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67章 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第267章 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那灵儿在哪?”叶川忽然对沫桑问了一句。

        沫桑指了指沫氏一脉的悬浮宫殿道:“放心吧叶川,你的未婚妻我肯定会照顾好的。”

        “石小姐现在在沫氏一脉悬浮岛的第五层,叶川你别误会,倒不是我小气不肯放在更高层宫殿之中。”

        “而是目前石小姐的实力境界还比较弱,而且第五层有我比较信任的人,所以才暂时地放到了第五层。”

        “当然了,这都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

        “一年不见,想来以石小姐的天资,必定是光芒大绽吧。”

        “回头,我就会重新安顿好石小姐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叶川笑了笑,对沫桑点了点头道:“你办事,我自然是完全的放心。”

        “你安排的,肯定都是最好的,这一点我肯定是相信。”

        听到叶川如此理解的话,沫桑顿时笑了笑。

        她自然是会尽最好的去安排石灵儿的。

        沫桑也知道叶川见石灵儿心切,所以也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岩魁快点向那边飞去。

        沫桑的飞天舟才刚飞到沫氏一脉悬浮宫殿第六层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疾掠而来,落到了飞天舟的甲板之上,站在了叶川和沫桑二人之前。

        眼前是一名二十四五模样的少年,一身金色战衣倒是彰显出了几分贵气。

        这件金色战衣,一看就知道是一件品质不错的天宝战衣。

        从这名金衣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以感觉得出来,他的境界应该是化龙境九重的层次。

        气宇轩昂,气势非凡。

        给人的感觉,就是极为的强大。

        眉宇间,流淌着一股桀骜,一看就知道是个极狂傲自负的天才少年。

        这名金衣少年的天资,绝对是非凡。

        以这个年纪这个境界来说,就足可见是有多强。

        他的实力,恐怕也不亚于一般的法相境存在。

        金衣少年一脸傲世之姿地看了叶川一眼后,眉宇微微挑了一下。

        脸上,露出了些许讶异之色的对沫桑道:“沫桑,倒是不知这位是哪府的最强少年天才?”

        “如此面生,怎么没听说过?”

        “看这年纪,最多也就二十吧?境界竟然达到了化龙境六重?”

        “能跟你一起回天香楼总部,那想来应该是刚从星空古路之中出来吧?”

        “即便有星空古路诸多机缘的加成,也是相当不错的了。”

        “沫桑,你这是何意?把乾元宫的少年天才带到我们天香楼总部来是意欲何为啊?”

        “我们天香楼跟乾元宫可是早有约定,不会跟乾元宫抢夺乾元洲中少年天才的。”

        “你如此之举,是要陷我们天香楼于不义之中吗?”

        叶川眉头微皱,明显的感觉这名金衣少年有点来者不善的态势。

        话里话外,都是在横加指责着沫桑。

        也不问青红皂白,直接上来就是出言呵斥。

        显然,这名金衣少年是故意而为之的,就是想借这事来小题大做一番。

        也不管事实如何,他先把沫桑呵斥一番再说。

        如此用心,可谓有些险恶。

        对于这样的男人,叶川可是有些鄙夷不爽。

        沫桑脸色也顿时一沉,有些气愤地瞪看了金衣少年一眼,道:“冯天龙,你别在这里没事找事。”

        “我邀请我朋友来家里做个客,也碍着你什么事了吗?”

        “你若是怀疑什么,那你大可以去裁决殿告我便是,说这些风凉话干嘛?”

        “我朋友是什么来头,你自己去查就行了。”

        “现在请你,离开好吗?”

        从两人的对话之中,叶川也听得出来,这两人的关系并不好。

        冯天龙,想来应该是天香楼九脉中的一脉之人吧。

        看起来冯氏一脉在天香楼的排位应该是要高于沫氏一脉的。

        否则的话,他冯天龙怎敢在沫氏一脉悬浮宫殿前来有如此行为呢?

        冯天龙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出来,笑看着沫桑道:“我就是随便问问嘛,你这么紧张干嘛呢?”

        “我这不是好奇,乾元洲什么时候诞生了这么一号少年天才嘛。”

        “也更好奇,这个少年天才怎么就被你沫桑给勾搭上了呢?”

        “莫不是说,你沫桑对他施了什么计?”

        冯天龙的话虽然没说明,但显然是指美人计之类的。

        听着这么损的话,沫桑更是气愤不已。

        怒瞪着冯天龙道:“对呀,我就是用了美人计啊,你管得着吗?”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吧?”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关你屁事?”

        “你快点给我滚,我沫氏一脉悬浮宫殿不欢迎你。”

        冯天龙却是毫不在意沫桑的愤怒,而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道:“那可不巧了沫桑,我也是受人邀请而来的。”

        “这里虽然是你沫氏一脉的地盘,可问题是你并不是沫氏一脉的主宰。”

        “只是正巧碰到了你,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跟你一起上去吧。”

        听着冯天龙如此无赖的话,沫桑也是无语得很。

        碰上这种不要脸的人,还能怎么办呢?

        都说人至贱则无敌啊,当一个人连脸都可以不要了,那你还能怎么样?

