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36章 天香楼的保护

第36章 天香楼的保护

        今晚,对陇西城而言,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一则则爆炸性的消息迅速传开,一次次在陇西城掀起轩然大波。

        举城哗然,惊震翻天。

        四大势力的少年翘楚天才,竟全部命丧于天香楼中。

        叶川这个名字,再次响彻了整个陇西城。

        黑龙庄主犹如黑暗的君王一般,领着一众武虚境的强者降临天香楼。

        万剑宗宗主、乌家堡堡主以及王家家主,都领着一众武虚境降临。

        四大势力的主宰者,竟然悉数降临。

        带来的武虚境存在之数,足足超过五十之巨。

        如此的盛况,陇西城的历史长河中,恐怕都从来没有出现过。

        城主府那边,也不敢迟疑。

        陇西城主亦也领着一众武虚境属下急忙赶了过来。

        五大势力的强者,几乎尽数出动,齐聚天香楼。

        气氛,顿时炸裂。

        令的整个陇西城都被一层阴影笼罩,紧张压抑。

        天香楼的伙计,都吓得瑟瑟发抖,仓皇躲到了远处去。

        炎庆一脸的苦涩。

        他万万没想到,他举办的一场晚宴,竟然会演变到如此地步。

        一场晚宴,竟然能够引起陇西城史上最严峻的事故。

        五大势力齐聚于此。

        面对四大势力的滔天怒火,城主府哪里能挡得住?

        就算能挡得住,城主府也断不可能会跟四大势力搏命吧?

        看着地上死去的龙乾等人,四大势力的强者皆是悲愤至极,怒火滔天。

        个个都是焚心之怒,杀神之面。

        尤其是黑龙庄的那众强者,此时更是个个都化身恶魔一般。

        天香楼的一众护卫,此时都严阵以待,战战兢兢。

        “王川小儿,滚出来受死!”

        洪如天雷滚滚的声音,响彻了半个陇西城。

        震得整个天香楼都为之颤动。

        雅间中的叶川三人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大动静。

        不过三人都不为所动,依然继续地吃着喝着,仿佛置若罔闻。

        直到这道天神咆哮般的怒吼声响起,叶川的眉宇才不禁一挑。

        沫桑却是依然毫不在意的淡淡一笑,对叶川道:“叶公子莫急,先吃好再说吧。”

        “这里是天香楼,那些人不敢乱来的。”

        “硬闯天香楼,怕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

        听到这话,叶川不禁深看了沫桑一眼。

        在如此情况下,还能如此淡定从容,足见沫桑姑娘的来头非凡。

        只怕跟天香楼,也有什么关系吧?

        天香楼在陇西城,的确是一个很特殊超凡的存在。

        确实没有任何势力敢为难天香楼。

        所以,四大势力的众强者虽然都已经降临齐聚。

        可是这会,那众人依然呆在观景平台,并没有要冲进雅间的举动。

        这就是天香楼本身强大的威慑力量摆在那里。

        令的即便邪如恶魔的黑龙庄众强者,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庄主,那小子应该就在那个雅间之中。”

        “哼,这个缩头乌龟既然不敢出来,那我们就冲进去宰了他。”

        黑龙庄一名武虚境强者怒狠狠地对黑龙庄主道了一句。

        黑龙庄主表情阴森幽寒到了极点,恶魔般的双眸喷涌着滔天的怒火和杀意。

        “你去将那小子抓出来。”黑龙庄主对刚才那名提议的武虚境下达了命令。

        那名武虚境男子马上点头领命。

        可就在他要向那边雅间冲去之时,一名灰衣老者走了出来,挡在了身前。

        老者神色冷峻,一脸威严。

        沉声一喝:“谁敢在我天香楼造次?都不想活了是吗?”

        被这老者一喝,黑龙庄那名武虚境顿时吓得退缩了回来。

        幽怨而又畏惧地看了灰衣老者一眼。

        众强者的目光,此时也都汇聚到了灰衣老者的身上。

        灰衣老者看了眼众人,沉声再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但这里是天香楼,那是容不得你们在此撒野。”

        “那两位客人正在我天香楼用餐,谁也不许过去打扰。”

        “有什么事情,等他们用完餐后再说。”

        黑龙庄主冷森的盯着灰衣老者,道:“陀楼主,本座对你一向客气敬重。”

        “今天你要为了一个毛头小子,公然与本座作对吗?”

        “哼,在你们天香楼撒野?”

        “刚才那小子在你们天香楼杀人之时,你陀楼主又在哪呢?为何不出来阻止?”

        “你天香楼让一个毛头小子大肆杀戮,令得我儿惨死在你们天香楼。”

        “此事,你陀楼主不打算给本座一个交代吗?”

        黑龙庄主此话一出,其他三大势力之主也都纷纷力挺。

        势要让陀楼主给他们一个交代。

        陀楼主脸色阴沉,却是没有说话。

        这个交代,他的确是给不了。

        今天之事,有些特殊。

        已经不是他能够做主之事。

        “陀楼主,别说本座不给你面子。”

        “刚才既然你们天香楼没有管这闲事,那现在也不应该管这闲事。”

        “你天香楼容许他人在此杀人,却不允许我们来杀行凶者,那是何意?”

        “你陀楼主实力纵然不错,可还挡不住本座,更挡不住我们四大势力。”

        “城主府都不敢管的事情,你天香楼要强出头吗?”

