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48章 废了弈剑生命泉

第48章 废了弈剑生命泉

        一击得手之后,有两名武虚境强者挡在那里,叶川没有再继续进攻,而是退回了原地。

        而是冷看着弈剑生道:“现在可以到此为止了吗?”

        弈剑生一脸铁青,双眸幽恨地瞪着叶川。

        然后,冷声对那两名武虚境强者下达了命令:“杀了他。”

        那两名武虚境强者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很有默契地马上同时对叶川发动了凶猛的攻势。

        剑气汹涌,冷幽杀来。

        不少人都会叶川捏了把冷汗。

        面对两尊武虚境强者的袭杀,岂能还有命活?

        可惜了一名绝世天才。

        但——

        惊掉人下巴的一幕又一次上演。

        叶川再次出剑,一狱擎天施展出来。

        霸道的剑气,顿时镇压一切,直接将那两名武虚境强者的攻击完全的击溃。

        “不好!”

        “快退!”

        那两名武虚境男子顿时惊色不已,失声暗呼。

        强大的剑气力量汹涌而来,犹如是滔天的巨浪席卷苍穹一般的砸在了那两名武虚境强者身上。

        在剑气巨浪之下,两名武虚境男子直接倒飞了出去。

        也颇为狼狈地重重砸倒在地。

        只是情况稍比弈剑生好一些。

        但也是惨败收场,高低明判。

        如此一幕,看得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名十八岁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实力怎就强大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

        刚才一剑打伤求剑阁的少年天才也就算了,现在更是一剑将两名武虚境一重的强者给逼退。

        这实力,强得简直可怕。

        而且众人可以非常地肯定,这名少年只是灵动境九重,并不是武虚境。

        以灵动境九重一剑击退两名武虚境强者,这是何等的妖孽?

        能够做到如此者,放眼整个柳叶府,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吧?

        这个叫叶川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如果他没有刻意隐瞒身份的话,那应该没有什么大来头吧?

        陇西城领地,可没有摆得上台面的势力。

        “你们到底是谁?”弈剑生脸色阴沉地冷视着叶川再问了一句。

        叶川也懒得理会弈剑生,冷声再问了一句:“最后再问一句,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吗?”

        很多时候,善意往往会被人辜负。

        叶川一而再三地释放出不想与求剑阁为敌的善意。

        可是在弈剑生听来,却是一种狂妄的嘲讽不屑。

        他愈发觉得叶川是丝毫没有将他们求剑阁放在眼里。

        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又是在柳叶训练营的门口,求剑阁哪里丢得起这人?

        弈剑生可是代表着求剑阁在这里物色绝世天才,好吸纳进求剑阁中。

        五大势力对于招揽的对象,那要求可是极高。

        不是真正绝世妖孽的天才,那根本无法入五大势力的法眼。

        五大势力,可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嫌弃’过。

        弈剑生此时,更是深感羞辱。

        他岂能轻易作罢?

        弈剑生森怒无比的看着叶川,道:“哼,惹上了我求剑阁,还妄想要就此罢休,你觉得有可能吗?”

        “白日做梦的事情,还是不要多想为好。”

        “我说过,今天你必须要死。”

        “而这——”

        “就是你招惹我求剑阁的下场。”

        听到这话,叶川彻底的怒了。

        既然不肯罢手,那就唯有一战。

        叶川也没有二话,直接向弈剑生杀了过去。

        见叶川竟然还敢动手,弈剑生脸色陡然大变。

        顿时洪声如雷的暴喝:“小子,尔敢——”

        可是叶川回答他的就是一剑。

        一狱擎天再次施展。

        强大的剑气犹如席卷苍穹的滔天巨浪,浩浩荡荡而来。

        剑气镇九天,霸道无上峰。

        一狱擎天出,神魔皆难逃。

        弈剑生三人同时出手。

        可是面对强如剑神般的叶川,三人依然是不敌。

        结果跟刚才并无两样。

        依然是一个照面之下,便直接被叶川给一剑打飞出去。

        重重倒地吐血不止。

        两尊武虚境和一名灵动境九重的绝世天才,合三人之力却也依然不是叶川的一剑之敌。

        还没等弈剑生反应过来,叶川便已经一个闪身杀到了弈剑生的身前。

        叶川根本不给弈剑生任何反应的机会。

        一剑抵在了弈剑生的眉心,然后重重地一脚向弈剑生的腹部踩了下去。

        噗!!!

        随着弈剑生一口精血从嘴里喷出后,他的脸色瞬间骇然幽森到了极点。

        看向叶川的眼神,充满着无尽的愤怒怨恨。

        张嘴发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怒吼声来:“你,你——”

        “你竟然废了我的命泉?”

        什么?

        弈剑生此话一出,再次寂灭全场。

        那两名武虚境强者,顿时愕然无比的死死瞪着叶川。

        疯了吧?

        怎会有人胆大狂妄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竟然敢——

        废了弈剑生的命泉?

        弈剑生可不是求剑阁招揽的天才,而是真正求剑阁的绝世天才。

        他父亲,可是求剑阁的一名长老。

        当众废他命泉,那岂不是在打求剑阁的脸?

        岂不是在与求剑阁为敌?

