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29章 沧澜学院的弟子

第329章 沧澜学院的弟子

        “你是沧澜学院的弟子?”

        叶川微有些讶异的看着那名漂亮女子沧芸汐,没想到她竟然是沧澜学院的弟子。

        叶川的此次之行,目标的地可就是沧澜学院。

        在这地狱城中,竟然还碰到了沧澜学院的弟子,倒是一件比较巧的事情了。

        叶川也这才认真的打量起了沧芸汐来,二十出头的年纪,身上也散发着法相境的气息。

        境界来说,应该也是刚入法相境的样子。

        如此年纪,如此的境界,的确是乾元洲的那些顶尖天才所不具备的。

        是沧澜学院的弟子,那也就很好理解了。

        沧芸汐点了点头道:“是的叶公子,我是沧澜学院的弟子,沧洲人士。”

        沧洲人士,以沧为姓,看来这位沧芸汐姑娘的家势非常的显赫。

        从她身上那一股犹如九天玄女般的气质,也足可见一斑。

        不过叶川倒是并不在意这些,不管对方的来头是大是小,都与他叶川无关。

        叶川再道:“沧小姐,你是跟几个同门一起进入神禁之地历练闯荡,然后不小心误入了这地狱城,被地狱炎魔给抓住了对吗?”

        沧芸汐点了点头道:“是的叶公子,大概的情况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

        “此次我们一共有五人结伴而行,来神禁之地历练一番,但没想到被地狱炎魔一族给抓了过来。”

        “我们与地狱炎魔一族交手之下,斩杀了不少地狱炎魔。”

        “本来那些地狱炎魔要抓我们去祭祀台,活活将我们烧死的。”

        “我借助一些保命的手段找到了个好的机会逃了出来,一路就逃到了这里,才总算是摆脱了那些地狱炎魔的追踪。”

        “然后——”

        “后面的情况,叶公子就知道了。”

        说到最后,沧芸汐的脸上又不由的泛上了一抹红晕之色来。

        估计是想到刚才那尴尬的事情吧。

        叶川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道:“沧小姐,也就是说,你的四位同门现在已经是被地狱炎魔押去了祭祀台,准备活活烧死对吗?”

        沧芸汐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去祭祀台,应该还是被关押在天牢之中。”

        “听那些地狱炎魔说,好像是要等到午时才会去祭祀台,午时三台开始祭祀,要将我们烧死。”

        “现在是亥时三刻——”

        “糟糕,还有一刻时间他们就要被押往祭祀台。”

        “不行,我不能见死不救丢下他们不管,我一定要回去救他们。”

        说完沧芸汐就要走,却是被叶川给喊住了:“沧小姐你不要命了?”

        “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跑去救他们,那不是自投罗网找死吗?”

        “现在你那些朋友应该是被地狱炎魔严加看守着,想要救他们那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旦暴露的话,那可就是自寻死路之举。”

        沧芸汐摇了摇头道:“可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他们即我的同门,又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此次一起结伴而行,我不能如此不讲义气吧?”

        “见死不救的事情,我实在是做不出来。”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救得了他们的话,那大不了就跟他们一起拼死一战。”

        “哪怕是真的死在了这地狱城中,也好过一辈子自责地为好。”

        “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要拼一拼。”

        “如果不去做,那肯定是输的,但如果去做了,那就有可能会赢。”

        “哪怕说赢的机会很渺茫,但也值得一拼。”

        “就像是修行一般,站到巅峰的希望极其渺茫,但我们还是会不顾一切地去努力攀登着武道的巅峰。”

        “做人做事,我觉得都应该是如此的才对。”

        沧芸汐的这番话,倒是触动了叶川一二。

        一名年轻女子能有如此的认知,那的确是一件很难能可贵的事情。

        由此也足可以看得出来,这位沧小姐是一个很重情重义之人,是个很心里善良之人。

        这样的人,叶川还是挺敬重欣赏的。

        沧芸汐又道了一句:“再说了,就算我想逃,也未必就能够活着逃出去吧?”

        “当然了,就算是真能逃出去,我也还是会去救他们。”

        叶川看了看沧芸汐后,道了一句:“如果沧小姐愿意跟着我们走的话,我倒是基本有把握可以带着沧小姐你离开这里。”

        你有把握?

        听到叶川的话,沧芸汐顿时有些讶异的看着叶川。

        虽然说她感觉得出来叶川也是一名法相境的武者,实力或许不在她之下。

        可问题是,这点实力也应该远不足离开得了地狱城吧?

        至于酒鬼,沧芸沧倒并没有多看什么。

        或许她并不觉得一个一身酒鬼的人,能有多强大的实力吧。

        不过——

        沧芸汐又在想着,叶川既然能够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那或许也真的有手段可以离开地狱城?

        如果是这样的话——

        沧芸汐心中忽然猛地一动,马上一脸诚恳地对叶川道:“叶公子,我知道我的请求很唐突冒昧,也多少有些无理。”

        “但我能不能够请你帮我一起去救下我朋友?”

