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48章 义字当头,为之而死

第248章 义字当头,为之而死

        话一说完,剑已经握在了沫桑的手中。

        玉剑一挥,剑气涌动,战意森浓。

        这时众人才猛地发现,沫桑的境界,竟然已经达到了化龙境八重的地步。

        身穿极品天宝战衣,右手持下品天宝剑,左手握定神笛。

        此时的沫桑,犹如一尊临世的女战神一般。

        她这一身的天宝,着实是让人羡慕的流口水。

        哪怕是乾耀天此时都感觉有些羡慕的眼红了起来。

        他身上,也不过才一件天宝,而且还是下个品。

        沫桑身上,可是一件极品天宝,一件中品天宝和一件下品天宝。

        三件天宝于一身。

        别说是在场的化龙境了,就是那些法相境的存在,也都个个看得流口水。

        一般的法相境,能够拥有一件下品天宝,那已经是不错的了。

        沫桑的境界虽然不高,但是在三件天宝的衬托之下,也让她的气势达到了极强的地步。

        很显然,沫桑给人的感觉,实力绝对达到了法相境的层次。

        只不过——

        饶是如此,跟周宫主他们一比的话,那就还差得远了。

        “哼!”

        沫桑一动手,她身后那名魁梧的中年男子鼻孔出气,发出了一声犹如野牛般的蛮吼声来。

        气势凶煞,怒狠狠地瞪着周宫主他们道:“敢动我家小子,我弄死你们。”

        “想打架,老子来陪你们玩。”

        说话音,一柄巨斧扛在了肩膀上。

        这斧头,得有他半个人大。

        看起来显得硕大无比,威武霸气,远比一般的武器要大上好几倍。

        如此巨大的斧头,自然也会给人一种极强的震慑力。

        看的,都不禁让人心头发寒。

        这魁梧中年男子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滔天的煞气,犹如一尊凶神一般。

        不得不说,这魁梧中年男子的气势真是有够强大。

        足可以震慑全场,盖压所有人。

        他这境界,最少都应该是法相境五重,甚至有可能是法相境六重。

        就算是法相境五重,但给人的感觉,他的战斗力极强。

        战斗力,可不能够单纯地以境界去衡量。

        涂长老也是法相境五重,但他明显就感觉他不是那魁梧中年男子的对手。

        周宫主六人此时的脸色,都阴郁难看了起来。

        冷沉着脸,死死地盯着沫桑二人。

        周宫主气急败坏地怒吼出声:“沫桑小姐,你真的要掺和我们五大府的事吗?”

        “即便是你个人的名义,可你想清楚了后果吗?”

        “你真以为我们会因为你而罢手不成?”

        “真动起手来,那你若是有什么损伤,可就怨不得我们,你们天香楼也无话可说。”

        “我们与他叶川,是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没有任何调解的余地。”

        “你沫森小姐,还远没有这个资格和能力。”

        “做事之前,还是先好好想想后果的为好,莫要冲动糊涂,否则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

        沫桑一脸决绝地道:“我想得很清楚,也说得很清楚。”

        “叶川是我的朋友,我断不可能会见死不救。”

        “既然叶川不愿意加入我天香楼,那我便陪他一战便是。”

        “今天是我个人的私事,与天香楼无关。”

        “你们有这个实力杀我,我不怨任何人。”

        那名魁梧中年男子咧嘴森笑了笑,道:“我也代表我个人,誓死与我家小姐同进退。”

        周宫主他们气得脸都绿了。

        沫桑和那名魁梧中年男子执意要掺和进来的话,那这件事情的确就麻烦了。

        沫桑的话,周宫主他们可以不放在眼里,并不用理会什么。

        但是那名魁梧中年男子的实力,显然是远在他们之上的。

        就算是他们六人合力,也未必就是那名魁梧中年男子的对手。

        这一点,周宫主他们也不得不慎重的考虑,确实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而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道靓丽的身影走了出来。

        声音虽然并不洪亮,但语气却是异常坚定的道:“我也愿意以个人的名义,誓与叶川共进退。”

        “你们三大府的人,简直欺人太甚了一些。”

        “你们这些活了大把年纪的法相境存在,竟然联起手来欺负一名少年,不觉得羞愧吗?”

        “恃强凌弱,以多欺少,你们今天真的是进行了完美的诠释。”

        一道道目光诧异地落到了这道靓丽的身影身上。

        在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替叶川说话,那不是找死吗?

        这真需要莫大的勇气。

        这道靓丽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慕雨流姻。

        长河府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无奈苦涩地摇头。

        想要阻止,已经晚了。

        现在慕雨流姻已经走了出去,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去拉回来。

        不然恐怕会被三大府的人误以为他们长河府也要掺和此事。

        他们长河府虽然说在乾元洲百府之中实力算得上是排名靠前的,可是要说掺和这事,那可是远没有这个胆子的。

        不少人都暗暗的佩服着慕雨流姻的勇气,同时也羡慕起了叶川来。

        先是沫桑要誓死替叶川出头,誓死保护叶川。

        现在,又是长河府慕宫主的千金慕雨流姻也要与叶川共进退,要把命绑在叶川一起。

        这明摆着就是送死的行为。

        要与叶川一起赴死。

        这可不仅仅是英勇,是胆魄,更是真爱吧?

