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33章 逃出升天

第333章 逃出升天

        此时,众人的心也都紧绷到了极点,绝望到了极点。

        沧芸汐的心在剧烈地颤抖着。

        她也不知道叶川能不能够带着她活着走出去,但也都已经不重要了。

        毕竟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洪亮而又奇怪的声音忽然响彻了整个地狱城。

        所有的地狱炎魔听到这声音之后,也都安静了下来,收起了攻势,并没有再继续的对叶川他们发动攻击。

        如此情况,也顿时令得大家都猛地一愣。

        叶川也是一脸的疑惑不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地狱炎魔怎么都停了下来,不继续动手了?

        原本杀气冲天的地狱城,竟然也都瞬间变得无比安静了下来。

        如此情况,确实是有些太奇怪了,一时让人摸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沧芸汐怔怔地看了看叶川,叶川冷盯看着四周,想要看看是什么情况。

        但显然,他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情况出来。

        事出无常必有妖,诡异的安静也越是让人感觉害怕。

        莫不是说,地狱炎魔一族的那些妙生境存在要出手了?

        或者是这里的王要亲自动手?

        叶川可是听酒鬼说过这座地狱城中妙生境的存在数量可是有不少呢,甚至还有一尊极厉害的妙生境存在。

        若是妙生境的地狱炎魔要动手的话,那情况可就更不妙了。

        单是眼前这些法相境的地狱炎魔,叶川觉得他或许还可以拼上一拼。

        若是地狱城中的那些妙生境地狱炎魔全冲杀出来的话,那恐怕他叶川也无力一战。

        “叶川小子,还在那里发什么愣啊,快点走啊!”

        就在叶川疑惑之际,一道声音忽然在他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是酒鬼的声音。

        声音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来的,犹如是传音一般,外人是听不见的。

        如此奇特的手段,叶川可也是第一次遇见。

        让叶川也不禁一阵讶异,酒鬼这老家伙还真是有些能耐的嘛。

        厉害的幻术,隐身术,现在又是传音术。

        而且叶川也并没有发现酒鬼人藏在哪里的。

        这老家伙有时候是非常的不靠谱,但有时候也又还行嘛,真是个古怪的人。

        叶川此时也没有再多想什么,马上对众人道:“我们快走。”

        说完,叶川便拉起沧芸汐便极速离开。

        沧芸汐这会也才猛地反应了过来,连忙的对那四人道:“快走啊!”

        那四人也顿时如梦初醒一般,才都反应了过来,也都马上撒腿就跑。

        那些地狱炎魔依然没有任何的举动,都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叶川他们一行人迅速地逃跑离开,并没有出手阻止什么。

        在如此的情况下,叶川一行人很快便冲出了地狱城,进入了来时候的那条通道。

        沿着来时候的通道,叶川一行人最终安然无恙地离开了天坑,回到了地面之上。

        飞出天坑回到地面的那一刻,让众人都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哈哈哈,我们竟然能够活着出来,看来是天不亡我们啊!”

        “是啊,刚才我都以为我们必死无疑呢,没想到最后竟然还能够活着出来,我们命不该绝啊!”

        “上天不会对我们这些绝顶天才那么残忍的,我们可都是沧澜学院的天才弟子,是上天的宠儿才对的,命运不会对我们如此不公。”

        “呼,活着真好啊!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地狱炎魔怎么都停了下来,不继续对我们动手了?”

        “管他怎么回事呢,我们能活着逃出来就是好事。”

        四人此时都激动兴奋不已,感慨万千得很。

        刚才他们可都是无比的绝望,可都是觉得死期将至,都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有如此的转机。

        沧芸汐的脸上,也满是激动无比的神色。

        虽然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也有诸多的不确定。

        不过,她感觉这件事情可能是跟叶川有关系的。

        不管怎么说,叶川都是她的救命恩人。

        “叶公子,谢谢你救了我,救了我们!”沧芸汐一脸感激的对叶川说道了一句。

        叶川却是并没有理会沧芸汐,而是看向了酒鬼。

        这老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叶川的面前,他比叶川先行一步出来。

        这老家伙的速度,还真不是盖的。

        这一点,叶川也不得不服气。

        酒鬼倒是一脸惬意的样子,在那里喝着酒,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叶川。

        叶川走到了酒鬼的身前,压低了声音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酒鬼马上装起了糊涂来,一脸问号地反问起了叶川来:“什么怎么回事?”

        “老子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老子还想知道呢,你问老子老子问谁去呢?”

        “管他怎么回事呢,活着它不香嘛,还在乎那些细节干嘛呢。”

        “年轻人不要想太多,想多了有烦恼。”

        刚才那些地狱炎魔全部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的动手,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

        叶川并不觉得是这些地狱炎魔忽然善心大发了,所以肯放他们一马。

        这种天真幼稚的事情,叶川自然不会这样想。

        刚才那些地狱炎魔全部住手,一定是有原因的。

        而思来想去的话,叶川也只能想到酒鬼这老家伙的头上来。

        除了他还有谁呢?

