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剑帝在线阅读 - 第11章 一剑重伤剑德长老

第11章 一剑重伤剑德长老

        一道璀璨如皓日初升般的金光忽然从叶川的剑中陡然乍迸。

        金光中,涌动着一股绝世凌厉的剑道锋芒。

        同时,叶川嘴巴一张。

        一股犹如滔天巨浪般的剑气从叶川口中喷涌而出。

        狂啸如龙。

        两股剑势锋芒同时向剑德长老涌杀而来。

        如此诡异的一幕,顿时惊呆众人。

        令得众人,心颤不已。

        剑德长老也着实吓得大跳,一脸诧异无比的死死瞪着叶川。

        满是疑惑不解。

        叶川手中之剑明明只是柄普通的剑,怎会绽放出一道如此绝世锋芒的可怕剑气金光出来?

        就算是灵剑宗主手中那柄灵剑,也做不到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

        他叶川怎能够从嘴里喷出一股强大可怕的剑气来?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简直闻所未闻之事。

        此子身上,到底藏着怎样的惊天大秘密?

        不过此时,剑德长老显然没有时间心思来想这些。

        他明显感觉到,极度危险气息向他袭杀而来。

        让他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张。

        脸色陡然大变,连忙拼命后退。

        全力出手,去挡这两股强大剑势锋芒的攻击。

        叶川这两股强大的剑势锋芒,犹如是一股滔天的剑气风暴。

        带着毁天灭地之势,席卷苍穹之姿向剑德长老杀去。

        瞬间,便将剑德长老吞噬其中。

        无数的剑鸣声骤然响起,犹如是瀑雨连珠一般,惊彻这方天地。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死死盯着这边。

        如此匪夷所思的一幕,着实太过惊人。

        砰!

        两股强大的剑势忽然汇聚一起,炸裂开来。

        随着这股惊雷般的巨响声,剑德长老的身影轰然倒飞出去。

        在空中大吐了几口鲜血出来。

        脸色瞬间惨白幽寒到了极点,眸中流露出几分说不出的骇色。

        这次交锋——

        竟是以他剑德长老的惨败而收场。

        他剑德长老可是一名灵动境八重的强者,又是一名极厉害的剑修。

        在灵剑宗中,剑德长老的实力可是差不多可以排进前五的存在。

        但是今天——

        竟然会被一个灵动境五重的少年打成重伤。

        吼!!!

        那头火焰赤狼兽发出了一声咆哮,飞快地向剑德长老这边奔驰而来。

        正好接住飞出去的剑德长老,然后转身逃跑。

        驮在火焰赤狼兽背上的剑德长老,双眸幽森到了极点的死死盯着叶川。

        既有疑惑,更多不甘——

        但他此时身受重伤,哪敢恋战?

        很快,火焰赤狼兽便驮着剑德长老远去,消失不见。

        看到剑德长老远去,叶川也才暗松了口气。

        整个人几近虚脱,身体一软,差点要栽倒下去。

        好在及时用剑插在地上,才强行将身体支撑起来。

        刚才极为惊险,万幸剑德长老身受重伤,吓得仓皇而逃。

        若是剑德长老尚还有一战之力的话,那叶川可就危险了。

        叶川的目光落到那柄剑上,刚才——

        竟有一股极强大的剑势金光从这剑中乍迸出来,甚是诡异。

        可这会,这柄剑又恢复了正常。

        依然是平平无奇。

        剑身之上并没有一丝灵气的波动,毫无灵剑的特征。

        这就奇了怪了。

        按刚才的情况来说的话,这柄剑应该是一柄极强大的灵剑才是。

        可这会——

        实在是让叶川很疑惑不解。

        难不成,父亲留下的这柄佩剑,真蕴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成?

        可叶川从没听父亲提及过半句。

        唯有提过一次,说这柄剑是母亲送给他的。

        除此之外,就再没有提过任何关于这柄剑的情况。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叶川离开叶族什么都没有带,只带走了这柄剑。

        这柄剑不仅是父亲留给他的,更是母亲留下的唯一遗物。

        寄托了叶川对这个从未谋面母亲的思念。

        所以叶川格外珍惜。

        现在来看的话,这柄剑似乎极不简单——

        而在这个时候,石灵儿拼命地跑了过来,一把扶住叶川。

        “叶川,你没事吧?”石灵儿一脸关切地问道。

        看着石灵儿脸上挂着的两条泪痕,叶川心如刀绞般的刺痛。

        用力直起身子,心疼地看着石灵儿道:“灵儿不用担心,我没事呢。”

        确定叶川没有什么大碍后,石灵儿这才完全放心下来。

        她刚才真的快吓死。

        好在,叶川没事。

        石虎也走了过来,此时看向叶川的眼神表情,显然截然不同。

        石虎一脸欣赏赞许地对叶川微笑点头道:“贤侄,你真是好样的!”

        “英雄出少年啊,正雄兄生了一个了不起的好儿子。”

        “灵儿也找到了一个好夫婿!”

        此时,最为得意之人。

        非他石虎莫属。

        青阳三大家族,今天一下子被灭了俩。

        现在,也唯独只剩下石家还完好无损。

        毫无疑问,以后青阳城便是石家的天下,一家独大。

        石家,将会成为青阳城的主宰者。

        而且——

        叶川又是石家的准女婿。

        对于石虎而言,今天可谓三喜临门。

        他石家不费一兵一卒,便完成了石家几代人努力的梦想。

        让石虎心中那叫一个痛快得意。

        谁又能够想到,他石家躺着就成为了青阳城最大的赢家呢?

