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75章 锁魂针

第275章 锁魂针

        冯天龙足足飞出去了百丈远后,才重重的砸倒在地,还在地面之上滑行了数丈,最后才停了下来。

        狼狈不堪到了极点。

        身体还没停稳,冯天龙已经是在那里大吐着鲜血。

        饶是他身上有一件下品天宝的战衣,手中的剑也是下品天宝的层次。

        光是这两件天宝的相助,都足可以令他的实力强大上许多。

        所以,一般的法相境一重,也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可饶是如此,冯天龙依然是被叶川一剑给打成重伤,一时倒地不起。

        冯天龙满脸痛苦地在地面之上奋力的挣扎,可是全身就像是散了骨架一般,根本站不起来。

        越挣扎,越痛苦,嘴里的鲜血也涌出得更多。

        冯天龙这辈子,可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受过这么重的伤。

        一剑,仅仅只是一剑,竟然将他打成如此境地。

        这可还是有下品天宝战衣的保护,抵御掉了相当一部分的力量。

        否则的话,那更是不堪设想,甚至有可能这一剑就可以要了他的命了。

        虽然,的确有他疏忽大意的成分在里面。

        但更重要的还是——

        对方的实力太强。

        冯天龙瞪大双眸,死死的盯着叶川,表情极其地复杂了起来,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一时间,冯天龙也是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他脑海中,还在努力地回忆着刚才交手的情况——

        刚才的剑,好快。

        剑威的层次,远在自己之上。

        甚至是——

        武道的层次,也远在自己之上。

        这怎么可能的事情?

        对方的境界明明才化龙境六重,明明远不如自己的。

        剑道在自己之上也就罢了,武道怎么也在自己之上?

        而且对方手中的剑,看起来也普通得很,感觉连法品都不算,更不用说天宝。

        可刚才一剑的威力,却是大到那等匪夷所思的恐怖地步,这到底怎么做到的?

        整个擂台,此时万籁俱寂。

        所有人都被惊震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沫氏一脉的那众少年天才,看向叶川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崇拜和炙热之情。

        尤其是先前围堵在石灵儿院落前的那些人。

        先前那些人对叶川就有了几分佩服。

        现在嘛,自然是加深了许多,佩服之中又滋生出了几分崇拜之情。

        心中多少还有些担心的石灵儿,也才暗松了口气。

        她的未婚夫叶川,果然是极为不凡。

        她修炼的速度虽快,但是实力上面来说的话,就很平平了。

        也没有多少的实战经验。

        看来,她需要更加的努力才行,才能够去追赶得上叶川的步伐。

        石灵儿已经暗握了握拳头,暗暗发誓。

        “你到底是谁?”

        “除了乾耀天,我实在想不出来,乾元洲还有如此厉害的少年天才出来。”

        “你若不是乾耀天的话,那也必然是五大府的少年翘楚。”

        “你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透露,是在怕什么呢?”

        冯天龙咬牙切齿地瞪着叶川再次的怒问了一句。

        他还是不能够接受,他竟然败给了一个境界在他之下,年纪比他小的人。

        这一点,是他难以接受的事情。

        所以,他现在就想知道,叶川到底是何方神圣。

        整个乾元洲传得最盛的,也就是五大府的那五位最强少年天才。

        其中,又以乾耀天为首。

        所以,冯天龙要比的对象,那也只能是乾耀天。

        除此之外的话,他的确是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叶川冷看着冯天龙,轻笑了一声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辈,不值一提,说出来你也不知道的。”

        “你们天香楼,也不会有我的情报存在。”

        “你既然想做个明白鬼,那我也不妨告诉你。”

        “我,姓叶名川,柳叶府人士,应该还算是柳叶训练营的首席学员。”

        嗯?

        叶川?

        这个名字,在场的确没有任何人听过。

        冯天龙自然是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但对柳叶府,倒是知晓。

        一个在乾元洲百府中向来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府罢了,排位垫底的府。

        柳叶府除了百年前走出了一个云腾飞还马马虎虎之外,近百年来可就没有再走出过什么像样的天才。

        没想到这一次却——

        冯天龙深皱眉头,一脸狐疑的样子瞪看着叶川,道:“柳叶府那种贫瘠落后羸弱之地,什么时候能诞生得了你这样的绝世天才?”

        不仅是冯天龙对此表示怀疑,现场九脉很多人都对此不太相信。

        毕竟柳叶府的确是太弱了一些,毫不起眼。

        这种地方,能诞生得出什么像样的天才呢?

        确实是让人很难相信吧。

        沫桑洪声道:“你们不用怀疑什么,叶川的确是柳叶府之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么简单的事情,一查便知。”

        “叶川现在在柳叶府的名声,还是极大的,随便去查一下就能够确认了,何需怀疑什么?”

        听沫桑这么一说,全场顿时一片哗然了起来。

        如此来说的话,那的确应该是不假了。

        毕竟沫桑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面骗大家。

        而且这种事情,太好查了。

        天香楼的情报能力,可绝对是独步乾元洲的。

        冯天龙也知道,叶川所说的没有错。

        只不过,他心中还是难以接受罢了。

        只是——

        他技不如人,现在是手下败将,又能说什么呢?