        但看酒鬼死不承认的样子,叶川也只能是作罢。

        在这老家伙嘴里,看来也问不出什么出来。

        叶川又不爽地对酒鬼道了一句:“你刚才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老子都不知道你小子在说什么,你小子可没喝酒啊,说什么胡话?”酒鬼还在那里装疯卖傻。

        看到酒鬼这样子,叶川都恨不得踢他一脚。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这老家伙的实力恐怕深不可测,自己未必是他的对手。

        打不过还能怎么办呢?

        只能是认点怂呗。

        这老家伙手段可是阴着呢,免得被他记恨上又算计自己了。

        叶川撇了撇嘴道:“刚才我们明明可以逃掉的,你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害我被地狱炎魔发现。”

        “这事,你说破了天都是故意的。”

        哈哈!

        酒鬼顿时咧嘴笑了起来,喝了口酒之后才道:“别在意那些细节,老子只是跟你说话一时说忘了嘛,没有及时的动用幻术。”

        “所以啊,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但这不重要,现在不都平安无事的出来了嘛,过程虽然有些惊险,但是结果却是无险对吧。”

        “况且来说,如此一来,你可还英雄救了个美,一举两得。”

        “小子,你应该要感谢下老子才对吧?”

        我感谢你个鬼。

        叶川心里碎念了一句。

        刚才明明可以不用冒险的,这老家伙明明就是故意的。

        也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是何用意呢?

        算了,好在现在是安全了。

        结果倒是并不坏,而且还挺好。

        这个时候,沧芸汐五人走了过来。

        那四人都略带一丝异样的眼神打量着叶川和酒鬼二人,对于一身酒气刺鼻,邋遢无比,犹如乞丐一般的酒鬼。

        那四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嫌弃的意味出来。

        尤其是那个叫蔷茴的女子,更是表现得尤为明显一些。

        她甚至还做了一个手放在鼻子前面扇了一下的举动,柳眉也是微微的蹙起。

        对于叶川,四人都颇为的讶异。

        四人中年纪最大,境界最高的那名法相境五重少年看着叶川道:“叶公子身手不凡,天资卓绝,盖世英武。”

        “刚才也多谢叶公子施以缓手,听说叶公子还救了沧芸汐,我在此谢过叶公子,算我鱼乾威欠下叶公子你一份人情。”

        “若是日后叶公子有什么用的着我鱼乾威的地方,皆可开口。”

        听着鱼乾威这一脸傲慢的话,叶川眉宇微挑了一二,心中略有些不爽。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在告诉叶川,沧芸汐是他的人吗?

        他要替沧芸汐感谢?

        他要替沧芸汐欠下一份人情?

        说的好像他的人情很值钱似的。

        这种感激的话,明显一点都不真诚,反倒是有几分警告的意味在里面。

        沧芸汐脸上露出了几许尴尬的神情,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叶川,对叶川轻摇了下头。

        表示情况并不是像鱼乾威说的那般的。

        不过沧芸汐倒也没有直接开口反驳什么,没有驳鱼乾威的面子。

        别外三人明显是跟鱼乾威一个鼻吼里面出气的,看向叶川的眼神都并不是那么的友好。

        不说有什么敌意在,但至少感觉不出来友好,更不用说真的感激了。

        当然对此叶川倒也一点都不在乎,毕竟叶川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救他们帮他们的。

        所以啊,对于这四人感不感激自己,叶川自然是不在意。

        但若是对他有敌意的话,那叶川可就要好好算一算了。

        叶川淡冷的看了鱼乾威一眼,道了一句:“别想太多了,我并没有要救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在帮沧小姐罢了。”

        “若真要说人情,沧小姐愿意欠我我倒是乐得接受。”

        “至于鱼公子你嘛,那还是算了吧,我向来不喜欢接受陌生人的人情。”

        “而且来说,鱼公子的人情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所以这份人情,鱼公子还是自己留着吧。”

        嗯?

        叶川如此针锋相对的话一出,顿时擦出了浓浓的火药味。

        一句话,似乎就点燃了气氛。

        鱼乾威的眉头顿时深皱了起来,脸色微沉,看向叶川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厉色。

        其他三人,脸色也都微多了几分不善。

        那名女子蔷茴一脸不爽不悦的样子冷剜了叶川一眼之后,很替鱼乾威打抱不平的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如此不知好歹。”

        “我们鱼师兄的人情你以为这么好容易得到的吗?”

        “你知道我们鱼师兄是谁吗?”

        “放眼整个沧澜领,可也没几个人敢把我们鱼师兄人情不当回事的。”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愚昧之举,将会错失一份天大的好处?”

        “真的是,鱼师兄对你如此客气有礼,你竟如此傲慢无礼。”

        “也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气。”

        蔷茴的话里,显然有着几重意思。

        最后的话,意在嘲讽叶川野里野气,没有什么身世来头。

        对于这名女子的话,叶川冷眼扫看了过去,冷声道:“别人当宝是别人的事,我不需要是我的事,与你又何干?”

        “怎么,不想要你们的人情还是大逆不道了不成?”

        “向来只听说买卖强人所难的,还是头一回听说欠人情也强人所难的。”

        “我哪里来的野气,那么请问你们哪里来的贱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