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81章 沫桑的心里有点酸

第281章 沫桑的心里有点酸

        用妖孽,已经远远不足以来形容叶川的逆天了。

        冯大龙可是天香楼年轻一代中最强的天才之一,冯氏一脉的少年翘楚,天香楼最闪烁的新星。

        在天香楼中,冯大龙拥有着极高的声誉。

        但是今天,冯氏一脉的骄傲,天香楼的最强天才之一的冯大龙。

        竟然会惨遭碾压式的完虐,而且还是被一个出生极其贫寒,从卑微中走出来的少年完虐到如此地步。

        此时,所有人的心情都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星空古路第八重境——”

        听到黎长老的话,冯大龙神色一阵愕然无比的看着叶川,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别人不太清楚星空古路的一些情况,他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错失星空古路,是这一年来冯大龙一直都碎碎念的事情。

        但这种事情没有办法,毕竟谁也不知道星空古路什么时候开启。

        只能是说完全的凭运气吧。

        他没有这样的运气,那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羡慕他人。

        冯大龙也一度的自负认为,他如果可以去星空古路的话,那他完全可以挑战一下乾元洲近百万年来的纪录成绩。

        他对自己也有极度的自信,觉得他可以闯过第七重境的考验。

        对于第八重嘛,他倒也不敢太多想。

        但没想到,叶川竟然闯过了第八重境的考验?

        这对冯大龙心灵上,无疑又是一记重击,令得冯大龙又是一大口鲜血气吐了出来。

        身体一歪,再也支撑不住地倒了下去。

        冯大龙终究还是步了他弟弟冯天龙的后尘,也奄奄一息地倒在了地上。

        冯德见状,连忙地上前来,给冯大龙服下了一颗早就准备好的丹药。

        但冯大龙的伤势过重,伤到了元气根本,光是凭一枚丹药,是很难起到什么作用的。

        最多就是缓解一下伤势,减轻一点痛苦罢了。

        冯德最引以为傲的两个儿子,都先后地倒在了叶川的剑下,被叶川重伤倒地。

        颜面扫地不说,对冯大龙兄弟二人的武道修行也有着极深远的影响。

        对于如此情况,冯德对叶川自然是又怒又恨。

        冯德双眼通红,犹如一头要吃人的野兽一般,凶狠万分的死死盯着叶川,怪是可怕。

        但叶川却是淡冷视之,平静对待,毫不示弱半分。

        叶川也并没有多理会冯德,而是看向了黎长老道:“是的黎长老,这斩龙剑的确是第八重境的奖励。”

        嘶!

        得到了叶川的肯定回答,黎长老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了不起啊,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叶川,你打破了乾元洲百万年的历史纪录,创造了这前无古人的壮举。”

        “啧啧啧,以你的出生,以你的修行资源,你竟然能够创造出如此了不得的奇迹。”

        “你的天赋潜力,当真是强得可怕,强得令人难以想象。”

        “你之天资,可完全不会比沧澜学院那些天才弱半分。”

        这言下之意,就是叶川完全有资格进入沧澜学院。

        这份评价,倒是很高。

        但这还没有完。

        黎长老目光深邃地看着叶川道:“不知道是不是老夫的错觉,老夫总觉得,叶川你还并没有暴露全部的实力吧?”

        “莫不是说,第八重境,并不是你真正的成绩?”

        叶川暗暗一讶,这黎长老的眼力倒是挺强的嘛。

        若是放之前,叶川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如此高调了,那也就无所谓了,索性就一次高调到底。

        叶川一脸正色地看着黎长老,点了点头道:“是的黎长老,实不相瞒,我的确是闯过了第九重境。”

        说完,叶川意念一动,瞬影靴出现在了脚上。

        脚下微微一踩,一股强大的力量便是喷涌而出,将黎长老他们的目光都顿时的吸引了过去。

        双眸瞪大,表情微震的落到了叶川脚下的那双瞬影靴上面。

        “极品天宝瞬影靴,对的没错,这是第九重境的奖励。”

        “啧啧,逆天啊,简直太逆天了!”

        “叶川,你当真是旷古的神才!”

        “留在乾元洲,倒还真是有些屈才了。”

        “哈哈哈,乾元宫这下可就真的是傻了,竟然会把你这么一个旷古神才给往外推了。”

        “若是乾元宫主知晓的话,那恐怕会气得要杀人吧?”

        “三大府的人倒也真的是傻,竟然会跟你彻底撕破脸不死不休。”

        “他们恐怕还不知道,他们会给乾元宫带来多大的损失。”

        黎长老再次啧嘴惊呼了起来。

        他脸上的惊震之色,可是一直就没有断过。

        一次次地被叶川给惊震到。

        其他两名长老也同样是如此。

        沫八喜一直倒是很淡定,这些情况他早有所料吧。

        他完全地相信叶川。

        只不过,叶川的确还是给了他一些不小的惊喜和意外。

        他也没有料想到,叶川竟然通过了第九重境的考验。

        那的确可就是震古烁今了。

        别说整个乾元洲无人能敌了,就算是放眼到整个沧澜领,也未必就有人能敌的。

        这种旷古级的妖孽,太难一出。

        噗!

