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49章 三府强者认怂

第249章 三府强者认怂

        说完,周宫主不屑地冷扫了池元也他们一眼。

        虽然没说什么,但那表情,那眼神,也似乎是在警告众人:若是不想死的话,就滚远一点,胆敢掺和的话,那就死!

        面对这份威胁,池元也他们既然做好了与叶川共进退的打算,自然也有了一切的心理准备。

        自然是不惧什么。

        毫无半点畏惧,毫无半点退缩。

        大家也都拿出了剑来,做好了出手一战的准备。

        蚍蜉撼树,蝼蚁撼天。

        勇气虽可嘉,但也不过是自寻死路之举。

        如此举动,让人佩服,但也同时让人惋惜。

        明知是死还要去送,值得吗?

        为情义而死,值得吗?

        或许,也需要视情况而定吧?

        在这种明知是死还毫无半点作用的情况下赴死,是不是有点傻呢?

        人群中,一片叹息声。

        特别是柳叶府、长河府和落日府三府之人,皆是无奈,皆在叹气。

        忽然——

        轰!!!

        天香楼那名魁梧中年男子不讲武德,突然对周宫主发难。

        一个瞬间,便是直接杀到了周宫主的身前。

        根本没给周宫主任何反应的机会,待到周宫主反应过来之时,也已经来不及了。

        魁梧中年男子的一板斧猛地向周宫主劈了下去,势若劈天一般。

        这一板斧中,蕴含着武道之威,蕴含着强大的剑威,蕴含着一股绝世锋芒的力量,蕴含着一股极霸道的力量。

        一斧下去,给人石破天惊,天地暗色的感觉。

        这一斧之力,足可惊天。

        顿时让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极强大可怕的压迫力量席卷这片天地而来,瞬间笼罩这片天地苍穹。

        所有人,都深深感觉到了这一斧的可怕。

        不禁吓得心神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周宫主脸色陡然大变,仓皇之下也只能是全力的出手去挡魁梧中年男子这突如其来的一记猛击。

        砰!!!

        但显然,周宫主的实力远不是中年魁梧男子的对手。

        周宫主直接被魁梧中年男子一斧给砸飞出去了数百丈之远,狼狈无比的重重砸在了地面之上,直接砸出了一个深坑出来。

        好半晌,周宫主才一身灰尘,狼狈无比地从深坑之中飞了出去。

        只见周宫主的嘴角溢出了鲜血,脸色铁青中带着几分惨白之色。

        看向魁梧中年男子的眼神,显得异常的幽怨阴森,冷寒到了极点。

        但这一幕,看得全场顿时寂静无声。

        一众法相境的存在,也都用几分愕然的目光看向了那魁梧中年男子。

        特别是三大府的其他五尊法相境的强者,脸色都阴沉凝重了几分。

        如临大敌一般。

        显然,他们都还小看了天香楼这尊强者。

        局势,顿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魁梧中年男子咧了咧嘴,冲灰头土脸的周宫主嘿嘿一笑道:“刚才我若不是手下留情的话,你可就没有这么好受了。”

        “你实力勉强还算是可以,法相境四重。”

        “不过在我面前,还是弱了一些。”

        “怎么,你还想要跟我动手吗?”

        “再不识趣的话,我手中的大斧可不认人,等下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嘿嘿。”

        说完,魁梧中年男子还咧嘴笑看了三府其他五名法相境强者一眼。

        虽然是在笑,但却是说不出来的威胁之意。

        意思非常的清楚,不服气的话,那就来战。

        魁梧中年男子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惊震到了所有人。

        周宫主的脸色,此时难看到了极点。

        虽然说刚才魁梧中年男子是偷袭出手,突然对他发难。

        但的确实力摆在那里的。

        刚才交手之下,便让他非常的清楚,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就算是合他们六人之力,的确也未必有什么胜算。

        此人的攻击力非常的霸道可怕,绝对是个擅战之人。

        跟这种人战斗,那本身就是一件很吃亏的事情。

        如此情况,令得周宫主很是难受。

        三大府其他法相境的存在看到周宫主的脸色反应,也就知道了眼前这个魁梧中年男子并不好招惹。

        虽然说合他们六人之力,完全可以不惧一尊法相境五重的存在。

        但现在看来,眼前这名魁梧中年男子虽然是法相境五重,但是实力绝对是极为的强横。

        不能单纯地以境界去衡量。

        周宫主目光看向了乾元府和巨剑府的几名法相境存在,出声道:“几位,你们要一直站在那里看热闹吗?”