        沫桑也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索性也懒得再多费口舌了。

        沫桑对叶川道了一句:“抱歉叶川,让你看笑话了。”

        “算了,我们别理他了,你就当他不存在。”

        “我跟他一直不对头,今天估计是诚心地想在你面前让我难堪。”

        叶川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些情况,很明显对方是故意而为之的。

        而这事的话,貌似是有点冲着他叶川而来的。

        如果说是冲着他叶川而来的话,那这里面的情况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冯天龙喜欢沫桑?

        是沫桑的追求者?

        貌似,只有这种可能,才能够很好地解释吧?

        冯天龙是把自己当成了情敌来看待,所以刚才话才会如此的说吗?

        叶川看了看沫桑,感觉上来说的话,好像就是这种情况。

        不过叶川也并没有多问什么。

        这种私事,估计沫桑也不愿意说的。

        算了,初来乍到,叶川也不想招惹什么麻烦。

        叶川来天香楼,也只是为了见一下灵儿的。

        其他的事情,叶川都不想理会,自然更不想有麻烦找上门来。

        见下灵儿之后,叶川便会准备离开。

        能忍,就则忍吧。

        叶川带着叶川上了第五层宫殿,冯天龙厚着脸皮地嘴了上来。

        这副无耻的嘴脸,倒是在他身上演绎得不错。

        沫桑和叶川并不想搭理冯天龙,可是冯天龙却是有点不依不饶的架势。

        冯天龙轻笑了一声,又对沫桑道:“沫桑,都不给我介绍一下你朋友吗?”

        “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落落大方的姑娘家,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小气呢?”

        “不仅是小气,还有点不懂礼数啊!”

        “带个外人来天香楼总部也就算了,也不介绍一下,不打声招呼?”

        “你这,可是会让外人笑话我们天香楼呢。”

        沫桑都懒得再理会冯天龙,介绍个屁。

        跟他冯天龙有什么好介绍的。

        愿意介绍的人,沫桑早就介绍了。

        “呵呵,这一年不见,别的地方没大,脾气倒是明显见涨了许多嘛。”

        “你要是把这大脾气放到其他地方增涨的话,那岂不是更好?”

        “毕竟,你某些地方的发育,可不算特别的好。”冯天龙又笑着说道。

        “你——”

        这话,顿时让沫桑气结,即羞又怒。

        她自然听得明白,冯天龙所说的某些地方是指哪里。

        这个不要脸的臭流氓,怎么不去死?

        本来沫桑对冯天龙就有气,现在气更大了。

        怒狠狠地瞪着冯天龙,冷声厉道:“你若再出言不逊,对我不敬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但这番威胁的话对冯天龙来说,显然并没有半点的作用,起来到一丝的威胁。

        冯天龙反倒是开心笑了起来,一脸打趣玩味地看着沫桑,笑呵呵的道:“行呐,那太行了沫桑。”

        “说真的,我可就喜欢你对我不客气,越不客气越好。”

        “你要是对我客气的话,那我浑身都难受啊!”

        “不管你是正经地对我不客气还是不正经地对我不客气,那我都喜欢啊!”

        “你要是想正经地对我不客气,要对我动手的话,那我真的不介意跟你‘切磋切磋’,让我给你量量身材,看看一年不见是不是发育得更好了一些。”

        沫桑的脸,顿时有些绿了起来。

        双眸中,涌动着浓浓的怒火。

        如此调戏污秽的话语,她怎么听得下去?

        虽然沫桑也知道冯天龙就是这种嘴花大咧的性格,喜欢开一些大玩笑,喜欢调戏打趣自己。

        但之前的话,至少还懂得一点分寸,不会把话说的太过。

        但是今天,显然是一点都不掌握分寸。

        今天他冯天龙就是故意的要让她在叶川面前出丑的。

        这份险恶的用心,沫桑又岂会不知道?

        沫桑可不想在叶川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可不想弄得叶川不愉快。

        叶川肯来跟她来天香楼总部,可完全是因为石灵儿在这里。

        所以,冯天龙现在的搅局,让沫桑即是不爽,又不由有些担忧了起来。

        怕叶川会有一些想法。

        本不想多生事端的叶川,此时也有些看不下去。

        叶川一把将沫桑拉到了身后,直面冯天龙,脸上涌出了几抹冷怒不悦之色。

        冷眼看着冯天龙,似是一把锋利的宝剑。

        透着一股凌厉的锋芒。

        在如此的锋芒之下,刺的让人很难受。冯天龙自然也不例外。

        他很不喜欢被人用如此的眼神看着,如此的表情视着。

        而且刚才叶川的举动,也让他冯天龙极为的不爽。

        冯天龙可是一直在追求沫桑,也一直积极的在推动着两家高层同意这门婚事,一直在为这事而努力。

        他冯天龙可是沫桑的忠实追求者,他可追了沫桑好几年呢。

        只是一直都未果。

        现在,看到别人的男人跟沫桑相处的如此亲密,自然是让他怒火中烧,愤恨不已。

        冯天龙怒狠狠的瞪着叶川,用力的咬了咬牙,扭了扭脖子,摆出了一副凶相出来。

        冷笑一声,道:“小子,你的手最好给我放干净一些。”

        “你若是再敢碰沫桑衣服一下的话,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你小子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跟沫桑是什么关系吗?”

        “这里没有你什么闲事,识趣一点的话,就赶紧的给我滚到一边去,别掺和什么。”

        “天香楼,可还轮不到你一个毛头小子来撒野。”

        “你若敢胆跳叫一下,我保证你不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