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84章 强大的神秘人

第284章 强大的神秘人

        斩龙剑和瞬影靴也都迅速地拿了出来,身上的战衣也启动了战斗形态。

        三件极品天宝在身,此时的叶川也开启了最强的形态。

        “卑鄙小人,快给我滚出来!”

        “躲在暗中算计算什么英雄好汉?”

        “倒不如站出来,与我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

        叶川彻底的怒了,咆哮地怒吼了一声。

        目光冷幽到了极点地扫视着四周,做好了随时全力出手的准备。

        此时被困在那能量牢笼中的石灵儿,用力的拍着能量屏障,不停地在对叶川说着什么。

        可是她的声音却是传不出来。

        那能量的牢笼,隔绝了一切。

        “给我破开!”

        叶川忽然大喝了一声,全力一剑猛地向那能量屏障之上斩了下去。

        可是显然,没有任何一丝的作用。

        就像是柳枝拍在了铜墙铁壁之上的感觉。

        撼动不了分毫。

        在如此的情况之下,哪怕叶川再是动用全力,也无济于事。

        也依然是破不开这能量屏障。

        在如此的情况下,叶川变得有些抓狂,怒不可遏地再次愤怒咆哮:“无耻之辈,连面都不敢露了吗?”

        “快点给我滚出来!”

        而在这时,一道犹如天神一般的声音从天而降。

        “小小蝼蚁,焉敢叫嚣!”

        随着这天神般的声音降临,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然从九天之上而降,瞬间将叶川笼罩了进去。

        顿时让叶川有种陷入了泥沼中的感觉。

        全身都被强大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令得叶川动弹不了分毫。

        身体,仿佛已经不受了他的控制。

        不过叶川爆发多强大在的力量,依然是动不了分毫。

        整个人,完全被定格在了那里一般。

        这股力量,让叶川完全无法反抗。

        差距太过于悬殊巨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怎样的存在出手了?

        妙生境的存在吗?

        哪怕是对上一名法相境九重的存在,叶川也有信心一战。

        如果是妙生境的存在出手,莫不是冯氏一脉的楼主出手了?

        看到叶川被定格束缚住,石灵儿也顿时急得快哭了起来,担切不已。

        看到石灵儿的模样,叶川也更加的愤怒。

        滔天的怒火疯狂地涌动,无尽地燃烧着。

        叶川死死地咬牙,力量在体内爆炸。

        可饶是如此,依然是没有半点的作用。

        依然是撼动不了分毫。

        就像有五岳泰山压在了他的身上似的。

        在如此的情况下,叶川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只能是任人宰割。

        而在这时,两道身影忽然凭空的出现,视觉上来看的话,是直接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叶川的目光马上死死的落到了这二人的身上,眉头顿时深皱了起来。

        一个看起来三四十的男子,另一个一身迷雾笼罩的人,看不清楚长相。

        这二人的组合,给人的感觉就很怪。

        而且很诡异的是,这两人身上竟然没有散发出一丝的气息。

        如果不是用肉眼去看的话,那根本就不会察觉到二人的存在。

        二人就像是空气一般。

        又像是完全不存在于这片空间之中似的。

        跟整个空间,完全的融为了一体的感觉。

        只有用肉眼去看,才能够看到二人。

        完完全全没有一丁点的气息散发出来。

        能够把气息隐匿到如此地步,当真是匪夷所思,太难以想象。

        这就足以证明,眼前这两人的实力都极强。

        难不成,都是妙生境的存在?

        一下子出动了两尊妙生境的存在要对自己出手?

        他叶川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面子了?

        如此情况,愈发的让叶川感觉到奇怪,非常的奇怪。

        为首的那名男子饶有兴趣,一脸玩味的模样打量着叶川。

        叶川死死地盯着对方,冷声再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对我们下手?”

        “我并不认识阁下,也应与阁下无怨无仇。”

        “阁下贵为妙生境的存在,对我这种化龙境的后辈出手,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

        对于眼前这二人,叶川心中也颇有几分疑惑。

        为首男子轻淡一笑,玩味地看着叶川道:“小子你可是树敌不少呢,怎知就与本座无怨无仇呢?”

        “本座有可能是天香楼之人,也有可能是三大府之人。”

        “你何以见得,本座没有对你下手的缘由呢?”

        “本座既然对你出手,那自然是有原因的。”

        就目前来说,叶川的确是树敌不少,而且树的都是大敌。

        三大府以及冯氏一脉。

        不过,三大府应该没有妙生境的存在吧?

        冯氏一脉的话,可能会有妙生境的存在,但也不应该同时出动两尊吧?

        而且这二人给叶川的感觉来说的话,应该不是冯氏一脉的人才对的。

        想了想后,叶川很肯定地摇头道:“你既不是三大府的人,也不是冯氏一脉的人,更不会是天香楼的人。”

        “甚至说,你极可能并不是乾元洲的人。”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一个没怎么在乾元洲行走过的后辈,是如何得罪了前辈的。”

        “若真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前辈明示。”

        “就算是死,我也要弄个明白对吧?”

        哦?

        为首男子轻笑了一声,道:“你可以见得,我并非乾元洲之人呢?”

