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科举开始的首辅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梁国公

第一百八十三章:梁国公

        盛苑挠挠头,将这个想法儿抛开,毕竟人家刚送了自己礼物,自己这样腹诽人家,委实不大厚道。

        “苑姐儿,这两个箱子都是玩具啊!”盛蒽忽视了太子给妹妹的两盒子字帖,径自研究起里面满当当的玩具来。

        盛苑不愧是亲妹子,和她一样对字帖视而不见,颠儿颠儿的凑到箱子前往里瞧。

        “诶诶诶!这就过分了啊!”盛向浔打开字帖,发现都是难得的真品,再看看自家这俩不肯一顾的闺女,登时连连摇头,“跟学习有关的就都不看哈?”

        郑氏见俩闺女为了表示听不清,脑袋都要钻箱子里了,不由好笑的给她们解围,拍拍丈夫胳膊,轻笑着说:“既然已经放假,就让她们清闲清闲,左右字帖是给苑姐儿的,小家伙儿跑不掉。”

        言罢,发现大闺女脸上露出得色,郑氏又补充说:“不过蒽姐儿和苑姐儿姊妹情深,肯定不能只让妹妹练字,到时候要是姐姐笔迹不如妹妹好看,那可就丢人咯!”

        先后耷拉着脑袋的盛苑和盛蒽对视一眼,瞬间达成共识:以后练字的话,那就以后再说吧!现在能玩就好好玩!哪能玩儿的时候还想着练字?那不是对玩耍和欢乐的不尊重?

        达成自我宽解成就的姐妹俩,笑哈哈的击掌之后,又津津有味的翻起玩具来。

        盛向浔看大女儿的高兴劲儿,低声跟郑氏说:“皇上和姨母虽然有些偏心,但是也给蒽姐儿赏赐了不少,倒是太子抠的很,一盒子首饰就打发了,哪怕多添一箱子玩具呢!”

        郑氏瞥了丈夫一眼,只觉得这人幼稚的没数儿,不过话不能这样说:“咱们又给皇上和姨母还有太子多少年礼呢?人家回了礼就是看重,哪有还挑挑拣拣的?

        咱们苑姐儿这大半年可没少进宫,皇上和姨母偏着些也是正常,毕竟当爹娘的还有偏向呢!姨母疼你归疼你,总不可能连你所有的孩子都疼了。

        说起来,世子和你同是亲外甥,可姨母对你如何?对世子又如何?要我说,姨母高看苑姐儿几分,已然是爱屋及乌了。”

        盛向浔让郑氏说的有些悻悻。

        好吧,是他得意忘形、忘乎所以咯!他改!

        “妹妹!这是啥?”盛蒽翻出一大盘绳子样的东西,因为捏起来有些柔软,抻着还有些许弹力,所以她也摸不准。

        “这、这……这是鹿筋啊!”盛苑刚开始看着眼底还有些迷茫,不过找到有关记忆后,她眼眸一亮,兴奋地抱着绳子站起来。

        “啊?!”盛蒽没想到,妹妹竟然这样高兴!

        她之前对两箱子玩具表现的虽然开心,但却不惊喜,没想到一盘绳子倒是让她欢腾起来。

        盛苑也没想到,之前不过跟安屿闲聊时提起过一次,说是想要找有些弹性的绳子。

        谁承想,太子竟然送了这么多!这得有十几尺咯!

        “啊?你说……这是鹿筋?”盛蒽惊诧的眨眼,“这需要多少鹿啊!”

        “应该是还添了些许旁的材料糅合成的。”盛向浔好奇的过去捏了捏,做出判断后问盛苑,“你要这样的绳子何用啊?”

        盛苑觉得光说是不能说清楚的,干脆利落的将鹿筋绳截出一大截合上,然后将两端架在凳子腿儿上。

        生怕自己摔到的盛苑,还不忘让姐姐和她爹坐在凳子上。

        等都安排好了,盛苑这才开始她的表演!

        盛向浔和郑氏笑呵呵的看着小胖墩儿上翻下跳,还挺好玩儿。

        不过,就为这样一个游戏,竟然动用鹿筋,委实太过奢侈。

        盛向浔觉得没必要。

        盛苑也不犟嘴,她惊喜之余也有些心虚,毕竟这玩意应该不大容易得。

        “接就接,只要不是你主动要的,人家礼物如何,咱们还能挑剔?”

        盛向浔看着小闺女有些忐忑,又忙不迭安慰。

        他安慰小女儿不算,还悄悄哄郑氏。

        郑氏被他哄的略有些烦。

        她在他心里莫不是很不近人情?

        这样长的鹿筋虽然稀奇,却也不至于说极其珍贵,更遑论这是太子送来。

        太子姜怀谦是何人?

        那可是实打实响当当的实权太子。

        不好说他此刻就拥有四海,但这点儿鹿筋对他而言又算得什么?

        更何况,他们这样的人家又不是小门小户,什么没有见过?至于为这点儿东西大惊小怪?

        郑氏翻翻眼,考虑到他这是护着孩子,便也不和他计较,反而和大女儿一起看着小女儿耍宝。

        盛苑虽然脑海里有很多跳皮筋的方法,但问题是她小胳膊小腿儿的,能蹦出来的也就是最基础的两款,就这个还总是跳空了。

        她也不恼,在她看来,玩儿这件事儿,既不好不认真,也不能太较真。

        “少夫人,梁国公府的拜贴到了。”晚饭前,杨嬷嬷拿着一封信笺进来。

        “梁国公府?”原本和盛向浔依偎在一起看女儿们笑闹的郑氏,闻声立刻坐起,有些激动的朝嬷嬷伸手。

        看她这样迫不及待,盛苑凑到姐姐耳畔问缘由。

        盛蒽还真知道:“梁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是娘亲的闺中密友,又同时嫁到京城,所以感情很好。只不过在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她就随着梁国公世子驻守西南去了,听说前些时候才回来。”

        “哦。”盛蒽点点头,她真没想到娘亲这样的大人还有闺中密友咧!

        “这有何稀奇?我能有自己的朋友,你再大些也会有自己的朋友,咱们能有闺中好友,娘缘何不能呢?她不也从这般大成长起来的?有好朋友有何稀奇?”

        姐姐这样一说,盛苑也觉得自己想法儿不对。

        爹爹都有朋友,娘亲当然也有,根本不该奇怪。

        不过……梁国公?

        她怎么感觉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人?

        只是……在哪里听到过?!

        怎么想不起来?!

        “嗯?”听到妹妹自语,盛蒽想了想,“该不会是爹娘之前提到梁国公世子时,你听了一半儿?毕竟那家人和咱们府上不怎么往来,好好儿的提梁国公作甚?”

        盛苑虽然觉得不是这回事儿,但是看姐姐这样认真,便点点头不再细想。

        刚好这时,一直沉默的系统兴奋地跳起来:【宿主,你怎地忘记啦?!游园会前伱那三次模拟,不都提到了梁国公啊?】