        被周宫主这么一说,两府的几名法相境存在脸色顿时凝重了几分。

        其实要说起来,这件事情跟他们两府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叶川并没有杀他们两府之人,所以他们两府也没有必要亲自出手。

        在后面支持周宫主他们,就已经是不错的了。

        若是亲自下场的话,那意义显然就有些不同了。

        现在,周宫主想要将他们两府也绑进去,用意可想而知。

        是想要集五府之力,来对付那中年魁梧男子。

        这点心思,两府的那几位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中年魁梧男子倒是豪气干云,力拔山兮气盖世。

        横眉冷眼一挑,扫向了乾元府和巨剑府的几位,咧嘴一笑道:“嘿嘿,你们几个也要想凑热闹的话,那就一起上吧。”

        “我也好久没好好地打过一场架了,他们六个还不够我大的,再加你们几个可能差不多。”

        “也免得说,我太欺负了他们,毕竟我的境界在你们之上。”

        “想掺和就尽管地掺和,我今天来者不拒。”

        “既然是我家小姐拼死都要保护的话,那我今天必定拼得一死,大战四方。”

        “我倒要看看,我今天保不保得住他叶川。”

        一边说着,魁梧中年男子还毗着牙,挥了挥手里的巨斧。

        随着他的挥动,都感觉有天地之力,有诸天之威,有苍穹之势在他的巨斧之上流淌着。

        随时都可以爆发出来,可以去劈开天地。

        都让人不禁心颤,感觉到了魁梧中年男子的强大。

        面对如此强大而又霸气的魁梧中年男子,乾元府和巨剑府的几位,脸色也有些难看。

        一时之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这事儿,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旦掺和进去的话,那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那恐怕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对方可都明确表态了,今天会拼死一战的。

        而且沫桑也是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若是他们依然还是要强行动手的话,那即便最后勉强能赢,恐怕也是惨胜,恐怕也需要付出极惨痛的代价出来才行的。

        即便来说沫桑此次是代表她个人,并不是代表天香楼。

        可问题是,真的把她给杀了的话,天香楼的人能善罢甘休吗?

        沫氏一脉的人,会善罢甘休吗?

        他们这几个动手行凶之人,恐怕沫氏一族不可能会轻易地放过他们吧?

        讲理?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绝对的道理可讲呢?

        最后要讲的,还不是拳头吗?

        要讲理,最多是天香楼不会直接对他们发难。

        可是总不能不允许沫桑的家人替她报仇吧?

        所以,这里面的诸多情况,也不得不让乾元府和巨剑府的几位法相境存在慎重的思忖了起来。

        乾元府那尊强者看向了涂长老,低声问了一句:“涂长老,你也是法相境五重的存在,此事你出不出手?”

        涂长老表情幽沉地看着乾元府那尊强者,却是摇了摇头道:“抱歉乾宫主,我虽也是法相境五重。”

        “但从对方刚才的出手可知,我也并不是他的对手。”

        “我此次是代表乾元宫而来执行任务的,你们让我不要吸纳叶川,这已经让我很为难了。”

        “现在,还要让我掺和此事,那抱歉,我不能答应。”

        “我既是奉命来此执行任务,那代表的就是乾元宫。”

        “此事,乾元宫自然不会掺和其中。”

        “你们要做什么,我不会阻止,但也不会掺和。”

        听到涂长老的话,乾元府那尊强者脸上满是阴霾。

        但又能如何?

        他可命令不了涂长老什么。

        既然涂长老不肯出手的话,那他们也没有多少把握可以与那魁梧中年男子一战。

        所以,乾家那尊强者,也只能是对周宫主摇了摇头,道:“此事我乾元府不掺和。”

        乾元府宣布不掺和了,巨剑府自然也顺势而为,也表示不掺和。

        对于如此的情况,周宫主虽然很气,可是又能说什么呢?

        这件事情本身就与乾元府和巨剑府无关的。

        而且也不是牵扯到五府联盟的大事情,的确也触发不了五府联盟的盟约之类。

        所以,周宫主也只能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看向了其他几人。

        大家都颇为无奈。

        现在只有他们六人,真要战的话,他们感觉输面很大。

        在如此的情况下,他们还敢继续再战吗?

        那魁梧中年男子倒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的样子,挥了挥手里的巨斧,冲周宫主六人咧了咧嘴道:“你们六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叽叽的。”

        “到底还打不打了,是个爷们就痛快一点,赶紧的给个明话。”

        “要打的话,就赶紧的,我真的手痒痒的很,想要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

        “不打的话,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和表情了,我可没有这个闲功法跟你们玩对峙的游戏。”

        “你们若是再不说话的话,那我可就直接动手了,不等你们了。”

        魁梧中年男子的话,令得周宫主六人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

        他们完全相信这魁梧中年男子的话,刚才他可是不讲武德的直接偷袭出手呢。

        这种人,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的?

        周宫主六人眼神相商了一番之后,也只能是摇头无奈。

        周宫主目光幽森到了极点的死死瞪着叶川,咬牙切齿的冷声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有人拼命护着你。”

        “但护的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

        “你杀我三大府的人,这份血海深仇,是绝对不可能轻易过去的。”

        “今天就先放你一马,回头再来找你算一算。”

        “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你的命,我们三大府要定了,走着瞧吧。”

        说完,周宫主才一挥手。

        三大府的强者,才离开了。

        马上,三大府的人,怒气冲冲的全部离开。

        送走了三大府的人,众人也都才暗松了口气。

        都替叶川感到福大命大。

        所有人都以为叶川今天是必死无疑的局面呢。

        三大府的人出手,他叶川还有命可活?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半路杀出来了一个沫桑,以命相拼的救下了叶川。

        这真的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就连叶川也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