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12章 强取豪夺的酒鬼

第312章 强取豪夺的酒鬼

        酒鬼一边说着,一边去拉叶川。

        但却是被叶川给推开了手,叶川依然一脸不爽的样子冷看着酒鬼。

        酒鬼见状,依然是一脸嘻哈的样子,笑看着叶川道:“搞这么严肃干嘛呢,这一战你都赢了,完成了这么漂亮的反杀,应该高兴才对的。”

        “喂小子,老子可跟你无怨无仇,你别用这么仇视的眼神看着我。”

        “其实我刚才并没有逃跑啊,我一直藏在暗中伺机出手呢,只是一直没有等到好的时机。”

        “我本来是想我藏在暗中,关键的时候可以出其不意,杀那些人一个措手不及,解救你于危险之中。”

        “呵呵不过你小子够争气的,并不需要我出手帮忙,这一点我很佩服,很欣慰啊!”

        “呃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

        “难道你不相信老子说的话?”

        叶川没好气地朝酒鬼翻了一个白眼,道:“你看像是傻子吗?”

        酒鬼认真的看了看叶川一番之后,才摇了摇头道:“那肯定不像的,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是傻子呢。”

        “所以呀,你更应该知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老子可不是这么没义气的人呢,刚才确实是躲在暗中准备帮你,玩偷袭才有杀伤力,才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嘛。”

        反正,现在酒鬼就是把嘴皮子说破了天,叶川也不会相信的。

        这家伙刚才明明跑得比鬼还快。

        就算是没有真的逃走而是躲在暗中,但刚才可也一直没有露过面出过手呢。

        现在这些鬼话,能信一个标点符号都算叶川傻逼。

        叶川瞪看着酒鬼道:“那你将战利品全部收走又是几个意思呢?”

        “是怕我累着了,还是怕我身上的东西太多了,还是觉得这些东西会烫我的手呢?”

        酒鬼马上点了点头道:“对对对,叶川你果然聪明啊,不用我说就都已经知道了。”

        “你看你刚才大战了半天,肯定是累了对吧。”

        “所以,打扫战场这点小事,那我自然就代你效劳一下。”

        “这种体力活没事的,都是小事儿,不用感谢我。”

        听到酒鬼这么无耻至极的话,叶川差点没一口口水往他脸上喷。

        敢再不要脸一些吗?

        这种无耻的话都好意思说得出来?

        还说得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也真是让人服气的。

        见过无耻的,叶川到还真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简直是突破了下限。

        叶川也懒得再跟酒鬼多废话什么,直接伸出了手来对酒鬼道:“既然你说是帮我打扫战场的,那东西拿过来吧,我再谢谢你。”

        酒鬼马上咧嘴笑道:“你还年轻,这些战利品你把握不住,还是放我身上比较好一些。”

        “放心,我不是要你的,我只是暂时地替你保管着。”

        “等哪天你需要了,我肯定会还给你的。”

        叶川:……

        这话——

        谁能信?

        好一套强盗的理论。

        叶川也真的是有些怒了,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道:“所以,你是不打算给我了是吧?”

        “那就是摆明了强取豪夺喽?”

        “真当我好欺负不成?”

        “东西并不重要,我确实也看不上,便你这作法我不爽。”

        “如果你觉得我好欺负的话,那晚辈倒是要向前辈你好好地讨教两招了。”

        见叶川真的动了怒火,酒鬼才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摇了摇头道:“叶川你小子你看你,怎么还急眼了呢?”

        “唉算了算了,既然你小子不愿意让老子了替你保管,那就给你吧。”

        “唉不听老人眼,吃亏在眼前啊!”

        “老子可是好心好意的帮你,你却狗咬吕洞宾,真是不识好人心呢。”

        说着,酒鬼便向叶川扔了一枚空间戒指过去。

        可就在叶川接过那枚空间戒指之时,酒鬼却又是一溜烟的跑了。

        只有一道声音留下来:“嘿嘿小子,到了老子手里的东西,可从来没有吐出去的道理。”

        “这些东西既然进了老子的口袋,那自然就归老子了,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抢走。”

        随着声音落,酒鬼的身影也早就不知所踪。

        这家伙逃跑的速度,倒真的是一绝。

        关键是,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丝的气息,叶川想追踪都追不到。

        叶川接过的那枚空间戒指,显然是空的。

        如此情况,让叶川也只能是一脸的气愤不爽。

        嘴里碎碎念了一番。

        但也没有办法去追酒鬼,否则的话叶川还真的是咽不下这口气。

        怎么也要去追上这老家伙,跟他打上一场,看看这老家伙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只是会点偷鸡摸狗的手段。

        气愤过后,叶川也很快冷静了下来。

        这些战利品叶川倒的确是不在乎,无非是一些极品天宝罢了。

        这些对叶川来说,并没有多少的用途。

        价值是不菲,但叶川也根本不在乎这些。

        至少现在对叶川来说是用不上的。

        以后的事情,叶川也就懒得去多想什么。

        令的叶川还是有些不解的是,这个酒鬼前辈到底是何方的神圣?

        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实力?

        感觉上来说的话,应该是高阶的妙生境存在吧?

