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60章 寅楼主的态度

第60章 寅楼主的态度

        屋内。

        “川哥,这次我们可真是福大命大啊!”

        “哈哈,这样都能逃过一劫。”

        “那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吧?”

        “求剑阁倒还真是有够不要脸的,竟然直接出动一名长老来天香楼动手,有够狠的。”

        “刚才若非天香楼寅楼主出手的话,我们就要被弈岩长老抓去求剑阁了。”

        “一旦入了求剑阁,那我们恐怕是要遭到非人待遇。”

        江凡一脸感慨的样子说道。

        他刚才的确是做了必死之心。

        就算是死,他也要誓与叶川一起。

        但没想到,吉人自有天佑。

        叶川拍了下江凡的肩膀,淡淡一笑。

        如此情况,叶川也断然是没有想到过的。

        不过——

        就算没有寅楼主出手,保命肯定也是没问题的。

        只是如此一来,倒也省了不少事。

        而且,也可以不暴露大底牌。

        对叶川而言,是一举两得吧。

        江凡又道:“川哥,你说寅楼主为何会出手救我们?”

        “站在天香楼的角度而言的话,的确是没有必要为了两个不相干的外人而去得罪求剑阁。”

        “沫小姐给你的那块令牌,可都还没有机会拿出来呢。”

        “莫不是说,寅楼主也是一位惜才之人?”

        叶川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天香楼的立足根本向来是不争世事,不插手任何势力之事。”

        “求剑阁这种大势力的事,天香楼按理肯定是绝不会插手半分的。”

        “天不天才,对天香楼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可言吧?”

        “天香楼可从不在柳叶府中招揽任何天才。”

        “此举,应该是寅楼主的个人之举吧。”

        江凡点了点头,一脸若有所思了起来。

        想了想后,又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叶川,道:“那究竟是为何呢?”

        “寅楼主也很奇怪,出手救完人后,看都没再看我们一眼就直接走了。”

        “莫不是说——”

        “寅楼主是受人之托?”

        “池大哥的面子?”

        叶川摇了摇头,道:“暂时不知道。”

        “算了,先不想这事了,先修炼吧。”

        “我们现在在天香楼,寅楼主还可以出手。”

        “可我们总归是要离开的,求剑阁必定是不会善罢甘休,还会有后续动作的。”

        “当务之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尽可能的在柳叶训练营选拔之上表现得更好一些。”

        “如此一来,我们在柳叶训练营中的地位就会更高,得到的修行资源也会更多。”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求剑阁不敢轻易对我们下手。”

        “我们不真正成长起来,求剑阁的威胁就一直存在,不会消除。”

        江凡重重地点了点头。

        唯今之计,也唯有如此。

        这份大威胁,还是得要他们自己去彻底消除才行。

        不过,现在来说应该是清静了。

        求剑阁的人应该是不敢再来。

        继续修炼吧。

        而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叶公子,江公子,可否出来一见?”

        听到这声音,叶川和江凡二人不由对视了一眼。

        听得出来,正是刚才那位普管事的声音。

        他来作甚?

        想了想,叶川还是走了出去。

        出来后,便见到普管事神情有些复杂地站在那里。

        面对这尊化龙境的存在,叶川可也并没有给他好脸色。

        而是冷声问了一句:“普管事有事?”

        面对叶川的不敬,若是平常普管事肯定会不悦。

        但是这会,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而是对叶川道了一句:“叶公子,我们楼主大人有请。”

        哦?

        寅楼主有请?

        叶川马上明白了过来。

        刚才寅楼主没有多说什么,是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什么吧?

        所以,这会让普管事来请自己两人。

        想来是想单独地聊一下。

        如此看来,那寅楼主的确是受人之托才会出手救自己的。

        只是——

        到底是受谁之托呢?

        柳叶城中,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寅楼主亲自出手的?

        池大哥有这么大面子吗?

        叶川并不觉得。

        除了寅大哥之外,柳叶城他们可不认识任何人。

        柳叶宫宫主?

        也应该不太可能吧。

        若真是柳叶宫宫主想要干涉此事,他完全可以亲自出手。

        柳叶宫虽然也一向来干涉各大势力之事。

        但也不是没有先例的对吧。

        百年前,柳叶宫不就出手保下了云腾飞吗?

        虽然情形跟百年前的确是有些不一样。

        但真要出手,其实也不无非就是一个借口说词罢了。

        重要吗?

        重要,但也不是特别重要。

        就像普管事,刚才不也是直接说天香楼不包庇罪大恶极之人嘛。

        事情,很多时候不就是靠一张嘴来说的嘛。

        既不是池大哥,也不是柳叶宫,那还有谁?

