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57章 践踏拓拔一族的尊严

第257章 践踏拓拔一族的尊严

        拓拔族长,以及拓拔一族的众长老强者,此时都带着滔天的愤怒而来。

        特别是当他们看到被叶川手里拎着的拓拔玉莹和拓拔青盘之后,个个都怒火中烧,表情狰狞,阴狠到了极点。

        目光都死死地盯着叶川,阴森发寒,幽冷至极。

        神色,也都有了几分凝重之色出来。

        特别是看到桅先生一行人摆出了看好戏的姿态站在不远处。

        如此的情况,都让拓拔一族的众强者莫名其妙,很是疑惑不解。

        气氛,诡异阴森,而又显得极其压抑。

        “他是叶川!”

        一道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拓拔一族中终于有人认出了叶川来。

        此话一出,也顿时令得拓拔一族众人一片诧异惊哗。

        看向叶川的眼神,也都变得诡异古怪了起来。

        极为的诧异,难以置信。

        是叶川?

        失踪一年之久的叶川?

        拓拔一族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拓拔一族那众强者却是知道,叶川是去了星空古路。

        如此说来,叶川是从星空古路活着走了出来。

        他拓拔一族的拓拔玉莹也从星空古路活着走了出来。

        他们是怎么发生了冲突?

        而且——

        才不过短短一年时间不见,叶川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化龙境五重的境界?

        这还是人吗?

        一年提升十几个境界?

        这世间竟有如此之妖孽?

        拓拔一族的众强者都用极古怪质疑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叶川,但铁一般的事实摆在面前,也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用妖孽逆天,的确是已经远远不足以来形容叶川。

        拓拔一族的族长走了出来,他身上散发着极强大的气息。

        他周身的一片天地,仿佛都被他的气息震得微微颤抖着。

        足可见,他的气息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这可是一尊法相境的存在。

        光是这气息,就足够的强大吓人。

        化龙境的武者面对法相境的存在,那简直就犹如是面对一座大山似的。

        这种压迫感,让人抬不起头来。

        拓拔族长冷幽深邃无比的幽幽盯着叶川,道:“你就是叶川?”

        叶川淡冷地回了两个字:“正是。”

        拓拔族长幽声再起:“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当真是了不起啊!”

        “真没有想到,我们柳叶府竟也出了你这么一个旷古神才,惊天妖孽。”

        “短短时间,你竟然就已经提升突破到了化龙境五重的层次。”

        “如此的修行速度,当真是匪夷所思,怕是放眼整个乾元洲,也无人能及了吧?”

        “放在我们柳叶府,那完全是闻所未闻,空前绝后。”

        “纵然是百年前横空出世的云腾飞,也远没有办法与你一比。”

        “而且你出生如此的贫寒卑微,却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地步,当真是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你叶川,说是天之骄子,气运之子,都不为过。”

        “你若许,可以成为我们柳叶府这万年来,甚至百万年来的第一人。”

        拓拔族长倒是有点不按常理出牌似的。

        他并没有对叶川问罪之类的,反倒是一开口便是一连窜的赞许夸奖之词。

        而且用词之高,都达到了极点。

        这番话,倒是把拓拔一族的众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完全不明白拓拔族长这演的是哪一出啊!

        叶川都打上了门来了,族长他老人怎么还反倒捧起了对方来?

        这不合理吧?

        听是好听的话,但是叶川却是并不在意半分。

        叶川冷看着拓拔族长,并未出声。

        等着他的后话。

        叶川知道,拓拔族长不会只是说这些好听话的。

        果然,赞许了一番之后,拓拔族长继续的道:“叶川,我们拓拔一族与你之间,应该是素无仇怨。”

        “倒是不知,今天是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显然,拓拔族长的话里,有几分示好之意。

        很明显,拓拔族长并不想跟叶川撕破脸。

        所以此时,话都还比较客气。

        哪怕是拓拔玉莹还在叶川手里,拓拔青盘的尸体还在叶川手里。

        拓拔族长,倒也是能忍。

        叶川冷声道:“没有什么误会,拓拔玉莹五年前用九玄寒冥功伤我未婚妻,致命我未婚妻饱受了数年之苦。”

        “此等罪行,她刚才在柳叶广大已经如数供认,许多人都可以作证。”

        “至于说这一位嘛,他要替拓拔玉莹出头,欲要杀我,结果死在了我的剑下。”

        “我今天来,一来是将尸体还给你们拓拔一族,二来是想向你拓拔一族讨教一二。”

        说完,叶川随手一扔,便将拓拔青盘的尸体扔到了拓拔族长一众人的面前。

        看着拓拔青盘的尸体被当成死狗一样扔下,这对拓拔一族是何等的羞辱之举?

        拓拔青盘那可也是拓拔一族长老团的成员,可是拓拔一族排位前几的实权人物。

        一定程度上来说的话,那可是代表着拓拔一族的颜面。

        而现在,有人不仅杀了拓拔青盘,还如此羞辱的直接杀上了拓拔一族,还当着拓拔一族众强者的面,如此羞辱式的随手将拓拔青盘的尸体扔了过来。

        这妥妥的就是打在拓拔一族的脸。

        如此之举,自然是极大地激怒了拓拔一族许多人。

        令地拓拔一族许多人都用无比仇视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川,都是一副恨不得要跟叶川拼命的样子。

        拓拔族长脸色更加的幽深阴寒了起来。

        但他依然保持着平静。

        拓拔族长看着叶川再道:“叶川,是非黑白老夫也不多说什么。”

        “既然是我孙女拓拔玉莹有错在先,那你在仇恨在后,也情有可原。”

        “拓拔青盘欲动手杀你,技不如人被你反杀,也怨不得他人。”

        “现在既然拓拔青盘已死,这笔恩怨就此勾销如何?”

