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117章 剑势极致

第117章 剑势极致

        见到叶川竟然还不认输,要继续战下去。

        不少人也是暗暗咂舌。

        这份精神,的确是值得令人钦佩和学习。

        修行,不就是需要这种不认输的精神吗?

        剑修,更应该如此。

        手中持剑,就该一往直前,勇于拔剑问青天。

        再战的结果,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叶川很快就又被那尊剑道傀儡给打退了回来。

        但对叶川而言,却是又一次的感受到了剑势的极致层次。

        领悟,又多了一分。

        感觉,又强烈了一些。

        还差一点点,就可以一举突破。

        战战战!

        叶川热血沸腾,继续出剑。

        滔天的战意之下,叶川一次次的对那剑道傀儡出手。

        虽然说,叶川一直被那尊剑道傀儡压制住,一直处于下风。

        可是问题倒也不大,叶川也并没有直接败下阵来。

        在如此的情况下,只要叶川自己不主动认输,那就不算是输。

        很快,交手便已经有一二十次之多。

        一次次的冲击领悟之下,叶川也终于是踏过了那道门槛。

        叶川此时,心神完全的沉浸在了这片虚空之中。

        修剑修心,心念的力量最为强大。

        心入剑中,剑为心动。

        剑势和极致,便是要一剑出,天地动,这片虚空都完全的融入到了这一剑之中。

        一剑斩出,虚空尽动。

        借助这片虚空地势,来将剑势提升到一个可怕的极致地步。

        这,就是剑势的极致。

        斩出的不是一剑,而是一片天地,一片虚空。

        而是无尽之力,无穷之势。

        一切得势,都为这一剑所动。

        如此,才能够达到极尽可怕的地步。

        此时——

        叶川再次出剑。

        剑一出,便让叶川有种凌于这片天地虚空之上的感觉。

        以‘神’的手段,来将这片天地虚空的无穷力量威势,都调动起来,为剑所用。

        最后,一剑斩出,虚空尽动。

        与那尊剑道傀儡的剑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

        犹如是两座大山狠狠撞击似的。

        顿时爆发出了极可怕的能量。

        强大的力量之下,叶川更胜一筹,直接将那尊剑道傀儡给打飞了出去。

        剑道傀儡毕竟是死物。

        在掌握了同样的剑势情况下,显然是不敌叶川。

        此战,到此结束。

        叶川挑战成功,闯过了这第九十一个剑阵。

        全场,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已经无人再出声半分。

        叶川的逆天之举,还在继续。

        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挡得了他叶川的前进步伐。

        叶川已经踏入了第九二十个剑阵。

        若是再能挑战成功的话,那可就一举超越了柳宫主,上升到百年第二了。

        悬岛之上。

        桅先生再次为之惊叹地点头,对柳公主道:“老了,不服老都不行呐。”

        “眼力,也都衰退了。”

        “这一点上,确实不如你柳宫主。”

        “老夫之前对叶川是严重的低估了。”

        “他的确不是能不能跟云腾飞媲美的事,而是可以轻松地超越云腾飞。”

        “再拿云腾飞来跟他比,的确不妥当。”

        “哈哈哈,我柳叶府,终于诞生了一个惊震万古的绝世神才啊!”

        “不容易啊,太不容易了。”

        “别说千年难得一见,说是万年难得一见,也丝毫不为过吧?”

        柳宫主笑着点了点头,道:“哈哈,桅老你都说不为过,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早说了嘛,叶川是九天之龙,他的潜力肯定比云腾飞还强上许多。”

        “他的上限在哪,估计我们都不敢多想。”

        “柳叶府这个小池子,太小了。”

        “桅老,我们还是应该尽快的商议一下,尽早将他送去乾元洲吧。”

        “越早的话,对他的成长就越有利。”

        “能为乾元洲挖掘出一个了不起的天才,也是我们柳叶府的无上荣耀啊!”

        “我们柳叶府,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过真正的强大存在了?”

        “本来云腾飞是有点希望的,只是可惜——”

        说到这,柳宫主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桅先生显然也不太愿意提及此事。

        马上微微点头道:“嗯是啊,叶川是我们柳叶府的希望之火。”

        “他是不能多留在我们柳叶训练营埋没了。”

        “此事,我们回头再好好商议一下,便报乾元宫那边吧。”

        柳宫主点了点头,同意桅先生的提议。

        此事,还得尽快去办。

        柳宫主甚至觉得,叶川多在柳叶训练营呆一天,都是一种浪费。

        但叶川也还仅仅只是进入柳叶训练营一个月时间罢了。

        这么短时间,要将叶川送往乾元宫的话,那感觉上——

        好像柳叶训练营封个首席学员封了个寂寞。

        这也是桅先生在犹豫的事情。

        这一点,柳宫主也知道。

        所以,也并没有多强求桅先生。

        而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远远的传入了两人的耳朵里:“桅先生,柳宫主,不知可否方便一见?”

        听到这声音,柳宫主和桅先生眉头都不禁微微皱起。

        两人自然听得出来是谁的声音。

        求剑阁主登门求见,目的如何,显然就不用多说。

        桅先生和柳宫主两人马上就想到了求剑阁主的来意,不禁对视了一眼。

        柳宫主嘴角微扬,淡淡冷笑了一声:“求剑阁现在怕是慌了吧。”

        “哼哼,早干嘛去了?”