        “我们无意与天香楼为敌,我们也可以不自己动手抓人,我们给足你陀楼主面子。”

        “陀楼主,那就请你将那两个小子交出来吧。”

        “否则的话,就请让到一边去,别挡我们动手。”

        “否则真要动起手来的话,你天香楼怕是保不住。”

        黑龙庄主再次出声,话语里满是威胁的意味。

        三大势力之主,也都力挺附和。

        今天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所以四大势力群情激愤。

        陀楼主眉头深皱。

        此事,的确是天香楼理亏在先。

        若是真要管,那刚才就应该管。

        刚才没管,现在却要管,那于情于理的确是不能服众。

        天楼香一向的规矩,也确实是不许任何人在天香楼闹事。

        可是刚才,事情闹得这么大,天香楼也并没有制止什么。

        现在,面对四大势力的滔天怒火,陀楼主自然也有些为难。

        而在这个时候,叶川一行三人向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刚才的场景,叶川也这才知道原来灰衣老者竟是天香楼的楼主。

        那沫桑姑娘的身份——

        叶川心中暗忖,看来自己猜得没错。

        沫桑姑娘果然是跟天香楼有关系的。

        能够让天香楼楼主如此毕恭毕敬,喊作小姐,足可见沫桑姑娘的来头到底有多大。

        也怪不得她刚才那般的淡然不屑。

        根本丝毫没有将四大势力的人放在眼里。

        见到叶川出现,众人顿时要吃人一般,个个凶狠至极的死死盯着叶川。

        特别是四大势力的主宰者。

        对叶川更是恨之入骨,杀气滔天。

        “小姐。”陀楼主恭敬地对沫桑行了个礼。

        如此举动,顿时令得众人心中大惊不已。

        都用极为诧异的目光落到了沫桑的身上,细细打量了起来。

        陀楼主竟然喊这名年轻姑娘小姐?

        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身上竟然散发出了武虚境九重的强大气息?

        此人,怕是来头极大。

        如此情况,令得众人神色都不禁有了一些变化。

        不过——

        黑龙庄主依然冷冽出声,森然无比的道:“陀楼主,你们天香楼今天当真是要保这二人吗?”

        得到了沫桑的授意,陀楼主的神色也顿时变得无比坚定了起来。

        看向黑龙庄主,点头道:“抱歉陀楼主,这二位现在是我家小姐的朋友。”

        “那也是我们天香楼的贵客,人既然在我天香楼中,那我天香楼自当要护。”

        “若是我天香楼贵客在我们天香楼受到伤害的话,那是我天香楼的耻辱。”

        “我们天香楼,丢不起这人。”

        “所以今天,人——”

        “我们天香楼是保定了。”

        “若是黑龙庄主你们心有不甘的话,大可出手。”

        “或许我天香楼无法以一敌四,但老夫只有一句话,那就是——”

        “若动手,那就先从老夫的尸体上踏过去。”

        “你们若敢杀了老夫,敢砸了这天香楼,敢与我天香楼为敌,那尽管动手!”

        陀楼主的话,顿时令得四大势力的众强者气结。

        黑龙庄主更是气急败坏,表情狰狞到了极点。

        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似的,可怕吓人。

        众人的愤怒都到达了极点。

        可是——

        谁敢杀陀楼主?谁敢砸了天香楼?

        他们四大势力今天若真敢动手的话,那明天就是他们四大势力的末日。

        这绝对是不开半点玩笑的事情。

        天香楼的恐怖,是四大势力远没有办法想象的。

        黑龙庄主有自信实力可以压陀楼主一头,可问题是——

        他真敢杀了陀楼主吗?

        他真敢砸了天香楼吗?

        若是天香楼真的不顾一切代价,拼死要保护叶川二人的话,那——

        四大势力的众强者倒还真的不敢动手。

        炎庆一脸苦涩,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看着站在陀楼主身后的叶川,炎庆有种说不出的悔恨。

        他错失了结交一位旷古妖孽的大好机会。

        有天香楼的保护,那叶川就是绝对的安全。

        炎庆已经笃定四大势力绝对不敢再动手的。

        若是今天叶川能够大难不死的话,那他日后必将大放异彩,前途无量。

        未来能够成长以怎样的高度,就不好猜测。

        “唉,幽兰,我终究还是错过了。”炎庆长长的幽叹了口气。

        先前幽兰还觉得叶川必死无疑,但是这会——

        幽兰也只能是苦笑一声,安慰道:“少主不必多懊悔自责,人算不如天算吧。”

        “局势实在是变化的太快了一些,谁又能够料的到现在的情况呢?”

        “只能说叶公子福泽深厚吧,如此情况下都能大难不死的话,那只能是怪少主您倒霉。”

        “谁又能够想到,在如此危难的时刻,竟然还会蹦出一个天香楼的大人物来护他叶公子呢?”

        “或许——”

        “叶公子就是传说中的大气运者吧,他的气运的确是有些逆天。”

        “恐怕所有人都觉得他今天是必死无疑的局面,但却没想到还能有贵人相助。”

        唉!

        这些道理炎庆也都想的到。

        只是——

        他心中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了吧。

        本来他是有机会交好叶川的。

        但因为他顾虑太多,临阵逃脱,才断送了这个机会。

        也的确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谁也没有办法料的到后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