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39章 叶川失望离开

第339章 叶川失望离开

        叶川出手还是有所保留的,并没有动用多少力。

        否则的话,叶川一剑完全都可以重伤鱼乾威三人。

        叶川这一剑,只是将三人的联手攻势给挡了下来,然后顺势地后退了十数丈。

        叶川冷声的开口道:“怎么,你们就这么怕我开口说话吗?连给我申辩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了吗?”

        “就算是死刑犯,行刑前也还会问一下他有什么话可说的,你们这么急地动手要堵上我的嘴,是何用意?”

        “我并不是想对你们解释什么,我只是想跟沧小姐解释一下罢了。”

        “给不给我解释的机会,那也应该是由沧小姐来决定,而不是由你们。”

        “你们急得动手,我看你们是做贼心虚了吧?”

        叶川如此说话,也是想引起沧芸汐的注意。

        想让她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让她给自己一个说话解释的机会。

        沧芸汐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只要肯冷静下来想的话,那就一定会发现一些端倪的。

        叶川也能够理解沧芸汐此时的心情,理解她刚才不冷静的表现。

        所以,现在叶川就是想要把话题往鱼乾威身上引,好让沧芸汐及时的反应冷静下来。

        听到叶川的话,沧芸汐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动容之色。

        但还没有等沧芸汐多想什么,蔷茴便是马上在她耳边吹起了风来:“芸汐不要相信这种人的鬼话,铁证如山的事情,还有什么好听他再多狡辩的呢?”

        “他现在也不过是自知大祸临头,所以才会无所不用其极罢了。”

        “刚才和鱼是师兄他们四人一直在一起,这边只有你和他二人,我们闻讯赶来看到的就是他在轻薄你。”

        “现在,他还妄图来抵赖,简直是厚颜无耻至极。”

        “芸汐你对这种人,还要有什么同情心不成?”

        “让鱼师兄他们动手杀了便是,这种人就算是千刀万剐了,也罪有应得。”

        沧芸汐看了看蔷茴,心中也莫名的多了一丝的挣扎。

        是啊!

        铁证如山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叶川这个时候再次开口道:“沧小姐,刚才的事情是个误会,我——”

        还没等叶川把话说完,就被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这一次开口的却不是鱼乾威,而是沧芸汐。

        沧芸汐情绪显得有些失控的出声道:“够了姓叶的,我不想再听你多狡辩什么,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蔷茴他们四人都可以作证的事情,你再狡辩也是无用的,事实就摆在那里,你还有什么好多说的呢?”

        “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骗?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

        “我这么敬重你佩服你,真没想到你竟然会——”

        说到后面,沧芸汐的声音都有些更噎了起来。

        痛心疾首,心如刀割一般。

        沧芸汐也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不是真的。

        可是事实就摆在面前,她也不得不相信。

        再不愿意去相信,那又能怎么办呢?

        看到沧芸汐在与叶川决裂,鱼乾威三人顿时暗暗得意的对视了一眼,嘴角扬起了奸计得逞的冷笑出来。

        鱼乾威三人也没有再急得动手。

        听到沧芸汐的话,叶川的眉头皱得更深,脸色更加的阴沉。

        看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误会很深。

        竟然连自己的解释都不想听了。

        那看来,现在他叶川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既然是如此的话,那就算了,叶川也懒得再多解释什么了。

        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算了。

        叶川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叶川也并不在乎什么,本来他对沧芸汐也没有任何的想法之类的。

        朋友嘛,能处得来就处,处不来就算了。

        能留得下来的,那才算是真正的朋友。

        半途走散的,只能说最终还是无缘。

        交朋友交心,也交缘。

        两者都缺一不可。

        沧芸汐用力的咬了咬红唇,再道:“叶川,念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就此放过。”

        “你走吧,从此我们之间一笔勾销,今后便是陌路。”

        “以后我们最好再也不要再相见,如是下次遇到的话,那或许我们会是兵戎相见的场面。”

        沧芸汐对叶川彻底的寒心绝望了。

        听到沧芸汐的话,鱼乾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心中那叫一个得意,那叫一个爽快。

        蔷茴还故作的急声对沧芸汐道:“芸汐万万不可啊,这种人面兽心的人,怎么能够轻易地放过他呢?”

        “若是放他走了,那日后也不知道他会祸害多少无辜的姑娘呢。”

        “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我看还是将他就地正法,杀了他为民除害为好。”

        “否则的话,恐怕是后患无穷啊!”

        “我们身为沧澜学院的弟子,本就是肩负着捍卫正道,维护光明,替天行道的责任呢。”

        沧芸汐摇了摇头,冷声冽冽的道:“算了,让他走吧。”

        “这一次我放他一马,算还他的救命之恩,算是两清。”

        “若是下次相见,那我就绝不手软,我自己就会动手杀他。”

        “救命之恩,毕竟也要还得,这是我为人处世的原则。”

        蔷茴心中在那里自鸣得意的大笑,但是嘴上却是很无奈地对沧芸汐道了一句:“那好吧,就放他一马吧。”

        说完,蔷茴便对叶川怒狠狠地喝道:“姓叶的,今天算你走运。”

        “不想死的话就快点滚吧,希望你以后长眼睛一点,不要再被我们碰到了。”

        叶川冷看了蔷茴和鱼乾威三人一眼,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叶川转身便要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叶川小子,你是不是个傻啊?”