        原本服下丹药情况稍好一些的冯大龙,再次狂吐血不止。

        头一歪,直接晕死了过去。

        这一次次的灵魂重击,让他心态完全的崩了,完全怀疑起了人生来。

        他的狂傲和自负,已经被虐得荡然无存。

        沫八喜得意扬扬的大笑了起来,道:“是啊,乾元宫肯定会气得吐血,三大府这次糊涂犯傻。”

        “但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天香楼又怎么会捡到这样的大宝呢?”

        “这一次,是便宜了我们天香楼呢。”

        说着,沫八喜马上又对冯德道:“冯德,你们冯氏一脉还要继续出手吗?”

        “我看,刚才的考核已经足够了吧?”

        “你们冯氏一脉再出手的话,那也不过是自取其辱之举,不如还是保留一点颜面吧。”

        “呵呵,你说呢?”

        冯德脸上的肌肉狠狠的一阵抽搐,脸幽寒到了极点,极其的难看。

        这个道理他又何尝不知道?

        这一点,他再是不想承认,也必须得承认。

        若是他冯氏一脉还不肯死心,继续派人出手的话,那的确是自取其辱,送脸上门。

        按天香楼的规则来说,就算冯氏一脉还继续派人出手的话,那也只能是派法相境六重的存在。

        但是刚才冯大龙已经动用了秘海禁术,实力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的法相境六重强者了。

        而且来说,叶川可依然还没有动用全力呢。

        所以,在如此的情况下,他冯氏一脉岂能够再出手?

        冯德心中再是不爽不甘,但又能如何呢?

        黎长老也一脸正色地对冯德道:“冯德长老,刚才的考核已经是足够了,你们冯氏一脉就不要再继续派人出手了。”

        “再出手,那也没有什么意义。”

        “像叶川这种旷古神才,乾元宫不珍惜,我们天香楼可不能够再犯糊涂。”

        “叶川成为我们天香楼的客卿长老,那是太委屈了一些。”

        “此事,我马上向第一楼主请示,由第一楼主来定夺。”

        “我们天香楼,可是一向爱才惜才。”

        显然,黎长老的意思是想要将叶川收入天香楼中。

        但还没等黎长老把话说完,叶川便出声道:“黎长老,抱歉地打扰一下。”

        “先前沫桑已经多次邀请我加入你们天香楼,但都被我拒绝了。”

        “我叶川本就是卑微贫寒出生,自由惯了,不喜欢任何一丝的束缚。”

        “所以,我并不喜欢加入任何势力,效忠于任何势力。”

        “而且说句狂妄的大话,乾元洲于我而言,终究还是小了一些。”

        “我也并不想在乾元洲中多呆,所以成为天香楼的客卿长老,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极限了。”

        叶川的话一出,黎长老三人也不禁猛地一愣,怔看了看叶川。

        一时间,好像是被诧异到了。

        或许是没有想到叶川竟然会如此干脆果断地拒绝了。

        不过细细一想,也就马上释然了。

        的确来说,以叶川如此旷古惊神的天资,乾元洲的确是小了点吧。

        金鳞岂是池中物啊,乾元洲的小池子,终究是容不下叶川这条九天的巨龙。

        以叶川之资,说出这样的话出来,也不算是狂妄吧,的确是一些实话。

        黎长老三人对视了一番之后,也皆是点了点头。

        黎长老似乎很是可惜的样子,看了看叶川之后,才颇为无奈的道:“人各有志,叶川你有鸿鹄之志,志当高远,还是能够理解的。”

        “你既意已决,那我便不多强求于你。”

        “客卿长老的考核,已经结束,我马上将情况上报,很快便可以正式地通过。”

        叶川对黎长老点了点头,道了句:“那就有劳了。”

        说完叶川扫看了眼冯家父子三人之后,便向石灵儿她们那边走了过去。

        看到叶川安然回来,石灵儿激动而又欣喜。

        也不顾众人的目光,直接上去就给了叶川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反倒是让叶川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叶川轻咳了一声,对石灵儿道:“灵儿,这里人多呢,要抱我们回去了再抱吧。”

        石灵儿却是厥了下嘴道:“才不要,我就要在这里抱,就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抱,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石灵儿心有所属,我石灵儿的未婚夫是个旷古神才,是个厉害的客卿长老。”

        “我就是要让那些对我有点心思的人,都趁早的收起这份不切实际的心思,打消那些不好的念头。”

        “如此一来的话,那我以后也就会清静许多了。”

        “也会让你,以后在外面安心一些。”

        原来,石灵儿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啊!

        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有如此大胆之举。

        女人,也只有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才会放下自己的矜持。

        对于石灵儿来说,就是如此。

        是爱,给了她无限的勇气,让她敢于此。

        她对叶川的爱,一直很爱,一直很浓,一直很烈。

        听到这番感人肺腑的话,叶川不觉眼睛有些酸酸的,心中说不出来的暖,说不出来的感动。

        叶川也轻轻的抱了抱石灵儿,也不再管此时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看着他们。

        叶川在石灵儿的耳边道:“放心吧灵儿,我一直都很放心你,你也可以放心我。”

        “不管我在哪里,我的心永远都在你这里。”

        “我的心不大,只能容得下你。”

        看着两人情意浓浓的样子,一片说不出的羡慕嫉妒目光看了过来。

        沫桑苦笑一声,心中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似乎——

        有点点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