        叶川只是看了眼石虎,并没有多说什么。

        石虎刚才一直躲在暗中,强行拉着石灵儿的举动,叶川可是尽收眼底。

        不过念在石虎是灵儿父亲的份上,叶川也懒得跟他多计较什么。

        “叶川,我们先回去吧。”石虎对叶川道了一句。

        叶川却是摇头拒绝:“石叔叔,我还想多陪下我父亲。”

        石虎马上点了点头道:“嗯,是该多陪一下。”

        “不过你现在有伤在身,就让灵儿留下来陪你吧。”

        “今天是正雄兄的忌日,灵儿可也是正雄兄的准儿媳,按理来说也应该祭祀一下。”

        “那我就先回去等你们。”

        说完,石虎便将围观的众人全部驱散,然后打道回府。

        很快,这边就只剩下了叶川和石灵儿两人。

        以及地上三四十具尸体。

        浓郁的血腥味挥之不去。

        方圆百丈之内,被染成了一片血色的海洋。

        叶川再次跪到了叶正雄的坟前,石灵儿也跟着跪在了旁边。

        “父亲——”

        “孩儿已经替您报仇雪恨,所有害过您的人孩儿都全部送下去给您赔罪了。”

        “还请父亲原谅孩儿,孩儿没有能够保护好叶族,反而将叶族毁了。”

        “但这些人,都该死,统统都该死。”

        “孩儿给过他们机会的,是他们不懂得珍惜,那就怨不得孩儿。”

        叶川一时意难平。

        良久,才平复下心情来。

        大仇得报,诸事已了,再无牵挂。

        再给父亲磕了三个响头后,叶川才站起身来。

        “叶川,相信叶叔叔九泉之下有知,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石灵儿安慰道。

        叶川看了看石灵儿,微点了点头。

        而在这时——

        一名金衣少年忽然出现在了不远之处。

        见到这名金衣少年,叶川神色顿时一动。

        嗅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瞬间打起精神,一脸警惕看着对方。

        这名金衣少年,正是先前在黑暗冥渊深处剑气风暴场中遇到的那位。

        没想到,这会这名金衣少年竟然找了过来。

        所以——

        让叶川心中不禁一紧。

        有些担心。

        金衣少年不会是来找他麻烦的吧?

        面对实力远在剑德长老之上的金衣少年,叶川自知远不是其对手。

        再加上他此时有伤在身,战力大损。

        剑命泉中储藏的剑气刚才也一次耗尽,更没有反抗之力。

        叶川想了想后,便对金衣少年抱拳道:“前辈,先前之事是晚辈多有冒犯——”

        金衣少年没等叶川把话说完,便淡笑一声打断了叶川的话:“叶川兄弟,不必紧张。”

        “我若真想对你出手的话,就早动手了,何需等到现在?”

        “我已经来了好一会,说实在的,你刚才的英雄表现,让我很欣赏敬重。”

        “我倒也没有想到,这小小的青阳城竟然还能够有一名如此优秀之人。”

        一边说着,金衣少年一边向叶川这边走了过来。

        见到金衣少年并没有任何敌意,叶川绷紧的神经才终于松懈下来。

        叶川再次道:“多谢前辈不与我计较,前辈谬赞了。”

        “跟前辈一比,我恐怕还差得太远。”

        金衣少年摇了摇头,道:“那自然是不能这样来比。”

        “我的起点比你高太多,修炼环境也远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若是我们站在同样起跑线的话,我怕是不如你。”

        “在青阳城这个旮旯贫瘠之地,你已经是千年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

        “而我在我们族氏,勉勉强强算的上是个天才吧。”

        听到这话,叶川也不禁淡淡一笑。

        那可能,他的确还行吧。

        不过——

        这一切皆因荒天宫的大机缘。

        否则他叶川,也断不可能有如此。

        “对了叶川兄弟,不知可否让我看下你的剑?”金衣少年忽然问了一句。

        要看自己的剑?

        莫不是金衣少年看出来了自己剑中的一些端倪?

        叶川也没有半点迟疑,马上将手中的剑递给了金衣少年道:“前辈要看,尽管看便是。”

        金衣少年淡笑一声道:“叶川兄弟,我其实比你也大不了几岁。”

        “就别前辈前辈的叫了,听着怪别扭的。”

        “我叫池元也,年长你几岁,也就托个大。”

        “不介意的话,喊我一声池大哥。”

        “介意的话,那叫我池兄或是元也兄也行。”

        “哈哈,我这人不太挑。”

        金衣少年的确是没有任何架子,谈笑间也会让人很轻松舒服。

        没有任何一丝强者的压迫感。

        这让叶川对金衣少年的好感陡增许多。

        金衣少年既然这么看的起自己,叶川自然也不矫情客气。

        马上道:“好,那我占个便宜,以后就喊你池大哥吧。”

        “哈哈,是我占你便宜才对。”池元也朗笑了一声。

        说着,池元也便拿过了叶川手中的剑,细细的打量了起来。

        查看了一番后,池元也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随后越皱越深,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池元也才将剑还给了叶川。

        叶川一脸期待的看着池元也,也很想知道这柄剑中到底蕴藏了什么秘密。

        看了眼叶川后,池元也才摇了摇头道:“叶川兄弟,你这柄剑非常的奇特,我暂时也看不透。”

        “但可以非常肯定一定,你这柄剑非凡。”

        “这剑,应该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封印住了吧。”

        “而且——”

        “我感觉你这柄剑来头可能非常的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