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07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307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叶川也学着那名男子,昂头牛饮了起来。

        大口的酒水灌入了叶川的口中。

        这酒很浓,很香,很烈,一入口便犹如是一团熊熊的烈火在叶川的口腔之中燃烧了起来。

        这一壶酒倒并不是很多,很快叶川就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叶川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啧了啧嘴,回味了一番之后,才看着那男子道:“前辈,好酒啊!”

        “这是我喝过最好的酒,最香的酒,最烈的酒。”

        “跟这酒一比,我之前喝的简直都是马尿。”

        听到这话,那名男子也顿时朗声大笑了起来:“哈哈那是自然的,这酒老子平常可都舍不得喝。”

        “今天是欣赏你小子,所以才大方地给了你一壶。”

        “这酒可是珍贵着呢,所以这酒嘛,也没有那么好喝的。”

        说完,那名男子笑得有些古怪的看着叶川。

        嗯?

        什么意思?

        直觉告诉叶川,这里面有情况。

        果然——

        马上一股钻心刺痛的剧痛感忽然在叶川的体内涌了出来,顿时让叶川犹如万蚁噬心,千刀万剐一般。

        剧烈无比的疼痛感从腹部疯狂地涌出,瞬间涌遍全身,令得叶川生不如死。

        叶川双手紧紧地捂着了肚子,身体疼得弯曲了起来。

        叶川疼得表情扭曲地死死盯着那名男子,愤怒不已的道:“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如此信任你,你竟然真的在酒里下肚?”

        “我与你萍水相逢,往无怨近无仇的,前辈为何要对我下此毒手?”

        那名男子却是笑了起来,道:“小家伙,老子可是在免费地给你上课呢。”

        “是想让你知道,不是绝对信得过的人,不管你的感觉怎么样,都必然得防一手。”

        “你感觉我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敌意,就是你这种错误的感觉,就极有可能会害死你。”

        “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你而言,人生哪怕是错上一步,都有可能害死自己。”

        “今天老子想告诉你的是,谁都不能轻信,感觉有时候最会骗人。”

        嗯?

        听到这话,叶川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那名男子。

        什么意思?

        不是在害自己?

        在给自己上课?

        这就太奇奇怪怪了吧?

        那名男子说完之后,便向叶川递给了一枚丹药过来,对叶川道:“来这是解药,吃下去吧。”

        叶川看了眼那枚解药,但却是并没有伸手去拿。

        而是对那名男子道:“前辈,你刚才可是说,不能够轻易地相信任何人,感觉是最不可信的。”

        “所以啊,这一次我不能够信你,也不能够根据感觉走。”

        “鬼知道前辈你这给我的到底是解药呢还是毒药呢?”

        “万一来说,是更毒的药呢,那我岂不是又上前辈你的当了?”

        听叶川这么一说,那名男子倒是不怒反笑了起来。

        一脸赞许的样子对叶川点了点头,道:“小子不错嘛,学以致用,这么快就学会了,理解得很透彻嘛。”

        “嗯,孺子可教也。”

        “有如此的警惕防备之心是好的,但有时候也还是需要根据实际的情况来决定,不能一概而论。”

        “老子现在可是在给你上课,所以刚才并不是真心想要害你的。”

        “现在给你的解药,那自然就是真的。”

        “如果老子真的要害你的话,何需要再给你解药呢?”

        叶川再次道:“那谁知道呢,也有可能前辈就喜欢这样的来戏虐玩弄晚辈也不一定呢?”

        “同样的当,我可不上第二回。”

        “所以,就算前辈把嘴皮子都说破了,我也不相信这个是解药。”

        “就算相信,我也不吃。”

        咳——

        听着叶川如此倔的话,那名男子都不由得一瞪眼。

        怪看了叶川一眼后,才没好气地道:“刚才还夸你孺子可教,现在看来你就是个朽木疙瘩。”

        “老子都跟你说了,是在给你上课,并不是真的要害你小子。”

        “就你小子这点实力,老子真要害你还需要如此麻烦吗?一只手都捏得死你。”

        “嗯不对——”

        那名男子忽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眸中绽放出了一道异样光泽的落到了叶川的身上,打量了一二之后,才道:“小子别装了,你根本就没有事。”

        “你这小子,看来老子还是严重低估了你,刚才竟然被你这拙劣的演技给骗了过去。”

        “小子可以啊,还懂得将计就计了。”

        既然被识破了,叶川自然也不装了。

        叶川马上直起了身来,一脸平静地看着那名男子。

        叶川自然不会真的这么傻。

        刚才故意装的牛饮的样子,其实叶川将那酒水全部地吸进了荒天宫中去。

        所以,其实来说,叶川一滴酒都没有喝。

        刚才只不过是叶川装出来的罢了。

        当然,叶川也并不是百分百的确定这酒就有问题。

        所以刚才故意装一下,也是来诈一诈对方,没想到一诈就诈到了。

        当然,主要也的确是因为那男子万万没想到,叶川竟然没有将酒喝进肚子。

        那男子怪异的看了看叶川之后,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问道:“小子,刚才那酒你明明喝了下去,为何却没事呢?”

        “那酒你若没有喝到肚子里去的话,那是藏到哪里去了?”

        “你刚才的动作老子可是一直都看在眼里,并没有任何的异样情况出现。”

        “你是怎么瞒天过海,将那壶酒给转移的?”