        “如果叶公子你真的有手段可以离开这里的话,那恳请你带着我朋友一起走。”

        “实在不行的话,要不叶公子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救我朋友,然后想办法将他们带到这里来,再跟叶公子一起离开这里,如何?”

        对于沧芸汐的请求,叶川显然是不会答应的。

        叶川摇了摇头道:“抱歉沧小姐,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虽说也算是一种缘分,但也不足以让我为了你而去冒这份险。”

        “带你一起出去没问题,但你那些朋友我可不认识,我断不可能会为了几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而去冒这份风险。”

        “我自己是有手段可以离开,但现在要去救你朋友,那就有被发现的可能。”

        “一旦暴露被发现的话,那我也未必能够走得出去。”

        “所以这事,恕我无能为力。”

        听到叶川果断的拒绝,沧芸汐一脸的尴尬,她也能够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吧。

        只是,她还是想要试一试罢了。

        这或许是救人的最好办法。

        沧芸汐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抱歉叶公子,是我有些强人所难了,这个请求的确是很过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此别过。”

        “还是感谢叶公子肯带我出去,不过我还是没有办法扔下我朋友独自离开。”

        “所以——”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去试一下,哪怕是陪他们一起死在这里,也不后悔。”

        说完,沧芸汐便转身离开了。

        送走了沧芸汐,酒鬼嘿嘿一笑道:“小子,你咋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啧啧,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心地又善良得很,非常不错的女娃子了。”

        “沧洲的沧家,那可是沧澜领第一大古老家族呢,势力可是大得很。”

        “你若是救了这个小姑娘,帮了她一把的话,说不定会让她感动得以身相许。”

        “那你小子可就傍上了大腿,走上了人生巅峰了。”

        “沧家在沧澜领,还是很横的。”

        听着酒鬼这么老不正经的话,叶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怜香惜玉的话那你去救呗。”

        酒鬼咧了咧嘴道:“要是老子再年轻个三十年,那老子肯定会去救,还用得着你小子说嘛。”

        “老子倒是想救啊,可问题是这小姑娘也不会看上老子不是?”

        “对你可能是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对老子可能是,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铭记在心了。”

        呃——

        酒鬼的这番话,差点没把叶川给逗乐。

        还真是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免得生出什么意外来。”叶川对酒鬼道了一句。

        好处已经得到了,那现在叶川自然是想快点离开这个危险的鬼地方。

        否则哪知道,会不会突然有什么情况出现呢是吧?

        只有出去了,那才是最安全的。

        这种极度的凶险之地,能不呆叶川可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酒鬼倒是一副不急的样子,又对叶川道了一句:“小子,你真确定要这么狠心,要见死不救吗?”

        “那个小姑娘如此不顾生身地去救人,恐怕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所以,你确定不去救她?”

        叶川摇了摇头,道:“我也并非无情之辈,只是有时候要量力而为吧。”

        “如果我很有把握的话,那我可以当回好人。”

        “但让我去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救我完全不认识的人,那我就是烂好人了。”

        “这个世界上好人都不一定有好报,更何况是烂好人?”

        “我要先对我自己的性命负责,才能够去想别人。”

        “如果我连我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的话,那英雄救美,当好人又有什么意义?”

        “我可不会这么傻,去为别人冒险做傻事。”

        嗯嗯!

        酒鬼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叶川投来了几分赞许的目光:“不错不错,孺子的确是可教也。”

        “你能够有如此清晰的认知,这是一件好事。”

        “很多年轻人血气方刚,有时候会被美色吸引,会同情心泛滥,会一时冲动而行事。”

        “这种人,往往是活不久的。”

        “人都是自私的,先己后人并没有什么错。”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乱发善心,轻信他人,那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

        “只有好好的活着,才能够去追求武道的巅峰。”

        “活着,是第一要素。”

        “人可以为了自己而不顾一切的去拼命,但为了不重要的人,并不值得。”

        叶川点了点头。

        怪看了酒鬼一眼。

        倒是很难得听到酒鬼能说出这么一番富有人生哲理的话出来。

        “小子我们快走吧。”酒鬼对叶川道了一句。

        于是两人也并没有任何的迟疑,马上离开了这里。

        两人刚走出去,便听到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传了过来。

        叶川眉头微皱,目光扫看了过去,只见是沧芸汐被一群地狱炎魔给围困住了,此时正在激烈的打斗之中。

        这里的地狱炎魔守卫可都是法相境层次的。

        沧芸汐的实力虽然强,可是毕竟还是有限。

        面对数名法相境层次的地狱炎魔围攻,自然是落入下风,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妙。

        虽然她在极力的挣扎着,可是依然还是不敌。

        照这样的情况下去,沧芸汐很快就会败下阵来,被这些地狱炎魔给拿下。

        看到如此的情况,叶川也不禁摇头苦笑了一声。

        还说不管这事的,可没想到刚出来就碰到了。

        沧芸汐的那几个朋友叶川是不认识,也并不在乎。

        不过对沧芸汐叶川还是有几分欣赏的,这么善良有情有义的姑娘,不应该就这么死了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