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77章 客卿长老的考核

第277章 客卿长老的考核

        “你你你——”

        冯德被沫八喜这么一通的喝问,气得几欲吐血。

        擂台之上围观的众少年天才,也都纷纷的讨论了起来。

        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沫八喜说得很对。

        上了擂台,那的确生死各安天命。

        这不仅是天香楼的楼规,更是天底下都通用的潜规则。

        武者之间既然敢上擂台,那就应该清楚这一点。

        更何况来说,这一场战斗也的确是由他冯天龙主动挑起来的。

        即便来说不是由他冯天龙挑起来的,只要敢上擂台,那就必须要为一切的后果负责。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冯德之举,多少有点无耻吧。

        当然,这里是在天香楼中,所以一开始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

        天香楼中岂能让一个外人撒野了?

        “进了天香楼,那就得守天香楼的规矩。”

        “在这里,不适用什么狗屁的规则。”

        “没有人,可以在天香楼中撒野之后,还能够安然离开的。”

        “沫八喜,我奉劝你一句,莫要再多管闲事。”

        “否则的话,今天难堪的人将会是你。”

        “这么大的事情,不是你沫八喜能够挡得住的。”

        沉默了一会之后,冯德又冷森地道了一句。

        语气很冷,很绝。

        看来这事,他冯德不会善罢甘休。

        一旦如此的话,那就代表着冯氏一脉不会轻易罢手。

        事情真的闹到这一步的话,那想要善后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就算沫八喜再有心要袒护,可毕竟叶川只是一个外人,袒护的力量也绝对有限的。

        沫氏一脉断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外人而出面阻止冯氏一脉。

        如此的情况,也让众人都觉得,叶川今天怕是必死无疑。

        但就在这个时候,沫八喜的声音忽然又起:“你想杀叶川是吧,可以呀,我给你一个机会喽。”

        “呵呵呵,只怕你们冯氏一脉把握不住这个机会。”

        嗯?

        什么意思?

        沫八喜此话一出,顿时惹来一片诧异不解。

        冯德深皱眉头,很疑惑地看着沫八喜,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想了想,冯德冷声道:“你的意思是,你沫八喜要亲自下场是吗?”

        “你当真是要公然吃里扒外?”

        “不不不——”

        沫八喜马上摆了摆手,摇头道:“误会了,我自然不会下场,我沫氏一脉的人肯定也不会出手。”

        嗯?

        那又是什么意思?

        被沫八喜这么一说,冯德更是疑惑不解。

        众人也都是一头的雾水,完全想不明白。

        沫八喜笑看了看冯德之后,才继续道:“我刚已经给叶川提出了客卿长老的考核申请,既然你冯氏一脉有兴趣出手的话。那就由你们冯氏一脉来出手,来助叶川完成客卿长老的考核。”

        “内务堂的几名管事长老,我也都请了过来,正好可以在他们的见证之下,来对叶川进行考核。”

        沫八喜话音刚落,便见几道强大的身影向这边飞了过来。

        是三名气息强大的内务堂管事长老。

        内务堂,管理天香楼一切内务之事。

        对长老和客卿长老的考核,就都在内务堂的职责范围之内。

        由内务堂认证之后,再提交天香楼的决策中心去决议,那便算是完成。

        看到内务堂的三名管事长老,冯德的脸色顿时异常地阴森冷沉了下来。

        众人也再次一片哗然,热议不断。

        都用无比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叶川。

        确定没有搞错吗?

        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一个才化龙境六重之人,竟然要参加客卿长老的考核?

        要知道,客卿长老考核的要求,那可是比长老都还要高出不少呢。

        别说这么年轻的客卿长老,就算是这么年轻的长老,天香楼的历史长河中,也没有出现过吧?

        如此之事,让人怎么相信?

        内务堂的三名管事长老,也都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叶川。

        显然,他们也不相信,如此的少年,能够通得过客卿长老的考核。

        这可绝对是闻所未闻之事。

        中间为首的那名内务堂管事长老还忍不住的对沫八喜问道:“八喜长老,你确定没有弄错吗?确定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的?”

        “这种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可是开不得。”

        “这年轻人,怎么看也断没有资格来参加客卿长老的考核才对。”

        面对这份质疑,沫八喜却是笑了笑,拍着胸脯一脸肯定地对那名管事长老道:“黎长老你尽管放心,这么严肃重要的事情,我岂能够开玩笑?”

        “绝对没有错的,叶川绝对有这个实力来参加客卿长老的考核。”

        哦?

        没有错?绝对有实力?

        黎长老疑惑地看了看沫八喜后,又重新打量起了叶川来。

        以他对沫八喜的了解,他的确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

        而且如此重大的事情上面,岂敢乱开玩笑?

        但黎长老实在还是难以相信,打量了叶川一番之后,便一脸严肃地对沫八喜道:“八喜长老,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和后果。”

        “一旦这名少年的实力相差甚远的话,那他必然是会死在考核之中。”

        “不仅如此,你八喜长老的颜面可就要扫地了,甚至还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于你个人于你整个沫氏一脉而言,可都有着不小的影响。”

        “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我劝你还是再慎重考虑一下,若是现在收手的话,那老夫尚可当你是在开玩笑。”

        沫八喜却是异常坚定的道:“黎长老,请您开始吧。”

        既然沫八喜如此的坚定,黎长老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对其他两位长老看了眼后,便是对沫八喜点了点头。

        然后,黎长老看向了冯德,道:“既然你们冯氏一脉有意出手的话,那这一次的考核就由你们冯氏一脉来出手吧。”

        “按照我们天香楼的楼规,第一战应由一名法相境五重者出手。”

        “冯德,你是法相境七重,这次你就不用出手了,让你们冯氏一脉派个人过来吧。”

        冯德阴森冷狠地看了沫八喜一眼,嘴角一扬,划出了一抹阴险无比的冷笑出来。

        用玩味戏虐的目光扫看了看叶川之后,才笑着出声:“行呐,既然某些人狂妄自大到这种地步,那我冯氏一脉就给他好好的上一课。”

        “毛都没有长齐,就妄想要一步登天?”

        “当一个人实力配不上野心的时候,那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冯德话音刚落,马上便有一道洪亮有力的声音附和了起来。

        “对,狂妄之徒,那就都送他一个死字!”

        “这一战,就交给我来吧!”

        随着话音,一道年轻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到了擂台之上。

        来人看起来,年纪也就是二十五六的样子。

        气宇轩昂,风度翩翩,气势非凡。

        一袭白色的战衣,倒是极彰显他的帅气。

        剑眉犀利,眼神凌厉,眉宇间透着一股极狂极傲的神色。

        一看此人,就知道是一个极为桀骜不驯之辈。

        骨子里,都透着一股极其的傲慢。

        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境界倒不算是高,仅仅只有法相境三重罢了。

        虽然境界来说,并不算是高。

        但完全可以感觉得出来,实力极为的强横。

        恐怕实力,是不亚于法相境五重的存在。

        看到来人,众人一片惊哗。

        许多人都向来人投来了异常崇拜的目光。

        显然,这名白衣少年在天香楼的名气很大。

        绝对是个惊艳绝绝的天才之辈。

        这个年纪,这个境界,就已经足够妖孽了。

        叶川目光淡冷的落在了来人的身上,打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