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36章 叶川与鱼乾威的初交锋

第336章 叶川与鱼乾威的初交锋

        鱼乾威心中微沉,从叶川的话中他明白了两个情况。

        一个是沧芸汐应该是向叶川解释过他们的关系,沧芸汐此举是要在叶川面前急得跟他撇清关系?

        第二个是,叶川也有在回怼他的意思,露了点锋芒出来。

        潜意思是在说,你鱼乾威若不客气,那他叶川也绝不留情面。

        话里,都透着一股锋芒。

        这让鱼乾威明白,叶川根本不在乎他,也不会给他半点面子。

        但鱼乾威自然不会就此罢手,而是冷声再道:“既然叶公子明白,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我跟沧芸汐的确是还没有正式的确定关系,目前的状态来说,的确还只是我在追求于她。”

        “不过,我们两家对此桩婚姻,都有意在撮合。”

        “暂时我们的精力主要都还是放在修炼上面,所以对儿女之事并没有认真地来商量。”

        “但我相信,今后我们一定还是会走到一起的。”

        听到这话,叶川顿时轻笑了一声,看着鱼乾威道:“原来你鱼公子是在臆测啊,我还以为是你们两家已经给你们订下了婚约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二话不说,马上就离开,离沧小姐远远的,绝对不会靠近半步。”

        “但抱歉啊,你跟沧小姐既没有婚约在身,也没有确定什么关系。”

        “沧小姐跟我说的是,你们只是同门,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嗯对,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

        这四个字,伤害性可是极大。

        说得鱼乾威脸色都一阵发黑。

        沧芸汐竟然会在叶川面前说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这就有点伤人了。

        一时间,让鱼乾威也是有些理亏,不知道如何来回怼叶川。

        的确,站在这个角度上来说的话,他确实是没有资格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的。

        但——

        沉默了半晌之后,鱼乾威神色冷厉地看着叶川,一脸认真而又郑重无比的道:“这些我并不需要管,我只想告诉你的是,我一直在追求沧芸汐,这也是沧澜学院人尽皆知的事情。”

        “所以,还请你跟沧芸汐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试图走得太近。”

        “作为朋友,我也是在好心地提醒你一下。”

        呵呵,所谓的朋友?

        叶川听着顿时笑了起来,这也叫朋友?

        抱歉,他叶川可不认这种朋友。

        叶川毫不示弱地看着鱼乾威,讥诮出声道:“我听明白了,所以你鱼公子的意思就是,你鱼公子看上的女人,别人就休想指染半分,连接近都不行了对吧?”

        “呵呵,也倒不知道你鱼公子哪里来的如此傲慢骄横呢?”

        “做人,还是不要太霸道野蛮的比较好。”

        “沧小姐既然暂时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你就没有资格去限制别人怎么样。”

        “你在限制别人的同时,也是在限制沧小姐,你又有什么资格来限制她的人生自由呢?”

        “她若是喜欢你,那别人自然是无话可说,也没有任何的机会。”

        “她若是不喜欢你,那你管天管地,还能够管得住男欢女爱之事吗?”

        “沧小姐喜欢谁,愿意跟谁来往亲近,那都是她的自由,是她的选择,你凭什么来限制呢?”

        “我倒真不知道你鱼公子怎么就有脸如此理直气壮地在我面前说出这一番话出来。”

        被叶川这一通的嘲讽喝骂,鱼乾威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这种事情,的确是他的傲慢与无理。

        是他的霸道行事。

        占理他是占不住。

        但在他决定这么做的时候,他就没想过要来讲道理。

        如果什么事情都来讲道理的话,那就不是武道的世界了。

        这个世界,终归还是讲拳头的。

        就算要讲道理,那也是强者跟弱者讲。

        弱者跟强者讲道理,那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哼哼!

        鱼乾威忽然冷笑了起来,一脸冷冽地看着叶川道:“叶公子,既然你想知道我凭什么,那我就来告诉你我凭的是什么。”

        “就凭我是沧澜领第二大家族势力的鱼氏一族的核心子弟,就凭我爷爷和父亲都是鱼氏一族的长老,在鱼氏一族中位高权重,很有话语权。”

        “就凭我天资妖孽,是沧澜学院的天才弟子。”

        “就凭我跟沧芸汐是门当户对,是外人眼里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请问,这些够了吗?”

        哼!

        叶川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冷看了鱼乾威一眼道:“你的意思是你拳头大呗,讲这么多废话干嘛?”

        “既然你不讲道理想讲拳头,那直接明说就行了。”

        “所以,我很想知道,如果我不照你的话去做,你要如何呢?”

        既然话都说到了如此直白的地步。

        鱼乾威自然也不再藏着掖着,也就无所顾虑。

        鱼乾威一脸正色的对叶川道:“叶公子,我想你是聪明人,其实也并不需要我多说什么。”

        “你说我不讲理也好,说我霸道也罢,说我仗着家势欺你也行,我都无所谓。”

        “我只想告诉你的是,沧芸汐是我的,谁也休想指染她半分。”

        “不管是谁,胆敢有这份心思者,那我鱼乾威都不会放过。”

        “整个沧澜学院没有人敢如此,我相信整个沧澜领也没有人有这个实力如此。”

        “叶公子,虽然我的确是不怎么喜欢你,但念在你是沧芸汐朋友和救命恩人的份上,我还是对你很客气。”

        “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没脾气,更不代表我就会一直对你隐忍客气。”

        “尊重这东西,是相互的,如果你叶公子不尊重我,非要跟我对着干,站到我对立面的话。”

        “那我也没有什么好再对你客气的,我若不客气起来,应该还是挺可怕的。”

        “这一点,我想叶公子你应该能够相信明白。”

        叶川撇了下嘴,淡冷一笑道:“所以,你鱼公子的意思是让我远离沧小姐对吧?”

