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56章 八大最强少年天才齐聚

第56章 八大最强少年天才齐聚

        此时,武剑阿正站在叶川的客房前。

        东泗四人站在他后面,摆出了看热闹的姿态。

        他们四人早就被上面叮嘱过了,千万不要得罪招惹叶川。

        所以啊,哪怕平日里跟武剑阿称兄道弟。

        但到了关键时刻,他们就成为了合格的损友。

        刚才他们的一通调侃嘴损,可是成功的激起了武剑阿的战意。

        不远处,有一名漂亮的少女站在那里。

        气质绝艳,犹如九天玄女下凡一般。

        让人不敢靠近,更不敢亵渎。

        漂亮少女的身边,还站着一名英俊帅气的少年。

        这名少年,就犹如是一柄没有出鞘的绝世宝剑。

        虽并没有散发出明显的剑气,但却又让人感觉到蕴藏着一股强大的锋芒。

        利剑,随时都有可能会出鞘。

        这两人,身上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很显然,皆是武虚境的存在。

        不到二十岁的武虚境,足够惊艳绝世。

        而这二人,来头自然是极大。

        少年是元剑宗的邓长河,少女是拓拔一族的拓拔玉莹。

        柳叶训练营的选拔本来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自然是不会参加。

        不过——

        此次柳叶城如此热闹,他们自然也是想过来凑个热闹。

        也顺便,会一会那些个与他们齐明的最强天才们。

        其实要说起来,他们二人皆没有把五大势力的最强少年天才放在眼里。

        唯一能够让他们二人多看一眼者,也唯有柳叶宫的柳诗音罢了。

        至于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他们都不在意。

        二人本就住在天香楼中,听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之后。

        也便对这位横空出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绝世妖孽给吸引了过来。

        他们也很想亲眼看一看,这个叶川到底是何方妖孽。

        到底是不是像说的那般厉害。

        求剑阁竟然都在他手里吃了大亏,颜面扫地?

        求剑阁一尊武虚境五重的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如此之事,难免会让人有些不太相信。

        客房的门打开。

        叶川和江凡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叶川的目光扫看了眼武剑阿,又看了眼身后的东泗四人。

        东泗四人对叶川显然并没有半点敌意。

        甚至在叶川目光向他们看来之时,他们还主动的跟叶川微笑示意,打起了招呼来。

        叶川的目光又看了下不远处的两处。

        明显感觉到那边也有人目光正在关注着这边。

        但叶川倒也不在意这些。

        目光落到了武剑阿的身上,明显能够感觉出来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敌意。

        既是求剑阁的人,那自然是冲着他而来。

        冷看了武剑阿一眼后,叶川淡冷出声:“武剑阿,求剑阁少年翘楚,最强天才。”

        “柳叶府公认的八大最强天才之一。”

        “看你身上的气息,应该是武虚境一重。”

        “境界,你在我之上。”

        “你是来为求剑阁找场子?”

        叶川的目光又看了眼东泗四人。

        这四人,也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武虚境一重。

        不用说叶川也猜的到这四人的来头。

        四人马上对叶川摇头摆手示意,表示他们并不是跟武剑阿一样,是来找麻烦的。

        叶川倒也料的到,四大势力的人先前既然都在极力的讨好自己。

        那四大势力的翘楚天才,就没有找自己麻烦的道理。

        这四人,想来也只是在凑个热闹的吧。

        叶川目光又看了眼暗中的两处,洪声道了一句:“今天倒是热闹的很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柳叶府公认的八大少年最强天才,应该是齐聚于此了吧?”

        “既是这样的话,那何不出来一见呢?”

        “也倒让我领略一下,你们八大最强天才的风彩。”

        “我叶某也算是有幸,刚来柳叶城,竟然就能够有如此的待遇。”