        叶川心中,很快便想到了一个人。

        “有劳普管事带路。”叶川也没有多想,马上对普管事道了一句。

        普通事对叶川二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行三人行走在天香楼中。

        天香楼很大,占地面积足有千亩。

        一路上,都有不少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叶川,或是暗中窥视着。

        刚才寅楼主强势出手,可是惹来了许多天香楼中之人的注目。

        目睹了那一幕。

        再加上,叶川本身在柳叶城中现在可是传得沸沸扬扬,被人议论纷纷。

        一时间,也是个万众瞩目的焦点人物。

        没多会,普管事便将叶川二人带到了天香楼深处的禁区之地。

        这里明显守卫禁严,严禁外人进入。

        而且还有强大的阵法禁制力量重重守护。

        令得这里,没有人能够擅闯。

        很快,三人便来到了一处清凉之地。

        寅楼主坐在一块大的玉石台上,上面摆着一个棋盘。

        寅楼主独自在下着棋,旁边还摆着一壶酒。

        边下棋边自饮,倒地是怡然自得得很。

        颇为惬意。

        普管事恭敬地对寅楼主躬身行了个礼,然后退到了一边。

        “见过寅楼主!”

        叶川和江凡二人同时对寅楼主行礼。

        寅楼主虽然不苟言笑,但却是一脸和蔼的样子。

        柔和的目光看着叶川二人,微微点头,道:“是沫小姐传讯给我,让我照料一下两位。”

        “叶公子的天资,的确是旷古罕见。”

        “柳叶府这一代年轻人中,当是无人能及。”

        “也怪不得,沫小姐会如此重视叶公子你们二位。”

        “沫小姐应该还将她的令牌给了叶公子你吧?”

        听到寅楼主的话,叶川并没有感觉到任何诧异。

        排除了池大哥和柳叶宫后,那就只有一个答案。

        那就是沫桑。

        这一点,倒也是大大出乎了叶川的意料。

        沫桑并非柳叶府之人,她也没有进入柳叶城,而是有事直接离开了。

        本来说沫桑给了令牌给他叶川,那就已经很好。

        可没想到,沫桑竟然还特意传讯给寅楼主。

        沫桑已经离开了柳叶府,这个传讯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叶川也没有想到,沫桑能把事情做到这么细致,想得这么周到。

        还真的就派上了用场。

        叶川将沫桑送的那块令牌拿了出来。

        寅楼主看了一眼之后,便是完全确认。

        点了点头道:“嗯没错,这的确是沫小姐的令牌。”

        “能够让沫小姐将令牌送出,看来叶公子你们与沫小姐的关系非比寻常啊!”

        叶川淡淡一笑。

        算是非比寻常吧。

        他这,可就又算是欠下了沫桑一份大人情啊!

        寅楼主又道:“叶公子,既然你们是沫小姐的好友,沫小姐又托人传讯嘱咐过我。”

        “那二位就不用客气什么,今后有什么事情,都可尽管来找我。”

        “我等下会吩咐下去,以后你们可以随时过来。”

        听到寅楼主的话,叶川二人顿时受宠若惊。

        马上感谢道:“多谢寅楼主。”

        寅楼主微微点头后,再道:“叶公子,还有一件事情,我需要给你们一个交代。”

        哦?

        交代?

        听到寅楼主的话,叶川眉宇微微一动。

        马上,只见寅楼主威严无比的目光冷落到了普管事的身上。

        被这一股强大的威压,吓得普管事顿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一尊化龙境的存在,此时竟然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

        叶川也这才马上明白,寅楼主说的交代是普管事的事。

        刚才普管事的所作所为,也的确是让叶川很是不爽。

        不过,对于此事,叶川倒也并不太在意吧。

        其实也确实没有多想什么。

        普管事不敢因为他们而得罪求剑阁,其实无可厚非吧。

        若是没有沫桑的关系,刚才寅楼主也断不可能会出手的。

        其实说白了,这个世道就是如此残酷而又现实吧。

        “叶公子,你想如何惩罚普管事?”寅楼主忽然对叶川问了一句。

        叶川摇了摇头,淡笑了一声,道:“寅楼主严重了,其实大可不必如此。”

        “普管事刚才,也并没有做错什么吧。”

        “我与他普管事非亲非故,素不相识,普管事选择不得罪求剑阁,无可厚非。”

        “此事,也本就没有什么对与错。”

        “我与普管事也无怨无仇,何谈惩罚之事?”

        “再说,这也是你们天香楼内部之事,怎么也轮不到我一个外人来说什么。”

        寅楼主微微点头,道:“叶公子,是我有些唐突了。”

        说完,寅楼主一脸严厉的对普管事道:“我天香楼的立足根本,被你抛到了脑后,此罪不可轻恕。”

        “天香楼不适合你再呆了,自行回总部去领三年刑罚再出来做事吧。”

        什么?

        听到寅楼主的话,普管事顿时吓的脸色惨白,愕然无比的看着寅楼主。

        嘴巴张了张,还想说什么。

        但是最后,仿佛畏惧寅楼主的无上威严,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只见普管事浑身颤抖。

        情绪紧张。

        迟疑了好半晌后,普管事才一脸痛苦悔恨的道:“属下领罚,多谢楼主不杀之恩。”

        说完,普管事才起身。

        再给寅楼主行了份大礼之后,便是转身离去。

        一身落寞。

        看了眼普管事离去的背景,叶川倒是并没有什么感觉。

        寅楼主处不处罚普管事,叶川都不在意。

        不过,寅楼主当着他的面处以重罚,这也是在表面一个态度。

        有时候态度,决定一切。

        叶川不在意,但并不是完全不在乎。

        暖心之举,有时候就是一个态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