        鱼乾威再道:“也倒不是这个意思,如果叶公子你识趣,今后注意跟沧芸汐保持一定的距离,只以普通朋友的身份相处,那我也可以容忍的。”

        “不仅是可以容忍,而且还可以保证你一定能够进入沧澜学院之中。”

        “沧澜学院尊为沧澜领地最高学府,天才的终极梦想之地,最高最神圣的武道殿堂,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多说。”

        “如果叶公子你执迷不悟,非要跟我作对过不去,非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跟我抢沧芸汐的话。”

        “我钶以向你保证的是,沧澜学院绝对与你无缘。”

        “当然我的手段肯定也不止是如此,不仅是沧澜学院与你无缘,你有没有命可活,可也都还是个未知之数。”

        听到鱼乾威的这番话,叶川不怒反笑了起来。

        笑得有些冷,有些冽,也有些不屑。

        叶川冷笑地看着鱼乾威,道:“威胁我吗?”

        鱼乾威倒也不装什么,直言不讳地道:“你可以这么理解吧。”

        “不过,我觉得是友好的提醒。”

        “我这人一向都是先礼后兵的,所以我希望叶公子你能好好的考虑一下。”

        “是我与我为敌还是要与我为敌,皆在于叶公子你自己的选择。”

        叶川再次的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才道:“朋友就算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跟你当朋友。”

        “有些人,看一眼就对。有些人,越看越不对,你就是属于后者。”

        “我也从没想过要与你为敌,但既然你鱼公子要欺我压我,那我也只好与你为敌。”

        “考虑就不用了,你的威胁我记下了,我这人还是挺记仇的。”

        “你有什么招呼,尽管使出来便是了,我接不接得住,那是我的事。”

        听着叶川如此狠绝的话,鱼乾威眉头顿时深皱了起来。

        眼眸中也闪烁出了一抹极为诧异之色。

        他本以为他出声威胁会令的叶川示弱认怂,会立马向他保证什么。

        可没想到,现实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没想到叶川竟然会拒绝得如此干脆果断。

        这是铁了心的要与他为敌?要跟他争沧芸汐?

        他叶川哪里来的胆子,哪里来的勇气,谁给他的自信?

        试问整个沧澜领,又有几个人敢与鱼氏一族作对的?

        又有几个人敢招惹得罪他鱼乾威的?

        可是今天,还真碰到不怕死的。

        对于叶川如此狠绝的话,鱼乾威也是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一脸阴森无比的道:“所以——”

        “你当真是与要为敌对吗?”

        “你真的想清楚了后果吗?”

        鱼乾威还想要做最后的威胁。

        但是这对于f叶川而言,显然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叶川并不理会鱼乾威什么,撇嘴不屑地轻笑了一声,道:“鱼公子我想你完全搞错了一个问题,不是我要与你为敌,是你非要与我为敌。”

        “我叶川自问没有任何招你惹你的地方,是你在仗势欺人,咄咄逼我,非要将我逼到你的对立面去。”

        “我这人脾气不好,腰杆子也还硬,弯不下去。”

        “你要战,那我奉陪便是,其他也倒没有什么好说的。”

        “其实我对沧小姐并没有任何的意思,更没有非分之想,但我不喜欢你如此傲慢的态度。”

        “仇恨既然已经拉下,那你鱼公子尽管出招便是。”

        “既然的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请便。”

        说完之后,叶川也没有再理会鱼乾威,而是开始修炼了起来。

        鱼乾威脸色无比的阴寒,幽森无比的死死盯着叶川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收回了目光来。

        心中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冷冽的对叶川丢下了一句话:“好,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走着瞧吧。”

        “话我已经放这了,你若能进沧澜学院,我就不叫鱼乾威。”

        “你若一直不识趣,恐怕也未必就能够活的了多久。”

        “话尽于此,好自为止。”

        说完鱼乾威便愤恨的甩手离开了。

        对于鱼乾威这番威胁的话,叶川自然是懒得多理会什么。

        他本就没想过要招惹鱼乾威什么,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这让他叶川有什么办法呢?

        叶川从来都不喜欢惹事,但也绝对不会怕事。

        既然鱼乾威非要踩在他头上来,那叶川也绝对不会怂半分,退半寸。

        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休想踩他叶川一分,更何况是他鱼乾威呢?

        叶川可不会惯着他。

        “哼,你若真敢如此的话,那恐怕活不久的人会是你。”

        叶川心中冷笑了一声,闪过了一抹的狠厉。

        看来此次沧澜学院之行,怕也不太平,也没有那么顺利。

        但这都没有办法吧。

        人生,总是会有诸多的意外情况发生,有些甚至是你意想不到的。

        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

        叶川也懒得多想这些,开始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