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59章 天香楼寅楼主

第59章 天香楼寅楼主

        只见柳诗音款款走了出来。

        她那俏美的脸上,挂满了义愤填膺之色。

        她很替叶川打抱不平。

        闻言,普管事脸色微沉,有了些许难看之色出来。

        弈岩长老冷怒地看了柳诗音一眼,满是不悦。

        叶川也有些许诧异,没想到柳叶府这些最强天才中,竟还有人会站出来替他说话。

        这可是在同时面对求剑阁和天香楼两大巨头势力。

        可谓胆识过人。

        叶川感激地看了柳诗音一眼。

        柳叶府公认最强八大天才中,只有两名女子。

        一个是柳叶宫的柳诗音,另一个则是拓拔一族的拓拔玉莹。

        眼前的女子,显然是柳叶宫的柳诗音。

        柳叶宫身为柳叶府的主宰者,倒有一身浩然正气。

        暴管事冷沉着脸看着柳诗音,道:“柳小姐,此话极为不妥吧?”

        “我天香楼行事,从不看他人脸色,向来光明伟岸。”

        “我们天香楼是不允任何人生事,不过今天的情况有所不同,自然另当别论。”

        “柳小姐,这是我们天香楼的私事,就不劳你过问了。”

        “这闲事,想来你们柳叶宫也不会插手对吧?”

        暴管事最后一句话显然是意在提醒柳诗音。

        柳叶宫都不插手的事情,你一个小辈就不要来多过问什么。

        暴管事毕竟是一尊化龙境的长者,对于柳诗音这样的小辈的冒犯,自有几分不悦。

        柳诗音依然一脸平静而又镇定地出声道:“暴管事,公道自在人心,悠悠众口不是你想堵就能堵的。”

        “柳叶宫不插手的事情,不代表我连说两句的权力都没有吧?”

        “我是没有能力干涉什么,但我心中有不平,就要出来说两句。”

        暴管事再次出声道:“柳小姐,我们天香楼向来禀公理,行正义,扶天下。”

        “此子废了求剑阁少年天才的命泉,又伤了几名求剑阁的人。”

        “现求剑阁弈岩长老亲临抓拿此子,合情合理。”

        “弈岩长老并没有在我天香楼中大肆出手,大搞破坏。”

        “并无触我天香楼的无上威严,也向我天香楼表达了歉意。”

        “我天香楼自然不会包庇此子,如此作法没有什么不妥吧?”

        “难不成罪大恶极之人跑到我天香楼来,我天香楼都要拼死相护吗?”

        听到此话,柳诗音玉脸上不禁泛出了一抹怒色。

        冷看了暴管事一眼,道:“那暴管事您的意思是叶公子是罪大恶极之人对吗?”

        “倒是不知,叶公子何罪之有?”

        “只是因为叶公子的罪招惹了求剑阁,就罪大恶极了吗?”

        “那我说你们天香楼胆小怕事,就没说错什么吧?”

        哼!

        暴管事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一脸愤怒不悦的冷看着柳诗音,沉声喝道:“柳小姐,我天香楼行事还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

        “你有什么不满是你的事,这里轮不到你来说话。”

        “你贵为柳叶宫的小姐,还请自重。”

        一副若是再敢无理,就要不客气的样子。

        弈岩长老冷森的目光扫看了柳诗音一眼。

        冷哼了一二之后,便一把抓过叶川,就要将叶川抓走。

        叶川奋力地挣扎,牙龇目裂。

        可也依然无济于事。

        面对一尊化龙境三重的强大在存在,叶川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差距的确是太过于悬殊。

        基本没有任何一丝反抗之力。

        面对如此强大的存在,叶川深感自己的苍茫弱小。

        九狱剑帝前辈也还没有出手的意思。

        叶川也只能是有些无奈。

        可能是要到生死的关键时候,九狱剑帝前辈才会出手吧。

        叶川也不想再厚着脸皮再去求九狱剑帝前辈出手。

        他老人家会出手,就一定会出手的。

        想来说,九狱剑帝前辈应该不会让自己死吧?

        算了,也不必多担心什么。

        暂时这位弈岩长老可并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

        江凡拼了命地想要冲出来救叶川。

        但却被弈岩长老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江凡也牢牢抓住。

        “你这么想和他叶川一起死,那老夫便成全你。”

        话音落,弈岩长老便是带人离开。

        柳诗音见状,也只能是摇头无奈。

        这件事情柳叶宫不肯插手的话,那她还能做什么?

        以她的实力,根本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她本想着可以激一下天香楼,让天香楼来管一管。

        可是没想到天香楼的暴管事竟然如此行事。

        着实是让柳诗音很失望。

        虽然这个结果,她也是能够想象得到。

        天香楼的确是没太可能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而来与求剑阁为敌的。

        这件事情上面,求剑阁显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是抱了必杀他叶川之心而来的。

        在求剑阁如此的盛怒之下,池元也都没有办法阻止得住。

        天香楼不插手,就再正常不过。

        其他势力,可都在暗中观望,没有一个愿意插手的。

        可能甚至,还幸灾乐祸吧?