        “你放了拓拔玉莹,我们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

        什么?

        拓拔族长的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拓拔一族的众人都傻眼了,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搞错吧?

        拓拔一族何曾被人上门如此的羞辱过?

        都被人踩到了这个份上,族长他老人家还说要跟人家握手言和?

        这哪里是握手言和啊,这简直就是委曲求全,颜面扫地。

        妥妥被打爆了脸。

        不少长老也都出声反对了起来,都不理解族长大人的做法。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握手言和?

        简直是在开玩笑呢。

        这根本不像是族长大人平日的行事作风吧?

        虽然说拓拔族长拿出了示弱的姿态出来,但是显然叶川并不满意。

        叶川依然冷声道:“冤有头债有主,谁伤的我未婚妻,那我就必杀他。”

        “所以,拓拔玉莹,我必杀无疑。”

        “我之所以还没有杀她,留她一命带到你们拓拔一族来,就是想当着你们拓拔一族的面,将这件事情说清楚,解决干净,免得留下麻烦。”

        “拓拔族长,我现在就很明显地告诉你们拓拔一族,我要杀他拓拔玉莹,请问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如果你们有话说,那现在就说清楚。”

        “有什么招呼,就尽管的使出来。”

        “如果没有什么想说的,那就闭嘴,我杀完人就走。”

        什么?

        这——

        太嚣张了!

        简直是猖狂到了极点!

        这简直就是在把拓拔一族的尊严摁在地上狠狠地摩擦着,践踏着,蹂躏着。

        这对拓拔一族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凌辱到了极点。

        拓拔一族建族数千年来,可也还没有遭受到过如此的凌辱呢。

        叶川的话,自然是激怒了拓拔一族的许多人。

        一个个都双眸喷着浓浓的怒火,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看着叶川。

        拓拔族长他们一众强者,脸色也都顿时阴沉了下来,阴森难看到了极点。

        特别是拓拔族长,他本想息事宁人,本想示弱一二,平息此事。

        可是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

        “哼,叶川,你当真是太过狂妄,不可一世!”

        “你真以为,我拓拔一族是你能够撒野的地方吗?”

        “你真觉得,我们拓拔一族不敢拿你怎么样吗?”

        “你当真敢,如此不把我拓拔一族放在眼里。”

        “小子,你当真是找死!”

        一名长老怒狠狠地重重冷哼了一声,幽寒无比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叶川。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他已经不知道把叶川杀死多少回了。

        但这样的眼神,显然是吓不到叶川的。

        这声音一落,一众的拓拔一族之人,也都纷纷的对叶川愤怒出声,对叶川口诛笔伐。

        都是一副要弄死叶川的架势。

        叶川的话,显然是引起了公愤,惹得拓拔一族众人天怒人怨。

        但是叶川显然毫不在意什么。

        叶川冷看着拓拔族长,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答案一般。

        拓拔族长的脸色冷凝到了极点。

        他刚才肯示弱,本就是抱着不想跟叶川彻底撕破脸皮的心理。

        可是现在,面对叶川的逼迫之势,令得拓拔族长一时有些骑虎难下。

        若是再退的话,那——

        拓拔一族颜面真的就荡然无存了。

        可若是动手的话,那——

        拓拔一族那众长老,倒是个个义愤填膺的很,都向族长提议对叶川动手,直接开战。

        他拓拔一族怕什么?

        别人都打上了门了,他拓拔一族没有任何退的余地,唯有一战方休才对。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更好选择吗?

        显然是没有的。

        拓拔一族的众化龙境武者,也都个个战意高昂无比。

        都恨不得要出手杀了叶川而后快。

        只不过,暂时还没有命令,所以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也只能是用眼神怒狠狠的盯着叶川。

        无数道要吃人的眼神汇聚到了叶川的身上。

        拓拔族长沉默不语,似乎内心还在做着激烈的斗争似的。

        现场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一边是冷若杀神的叶川,一边是怒火喷涌到了极点的拓拔一族。

        现在,叶川是在以一人对一族。

        如此的情况,在拓拔一族的历史长河中,可都还未曾出现过。

        但是今天,却是出现了。

        而且,这个人还仅仅只是一个不满二十的少年。

        一个才不过化龙境五重的少年。

        桅先生和柳宫主二人的脸上,也颇有几分唏嘘感慨之色。

        如此的场面,别说见过了,就是听都没有听闻过。

        别说听闻过了,就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别说是柳叶府了,就算是放眼到整个乾元洲,恐怕都未必发生过。

        但是此时,却是在他们面前,真实的上演着。

        叶川,注定是一个创始历史,书写神话的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

        叶川嘴角一扬,划出了一抹冷笑道:“拓拔族长,既然你们拓拔一族这么难做出抉择,那我就不多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