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16章 梦境?幻境?

第216章 梦境?幻境?

        沫桑的话,给了池元也他们一些激励和信心。

        尤其是池元也和丁宏,论实力而言的话,他们在这里恐怕是垫底的层次。

        慕雨流姻的实力,都比他们要强上不少。

        沫桑和叶川就更不用说什么了。

        叶川的目光,落到了九重境上,看到是看不出什么花来。

        叶川又对沫桑问了一句:“一二三重境上的一些具体的情况你知道吗?”

        “上面会有怎样的凶险考验存在?”

        叶川显然是在替池元也他们三人问。

        沫桑摇了摇头道:“具体一些的情况我倒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凶险但也值得冒险。”

        “机缘有多大,凶险就有多大吧。”

        “一切,还得看各自的造化之类的。”

        “针对每一个人,应该都不同的。”

        “据说,每一个人看到的九重境,都是不尽相当的。”

        “每一个人进去,也都会是单独的接受考验,没有办法跟其他人联手。”

        “完完全全地靠自己,别人给不了任何一丝的帮助。”

        说着,沫桑的目光落到了池元也三人的身上,道:“你们量力而行,尽可能地去闯吧。”

        “最差的情况,第一重境应该要闯过去。”

        “获得第一重境的机缘,也就还不错了。”

        “至于后面第二和第三重境,你们可以根据第一重境的情况再来自行决定要不要再去拼。”

        “既然已经闯到了最后,来到了这九重境前,如果连第一重境都不去闯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一些。”

        “万年才能等一回的机会,值得用性命去冒一冒险。”

        池元也三人都重重的点了点头。

        的确是如此。

        值得他们拿命去拼。

        进入星空古路,大家都是已经做好了拿命拼的准备。

        没有道理说,到了现在还退缩了。

        再不济的话,第一重境肯定是要去拼一拼的。

        叶川也拍了下池元也和丁宏二人的肩膀,给他们一些鼓励。

        叶川的目光扫看了下四周,站在这里的,都是刚才从噬骨墓中活着走出来的人。

        柳叶府的其他人,都不在。

        柳叶府那么多人,竟也只有他和池元也二人走到了这里吗?

        其他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除了已经确定死去的,还有不少可都是没有消息的。

        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叶川最关心的,自然还属柳诗音和江凡二人。

        他们本身来说实力境界就弱,本身就没有什么优势。

        星空古路对于他们而言,本身就是一份极大的考验。

        他们能否活着从星空古路中走出去呢?

        叶川也没有什么把握吧。

        刚才一路也没有再见到二人,着实是让叶川有些许担心。

        叶川还想到了两个人,拓拔一族的拓拔九锋和拓拔玉莹。

        拓拔玉莹是伤害灵儿的凶手,叶川可是一直都想要找她拓拔玉莹报仇呢。

        本来叶川想着,若是在星空古路上遇到的话,那就先找他算一算账。

        但只可惜,一路上都没有再遇到过。

        池元也也看出来了叶川的心思,知道叶川是在担心柳诗音和江凡二人。

        池元也幽叹了口气,对叶川道:“如果柳诗音和江凡二人不太冒进的话,那或许还是有希望可以活下来的。”

        “柳诗音身上应该是有一些保命的手段,倒不用太担心。”

        “倒是江凡,确实是不太好说吧。”

        是啊!

        江凡的性格叶川是知道的,跟他差不多。

        也是那种为了梦想目标可以不顾生死的那种,心性坚定不移,绝对不会轻易退缩的。

        他进入星空古路,就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凶险,做好了死的准备。

        他做好了拿命去拼机缘的一切准备。

        江凡还没有什么保命的底牌在身上,他的情况的确是很危险。

        不过——

        若是江凡能够闯得过去,能够活着从星空古路出去的话。

        那对他来说,未来是不可估量的。

        他各方面都会得到一个质的提升飞跃。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叶川也只有在心里祝福他吧。

        已经开始有人踏入了第一重境之中。

        大家的战意都无比的高昂,都没有退缩的道理。

        所以,也都纷纷地向第一重境而去。

        乾耀天也没有多犹豫,领着五大府,现在应该说只剩下四大府的人一起进入了第一重境。

        很快,就只剩下了叶川他们几人。

        看来大家都很无畏,都有一颗强大的强者之心。

        这对池元也他们,更是一份激励。

        别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他们又何尝做不到?

        “走吧,我们也进去!”

        叶川对众人道了一句。

        一行五人,也便没有再多迟疑,马上向第一重境飞了过去。

        一靠近第一重境,叶川他们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吞噬了进去,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至此,这片天地也重新恢复了宁静。

        当叶川走出来,看到眼前熟悉无比的一幕时,整个人顿时惊呆在了原地。

        因为——

        此时的他,竟然躲在床上,从床上醒来。

        而且——

        这明明就是他的房间,他睡了十几年的房间。

        从被褥,到床,到房间里面的家具摆设之类的,都是那般的熟悉。

        也顿时勾起了叶川脑海中无数的回忆。

        这是怎么回事?