        “看你这一脸怂包的样,老子都鄙视你,狠狠地鄙视你。”

        “这么大的亏,你竟然也吃?”

        “被人冤枉到了这种地步,你竟然连个屁都不放就走了?”

        “就算你不愿意多解释什么,也应该把那几个陷害算计你的人全部宰了再走吧?”

        “至于沧小丫头相不相信你,那就算了,她要犯傻的话,那就让她傻好了。”

        “但你这口恶气,岂能不出?”

        “连恶气都不出的话,那你要一身的实力何用?那你修行又有何用?”

        “你是武者,更是剑修,你岂能让心中受一丁点委屈,吞一丁点气?”

        “你连守卫内心若是都做不到的话,那就不用幻想着去踏上武道的巅峰了,真正的巅峰肯定与你无缘。”

        “你今天真的不是一个对错,而是一口气,心中的一口气。”

        “修行者如果心中少了这一口气,那就注定在武道一途上走不远。”

        “小子,你今天的表现,让老子很失望啊!”

        说话之人自然不是别人,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酒鬼。

        刚才可是一直都没有看到酒鬼的身影,这个时候却是冷不丁的突然就冒了出来。

        之前有什么事情,酒鬼可是跑得比鬼还要快呢,一直到事情结束安全之后,酒鬼才会出现。

        这一次,酒鬼倒是有些反常,竟然会提前跑了出来。

        这让叶川也不禁诧异地看了眼酒鬼,细细地想着酒鬼这一番话,也深有几分感触。

        叶川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对,酒鬼说得的确是不错。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武者心中,岂能没有一口气?

        没有一口的气在的话,那又如何能够在武道一途上走得远呢?

        剑修,又岂能够任人欺凌算计如此?

        剑修,岂能够畏惧什么?岂能够忍气吞声?

        是的,不能,绝对不能!

        如果他叶川今天退了,那他心中的那一口气也就没了,那他今后在武道一途上,恐怕也就难攀登真正的巅峰了。

        修行修心,心最为重要。

        这口气,也是心的表现。

        刚才叶川是觉得不想再争什么,所以才想着那就走了算了。

        但是现在叶川猛地醒悟了过来,走什么?

        他需要走什么?

        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他是被人冤枉算计的。

        如果这口恶气都不出的话,那他修行的意义何在?

        那他还算是个剑修吗?

        那他手中的剑,还有以前那般锋芒吗?

        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够细想深思。

        一旦深究的话,那牵扯出来的问题,恐怕就是难以想象的。

        被酒鬼老祖这一通的喝斥,叶川也顿时醍醐灌顶,心境清澈。

        叶川的目光,也顿时变得凌厉锋芒了起来。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叶川的身上喷涌而出。

        此时的叶川跟刚才,明显有了不小的变化。

        叶川再次冷看向了鱼乾威几人。

        对于酒鬼这个不速之客,鱼乾威他们几人都怒狠狠的冷瞪了几眼。

        鱼乾威再次开口出声:“叶川,沧师妹已经给了你一条生路,放你离开。”

        “既然你不懂得珍惜,还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进行诡辩的话,那我们也只好送你归西了。”

        说罢,鱼乾威三人便又要对叶川动手。

        而在这个时候,沧芸汐好像终于是有些反应了过来似的,连忙的出声道:“鱼师兄,等等,先不要动手。”

        “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弄清楚明白再说。”

        被沧芸汐喊住,鱼乾威顿时的急了起来。

        蔷茴心中暗暗一慌,也马上急声道:“芸汐你怎么这么傻呢?”

        “你还有听这种人胡说八道什么呢?”

        “他现在明显就是想要狡辩抵赖,试图苟活一命罢了。”

        “刚才你已经给过他机会了,既然他不懂得珍惜,那就让鱼师兄他们来解决吧。”

        “这事,你不用管了。”

        但是沧芸汐却是坚决无比的摇头道:“不行,我要听他们把话说完。”

        “刚才酒鬼前辈也这么说,那这件事情,我就一定要弄清楚再说。”

        “如果弄清楚了,情况的确是刚才那样的话,那我绝对不会阻止鱼师兄他们出手。”

        “但在情况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我不能够让鱼师兄他们动手。”

        听到沧芸汐如此坚决的话,蔷茴脸色都不禁一变。

        不禁看向了鱼乾威。

        鱼乾威此时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沉了下来。

        他倒是想不顾一切的动手,但他了解沧芸汐的性格。

        她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他再继续强行动手的话,只会让沧芸汐更加的怀疑什么。

        所以,现在鱼乾威也只能是暂时罢手。

        鱼乾威怒狠争的瞪了瞪酒鬼几眼,心中愤恨不已。

        本来事情都已经成功了,可没想到最后的关头竟然忽然冒出来了个酒鬼。

        这老家伙,竟然敢坏他的好事。

        哼,回头一定要找个机会,将这老家伙给宰了。

        鱼乾威心中,已经怒狠狠的计划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