        但这口气,他咽不下。

        冯天龙努力挣扎了好一番之后,才终于艰难痛苦地站了起来。

        他拖着受伤极重的身躯,冷眸森森,幽寒要吃人一般的向叶川走了过去。

        敌意森浓,似乎看到了大仇敌一般。

        叶川冷看了冯天龙一眼,不屑地轻笑了一声道:“怎么,你还不肯认输?”

        “你若是再出手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刚才,我可还是手下留了点情,不然你根本站不起来。”

        叶川劝告的话,在冯天龙听来,无疑是犹如雷击一般的羞辱话语。

        冯天龙咬牙切齿地怒狠狠瞪着叶川,道:“哼,认输?”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觉得你配让我认输吗?”

        “我冯氏一脉之人,字典里就没有认输二字。”

        “既然上了这擂台,那就没有输字,只有死字。”

        “今天我们两个,只有可能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走下去。”

        “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呢?”

        说到后面,冯天龙竟然诡异地森笑了起来。

        看着冯天龙如此疯狂的模样,叶川也马上猜得到,这家伙恐怕是憋着什么坏招。

        不过,叶川倒是并不怕什么。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苍白无力的。

        叶川冷声道:“如果真的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下去的话,那这个人肯定不会是你。”

        “比武切磋,擂台一战罢了,倒也不必非要搞得你死我活的地步。”

        “但你非要逼我,自寻死路的话,那我也绝不会手软。”

        “不要以为这里是天香楼,你是天香楼九脉的顶尖天才,我就会怕了。”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自寻死路的念头,否则可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我并不想与你冯氏一脉为敌,但也莫要逼我。”

        能不惹麻烦,叶川自然是尽量不多惹麻烦。

        但似乎树欲静而风不止。

        叶川的话,更是让冯天龙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

        “哼哼,逼你?自寻死路?后悔药?”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敢说得出如此不知死活的话出来?”

        “别说这里是天香楼,纵然是在外面,也没有人敢对我天香楼如此说话。”

        “莫要逼你是吗?”

        “那我今天,就要好好地逼一逼你,你能耐我何?”

        “你不想与我冯氏一脉为敌,但抱歉,我要与你为敌。”

        “我早说过,上了擂台,你就休想好好收场。”

        “我劝过你的,可惜你不听。”

        话音一落,冯天龙手忽然猛地向叶川身上一甩。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靠得很近,而且冯天龙是突然发难,冷不丁的下黑手。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九根金色的细针极速地向叶川身上射了过去,速度快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九根金色的细针,可不是普通之物,散发出了极强大的毁灭气息。

        带着压倒的死亡之势,向叶川杀去。

        很多人一声惊呼之下,马上知道那九根金针是何物。

        “中品天宝锁魂针!”

        “冯天龙真的是杀红了眼了,疯了,竟然连中品天宝锁魂针都动用上了。这锁魂针,可是只能够动用九次,用次过后就报废了。没想到,冯天龙竟然会对叶川动用。”

        “也能理解,锁魂针是冯天龙最后的手段了,这可是他的保命底牌。为了颜面,动用一次锁魂针又算什么?”

        “虽然靠宝物赢了也不光彩,但也总比惨败的强吧?这个叶川,今天怕是难有命可活了。”

        “一个外人,同情他干嘛呢?他即是在挑衅羞辱冯天龙,又何况不是在挑衅我们天香楼的无上神威呢?”

        石灵儿心神一紧,手指紧拽住衣服,紧张到发颤。

        她真的替叶川捏了把汗。

        “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沫桑气愤的骂了一句。

        不过沫桑倒是依然不担心什么。

        即便是他冯天龙阴诡算计,对叶川也是无效的。

        靠一件中品天宝锁魂针就想要算计到叶川?

        显然还是想太多了。

        冯天龙此时阴狠到了极点,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死死的盯着叶川,冷煞森森,嘴里发狂似的吐了几个字出来:“给我死吧,死!”

        但——

        他的话音刚落,只感觉眼前一花。

        诡异的一幕,顿时发生。

        他定眼再一看,刚才明明还在他身前的叶川,竟然已经不见了踪影。

        速度之快,竟然完全不亚于他的锁魂针。

        锁魂针刺破叶川留下来的残影而去,却是扑了个空,并没有射到叶川的身上。

        不过锁魂针一出,针出锁魂。

        那锁魂针在扑空之后,马上风向一转,又向叶川追杀了过去。

        “后面——”

        冯天龙忽然猛的一惊,后背瞬间冰凉,渗出了冷汗来。

        他知道,叶川已经到了他的背后。

        还没等他转身过去,冯天龙就感觉一只脚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顿时,让冯天龙感觉像是被一座大山给狠狠砸中了一般似的。

        这一脚,自然是叶川赏给他的。

        但这一脚,可不简单,蕴含着剑威和武道的力量。

        所以,这一脚的力量,可也强大到了极可怕的地步。

        一脚重重砸下,冯天龙嘴巴一张,鲜血如注一般的喷涌而出,整个人再次的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