        “非要一而再三地来招惹叶川,现在知道是惹上了一尊惹不起的大菩萨。”

        “求剑阁的丧钟,可是早已经敲响。”

        “这会才反应过来,恐怕是为时晚矣。”

        桅先生微微点了点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看了看柳宫主后,才对声音传来的方向道了一句:“求剑阁主,请过来一叙吧!”

        桅先生的声音刚落,一道身影便御空而来。

        犹如一道流光一般,很快便来到了桅先生和柳宫主的身前。

        若是平常,恐怕求剑阁主不会有太多客气。

        但是今天他求剑阁主是有求于人,姿态自然也要稍稍摆低几分。

        求剑阁主对桅先生和柳宫主二人抱了抱拳,道:“桅先生和柳宫主既然都在此,那也就省了我一趟。”

        “不然,我还得一一拜访一下。”

        柳宫主似笑非笑地看着求剑阁主,不无几分幸灾乐祸的神色。

        桅先生一脸的威严,冷肃地看着求剑阁主。

        这二人都没说话,都在看着求剑阁主。

        既然是求剑阁主主动找上门来,那就让他先说。

        求剑阁主满脸阴郁,若是往常的话,他显然不会遭受到如此待遇。

        可是今天——

        他也没有办法。

        只能是低点头,受点辱,吃点亏。

        还能如何?

        叶川已经闯过了第九十一个剑阵了。

        他求剑阁的丧钟,可是敲得越来越响。

        若不快点平息解决此事的话,那他求剑阁的未来必定是走向死亡毁灭。

        求剑阁主寒着脸,看着柳宫主和桅先生二人,道:“二位应该知晓老夫今天的来意,我们相交相识亦有数十载之久,就不用绕什么弯子。”

        “此次我求剑阁与叶川之间的恩怨,也全系我求剑阁的人而起。”

        “弈氏一脉的三人,我已经公开处决。”

        “算是向叶川表达第一份诚意,表明我求剑阁不愿意与他为敌的态度。”

        “老夫今天不请自来,贸然登门拜访。”

        “也是想请二位可以出面帮我求剑阁调解一二。”

        “柳宫主,你是柳叶府的主宰者。”

        “桅先生,你是柳叶训练营的负责人。”

        “你们二位,是我柳叶府的主宰存在。”

        “此次我求剑阁虽有错有先,但也罪不该死吧?”

        “我请二位看在我求剑阁三百年基业,为柳叶府培养了无数天才的份上,可以解救我求剑阁一次。”

        “老夫,必定感激不尽。”

        说完,求剑阁主还深深的对柳宫主和桅先生二人鞠躬行了个大礼。

        求剑阁这一次的态度和诚意,还是有一些的。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基于叶川在百剑阵上的逆天表现罢了。

        若非如此的话,求剑阁岂会轻易地低头?

        岂有可能会放过叶川?

        这一点,柳宫主显然是不相信的。

        但他身为柳叶府的主宰者,站在大的层面上来说的话,他也的确是不能够轻易的看着求剑阁这样的大势力走向灭亡。

        求剑阁若灭亡,那对柳叶府而言,的确是一大损失。

        所以此事,倒是让柳宫主显得有些为难了起来。

        帮求剑阁主吧,他心里有些不爽。

        不帮吧,对柳叶府是一大损失。

        那他这个柳叶府的主宰者,也就有责任。

        柳宫主冷看了求剑阁主一眼,摇了摇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你们求剑阁近些年来行事,愈发的嚣张跋扈,野蛮霸道,手段凶狠残忍。”

        “不少人,可都遭受到过你求剑阁的欺凌。”

        “现在,事情落到你求剑阁的头上了,就知道慌了错了?”

        “你身为求剑阁的主宰者,你不觉得你很有责任吗?”

        求剑阁主脸色一黑,看了看柳宫主。

        苦笑一声,也很无奈的样子道:“柳宫主教训的极是,此事我的确是难辞其咎。”

        “先前是我太放纵了我求剑阁的人,令得那些后生小辈,滋生出了如此傲慢心态。”

        “只是——”

        “我求剑阁是以剑立阁,崇尚的是剑道。”

        “剑修,哪个没有几分脾气呢?”

        “有些事情,老夫也确实不好多去管控。”

        “那样,只会磨掉剑修的心性,可不是一件好事。”

        哼哼!

        柳宫主冷笑了一声。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为自己辩解。

        求剑阁主,看来也并没有抱太多的诚意而来嘛。

        即是如此,那他也就懒得多掺和此事。

        柳宫主直接出声道:“叶川是柳叶训练营的人,此事你不必来问我。”

        “我只不过是个旁观者罢了,桅先生若是愿意帮你调解,那是桅先生的事。”

        “此事,抱歉,我无能为力。”

        听到柳宫主的话,求剑阁主脸色顿时一沉,阴森难看无比。

        但他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能是看向了桅先生,再道:“桅先生,我求剑阁向你们柳叶训练营输入的天才可也是极多。”

        “现在你们柳叶训练营中,可就有数百之数我们求剑阁的人。”

        “桅先生,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求剑阁毁灭吧?”

        “不请桅先生,能够帮忙从中调停一二。”

        “我求剑阁的诚意态度已经拿了出来,可以再多付出一些代价,只求斩断我求剑阁与他叶川之间的恩怨。”

        桅先生幽深的目光看了看求剑阁主。

        良久——

        才幽叹了口气,还是点头道了一句:“罢了,老夫试试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