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20章 一剑斩恶徒

第20章 一剑斩恶徒

        战意汹涌滔天之下。

        两人大战四方。

        叶川的剑很快,很锋,很冷——

        剑之所至,锋芒无匹,锐不可当。

        那众恶徒,都不是叶川一剑之敌。

        叶川剑无虚发,剑剑夺命,犹如是砍大白菜一般。

        很快,便有五名恶徒死在了叶川的剑下。

        如此犀利手段,着实是把那名少年惊震得有些无以复加。

        这剑法——

        也太强了!

        真是难以置信,如此年纪轻轻的少年,剑法竟达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境地。

        那众恶徒,也都深受震慑地停了下来。

        个个一脸警惕的死死盯着叶川。

        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双幽森无比的盯着叶川。

        他心中也无比诧异于叶川的剑法强大。

        甚至都感觉出眼前这名少年的剑法中隐隐有一丝丝剑势——

        能修炼出剑气者,便踏入剑道,成为剑修。

        再进一步者,掌握剑势,为大剑修。

        剑修可能万里挑一。

        但大剑修,可是百万里挑一啊!

        陇西城的方圆万里疆域之中,大剑修也少得可怜。

        如此年纪轻轻,便有成为大剑修的潜力,想想都觉得很可怕。

        如此绝世妖孽的天才剑修,既然招惹上了,那断然不能放过。

        必须要让他死。

        否则可能后患无穷。

        为首中年男子眸中闪烁过了一抹极冷冽阴狠的杀意。

        叶川冷看着为首中年男子道:“我无意与你们为敌,不如我们就此罢手如何?”

        在外行走,还是少树敌为妙。

        虽然叶川并不知道这群人是什么来头,但想来不简单。

        为首中年男子重重冷哼:“杀了我黑龙庄五名高手,还想就此作罢?”

        “小子,你痴人做什么梦?”

        “黑龙庄?”

        叶川眉头一挑。

        记得池元也给他的地图上就有标注,黑龙庄的地盘是危险之地,不能乱闯。

        看来这些人来头的确是很大。

        也怪不得一名灵动境八重的天才都被这些人追杀至如此落魄。

        那名少年苦笑一声对叶川道:“对的兄弟,他们的确是黑龙庄的人,今天恐怕我们——”

        为首中年男子以为‘黑龙庄’三个字就已经震慑住了叶川。

        毕竟黑龙庄在陇西城地界还是很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谁人不怕黑龙庄?

        “小子,现在知道你招惹上了怎样可怕的存在吗?”

        “与我黑龙庄为敌,你狗胆倒还真是不小。”

        “你若是乖乖束手就擒的话,尚且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可为首中年男子的话音还没说完。

        叶川便冷声道了句:“抱歉,没听过。”

        此话一句,顿时将众人都呛得不轻。

        瞪大双眸,一片愕然地看着叶川。

        哪里来的井底之蛙,竟然敢说没有听过黑龙庄?

        “狂妄,放肆!”

        为首中年男子直接视叶川此话是冒犯黑龙庄之举。

        顿时恼怒无比,指着叶川的鼻子呵斥:“大胆狂口小儿。”

        “辱我黑龙庄者——”

        “死!”

        咻!

        话音一落,为首中年男子便拔剑杀出。

        剑出如龙,带着一股绝世的凶狠向叶川杀来。

        强横的剑气,震荡的这片空间都为之颤动。

        剑气如流,引得劲风呼啸。

        为首中年男子本身又是灵动境九重武者,剑法上的造诣亦也老辣无比。

        配合一门霸道的剑法功法,使得他的剑法极为强横。

        有种横扫千军的气势。

        可是叶川却是不退反进,毫无半点惧色地迎了上去。

        “兄弟小心——”

        那名少年急忙对叶川惊呼一声。

        “哼,一个灵动境八重的无知小儿。”

        “就算你剑道上的天赋再妖孽,但也还不是大剑修。”

        “现在,你还远不是我的对手。”

        “给我败!”

        为首中年男子大喝一声,浑厚而又霸道的灵气犹如海啸一般的狂迸而出。

        将他衣服都吹得像是鼓风机一般鼓起。

        光是这气势,就足够的骇人。

        剑气如浪,剑锋如雷,霸道而下。

        那名少年都不禁替叶川捏了把冷汗。

        砰!!!

        叶川催迸全力的一剑迎击而上,与那为首中年男子的剑瞬间在空中交锋碰撞在了一起。

        一道雷鸣般的交鸣声下。

        两人都被震得倒退了出去。

        为首中年男子全力的一剑竟然会被叶川——

        挡住了?

        为首中年男子神情幽森无比的冷盯着叶川,眸中闪烁着异样幽寒的光泽。

        显然,他低估了叶川。

        叶川冷看了为首中年男子一眼,道:“看来你的实力,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强。”

        在不动用九狱剑诀的情况下,恐怕是赢不了对方。

        这为首中年男子的实力,武虚境之下,恐怕是难有敌手。

        若是对上一般的灵动境九重剑修,叶川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不过倒是无妨。

        武虚境叶川都杀过,更何况一个灵动境九重呢?

        为首中年男子冷森道:“看来我倒是小瞧你了,年纪轻轻实力竟就达到如此境地。”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敢不敢自报一下家门,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有怎样的家世,才敢不把我们黑龙庄放在眼里。”

        “偌大的陇西城,可还没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叶川撇了下嘴,冷笑一声道:“无名小卒一个,哪有什么家世?”