        柳叶城公认的八大少年最强天才,叶川之前也听池元也提过一二。

        三大第一梯队和五大第二梯队的势力,八大势力的少年翘楚天才。

        就被公认为是柳叶府八大最强少年天才。

        这八人,不管是武道上还是剑道上的天资都为极惊人绰绝。

        也全部都踏入了武虚境。

        剑道上,也悉数达到了剑气极深的层次。

        都是很有希望在二十岁前冲击一下剑势的。

        而这八人,也无疑是叶川要面临的挑战对象。

        当然,元剑宗的邓长河和拓拔一族的拓拔玉莹是不参加柳叶训练营选拔的。

        叶川能够正面碰到的,只有六大最强天才。

        对这六人,叶川倒是并不在意。

        但对一个人,叶川却是很在意。

        那就是拓拔一族的拓拔玉莹。

        就是她,当年用九玄寒冥功打伤灵儿的。

        既然人来了,叶川自然是想见一见拓拔玉莹。

        看看这到底是个怎样恶毒的女人。

        只因想抢灵儿的东西而遭到拒绝之后,就下如此狠手。

        叶川的话音落后,便有两波人分别从两个方位走了出来。

        柳诗音在侍女的陪同之下,款款的走了出来。

        一袭白衣,飘飘若仙。

        不染红尘,绝世动人。

        这个女人,论长相来说,比沫桑也不差半分。

        而且她的美,是有着一股清新脱俗的感觉。

        会给人有种如沐春风一般。

        邓长河和拓拔玉莹二人也走了出来。

        叶川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拓拔玉莹,顿时有种见到了仇人的感觉。

        胸腔一股怒火难抑的喷涌而出。

        叶川的拳头,也不禁暗暗一握。

        就是这个女人,将灵儿伤成这样,害得灵儿只有一年寿命。

        此刻见到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叶川真恨不得杀了他。

        但——

        叶川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够这么冲动行事,一定要隐忍下来。

        现在对拓拔玉莹动手,那是自寻死路。

        拓拔一族,可是柳叶府三大第一梯队势力之人。

        就算是池大哥也远无法跟拓拔一族抗衡。

        恐怕天香楼也不敢轻易的开罪于拓拔一族。

        对她拓拔玉莹动手,那可比废了求剑阁那个弈剑生后果要严重的多太多。

        收起了心中的情绪,叶川的冷眸才从拓拔玉莹的身上收了回来。

        拓拔玉莹柳眉不禁一皱,玉脸疑惑的看了看叶川。

        很显然,她刚才从叶川的眼神中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敌意。

        甚至是——

        很强的恨意。

        她非常无比的肯定,她与叶川素未谋面,绝对是第一次见。

        往无怨近无仇的,对方为何看向她的眼神会如此?

        这让拓拔玉莹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叶公子,我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叶川冷看了拓拔玉莹一眼,道:“你我素不相识,何来过节之说?”

        “当然,之前没有,今天会不会有,那就要看拓拔玉莹姑娘你了。”

        拓拔玉莹淡淡一笑,马上道:“叶公子莫要误会什么,我也只是正好在天香楼中,算是慕名而来吧。”

        “我与他武剑阿可不熟,与求剑阁那更不熟。”

        “今天,我只是纯粹的凑个热闹罢了。”

        拓拔玉莹主动示意,明确表态,显然是不想跟叶川起任何冲突。

        “那便最好。”叶川淡冷的回了一句。

        既然叶川这么说,拓拔玉莹也并没有再多追问什么。

        只是——

        她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疑惑吧。

        想起叶川刚才那充满着仇恨的眼神——

        都让拓拔玉莹觉得很不简单。

        可是她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她根本没有招惹过叶川。

        的确是第一次见面。

        这个名字,也绝对是第一次听到。

        算了,有可能对方是把自己当成了武剑阿的帮手吧。

        想到这,拓拔玉莹便抛开了心中的杂念,没去多想。

        武剑阿冷如毒蛇一般的看着叶川,道:“姓叶的,你废了了我求剑阁的少年天才,又打伤了我求剑阁的数名强者。”

        “你公然与我求剑阁为敌,挑衅我求剑阁的无上威严,令得我求剑阁颜面扫地。”

        “若非是池元也拼死救你,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怎么,你莫不是以为有池元也护着你,现在躲在天香楼中,就万事大吉了?”

        “就觉得我求剑阁会就此罢手,忍气吞声了?”

        “这件事情,你觉得有可能就此作罢了吗?”

        叶川冷笑了一声,道:“不用你特意来提醒我什么,我自然不会这么天真。”

        “你们求剑阁想要找我算账,有什么招呼尽管使出来便是。”

        “接不住的话,那是我叶川无能。”

        “至于其他的废话,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跟你们求剑阁这种蛮横不讲理的势力,也唯有拳头可言。”

        哼哼!

        武剑阿顿时冷笑不已,一脸嘲讽鄙视的样子看着叶川。

        讥诮出声:“说的比唱的好听,你若真有这么硬气的话,那就不用躲在池元也的背后了。”

        “现在,更是躲在了天香楼中。”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贪生怕死吗?”

        “你若真当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话,那敢不敢跟我离开天香楼?”

        “你与我求剑阁之间的账,我们去外面好好的算算清楚。”

        叶川直接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武剑阿。

        冷笑了一声,道:“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能有。”

        “知道你脑子水很大,但想来淹死我们也是不可能的。”

        江凡也毫不客气的骂了起来:“大白天的你说什么梦话呢?”

        “看你一身的酒气,想来刚才没少喝吧?”

        “真心给你提个建议,下次喝酒的时候吃粒花生米吧。”

        “你要是刚才但凡吃了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还去外面好好的算清楚?”

        “你自己傻也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行吗?”

        “看来你们求剑阁,还真没有一个像样的货色。”

        被叶川和江凡二人轮翻的嘲讽怒骂,武剑阿的脸色顿时阴森难看到了极点。

        怒不可遏的狠狠瞪着叶川二人,愤怒咆哮出声:“懦夫,孬种,不敢就是不敢,说再多的废话都是借口。”

        “哼,你们以为躲在这里当缩头乌龟就没事了吗?”

        “是不是觉得在天香楼中,我求剑阁就奈何不了你们,就不敢动手了?”

        “真以为,天香楼可以保全的了你们?”

        “真是天真,痴人做梦。”

        叶川直接冷笑道:“你们求剑阁要出手,就尽管出手便是,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仗势欺人的话,竟然都能够被你说的如此清新脱俗,这很求剑阁。”

        “你——”

        听到叶川如此讽刺的话语,武剑阿脸都气绿了。

        双眸圆睁的瞪着叶川,怒火中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