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71章 叶川的面子

第71章 叶川的面子

        得到了叶川的许可之后,媚姬便马上起身。

        来到雅间前,对着下面忽然洪声开口:“诸位,叶川叶公子看中了这九颗寒冥果。”

        “还望大家给叶公子几分薄面,行个方便,不要参与竞拍。”

        “媚姬在此,先行谢过大家。”

        媚姬的声音顿时响遍整个拍卖会场。

        此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异彩。

        所有的目光都齐唰唰地向这个最奢华的至尊雅间看了过来。

        两边的雅间之中,也是一个个头伸了出来,努力向这边探查而来。

        大家都想要看看,这个雅间中到底坐的是不是叶川。

        叶川这半个月来在柳叶城中的名声可是极大,几乎是到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地步。

        拍卖会场中的众人,自然也都听闻了叶川的事迹。

        也知道叶川一直在天香楼中,现在是天香楼的座上客。

        而且这话,又是从媚管事嘴里说出来的。

        那自然是不会假。

        叶川撇了下嘴后,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媚姬的身边。

        叶川看了看众人,然后抱了下拳头道:“还望诸位行个方便。”

        看到叶川亲自露面之后,一片呼声响起。

        马上便有人开口道:“哈哈,既然是叶公子想要,那这个面子必须得给。”

        “本来我是想争一争的,但现在放弃报价。”

        有人带头,马上就有不少人随声附和了起来。

        “叶公子想要,谁敢不给面子?老子第一个不答应。”

        “大家都别报价了,让叶公子以起拍价拿走吧。”

        “叶公子可是我们柳叶府年轻一代的英雄,偶像,学习的榜样。今天谁敢跟叶公子争,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

        众人都纷纷的表态。

        那些原本并没有想要拍的人,也都跟着说道了起来。

        都奋力地讨好着叶川。

        看到大家都如此给面子,叶川也不禁笑了笑。

        看来——

        事情的确比他想象中的要容易上许多嘛。

        他的面子,看来是蛮值钱的。

        池元也都不禁打趣了起来,道:“叶川,你现在的面子可是价值连城啊!”

        “感觉就算是五大势力的主宰者来了,恐怕都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叶川摇头笑了笑。

        这种厚着脸皮的事情,他其实也极不愿意去做的。

        可是没有办法,除此之外,的确是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对众人抱了抱拳示意之后,叶川便是坐了回来。

        而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叶公子,拓拔一族拓拔玉莹求见。”

        嗯?

        听到这声音,叶川的眉头不禁顿时冷皱了几分。

        这可是他的仇敌。

        对于拓拔玉莹叶川可是隐忍在心。

        这个女人,忽然跑过来求见干嘛?

        “叶公子,我去赶走?”媚姬看出来了叶川的一些不悦,马上道了一句。

        叶川想了想后,还是对媚姬摆了下手道:“让她进来吧,看看她想干什么。”

        媚姬马上示意门口的侍女开门。

        雅间的门打开后,只见拓拔玉莹和邓长河二人站在门口。

        柳叶府公认的最强八大天才中的二人,一个是拓拔一族的少年翘楚,另一个是元剑宗的少年翘楚。

        这二人,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天资,都是站到了极巅的层次。

        他们二人就在叶川隔壁的雅间。

        刚才看到叶川之后,也便是登门过来拜访一二。

        对这二人,叶川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可言。

        冷看着拓拔玉莹问道:“有事?”

        对于叶川的冷脸,拓拔玉莹并没有意外。

        而是马上道:“叶公子,不知道你对我们拓拔一族的镇族功法九玄寒冥功可有所了解?”

        嗯?

        叶川的脸色顿时一沉,冷冽了几分。

        心中,一股怒火窜了出来。

        九玄寒冥功——

        这是伤害了灵儿的罪魁祸首。

        对此,叶川自然是无比的痛恨。

        现在,这个行凶的女人还敢在他面前提起此功法?

        她是何意?

        她拓拔玉莹莫不是已经查到了这件事情?

        此时在自己面前如此说,是何用意?

        叶川冷看着拓拔玉莹,冷声道:“你们拓拔一族的功法,我需要了解吗?”

        拓拔玉莹见叶川误会了,马上解释道:“叶公子莫要动怒,我并无冒犯之意。”

        “是这样的,寒冥果是九玄寒冥功极重要的修炼辅助宝物。”

        “有寒冥果的辅助修炼,那可以让我们拓拔一族之人迅速地提升九玄寒冥功的层次。”

        “我说跟叶公子说的是,这寒冥果对我的修炼极为重要。”

        “我今天晚上,其实就是为了寒冥果而来的。”

        “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浪费时间来参加今天晚上的拍卖会。”

        叶川算是听明白了拓拔玉莹话里的意思。

        冷笑了一声,道:“所以,阁下的意思是,要与我竞争一下这九颗寒冥果对吗?”

        “这个自然是无妨,我叶川的面子也不是说谁都必须要给的。”

        “能给,我自然是感谢。”

        “不能给,也很正常。”

        “毕竟这里没有人欠我叶川的,你拓拔小姐要争,那大可出价便可。”

        “至于其他,就不必多说什么了吧?”