        沫桑和慕雨流姻二人的姿色,那自然是不用多说的,绝对是冠绝乾元洲的层次。

        所以呀,自然是看得让众少年心中都说不出的羡慕。

        不过,也确实是羡慕不来的吧。

        叶川的绝世妖孽神资,谁能与之媲美?

        周宫主六人自然懒得多看慕雨流姻一眼,完全不会放在心上。

        多一个小丫头片子,对局面不会构成任何一丝的影响。

        毕竟沫桑只有一个,天香楼也只有一个。

        乾元洲除了天香楼能够被他们五大府放在眼里之外,其他任何势力在五大府面前,都不值一提。

        长河府的公主而已,他们自然是不会多看一眼。

        就当是多了一个蝼蚁。

        在慕雨流姻走出来之后,马上又有几道身影同时的走了出来。

        正是池元也、柳诗音和江凡三人。

        柳宫主和桅先生二人见状,脸色也不禁陡然大变,脸上的肌肉狠狠地一阵抽搐。

        特别是柳宫主,柳诗音可是她的宝贝女儿啊!

        他可是视柳诗音如命,他怎么能够让柳诗音去冒这份风险呢?

        可是现在,柳诗音已经走了出去,他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柳宫主只能是急声喝道:“诗音不要胡闹,快回来。”

        “你想救叶川的心爹很清楚,爹也想啊,可是我们都远没有这个实力。”

        “你这样冲出去,不过是平白无故的送死罢了,不要犯傻。”

        桅先生也喊着池元也和江凡回来。

        特别是池元也,那可是可以被乾元宫录取的,这对柳叶府来说,可是极大的荣耀。

        柳叶府百年来,可也仅仅只有两人成为过乾元宫的弟子。

        所以,桅先生自然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池元也他们出去送死。

        但心中,其实又欣赏池元也他们的义气之举。

        做人,最重要的是情义二字。

        重情义之人,那未来才能够为柳叶府,为柳叶训练营带来无上的荣耀。

        如果不重情义者,就算是日后成就再大,恐怕也不会回馈柳叶府和柳叶训练营半分。

        那又有何意义呢?

        可是眼下的情况——

        唉!

        着实是让柳宫主和桅先生两人欲哭无泪。

        叶川已经是身陷死亡的漩涡之中,现在池元也他们三人也傻傻地冲了出去。

        若是这四人都死在了周宫主他们手中的话,那对柳叶府而言损失就是无比的巨大。

        但此时,柳宫主和桅先生又能怎么办呢?

        他们又能够阻止什么?

        最后,又有一人走了出去。

        正是丁宏。

        丁宏一脸的毅然决然,也不顾落日府众人的反对,还是无畏生死的走了出去。

        慕雨流姻、池元也、柳诗音、江凡还有丁宏。

        五人皆是一脸无畏无惧,一脸坚定决绝的站在那里,一副誓与叶川同生死的样子。

        沫桑一脸的欣慰,很是欣赏的看了慕雨流姻五人一眼。

        心中对这五人的好感,陡然剧增,多了几分赞许之色。

        心中,也有几分敬佩之意。

        能够在这个时候,悍然出来赴死者,那是绝对重情义者。

        叶川,值得他们如此做。

        沫桑也很替叶川感到高兴。

        叶川虽然不善交友,朋友不多。

        但每一个,都是真心的朋友,都是愿意把命托付给叶川的人。

        朋友不在多,有几个真心的,那便是足以。

        这一点,也是现场很多人都羡慕和佩服叶川的地方。

        就这一点来说,的确是不得不佩服。

        人生能够有如此几个真心的朋友,能够为自己连命都不要的朋友,确实是很难啊!

        就连乾耀天也不得不心生佩服,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乾耀天可谓广交天下豪杰,朋友无数。

        可是,他扪心自问了一下,在他生死危难的关头,在明知道会死的情况下,又有几个人敢站出来与他同生死共患难呢?

        乾耀天没有把握,可能一个都没有吧。

        这或许,就是他叶川的人格魅力所在?

        如此的情况,着实是让很多人都颇为的诧异。

        就连周宫主他们,也不禁多看了池元也他们几人一眼。

        明知不可为而为者,是为勇。

        明知是死而赴者,是为义。

        又勇有义者,乃侠之大者,义之大者。

        沫桑能够站出来,叶川多少还是可以预料的到的。

        但看到慕雨流姻他们五人也都如此不畏生死的站出来后,还是让叶川微有些意外吧。

        心中一片暖暖的。

        叶川也没想到,大家可以为了他悍然赴死。

        这份情义,重如泰山。

        深深的印刻在了叶川的内心深处,让叶川很是感动。

        大家有这份心意,就已经很好了。

        叶川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几分浓浓的笑意出来。

        “哈哈哈!”

        “我叶川能有你们这几个真心的朋友,便是足矣!”

        “从今往后,我叶川便会以死相交于你们。”

        “今天,我很开心!”

        叶川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心情说不出来的舒畅愉悦。

        痛快啊!

        人生,当如此。

        看到叶川竟然还能够如此放声大笑起来。

        不少人都用极怪异的目光看着叶川。

        哼哼!

        周宫主冷笑不已的看着叶川,道:“死到临头了,竟然还能够笑的出来?”

        “小子,你的心倒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既然你想笑,那就继续笑吧。”

        “也正好,让我们送你归西,让你可以‘含笑九泉’。”

        “小子,你可千万别停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