        这一点,那男子都做不到。

        所以自然对此深表怀疑,不知道叶川是如何做到的。

        叶川冲那男子淡笑了一声,道:“秘密,自然不能够告诉你。”

        “前辈很聪明,但晚辈也不傻。”

        “感觉这东西,的确很多时候都会出错。”

        “晚辈可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世事的人,自然不会傻到这种地步。”

        “我与前辈萍水相逢,初次见面,前辈给的酒晚辈可实在不敢轻易喝。”

        那男子倒也没有再继续地纠结这件事情。

        而是一脸赞许的对叶川点了点头道:“嗯,不错不错,看来老子的担心是多余了。”

        “本想着给你小子上一课,没想到反被你小子上了一课。”

        “你这小子,倒是既聪明又有趣,心地善良得很。”

        “唯一有一点可惜的是,不会喝酒。”

        听到这话,叶川不由苦笑了一声。

        不会喝酒,没有什么错吧?

        叶川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而是再问了一句:“前辈在这里呆了好久?”

        那男子摆了下手道:“别前辈前辈的了,我也不喊你小子,喊你叶川。”

        “你以后,就喊我酒鬼吧。”

        酒鬼?

        叶川怪看了那男子一眼。

        这倒还真的是人如其名的很。

        这个名字的确是很符合这位前辈。

        可不就是个酒鬼嘛,妥妥的大酒鬼。

        酒鬼朗声笑了笑道:“哈哈别这么惊讶,酒鬼虽然不是我的真名,但老子现在更喜欢这个名字。”

        “老子嗜酒如命,以酒为生,一天不饱个百斤酒,浑身都难受。”

        “酒就是我的命,所以别人都骂我酒鬼。”

        “我觉得当酒鬼挺好的,眼里心里可都是酒,容不下人世间的那么多烦恼和痛苦。”

        “有酒相伴,逍遥自在,何不快哉呢?”

        “不与世争,不与人斗,没有了一切的烦恼。”

        “当个酒鬼,挺好。”

        挺好?

        真的挺好吗?

        看起来好像是挺好的样子。

        但是叶川从酒鬼前辈的话里,又听出了一丝莫名的心酸感。

        或许,更多的也是无奈吧?

        酒鬼前辈以酒为生,真有他说的那么好?

        恐怕,也不见得的。

        或许,酒鬼前辈的身上,也有许多的故事。

        当然了,叶川自然不会这么八卦,不会去多问什么。

        酒鬼笑了笑,摆了下手,又看着叶川道:“老子都在这里睡了半年了,若不是被你小子给吵醒的话,那老子估计还能再睡他个一年半载的。”

        “这里多清静啊,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到。”

        “好在你小子在这里,倒也还算是安静,不然老子早就不耐烦了。”

        哦?

        酒鬼前辈竟然一直都在这里?

        叶川倒还真的是毫无半点察觉。

        来的时候叶川可也仔细打量过四周,并没有发现酒鬼前辈。

        不过既然酒鬼前辈这么说,那肯定是不会假的。

        想了想,叶川又问了一句:“酒鬼前辈,你在神禁之地中呆了很久?”

        酒鬼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后,才对叶川道:“你要不问老子都还不知道,这一呆竟然就是十年了。”

        “还真没有感觉到时间过了这么久呢,本以为还只是三四年罢了。”

        “没想到,这一晃竟然就是十年过去了。”

        “看来,老子的确是在神禁之中呆的太久了,久到恐怕很多人都已经忘了老子,以为老子已经死了吧?”

        “嗯,现在既然醒了,也是时候该离开神禁之地了。”

        “这鬼地方,一点都不好玩,不是个喝酒的好地方。”

        “这里本来马马虎虎是个喝酒睡觉的地方,又被你小子给搅和了。”

        “罢了,老子不睡了,该准备离开神禁之地了。”

        呃——

        十年?

        在神禁之地呆了十年?

        这有些夸张了吧?

        但叶川看酒鬼前辈倒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或许,真的有这么回事。

        不过对叶川来说,也倒不重要了。

        有没有,那都无所谓。

        叶川又问了一句:“那酒鬼前辈对神禁之地很了解吧?”

        酒鬼点了点头道:“你说呢,在神禁之地呆了十年,早就逛的比自家的后花园都还要熟了。”

        如果酒鬼前辈所说不假的话,那他的实力的确是非常的恐怖。

        在神禁之地一呆就是十年,而且还说把神禁之地逛了个遍。

        这都没事的话,那足可见实力是有多么的强大。

        这让叶川也不禁又在想,或许酒鬼前辈真的是一尊高阶的妙生境存在?

        有这种可能吗?

        叶川也不禁暗暗的再次打量起了酒鬼前辈起来。

        说实话,怎么看都怎么不像。

        的确是让叶川很难以接受吧。

        “酒鬼前辈,那这么来说的话,你应该可以很轻松的离开神禁之地吧?”叶川继续问了一句。

        这话里的意思,自然是很昭然。

        如果酒鬼前辈可以很轻易离开神禁之地的话,那叶川就厚着脸皮跟着酒鬼前辈一起离开。

        但叶川这点小心思,却是并不被酒鬼前辈喜欢似的。

        酒鬼前辈冲叶川咧嘴一笑的道:“叶川小子,你这如意算盘倒是打的挺好的嘛,又算计到老子头上来了?”

        “离开这神禁之地对我而言,那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嘛,嘿嘿叶川小子,老子还有点事就先行一步了,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酒鬼竟然一溜烟的就跑了,跑的比鬼还快。

        等叶川反应过来之后,却早已经不见了酒鬼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