        “别人没有胆子是别人的事,就当我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们若就此罢手离开,或可免一场血光之灾。”

        为首中年男子脸色阴鸷到了极点。

        这年头,还有人胆敢对他如此说话?

        简直找死!

        不过眼下——

        为首中年男子一计心生。

        冷笑一声对叶川道:“好,今天我们认栽。”

        说罢,为首中年男子一挥手。

        那众恶徒顿时退了回来,给叶川二人让出路。

        看到这,那名少年顿时如释重负,暗松了口气。

        可就在众人都放松警惕的时候——

        叶川和那为首中年男子却是突然同时发难。

        看到这,那名少年才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

        这只不过是为首中年男子的计谋罢了。

        故意如此说,想让叶川放松警惕,然后搞偷袭。

        好阴毒的心思。

        也对,是他太天真了。

        黑龙庄盯上的人,岂会轻易放过?

        那名少年心中由衷地佩服叶川,若是换成他的话,那恐怕——

        “小子,你还挺聪明的嘛,竟然没上当。”为首中年男子冷笑森森。

        叶川心中冷笑不已。

        连最亲的人都不可轻信,更何况是这种恶徒?

        叶川可不傻。

        此次叶川可没有半点的含糊,直接全力施展出了九狱剑诀第一式‘一狱擎天’。

        两人,瞬间交锋在了一起。

        剑气如洪水般汹涌大作。

        一狱擎天,剑气化狱,封镇一切,谁人能挡?

        此剑一出,天地色变。

        狂涌的剑气,瞬间将那为首中年男子笼罩了进去。

        感受到了叶川这一剑的可怕,那为首中年男子脸色才陡然大变。

        惊骇出声。

        “这是什么剑法?”

        “不好,退——”

        可是叶川的剑气已经化为了一狱,哪里会给那为首中年男子半点逃的机会?

        想逃?

        已经晚了!

        为首中年男子直接被一狱擎天给霸道击飞出去。

        一道道凌厉锋芒的剑气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狼狈砸倒在地后,为首中年男子嘴里大吐鲜血,伤势极重。

        满脸惊骇的震看着叶川,神情终于有了几分惶恐之色。

        急忙出声:“小友,还请住手!”

        “刚才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冒犯。”

        “还请小友就此罢手,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叶川并没有理会对方的话,提着剑向他走了过去。

        冷声道了一句:“骗人的鬼话,还是留到下面去跟阎王爷说吧。”

        为首中年男子顿时急了:“小友你可要想清楚,我可是黑龙庄的一名执事。”

        “在黑龙庄也算是一号人物,你若真杀了我,那你与我黑龙庄的梁子可就彻底结下。”

        “你实力虽然不错,可在我黑龙庄面前还是远不够看的。”

        “你确定真要彻底与我黑龙庄为敌吗?”

        “这后果,你可得想清楚。”

        “别为了一时之气,而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甚至——”

        “还有可能连累到你的家人朋友,得不偿失。”

        “你若觉得我是在吓唬你的话,大可问问他。”

        说到最后,为首中年男子指了指那名少年。

        那名少年正要开口对叶川说什么,但是叶川却是已经开口:“你是谁不重要,你背后的势力有多大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今天你惹到我了,你觉得我有可能会放过你吗?”

        “你这种人我非常的清楚,不管现在的话说的多好听,转个头就都会翻脸不认。”

        “你真以为我会天真的相信我放了你就会没事吗?你们黑龙庄就不会找我麻烦吗?”

        “这个梁子,从我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结下,对吧?”

        为首中年男子脸色猛的一沉。

        目光深邃到了极点的看着叶川。

        是怎样的社会经历才让这个少年心思城府竟如此之深?

        自己的心思,他竟看的一清二楚。

        好可怕的小子。

        “快动手,杀了他!”

        既然面具被揭穿,为首中年男子也不装了摊牌了。

        怒声对众恶徒吼了一声。

        同时,他也不顾一切拼命的再次全力出剑向叶川杀了过来。

        众恶徒早就做好了出手的准备,此时自然也没有半点的含糊,齐齐对叶川动手。

        叶川嘴角一扬,划出了一抹冷笑。

        他早有准备。

        此时自然不慌不忙。

        在那为首中年男子出声的同时,叶川手中的剑也冷幽的杀出。

        一剑幽寒,一剑封喉,一剑夺命。

        快、准、狠的一剑,直接刺进了那为首中年男子的喉咙之中。

        那为首中年男子表情狰狞到了极点,双眸瞪得滚圆。

        既惊又骇,又有几分难以置信神色,更多不甘的死死看着叶川。

        他堂堂黑龙庄的一名执事大人,今天竟然阴沟里翻船,死在了一名乳臭未干的少年剑下。

        何等的耻辱?

        何等的憋屈?

        这一幕,震慑住了所有人。

        众恶徒如遭雷击,呆愣当场。

        解决了为首中年男子,叶川自然也没有迟疑,马上剑向那些恶徒杀去。

        “快逃!”

        “快回去禀报庄主大人!”

        “啊不——”

        这些恶徒想逃,显然叶川并不会给他们半点机会。

        很快,战斗结束。

        三十余名恶徒悉数死在了叶川的剑下,血染红百丈之地。

        那名少年目瞪口呆的死死看着叶川,心神剧震,如遇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