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40章 酒鬼语出惊人

第340章 酒鬼语出惊人

        沧芸汐看向了酒鬼,冷着脸道:“酒鬼前辈,你刚才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刚才的情况,是我亲眼所见,亲身的感受,难道不是事实吗?”

        酒鬼顿时咧嘴笑了起来:“事实?”

        “你觉得你亲眼所见的东西,就一定是事实吗?”

        沧芸汐柳眉微微地蹙了起来,思忖了一二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对酒鬼道:“我很肯定刚才我并没有看错,我脑海中的记忆非常的清楚,我所看到的情况就是如此。”

        “如果说连这都不是事实的话,那我想请问一下酒鬼前辈您,怎样才算是事实呢?”

        “酒鬼前辈,我知道您跟叶川是一伙的,你要护着他我也能够理解。”

        “但您若是说刚才我看到的都不是事实的话,那可说服不了我。”

        可是——

        还没等沧芸汐把话说完,她的双眸忽然猛地瞪大,神情顿时愕然了起来。

        变得很是精彩。

        因为,沧芸汐眼前的场景完全地变了。

        所有人都不存在了,变成了其他场景。

        沧芸汐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她却是根本没有办法分辨得出来这些是假的。

        如果不是她心中知道这是假的,那一定会误以为真。

        眼前的情况,惊得沧芸汐是目瞪口呆,一脸的震撼愕然。

        很快,眼前的场景又是忽然一变,又重新回归到了现实之中。

        刚才的感觉,让沧芸汐觉得自己好像是穿越了一会似的。

        现在,又重新回归到了现实之中。

        眼前的一切,都恢复了过来。

        但沧芸汐的神情,却是变得很是诧异了起来,一脸怔怔地看着酒鬼,一时说不出话来。

        足足愣了半晌之后,沧芸汐才怔怔的出声道:“酒鬼前辈,刚才是怎么回事?”

        蔷茴四人刚才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只是看到沧芸汐神情呆滞了片刻。

        现在听到沧芸汐如此一问,也都是一脸的疑惑不解样子。

        不明白沧芸汐话里的意思。

        刚才酒鬼对沧芸汐做了什么不成?

        可是他们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并没有察觉出来有什么情况发生。

        只有叶川知道,刚才酒鬼是对沧芸汐动用了幻术。

        叶川自然马上就能够想得明白酒鬼此举的用意。

        酒鬼喝了口酒之后,才对沧芸汐道:“人的眼睛有时候是最能够欺骗自己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可不一定是正确的。”

        “人往往就是太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有时候反倒会被蒙蔽。”

        “你现在还相信,你刚才所看到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吗?”

        沧芸汐的柳眉顿时深皱了起来。

        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么来说的话,那的确刚才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吗?

        她真的冤枉叶川了不成?

        看到沧芸汐的反应,鱼乾威几人心中顿时不禁有了一丝慌色出来。

        心中也不禁担忧着,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沧芸汐不会真的要相信叶川吧?

        但也应该不会的。

        刚才他们的计划可谓天衣无缝,而且也只有他们四个人知道,而且沧芸汐刚才是清楚的看到了叶川对她的‘不轨’行为,这一点是怎么都洗不掉,解释不清楚的。

        所以,即便沧芸汐怀疑什么,也应该没事。

        想到这,鱼乾威心中才稍稍的放心了下来。

        任叶川怎么解释,也都无济于事的。

        也倒不妨让他先解释一下。

        想了好一会之后,沧芸汐忽然抬头看向了叶川,一脸认真无比的问道:“那我问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川将刚才的情况对沧芸汐讲了一遍。

        听到叶川的话,沧芸汐的脸上顿时变得通红了起来,听得无比的羞涩。

        但听完之后,沧芸汐便马上矢口否认了起来:“不可能的,我绝对不可能自己会做——那样的事情。”

        “而且对你说的这些,我一丁点印象感觉都没有,就算我睡得再沉,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感觉的。”

        “你这样的解释,抱歉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

        蔷茴马上煽风点火的道:“芸汐我都说了别听他的胡说八道了吧,他现在不过是极力的诡辩罢了。”

        “如此荒唐的事情,他竟然都编得出来,也真的是想糊弄鬼呢?”

        “这种话,他信我们都不会相信的。”

        叶川冷皱眉头沉声道:“事实就是如此,这就是刚才事情的经过。”

        鱼乾威马上反问起了叶川来:“叶川,既然你说这个是事实的话,那我且问你,你又怎么解释刚才沧师妹的那种诡异情况呢?”

        “怎么,你不会想说刚才是沧师妹梦中的举动吧?”