        毕竟不为那些势力所用的天才,越妖孽对那些势力而言就越不是一件好事。

        弈岩长老刚带着叶川二人腾空而起,要御空而去时。

        忽然——

        一道道剑气从天香楼一处冲天而起,涌动而出。

        瞬间,弥漫这片天地。

        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剑气屏障,挡住了弈岩长老的去路。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惊震了众人。

        大家的目光都愕然地看了过去。

        又是哪尊大人物出手了?

        如此巨大的动静,也顿时惹来了天香楼中许多人的注意。

        很多人都闻讯而出,向这边汇聚而来。

        弈岩长老脸色陡然大变,无比幽森了起来。

        暴管事眉头深皱,眼眸中闪烁过了一抹疑惑不解之色。

        柳诗音的脸上,也顿时露出了些许意外的惊喜之色。

        雅间呢,东泗四人一阵面面相觑。

        拓拔玉莹和邓长河二人,眉头一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出来。

        很快,一名灰衣老者从天香楼一处踏空而来。

        很快,便来到了弈岩长老的身前。

        此时的灰衣老者就像是一尊无上的神明一般。

        立在那里,便有着一股让人不敢冒犯一丝的无上威严。

        这名灰衣老者,很强!

        实力,必然是远在弈岩长老之上。

        认识这名灰衣老者之人,神色都猛地一惊。

        这尊大菩萨,竟然会亲自出动。

        看这样子,是要出手求叶川?

        嘶!

        想到这,都不禁让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叶川,到底是有多大的面子呢?

        暴管事恭敬无比的对来人行礼:“见过楼主。”

        虚空之上的灰衣老者只冷看了暴管事一眼,并无出声。

        但就是这么一眼,也把暴管事吓的脸色惨白,浑身颤抖。

        背后,渗出了冷汗。

        他清楚,这是责备的目光。

        刚才之事,他的确处理得有些欠妥。

        只是——

        他万万也没想到,如此小事,竟然会惊动了楼主大人。

        这个叫叶川的年轻人,到底有何等魅力?

        能够让一向不问世事的楼主大人都亲自出手?

        此事,让暴管事觉得太过于蹊跷,怎么也想不明白。

        为何会这样呢?

        这在他看来,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他们天香楼在柳叶府的立足根本,就是不管江湖任何事。

        不树敌,不惹事,不拉帮,不结派。

        特立而独行。

        弈岩长老脸色极为难看的看着灰衣老者,出声道:“寅楼主,你这是——”

        但灰衣老者并没有给弈岩长老把话说完的机会。

        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淡冷出声:“人放下,自行离开。”

        声音不大,但却透着一股无上的威严。

        令人绝对不敢拒绝半分。

        就仿佛是一道圣旨一般。

        听到寅楼主此话,弈岩长老脸色幽寒到了极点。

        他心中纵有万分的不爽不甘,可是又能如何呢?

        寅楼主的手段他可是非常清楚的。

        他在寅楼主面前,那不堪一击。

        他哪敢挑衅寅楼主的无上威严?

        面对寅楼主的发话,弈岩长老心中权衡一二之后,也只能是选择乖乖放人。

        弈岩长老满脸不甘的冷看了看叶川,冷哼了一声之后,放人转身离开。

        柳诗音见状,也才暗松了口气。

        叶川也倒没想到,天香楼的楼主竟然会亲自出手救下自己。

        本以为这一次只能是依靠九狱剑帝前辈了。

        没想到,竟然还会给他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叶川正在感谢一番寅楼主,哪知寅楼主根本没给叶川说话的机会,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眨眼间,寅楼主便消失不见。

        这等强者的速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到的。

        见寅楼主离开了,叶川也只能是收回了吐到了嘴边的话。

        这让叶川也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寅楼主既然亲自出手救了自己。

        为何也不跟自己说句话之类的,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直接就走了?

        或许——

        有些强者的性格就是这么古怪吧。

        算了。

        总归是逃过了一劫。

        叶川对柳诗音抱了抱拳道:“柳小姐,刚才多谢了。”

        柳诗音却是一脸惭愧的摇了摇头道:“我并没有能够做什么,这句谢可承受不起。”

        “刚才只有柳小姐肯仗义执言,替我打抱不平。”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胜过了其他人。”

        “对我叶川而言,这就是莫大的人情。”叶川再对柳诗音道了一句。

        柳诗音有些不好意思的淡笑了笑。

        一时,她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站在那里,倒是略显得有些尴尬。

        叶川看了看柳诗音,道:“柳小姐,我还要修炼,就不邀请柳小姐进去喝杯茶了。”

        “我们,柳叶训练营选拔上再见吧。”

        柳诗音微微点头道:“嗯好,那就柳叶训练营选拔上再见。”

        “我很期待,你在柳叶训练营选拔上的表现。”

        表现吗?

        那肯定的。

        叶川淡淡一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跟江凡转身进了屋去。

        柳诗音嫣然一笑,与才转身离开。

        暴管事脸色阴郁,深皱眉头,一脸惶恐。

        看了眼叶川的房间,幽唉了口气后,便是转身快步离开。

        雅间内。

        拓拔玉莹和邓长河的脸色都显得更加的凝重。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叶川为何有如此大的面子,竟能够让天香楼寅楼主亲自出手相救?

        先前是池元也拼命相护。

        刚才柳诗音也为他出头。

        随后,更是连寅楼主都亲自出动——

        他叶川何德何能呢?

        东泗他们也都一脸的苦涩,早知如此的话——

        那他们先前应该先交好一下叶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