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关于梁国公府

第一百八十四章:关于梁国公府

        “梁国公嫡幼女?!”盛苑经系统提醒,大半年前的记忆立刻苏醒,那个三次模拟次次c位的奇女子瞬间跃然脑海!

        【就是她!】系统激动的使劲儿点头,【原以为是不搭杠的人,谁想到竟然还能搭上关系!】

        盛苑向来敬佩敢于于逆境中挑翻对手的人,所以,她对这位梁国公嫡幼女很有好感。

        【敬佩的话就问问她叫啥啊,你这一口一个梁国公嫡幼女、梁国公嫡幼女的叫,不感到拗口?】系统撺掇着盛苑多了解了解对方。

        盛苑:“……”这系统活跃度有些高啊!

        咋看都像要跳槽哟!

        【哼!这位小女郎在我眼里,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系统说着话,一双眼时不时朝盛苑瞥。

        “哼,孩子还是自家的好,望你知!”盛苑决定暂时不搭理这个越发放飞自己的系统了。

        当然,她也很好奇这位小女郎的名姓。

        “你怎么问起梁国公府的家事咯?”兴奋于即将和好友重逢的郑氏,被圆溜溜的小女儿歪缠着,话里话外的要让她讲讲关于她好友和好友孩子的事,不由有些好奇。

        “姐姐说,那位世子夫人随夫驻守西南,西南欸!成语里的夜郎自大说的就是那里!那里,还有四季如春的南诏!那里,还有地势险峻的天府之国!那里,还有那很高很高的吐蕃!”

        郑氏见她这么小小个人儿,竟懂得还不少,不由乐得抱着她摇晃:“好吧,那你想问什么啊?”

        “都讲讲!”盛苑表示自己不贪心,有的听就好,“我都不晓得您朋友姓甚名谁,也不晓得她长什么样儿,她夫君什么样儿,她孩子什么样儿!”

        郑氏听她的问题给听笑了,点她小鼻子说:“你这还不贪心?这分明是要查人家户籍呢!”

        不过笑归笑,郑氏还是耐心的跟盛苑说了一番。

        原来,梁国公世子夫人姓施,名字上以下渔。

        以渔,有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之意,是施家长辈对她自立自强的期盼。

        施以渔?

        盛苑眨巴着眼,仔细品味一回,只觉这名字听起来有股活泛劲儿。

        接着,她又听她娘说,这位施夫人生来豪气飒爽,嫁到梁国公府之后,更是主动学武。

        当时大家都说她身子骨已长成,即使学武也难有作为,不想她却不信。她先是忍着痛锤炼身体,让自己更加柔软;接着就从最基础也最枯燥的基本功练起,那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勤耕不辍;如此这般,她嫁到梁国公府数载之后,手上功夫就已不输她那个打小儿练功的夫君了。

        “这样厉害啊!”盛苑没想到这位施夫人还是個有大毅力的人,惊叹中还有些许崇拜。

        她这里惊叹着,她爹却蹭到她们跟前儿,来了句:“其实,有没有这么种可能……不是那位施夫人很厉害,而是她夫君忒无能呢?”

        盛苑:“!!!”好像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欸!

        她犹若墙头草一样点点头,刚想说话,就见她爹不知何时已经溜回到她姐姐那边儿去了:“……”

        好吧,她也听到娘亲运气声咯!

        “不要听你爹爹乱说!”郑氏原想说两句好话,可是想到那位行事做派,她不呸一声就很不错了,故而换话题了。

        盛苑从她娘亲接下来的话里,听到了梁国公府继承之位更迭的惊险。

        原来梁国公府头个世子是原配独子,为人正派肯干,只可惜在西南驻守时卷进了属国政权纷争遭到误伤。

        承元帝虽宽厚,但是这样的事情出来,不管内情如何,他那个世子是当到头儿了。

        当然即使这样,世子之位也轮不到施以渔的夫君,因为他上面还有个继夫人的独子。

        只是不晓得是不是看见大哥在西南的遭遇,那位梁家二爷竟然吓破了胆,不肯远赴西南。

        要知道,早先的梁国公之所以被封爵也是因为功在西南,他不去那里驻守,就不配继承梁国公府。

        这时,梁国公三继夫人站出来,主动把自己独子梁宏推了出来,又让精干英武的儿媳施氏同去西南,这才将梁国公府的继承权拿在手中。

        据说……嗯,据她爹再次掺言说,这位世子梁宏,虽然貌俊却无豪爽英气,不像武将不似文人,倒有些小白脸气质。

        对此,盛苑觉得还是不要评论的好。

        要是她爹不拍着自己胸脯,挑大拇指自夸伟岸,他对梁世子的评价还有些可信度。

        不过梁世子能力差施夫人很远可能是真的。

        据说……嗯,据她娘介绍说,要是没有施夫人多番周旋,属国也好、西南当地也好,上位的继承人完全符合朝廷心意的可能极低。

        毕竟天高皇帝远,极容易生野心、长反骨。

        “你那个施姨生了四个女郎,大的那个比你哥哥小一岁,名唤宜春;中间那两个是孪生,大你姐姐三岁,分别唤作尔夏和善秋;最小的那个比你大四岁,叫做幼冬。”

        大概是想和好友延续通家之好,郑氏介绍起好友的女儿们,很是详细。

        于是盛苑又知道了那个叫梁宜春的梁大娘自幼长在西南,已经有小将军的样子了;

        不过中间的梁尔夏和梁善秋出生后,被施夫人找借口送回了娘家教养,听说一个擅诗画,一个擅丝竹;

        而最小的那个梁幼冬更是于西南出生,此番乃第一次进京,据说也是个玉雪可爱的小孩子呢!

        【宿主,你为何要说也?你用谁对比咧?】系统点明了宿主不害臊的自夸,顺便提醒她,【人家小女郎可是擅写文章,伱刚没听到啊,人家现在都到秀才的水平咧!】

        系统想要激起宿主的好胜心,可惜效果有限,因为像这类激学的言语,盛苑一般听到了就自动忽略,根本连耳朵都不怎么走,遑遑论走心了。

        系统也不失望,自己的宿主是怎么个人能心里不清楚?没关系,慢慢儿来吧。

        于是它活泼的参与到盛苑的猜测中去。

        “你说梁幼冬是不是就是模拟中的梁国公嫡幼女?”盛苑觉得是,毕竟模拟里那位梁国公幼女出现时,自己才九岁,可见她比自己要大些。

        【你若想找认同,那我就说是吧!】系统严谨的表达了态度。

        盛苑闻言,忍不住翻眼睛。

        “好咯,就说到这儿吧!”郑氏有些疲乏,便把小女儿抱到丈夫怀里,自己侧倚着靠垫儿,和杨嬷嬷有一搭没一搭商量起招待好友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