        即便不是真的高阶的妙生境存在,最起码也是个妙生境吧?

        可是他的行为举止,哪里像是一尊妙生境的存在呢?

        连法相境的存在都不像。

        这种巨大的反差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就着实是令人有些不理解了,怎么都想不明白。

        叶川总觉得酒鬼极不简单,虽然也说不上来,但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很强烈。

        或是一种直觉告诉叶川,此人隐藏的极深。

        这些战利品按理来说叶川也都不会太在意,他酒鬼前辈为什么还如此厚颜无耻的抢夺呢?

        强者不应该更在乎尊严吗?

        怎么到了酒鬼前辈身上,却并不是这么回事呢?

        想不明白啊!

        想了想,叶川还是摇了摇头。

        算了,既然想不明白也就懒得多想了。

        若是下次还有机会碰到,那再来想这事吧。

        收起了思绪之后,叶川也便是离开。

        ……

        三大府,一处禁地。

        三大府的主宰者再次齐聚一起。

        只是三人的脸色都比上次齐聚之时阴森冷凝难看得多,三人都像是死了爹娘一般。

        脸色无比的难看,眸中闪烁着极复杂的光芒。

        令得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三尊主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冷眸相视着。

        足足过了良久之后,渡舟主宰才幽幽地长叹了口气开口道:“唉,这一次我们三大府竟然一败涂地,竟然会败给了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手里。”

        “这一败,可是将我们三大府的命运给赔上了。”

        “我们三大府的法相境九重存在,几乎就全折在了此子的手上。”

        “此子展现出来的实力手段,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上许多。”

        “早知道如此的话,我们不应该执迷不悟地将这条路走到黑地。”

        “现在,怕是要给我们三大府带来灭顶之灾了!”

        沧厄主宰和龙崖主宰也是长长的叹着气,两人的脸上都是痛苦和无可奈何。

        现在,也都不敢再嘴硬的说着些什么。

        铁一般的事实摆在面前,还能怎么办?

        他们三大府十尊法相境九重的存在可都会部的死在了叶川手上,他们还敢再轻视叶川半分吗?

        三尊主宰都已经非常的清楚明白,他们招惹上了一个招惹不起的人。

        招惹上了一个会给他们三大府带来灭顶之灾的人。

        可是事已至此,他们还能够怎么办?

        沧厄主宰摇了摇头,无奈地道:“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为了我们三大府的生死存亡,现在也只有我们三个老家伙豁出去这张老脸了。”

        “也只有我们三人以命去搏,或许还能够有一丁点的希望。”

        “除此之外的话,恐怕是别无他法了。”

        龙崖主宰却是摇了摇头道:“沧厄主宰,我们三大府的十尊强者的联手之力,就算是我们三人想要杀,也都需要费一番力气。”

        “叶川既然有杀他们十人之力,合我们三人之手,也未必就有杀此子的把握。”

        “一旦我们联手出击,不惜一切的情况下,依然没有能够杀死此子的话,那可真的就完完全全没有一丁点回旋的余地了。”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未必就是绝对的无解之局。”

        “据我了解,叶川此子并非一个心性狠毒邪恶之辈,他应该是一个心地善良胸怀正气之人。”

        “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是周宫主他们五人,一切皆因他们而起。”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五人交给叶川,任凭他处置,以此来换取他放过我们三大府一马。”

        “其他的事情,我们三大府可以向他低个头认个怂道个歉赔个礼。”

        “只要我们三大府拿出一定的诚意,做出他想要的许诺,我想这件事情也未必就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吧?”

        听到这话,渡舟主宰和沧厄主宰脸色都顿时的凝沉了下来。

        两人都一脸若有所思着,都在分析着这种可能性到底有多少。

        思忖了好一番之后,沧厄主宰点了点头,赞同道:“我觉得此法或许可行。”

        但是渡舟主宰却是有些犹豫的道:“此子早说过跟我们三大府不死不休,现在我们就算是如此低头认怂,也会未必就能够换得此子的原谅吧?”

        “我们堂堂三大主宰者若是舔着脸去求他叶川,若是他能够退一步的话,那倒还好。”

        “就算我们摆低姿态,放下尊严,也还是有价值的。”

        “可若是此子并不理会,反倒是要横加羞辱我们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尊严丧尽,颜面扫地,奇耻大辱?”

        “此子现在既然有如此的实力,恐怕未必会跟我们冰释前嫌的。”

        “据我了解,此子的杀伐可是非常的果断。”

        “对待敌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但凡是招惹得罪过他的人,那基本上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基本上都是非死即残。”

        “所以,我觉得以此子的心性,恐怕未必肯放过我们。”

        龙崖主宰和沧厄主宰对视了一眼。

        两人想了想后,龙崖主宰还是坚持的道:“行不行,那也得做了试了才知道,而不是靠我们在这里瞎猜乱想的。”

        “如果我们不惜一切跟叶川拼了,我觉得我们的赢面并不大。”

        “一旦我们杀不了他叶川,那我们三大府就必将灭亡,这一点毋庸置疑。”

        “若是我们尝试一下的话,那兴许还能够给我们三大府谋一条生路出来。”

        沧厄主宰也是点头道:“是的,凡事总要试一试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