        幻境?

        做梦?

        叶川细细的感觉了一下,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并不像是在做梦,也不像是陷入了幻境之中。

        叶川豁然起身,坐了起来。

        身体由于剧烈的运动,竟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身体也顿时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痛,非常虚弱的感觉。

        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虚弱?

        叶川马上感受了一下身体,却是惊恐地发现,他的实力竟然全部没有了。

        他明明是武虚境九重,明明是身法入微,明明是剑道剑威的层次。

        可是这会,体内却是一丁点力量都没有,一丝灵气都不存在。

        而且——

        剑命泉也不见了。

        他丹田之中,是那个破碎的命泉。

        脑海深处,也没有了一丝的动静,没有了一丝的知觉。

        感觉不到了荒天宫的存在,意识也沟通不了九狱剑帝,意识也进入不了一号荒天狱中,跟小骨也没有了那份灵魂的联系——

        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好像先前拥有的一切,才是梦一样,并不是真的,所以一切都消散不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川的眉头顿时深皱了起来。

        顿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出来。

        他想起身下床,可是却发现身体虚弱得不行,根本没有力气支撑他站起来。

        只是坐一会,他就已经是全身冒着冷汗,感觉到无比的吃力。

        一阵阵的剧痛感涌了上来,要将他击倒似的。

        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冒了出来,叶川的心绪一时间竟有些乱了起来。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不像是在做梦,也不像是幻境,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好像一切都并不是假的似的。

        可是怎么可能?

        他明明是进入了第一重境之中,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家中呢?

        这不可能的事情啊!

        这一切都应该是假的才对。

        咯吱!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忽然被推了开来。

        一名衣着朴素,脸如刀削般刚毅,威严中又带着几许慈祥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

        看到叶川之后,威严的中年男子神情顿时显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叶川的身前,一脸关切地扶着叶川。

        声音中略带几分责备之意地道:“川儿,你爬起来干嘛,快点躺下去。”

        “你身子现在虚弱得很,不能够坐着。”

        父亲?

        看到眼前熟悉的身影,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叶川整个人都顿时如遭雷击一般的呆愣当场。

        心神剧颤,一时恍惚,神情愕然无比。

        死死地盯着眼前那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在梦中都不知道出现了多少回的身影。

        这三四年来,叶川一直日思夜想的身影。

        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川的父亲叶正天。

        看到父亲,叶川的心情依然是无比的激动,依然难抑心中的思念之情。

        “父亲,你——”

        叶川刚想要开口,却是被叶正天扶着躺了回去。

        叶正天打开了锦盒,里面是一枚散发着奇异香气的丹药。

        叶正天拿着丹药,小心翼翼的放入到了叶川的嘴巴里,才道:“川儿,快点把这丹药吞下去。”

        看着父亲,叶川却是一阵出神,一时忘了该做什么。

        脑海之中,诸多的念头涌了出来,交错在一起。

        一时间,令得叶川心乱如麻,思绪横飞。

        “不对——”

        叶川心中忽然猛的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

        这一幕,好熟悉啊,太熟悉了。

        这不正是自己被人废了命泉,被救回家之后第一次醒来时候的场景吗?

        父亲在喂下自己这枚丹药之后,便不辞而别的离开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事。

        后面叶川才知道,父亲是为自己去寻找恢复命泉之法。

        但最后却是死在了外面。

        这也是叶川后面一直都自责遗憾无比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父亲也不会死的。

        是他害死了父亲。

        往事如烟,幕幕涌现。

        但此时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仿佛他真的回到了四年前似的。

        “川儿,你好好的休息一下,父亲有事要出一趟门,可能需要数日才能够回来。”

        “父亲已经拜托灵儿过来照顾你了,等下灵儿就会过来。”

        “灵儿是个好姑娘,你受伤后她一直对你悉心照顾着,不离不弃。”

        “灵儿对你是一片赤诚真心,你可切莫辜负了灵儿。”

        叶正天的声音忽然又在叶川的身边响了起来。

        说完之后,叶正天便要转身离去。

        上一次,父亲这么一转身离去,没想到就是天人相隔,就是永别。

        现在,如此之事再一次在叶川的面前上演,叶川岂能够再重蹈覆辙?

        “父亲——”

        叶川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忽然猛的窜了起来,一把紧紧的拉住了叶正天:“不要走,不要走——”

        叶川忍着痛苦,极力的对叶正天说道着。

        用力的死死拽着叶正天的衣角,想要将叶正天留下来。

        可是此时的叶川,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力气恐怕不如个婴儿,哪里有什么力气。

        他根本就抓不住叶正天,声音也是犹如蚊咬一般。

        叶正天似乎并没有听到,并没有回头,而是径直的离去。

        叶川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消失在房间,大步离去。

        “父亲——”

        一股汹涌可怕的悲痛感顿时喷涌而出,瞬间便充满了叶川的胸膛心扉。

        心如刀绞,万火焚心,痛不欲生……

        啊!!!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痛苦蜂捅而上,瞬间让叶川痛的目眦尽裂,头一歪便是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