        叶川冷若杀神般地看着弈剑生:“我是不是太给你脸了?”

        “事不过三的道理不懂吗?”

        “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我都说了无意冒犯五大势力,你为何非要咄咄逼人,致我于死地呢?”

        “我好说话不想惹事,但并不代表我就怕事。”

        “别拿我的隐忍当成是软弱,你也不过是条仗势欺人的狗罢了。”

        “仗着自己是求剑阁的人,就可以肆意地凌辱他人吗?”

        “但抱歉,今天你遇到了我。”

        弈剑生怒不可遏地道:“你废我命泉,可想到会有怎样的后果?”

        后果?

        叶川冷笑了一声,道:“你都要杀我,还问我后果?”

        “难不成,还有什么后果是比死还要更严重的吗?”

        “我如果是你,现在就应该乖乖地闭嘴认怂。”

        “你再敢啰嗦,信不信我还敢杀了你呢?”

        “你——”

        弈剑生感觉自己此刻在被叶川凌辱。

        他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

        但他看到叶川冷若寒霜,杀气浓郁的眼神后。

        吐到了嘴边的话,还是被弈剑生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他毫不怀疑,只要他再敢惹怒叶川,对方一定敢杀了他。

        命泉被废,还有一点恢复的可能。

        可若是命没有了,那一切就玩完了。

        “好,你赢了,今天我认栽。”弈剑生冷冷地咬牙吐了几个字出来。

        叶川冷看了弈剑生一眼道:“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服气,也知道你或许会找我寻仇。”

        “我是得承认,我惹不起你们求剑阁,但不代表我就会任由你们求剑阁欺凌羞辱。”

        “今天我不杀你,不是怕了你求剑阁,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若此事能到此为止,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倘若你们求剑阁依然不依不饶的话,那我叶川发誓必与你们求剑阁不死不休。”

        “留你一命,望你珍惜。”

        说完,叶川收剑带着江凡离开。

        直到叶川二人走远后,这边才响起了一声咆哮犹如天雷般的声音。

        另一边。

        离开了那边后,江凡苦笑了一声道:“川哥,看来我们的修行路倒还真是充满着坎坷啊!”

        “没想到刚到柳叶城,就如此的不安宁。”

        “跟求剑阁的梁子,我们怕是结下了。”

        叶川淡冷一笑,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或许上天对我们比较苛刻,多给了我们一些磨难与坎坷。”

        “这可能,也是强者之路上必须要去面对的考验吧。”

        “我们想要站得更高更远,那就要不断地去面对各种凶险和挑战。”

        “若是我们迈不过去的话,那也没有资格在武道一途上走远。”

        “再大的麻烦,我们都平常心对待就行了。”

        “守住本心,尽力而为,那就无愧无悔。”

        江凡重重地点了点头,深有感触地道:“川哥说得对。”

        “求剑阁又如何?”

        “非要再来找我们麻烦的话,那就杀。”

        “不过——”

        江凡又一脸正色地对叶川道:“川哥,我觉得有勇也要有谋才好。”

        “沫小姐不是给了我们一块令牌嘛,要不我们去天香楼?”

        “想必求剑阁也不敢在天香楼里乱来吧?”

        “现在我们跟求剑阁之间的差距过于悬殊,没必要跟求剑阁硬拼。”

        “当然,若是求剑阁就此罢手,那自然也最好不过。”

        “以防万一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天香楼为好。”

        “实力不行,也只能是暂时寻求天香楼的保护。”

        “这点小事,想来天香楼应该能摆的平吧?”

        说这话时,江凡也还有些担心。

        但叶川却是淡淡一笑道:“我也正有此意。”

        “别人的人情我不愿意欠,不过我们与沫小姐既然已经真诚相交,那就不用太过客气。”

        “真跟求剑阁拼,我们自然是以卵击石。”

        “我可没这么傻呢。”

        听叶川这么一说,江凡才顿时完全放松了下来。

        马上点头笑着道:“对对对,川哥说的极是。”

        “哈哈,我们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做傻事呢。”

        “那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赶去天香楼吧。”

        两人没有迟疑,马上向天香楼赶去。

        路上,江凡又道:“对了川哥,报名的路我们是走不通了。”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样拿到名额呢?”

        “我们要不要等下问下天香楼那边,有没有办法帮我们弄得名额?”

        “我感觉以天香楼的实力,应该也有名额吧?”

        叶川道:“无妨,这是小事。”

        “名额的事情,我自有办法解决就行。”

        “现在时间还早,不必去多想这事。”

        哦有办法解决?

        既然叶川都这样说了,江凡也没有多问什么。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天香楼的门口。

        好在,求剑阁的人并没有追过来。

        来到天香楼,两人才总算是暗松了口气。

        可就在两人要进入天香楼的时候,却是被三人挡住了去路。

        这三人,都是武虚境的强者。

        为首的是一名中年模样的锦衣男子。

        从气息上来看的话,应该是一名武虚境三重以上的存在。

        他身边还跟着两名男子,应该是武虚境一重。

        如此的阵势,可是不小。

        面对这三尊武虚境的强者,叶川二人也顿时打起了警惕来。

        叶川冷看着眼前的三人,做好了战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