        “我与你之间,也并不熟,以后应该也没有熟的必要。”

        “大家既然不熟悉,非亲非故非友,各凭本事吧。”

        媚姬目光幽深地看着拓拔玉莹,其他所有人都肯给叶川面子。

        倒没想到拓拔一族这位大小姐竟然跳了出来。

        如此不给叶川面子,那不是明摆着要与叶川为敌吗?

        这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呢。

        不过——

        这种事情,媚姬也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来说,拓拔玉莹可是拓拔一族的大小姐。

        位高身尊之人。

        天香楼也不好轻易的得罪。

        她若是非不肯给叶川面子的话,那也没有办法。

        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媚姬也知道叶川肯定是不会让的。

        最大不了来说的话,那就是动用天香令吧。

        只要叶川愿意动用天香令,那又有谁能够争得过他呢?

        她拓拔玉莹想争,那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而在这时,拓拔玉莹连忙地摇头摆手解释起来:“不不不——”

        “叶公子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过来告诉你一声这件事情。”

        “既然是叶公子你想要的东西,那我自然不会与叶公子来争。”

        “这个面子,我肯定还是要给的。”

        “所以还请叶公子放心,我等下肯定不会出价的。”

        叶川似笑非笑地看着拓拔玉莹。

        这个女人是故意来说这些话的?

        是想让自己欠她一份人情?

        若是换个人的话,那叶川还会感谢一二。

        就当欠一份小人情。

        可是是她拓拔玉莹的话,叶川自然不可能会感谢她。

        叶川冷笑了一声道:“原来你拓拔小姐是来向我讨要人情的。”

        听到这话里带讽的话,拓拔玉莹脸色微微显得有些难堪。

        不过,还是极力的掩饰了过来。

        对叶川微微一笑,道:“叶公子你真的是误会了,我并没有想要向叶公子讨要人情的想法。”

        “只是看到在隔壁雅间,也确实对叶公子心生佩服。”

        “所以,也是想借机过来打个招呼,顺便说下这情况。”

        “这是事实而已,并不是刻意之举。”

        “至于叶公子要怎么理解,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叶川冷声回道:“既然拓拔小姐不是这个意思的话,那就请便吧。”

        “若是拓拔小姐不肯给我这个面子,要出价竞争的话,那我叶川也必定会奉陪到底。”

        “大家各凭实力说话即可,其他的就不必多说会。”

        “当然,就算是拓拔小姐真的不出价不与我争给我叶川这个面子。”

        “我也不会感谢你的。”

        叶川的话里,显敌意不浅。

        这让媚姬他们几人也都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看得出来,叶川对这位拓拔小姐很不友好。

        这二人之间,莫不是有什么过节之类?

        否则的话,以叶川的性格,即便是对人再冷,也不至于会如此吧?

        拓拔玉莹的脸色,更加的难堪了起来。

        她本来想借这个机会来示好一下叶川,若是能够赚到叶川一份人情,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之事。

        实在是赚不到人情,能混个脸熟也是不错的。

        不能交好,最起码也不能交恶。

        可是——

        没想到她的热脸却是贴了冷屁股。

        没想到叶川对她如此的不客气。

        简直就像是看到了仇敌一般。

        上次是如此,这次更盛之。

        如此情况,实在是让拓拔玉莹有些欲哭无泪。

        更多的是疑惑不解。

        她根本没有得罪过他叶川吧?

        他叶川怎么就会对自己如此不友好呢?

        感觉她的讨好,好像还适得其返了似的。

        一旁的邓长河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的出声道:“叶公子,玉莹姑娘也是一片好意。”

        “你若真不愿意领情的话那也就算了,何必话说的如此尖酸刻薄呢?”

        “玉莹姑娘并没有说谎,此事我非常清楚。”

        “今天晚上,玉莹小姐就是冲着寒冥果而来的,也做了势在必得之心。”

        “甚至都跟我提前打好了招呼,让我必要的时候助她一臂之力。”

        “刚才玉莹姑娘在得知是你叶公子想要寒冥果,她虽然心疼不舍,但还是当即做出了决定,不与叶公子你争。”

        “玉蒙姑娘一片好心好意,叶公子不必如此吧?”

        叶川依然冷冽出声道:“抱歉,我不需要。”

        “两位,请便。”

        “若要争,那便争,仅此。”

        叶川如此冷冽的话,令得拓拔玉莹和邓长河二人脸色都很不好看。

        既然叶川已经下了逐客令,媚姬自然马上示意门口的侍女送客。

        拓拔玉莹和邓长河二人,也只能是黑着脸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雅间后,邓长河极为气愤的道:“这个叶川,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些。”

        “哼,玉莹你如此的讨好却遭到他的羞辱,着实是让人好气。”

        “既然他想你出价,那我们就出价吧,跟他争一争好了。”

        “合我们二人之力,就不信还争不赢他叶川。”

        “这口气,我都有些吞不下。”

        拓拔玉莹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算了,既然没有办法结交,那以后也不用做任何努力尝试了。”

        “虽不能交好,也没有招惹得罪。”

        “寒冥果,我们还是放弃吧,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