        听这么一说,叶川更加的笃定,眼前之人并非乾元洲之人。

        那就让叶川更加的疑惑不解了。

        叶川可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乾元洲。

        别说乾元洲了,叶川活动过的地方都极少,仅限于柳叶府中。

        除柳叶府之外,也就是星空古路和天香楼了。

        除此之外,叶川可是并没有过去其他的地方。

        也并没有招惹上过任何人。

        怎么会有乾元洲之外的强者降临来找自己麻烦呢?

        而且这人的手段通天,竟然可以干扰到天香楼的传送阵,在天香楼中行如此之事。

        现在叶川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灵儿跟自己一起被传送了过来,并非雾井长老所为,而是眼前之人所为。

        而且不仅是将灵儿给拉上了一起,还将自己故意的传送到了如此遥远的神禁之地来了。

        如此之举,恐怕也是为了避开天香楼。

        对方费如此大的周章,到底是意欲何为呢?

        冷静。

        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

        先看看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吧。

        实在不行的话,叶川可还有终极的保命底牌在那里。

        九狱剑帝前辈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荒天宫不会见死不救吧?

        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保命应该是没问题吧?

        叶川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冷看着对方道:“感觉吧。”

        “前辈,你到底是谁?我有何得罪前辈的地方,前辈何不给个明话呢?”

        “我实力卑微,在前辈面前并没有任何一丝还手之力。”

        “前辈要杀我,不过易如反掌,比踩死一只蚂蚁都还要简单,这一点我清楚。”

        “但杀人不过头点地,总得给个明白话吧?”

        “我叶川若真有招惹得罪前辈的地方,那我死不足惜,是自己活该,怨不得他人。”

        “但这样死得不明不白,晚辈真的很憋屈。”

        为首男子玩味冷笑地看着叶川,眸中闪烁过了一抹深邃。

        好半晌之后,为首男子才冷声道:“小子,本座与你的确无怨无仇,你也并没有招惹得罪本座的地方,我们也的确是第一次见面,素不相识。”

        嗯哼?

        既然是如此,那对自己出手又是何意?

        莫不是——

        冲着自己身上的那些奖励品而来的?

        不对,如此层次的强者,极品天宝在他们眼里又有何用?

        根本是不值钱的东西罢了。

        难道是——

        叶川心中忽然猛地一动,极品天宝在这种层次的强者眼里肯定不算什么的,肯定是没有任何一丝的吸引力。

        但是,叶川身上还是有一件东西很能够吸引人的。

        那就是星空令。

        星空令,那可是进入星空古路第二重天的唯一钥匙,这代表的可是天大机缘的机会。

        所以,会令得人觊觎,那也是再正常不过之事。

        但如此之事,也只有天香楼的人知晓。

        难不成是冯氏一脉的人向眼前之人透露了此消息不成?

        对方似乎看穿了叶川的心思,淡冷一笑道:“小子别想太多了,星空令本座也瞧不上。”

        “再者来说,这东西强行抢夺也是没用的。”

        嗯?

        并不是冲着星空令而来的?

        那是冲着什么而来?

        仇怨也没有,也不是冲星空令而来,那就真的是奇了个大怪了。

        着实是让叶川一头的雾水,到底什么个情况呢?

        显然,对方是敌非友,来者明显是不善的。

        一定是有什么手段要施加在自己身上,并不友好。

        那明显也并不是为了招揽自己而来的。

        着实是让叶川百思不得其解。

        “前辈,那你找我到底是所谓何事?”叶川再次的问了一句。

        为首男子目光忽然幽寒了下来,刹那间冷森到了极点。

        瞬间让周围的温度都骤降了许多,空气也顿时变得无比压抑。

        一股强大的死亡气息,汹涌而来,直击叶川的灵魂深处。

        让叶川极为的难受,有种坠入了九幽深渊的感觉。

        好可怕的感觉。

        眼前之人的手段,强大到了令叶川也无法想象的地步。

        叶川心中肯定,眼前之人的实力,绝非是一般的妙生境,极有可能是极强大的妙生境存在。

        这种层次,乾元洲应该都没有吧?

        如此强大的存在,莫名其妙的找上了自己,而且对自己如此有敌意。

        甚至在对方的眼神中,叶川感觉到了一股滔天幽怨的恨意。

        这太奇怪了。

        良久,为首男子才冷森的开口:“父债子偿,我与你父亲不共戴天。”

        “只可惜,他死了,所以本座也只好找你。”

        什么?

        跟父亲不共戴天?

        这怎么可能的事情?

        听到这话,就更让叶川疑惑不解了。

        他父亲才什么实力?

        他父亲可是一辈子都没有离开青阳城地界。

        最后一次为了救自己而离开,就再也没有回来,最后只找回了尸体。

        父亲的实力境界那么弱,怎么可能会招惹得罪上如此的一尊强大存在呢?

        就算是把时间推回到数年前甚至数十年前,也不可能吧?

        如此强大的存在,怎么就会跟父亲有不共戴天的大仇呢?

        而且这人可并不是乾元洲之人。

        父亲别说离开乾元洲了,就是青阳城的方圆五百里怕都没有离开过。

        这话说的,实在是让叶川一头的雾水。

        即觉莫名其妙,又感百思不得其解。

        想了想,叶川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前辈,晚辈实在是不明所以,我父亲是哪里招惹得罪过前辈的地方?”

        “前辈要让我父债子偿没有问题,但事情总得说清楚弄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