶川之间有了隔阂。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愚蠢而造成的。

        沧芸汐忽然忍不住的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脑袋,骂了一句:“沧芸汐,你真的是笨死了。”

        “你怎么就那么笨呢,怎么就会真的相信叶公子会对你做不轨之事呢?”

        “你刚才怎么就不知道冷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呢?”

        “但凡你冷静一下,但凡你细想一下,就能够察觉出里面的破绽出来。”

        “你平常的聪明劲都去哪里了?怎么关键的时候,就变得这么笨了呢?”

        “你真的是蠢死了,蠢到了家了。”

        “现在怎么办?真的只能与叶公子从此是陌路吗?真的没有办法去挽回了吗?”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