        听到这话,沧芸汐更加的羞怒了起来。

        一脸气愤不已的样子瞪看着叶川道:“你别胡说八道,我绝对不可能会做那种事情的,就算是做梦都不可能的。”

        这可是事关她沧芸汐清白的事情,沧芸汐自然是不会承认。

        叶川没有说话,他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他若是知道的话,那刚才也不至于会想直接走人了。

        叶川也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叶川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情必定是与鱼乾威他们几人有关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叶川也不明白鱼乾威他们到底对沧芸汐做了什么,所以也不好来解释什么。

        自然,叶川这会也有些解释不来。

        看到叶川不说话了,鱼乾威马上趁势追击,冷笑出声道:“怎么不说话了,编不来谎言是吧?”

        “你连这个都解释不清楚,你还有什么好再狡辩的呢?”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

        “既然做了,那就敢认,别恬不知耻地还在这里狡辩。”

        “你若是现在认了,那我们还敬你是条汉子。”

        “铁一般的事实就摆在面前,也不容得你再多狡辩什么。”

        “沧师姐是何等冰雪聪明之人,你觉得她会相信你的鬼话谎言吗?”

        “别做梦了,醒醒吧,痛快地承认了吧。”

        沧芸汐冷冷的盯着叶川,她也想听听叶川还有何解释。

        但看到叶川一言不发,默默地站在那里说不出来话的样子,沧芸汐心如利箭刺痛的感觉。

        她再次的心痛了,再次的绝望了。

        她心中升起来的最后一丝幻想,也彻底的破灭了。

        她再是不敢相信,也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真的看错了叶川。

        沧芸汐心脏在狠狠的抽搐着,一切阵阵的揪痛。

        她再次用力地咬了咬红唇,都把红唇咬破流血,也浑然不觉。

        沧芸汐冷声再对叶川道:“叶川你走吧,我对你再无亏欠,我们今后便是陌路。”

        “下次若再相见,那便是仇敌。”

        “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你若再是不走的话,那就别怪鱼师兄他们对你不客气了。”

        鱼乾威顿时咧嘴得意无比的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他就知道这一次他彻底的赢了。

        他心中自然是无比的得意。

        能够让叶川输得如此彻底,那可比直接杀了叶川还要来得爽一些呢。

        现在沧芸汐对叶川是彻底的失望了,一切的好感都也彻底的被打破。

        现在,只有仇恨。

        仇恨的种子一旦种下,那就会生根发芽,就会一直深深地扎在内心之中。

        痛快啊!

        鱼乾威此时好不痛快,好不得意,心中豪气顿生。

        鱼乾威以胜利者的姿态冷笑森森地看着叶川,道:“叶川你还不快走吗?”

        “这可是你最后活命的机会,你可要好好地珍惜。”

        “你若再不识趣离开的话,那恐怕就未必能够让你有机会离开的了。”

        “若非沧师妹心善还肯放你最后一马,你今天可就必死无疑。”

        “当然了,我倒是希望你头铁不走,这样的话那我就可以出手杀了你,替沧师妹出这口恶气。”

        “嘿嘿,我再给人三息的时间。”

        叶川摇了摇头。

        看来,今天这个误会是解释不清楚了。

        既然是如此,那就算了。

        沧芸汐不信就算了,叶川也不去强求什么。

        但对于想杀他的人,叶川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半分。

        鱼乾威他们既然想死,那叶川就成全他们。

        叶川冷看着鱼乾威,心中涌动着浓浓的杀意。

        手中的斩龙剑,也发出了阵阵的剑鸣声,渴望一战,渴望斩龙。

        酒鬼忽然又出声道:“叶川小子,杀人之前,也得把事情给说清楚嘛。”

        “现在杀你杀的是人,把事情弄清楚后,你杀的就是畜生了,这意义还是不同的。”

        “老子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被人算计冤枉,所以这事必须得先整清楚。”

        叶川看向了酒鬼,莫不是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酒鬼的话,顿时把鱼乾威他们几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酒鬼。

        他要把这件事情整清楚?

        他有这个实力整得清楚吗?

        酒鬼又看向了沧芸汐,摇了摇头道:“沧小丫头,之前老子可还夸你聪明呢。”

        “可你这次怎么就变得这么傻了呢?”

        “你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还在帮着他们来对付你的救命恩人,如此的恩将仇报,你这得多让叶川小子心寒呐?”

        “你这么聪明的女人,怎么到了现在还这么犯糊涂,还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

        “你好好想想看看,冷静下来不要被情绪左右,你或许就能够想到一点问题了。”

        嗯?

        自己弄错了?

        冤枉叶川了?

        被酒鬼这么一说,沧芸汐的柳眉再次深皱了起来,一脸的若有所思。

        在想着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好像来说的话,也没有吧?

        鱼乾威顿时显得有些急了起来,剑一指酒鬼怒喝道:“老家伙,你休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挑拨离间。”

        “死到临头了,还敢如此狡辩。”

        “哼,任你口能绽莲,今天说破了天,也狡辩不过去的。”

        “既然你也想要掺和这事,那就先拿你开刀吧,省得你在这里一直妖言惑众。”

        鱼乾威说罢便要先对酒鬼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